第16章 孤影苍茫去
末之未央2018-04-03 16:363,460

  默默坐着的星昴微微侧目看了身旁女子一眼,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眸光转换,低垂眉眼,将手中玉樽放下,像似在耐心等待着什么。

  天帝背负双手看着龙岩道:“你们都先下去,此事就暂且作罢,绝不能再有下次。”

  龙岩与宵云君二人齐声道:“遵旨。”说罢,二人就相继退了出去。大殿瞬间又再次恢复了安静,沧岚想了片刻,今日本是来辞行的,被龙岩一事却弄得差点忘记了,况且这天界,她倒是真的不愿再停留,沉默须臾,抬眸看着天帝淡然说道:“既然这事情已经完结,陛下寿辰已过,沧岚也不便再多呆。今日来除了应陛下召见,同时也是来辞行的,若是天帝陛下没有别的什么吩咐,沧岚就先走了。”

  天帝闻言,微有惊讶,“宫主这么快就要回离恨天了么?”

  沧岚浅笑,“天尊交待沧岚一些事尚未处理,所以暂时可能不会回离恨天。”

  “哦?”天帝与白老同时一怔,白老惊疑问道:“不知天尊交待了何事,竟须沧岚宫主亲自处理?”

  沧岚微愣,却是淡笑不语,这天尊秘密交待的任务,还是不必向他人说的好,况且那天元盘一物究竟是什么目前还尚不知晓,如此冒然透露给天帝,始终不太妥当。

  天帝自然也是能看出沧岚不愿说的,也不好追问,呵呵干笑两声,随后才道:“既然沧岚宫主还有要事在身,那朕也就不再耽误宫主了,宫主请便。”

  沧岚轻轻垂首以示谢意,但并没有直接要走的意思,目光移向那一直在旁边看够戏的星昴,语气渐渐冷淡,“我有几句话想要当面与星昴宫主说,不知能否劳请移驾?”

  这语气,任是谁也能听出其中隐含的愠怒,天帝与白老相视一眼,颇为惊讶。倒是星昴,幽幽捋着耳下青丝,一脸淡漠冷清,侧目轻瞥了沧岚一眼,饶有深意的说道:“你我之间有什么话还怕别人知道么?为何非要私下相会?”

  这一语在场所有人瞬间愣住,沧岚听罢更是惊讶,星昴这言下之意倒像是在告诉所有人他俩之间有见不得人的事了。迎上沧岚那怒急的目光,星昴眸底有那么一丝稍纵即逝的得意,随后仍是清冷一笑,优雅起身,微风拂过衣角划出的弧度都显得那般冷酷。行到天帝身前,浅笑道:“若是陛下没有别的什么吩咐,星昴也告辞了。”

  天帝淡笑回之,对于星昴,天帝从来不会去计较他什么,他也不能计较,这穹苍三界,除了天尊能压下他那冷漠孤傲的性子以外,任谁也别想让他屈服。虽然对自己看似毕恭毕敬,实际上也不过表面上的礼数,而在星昴心里,还实不知他究竟害怕或者服过谁。

  “走吧。”看着沧岚那轻蹙的眉头,星昴淡淡开口说罢,随后自己倒先一步迈出大殿,沧岚怔然无语,却也相继走了出去。

  ___

  沧岚与星昴二人离开天宫,彼此在路上都有没说话,甚至连看对方一眼都没有。星昴一直走在前面,红衣翩然,淡漠至极。那样鲜红的颜色,好似白云中的一株红花,妖冶鬼魅,却又带着致命的诱惑。

  沧岚默默行与身后,她原本是想质问星昴为何偷看自己的记忆,可是到最后,心里却不知为何在找着借口不去问,要知道那些事,没想起一次,就等于把伤口再揭开让自己再清清楚楚的去看。

  有些事忘不了,只有学着不去想。

  直到走近南天门时,沧岚看着那日与龙岩斗法的地方,心里觉得及其酸涩,原本是打算趁那受伤之时施展离心诀忘记澜歌,以为醒来之后什么都会变,也再不会记得那个人。却哪想到一觉醒来,所以的一切依然还在继续,澜歌依然还在记忆里,那些痛苦的回忆仍然时时回荡在脑海。

  走着走着,不觉脚步愈加沉重缓慢,也许这次离开,就再也不会回来了,找到天元盘,永远留在离恨天,哪怕老死与此。

  “天帝大寿,今年为何不见大阿山的少璃仙子?”

  “是啊,往年少璃仙子都会来的,今年倒也确实怪了,风神族两大公子都来了,却独独不见她。”

  “还别说,方才我见到少灵公子与澜歌仙尊在一起讨论少璃仙子呢,虽说少灵公子与少璃仙子是堂姐弟,可那少灵公子一点也不劝好,说什么若是澜歌仙尊不喜欢她,就向天帝陛下说解除婚事,也免得苦了自己。”

  沧岚缓缓顿下脚步,看着那声音源处,两名仙子在不远处并肩而行,但那步履却慢如蚁行。而这四下并无外人,对于沧岚所在又是她们身后,所以那两位仙子依然大方谈论着。

  “这可不成,要知这婚事可是七百年前白帝上神与大阿山亲自订下的,待魔界之事了结,白帝上神再次醒来,他们便要成婚的,只是可惜了我们的仙尊。”

  “你呀,喜欢仙尊的事小心被人听到就惨了。”

  “那又如何,听到便听到了,难道你不喜欢仙尊么?”

  语落,那两名仙子相互调笑起来,打闹之间无意望见沧岚,二人惊愕无已,随后相互看了一眼,便悻悻得离开了。临走时其中一人还不忘细看沧岚一眼,看那神色应当是觉得很眼熟,但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方才的话,是错觉吗?澜歌与别人有婚约了,并且已经定了七百年,原来早在七百年前,她所等待的那个人就已经与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她怎么能相信,怎么能确定。

  那颗本来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再次被这消息粉碎。

  原来所有的等待,真的那么不值。

  想到再见时的种种,他的冷漠无情,如同一把利剑,一刀刀的割着身上的肉,可是她却没有喊痛权力。

  禁不住的失声苦笑,似要将这千年心里所有的不甘全部宣泄,紧握成拳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颤抖。可在随后,她却逐渐放开了,指甲没入肌肤的深痕清晰可见。

  星昴一直在前面走,忽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沧岚故意把自己叫出来,难道就是这样走路看风景吗?

  诧异回头,除了漂浮的云雾哪里有沧岚的身影,四下环顾也依然没有她的半分踪迹,星昴试着唤了声沧岚,可是回答他的依然只有轻轻吹拂的风声。

  “可恶。”星昴敛眉怒道,他一生气,只觉得周围的风也很冷。转身继续前行,可是才迈出一步却又停下了,在他的心里,沧岚永远不是那会捉弄他人的女人,她也学不来这本事。

  无边无际的青天白云,将那真真实实虚虚假假的人情悲欢飘渺虚化,说是九重天界人间天堂,可在那层层云雾的遮掩之下,又究竟掩藏了些什么?

  那个女子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也忘了要去做什么。没有情绪,更没有波动。

  轻轻抬手,垂眸看着微微颤抖的指尖,有晶莹的水珠从眼里落下打在指尖,寒凉如冰。眨眼间,沧岚面前的半空却突然闪出丝丝缕缕的光线,光线彼此间互相交错,但不曾缠绕,仅仅是围绕着什么。须臾,那些光线突然消失,悬浮在半空的竟是一把透如明镜的三尺长剑。

  剑身通提薄透如冰,且还冒着丝丝寒气,周围间的空气仿佛也被这寒气沁染,竟也变得异常寒冷。

  此剑名为寒剑,沧岚的随身佩剑,乃天尊所赐,虽然寒剑并不比星昴的冥痕剑力量强大,但威力也同样不容小觑,只不过在离恨天沧岚极少用,所以至今也不曾有人领教过寒剑的威力。

  随着沧岚念力而起,寒剑已经渐渐变大,直到能容纳一个人能横躺的宽度。

  此刻的沧岚,除了安静,再也没有任何情绪。

  因为太过安静,所以她始终没有回头看身后,也一直都没有注意到那站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的身影。其实只要她回头,那个人她是能够看到的,这样近的距离,仅仅是回头就能彼此看到。

  可惜她的心里已经没有再做其它事的念想,更不会注意到那担忧疼惜的目光。飞身而起轻轻躺在寒剑上,动作都是那样安静到让人害怕。那个静静立在云雾中的身影明显一颤,却没有上前来劝住她的勇气。

  “我们该走了……该走了……。”该走了,的确该走了。

  此刻她又能做什么。

  回去问澜歌理由?她不会,因为没有必要了。

  哭么?这一千年来她哭了多少次,泪水早已变得那么不值廉价。

  恨么?她恨了一千年了,已经够了。

  “澜歌,从此以后,你做你的长留仙尊,我做我的离恨天宫主,再不会为了有丝毫惦念。”言罢,寒剑已随着主人的意愿飞向云雾之中,然后迎着风一起落下凡间,九重天际的一切,与她再也无关。

  如果没有将来,那便一次伤到彻底。让那悬在心头的念想,断尽。

  飘渺云雾纵然美幻,却依然掩不住这个男子的半分风雅,翩翩白衣随轻风舞动,哪怕是静静站立着,也拥有绝世无双的风华。

  “就让沧岚宫主这样到凡间,会不会太危险?”那两名仙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澜歌身旁,方才一切也是看在眼里,见沧岚伤心欲绝的离去,其中一位不禁担忧问着。

  另一名仙子也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澜歌,必竟方才沧岚的行为确实安静的吓人。

  俊眉微敛,澜歌淡淡得看着前方,方才沧岚说的什么他听不见,但不用想亦能猜到沧岚听闻这件消息的心情。沉默良久,他才沉声道:“她是水月宫宫主,会保护自己。”

  两女相视一眼,神色都显得很是无奈,本想问什么,可是见了澜歌此刻淡然冷峻的脸色,却又不敢开口问了。

继续阅读:第17章 你是仙人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