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你是仙人么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738

  “害怕吗?”

  “怕。”

  “怕什么?”

  “我怕从今以后,这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我所能够等待的东西,再也没有能活下去的理由。”

  “活下去的理由?你是为了理由而活吗?”

  “不然呢,之所以活着,不就是为了那个让自己无怨无悔而活下去的理由吗?”

  “无怨无悔的理由,呵呵,是么?”

  “是。”

  “那么,如果我给你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呢?”

  “什么理由?”

  “让曾经伤害你的人,付出双倍的代价,他在乎什么,你就去毁掉什么。这样的理由够吗?”

  …………

  沧岚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着那个背影缓缓消失在远处朦胧的迷雾中,墨黑的长袍在阳光照射下形成一片黑暗,那个身影就是这样既不回头也不停留的走下去,可是那些话,沧岚却不知是真是假。

  沧岚的意识不算模糊,她清楚记得方才在半空中寒剑本来自己向下飞落,且那方向也是向着东方而去。因为寒剑本身就极具灵性,只要剑的主人将意念传给寒剑,是不用担心寒剑会出什么意外。

  可是她自己原本安静的躺着,脑海一片空白,却不知从哪里突然飞来一道红光,硬是将寒剑飞行的方向转换成西南方,并且那红光力量强横,沧岚躲闪不及,生生被那道奇异光芒击晕了过去。

  她不知道方才是不是真的有人与自己说话,也不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这一切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却在沧岚的意识里成了梦,那个与自己说话的人,应当是梦里的另一个人。

  林间的风,轻绕着竹枝,偶有些绿叶飘飘而下,静落无声。稀疏的阳光从那叶缝中倾洒在地上,偶有两三只鸟雀飞过,留下一阵清脆悦耳的鸣叫声后再次展翅飞去。

  ————

  当星昴睁开眼睛时,他仍是极其平淡的,因为不管是醒了还是睡着,他都淡漠的像一块永久也不能融化的寒冰。撑起身子坐了起来,扶额摇着意识模糊的脑袋,眉头总是下意识的皱起,放佛那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回忆到了他昏睡之前,那时星昴刚好去寻找沧岚,却不知道为什么头部忽然传来一阵晕眩,紧接着就已经没了知觉,待他醒来后,人已经在这里躺着了。

  放眼看去,一间干净整洁的木屋,木桌,木椅,案牍,木床,几乎所有一切都是木头制作。屋子不大,靠右边的墙壁上开了一小窗口,外面泛白的日光倾斜的照进屋子,让整个木屋充斥着温暖。

  随着“吱呀”一声,窗口对面的木门被人缓缓推开,星昴疑惑着看向来人,但整个身体却也下意识的警戒起来,毕竟自己身在何处还不知,多少都有些戒备。

  进来的,是一名女子,虽是素衣粗布,但那身姿却仍是极其曼妙的,面容清秀,五官小巧精致,犹是那一双杏核眼,清澈如水。见星昴正望着自己,会心笑道,“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不会醒了呢。”

  声音极其悦耳动听,女子说着人已欢快的走向床边,半曲着身子探向星昴,笑道,“爷爷说你已经没了呼吸,是醒不来的,连大夫也说你好不了了。我硬是不信,将你带回家里,日日给你喂饭喂水的,没想到才三天,你就自己醒来了。呵呵。。”女子说完,不禁颇感自豪的咯咯笑了起来,那笑声,真比那出谷黄莺还要好听。

  听着女子诉说,再看那纯真笑容,确实很是招人喜欢,怎奈何一向清冷的星昴依旧淡漠的看着那女子淡淡问道,“这是哪里?”

  声音之冷漠,竟然那女子浑身一颤,方才只顾着自己得意,竟完全未曾注意到眼前之人那冷漠眼神,笑容亦随着渐渐僵住,“这是桃花村啊。”

  “桃花村?”星昴疑道,“凡间?”

  女子点点头,杏眼好奇的盯着星昴,“你不是凡人么?”

  星昴微微一愣,却还是点头默认。熟知他方才点头,那女子忽然高兴的跳了起来,整个身子腾地从站了直,笑声不止。星昴看得不禁皱起眉头,不知自己一句话究竟好笑在何处。

  待那女子笑够了时,这才看向星昴,故作认真的说道,“虽然你长着一张凡人张不出的脸,虽然你不知从哪里掉下来砸坏了我家屋顶,但是,你怎么可能会不是凡人呢,不是凡人你来凡间作何?”

  女子睁大眼睛,纯真的看着星昴,怕是以为他摔下来摔坏了脑子了。迎上女子那好奇而又好笑的神色,星昴也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也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推开那一直挡着自己下床的女子,兀自起身。

  女子被这一推颇为生气,但眼睛一转,忽然似想到什么,走在星昴身后,神色极其大方,“不跟你这病人计较。”

  怎知女子话语还未落尽,只觉眼眸之中一道红光闪过,颈间已横架着一束火红的光剑,看似透明虚无,但那光芒却又鲜红的刺眼。星昴淡淡的看着女子,面上无一丝表情,“把你刚才说的话再给本宫说一遍。”

  冰冷的字语,命令的语气。女子看着那光剑,又看了眼星昴,惊恐的眼神与之前的天真截然相反。

  随着屋外的一生呼喊,门口奔进来一位老者,原本还略有惊喜的神色见到这一幕,整个人瞬间呆住了。

  “爷爷。”女子看见老者,似看见救星一般喊道,“爷爷救我。”

  那老者看见星昴也是颇有畏惧,苍老的容颜吓得有些扭曲,但看着自己孙女还被其挟持,也顾不得多少,从身后随便抓了一根木棍横档在胸前,“你……你别乱来啊,你要是敢伤害她,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是么?”星昴似笑非笑的问道,眼前这二人手无缚鸡之力,要想奈何自己,还真是天荒夜谈了。

  见星昴将目光移向老者,女子生怕他会对自己爷爷不力,所幸一把抓住冥痕剑,抵在自己喉咙,恨恨的看着星昴,“你这忘恩负义的恶贼,算我瞎了眼才会救你,我真后悔自己当初没能听爷爷的话,将你丢弃在山里,任由你被那些野兽吃掉。如果你要杀就杀我好了,不许为难我爷爷。”

  看着自己孙女如此袒护自己,老者不禁老泪纵横,望着那女子哭道,“沁儿。”

  “爷爷,谢谢您养育了沁儿十八年,一直以来都是沁儿不懂事,让您操劳。如今,沁儿能为爷爷做点事,沁儿已经很满足了。”那叫沁儿的女子哭着诉说道,言辞之间是浓浓的亲情。

  星昴回首看着沁儿,却也刚好迎上她那哀伤的眼睛,那么美丽的一双眼,只有快乐才属于她,这哀伤在她眼中,真真的不适合。

  收回冥痕,也仅是那一瞬之间。沁儿和老者几乎同时怔住了,毕竟那些拥有兵器的江湖人士倒也见过,但这能将兵器化为无物的人,还是第一次看见。“告诉本宫这里是什么地方。”星昴淡淡看着那女子,她似乎还未从方才的害怕之中醒来。

  “你……你……。”女子好不容易轻轻松了口气,望着星昴,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该如何回答,支吾半晌,才惶恐的回道,“这里就是桃花村,还能什么地方。”

  见星昴已经没有要杀人的意思,老者慌忙扔下木棍,蹑手蹑脚的行到沁儿身侧,却仍是肃冷的看着星昴,“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请你马上离开这地方。”

  星昴只漠然看了那老者一眼,放佛是觉得他太过烦躁。几乎已经不再愿意与他讲话,不管老者是否有下逐客令,他都是要离开的。最后看了沁儿一眼,转身便要离去,丝毫没有留下之意。

  “等等……”沁儿忽然唤道,星昴虽不像受人所限,但仍是停下了脚步,难得的想要听听那让自己停下的理由。

  沁儿显然只是试了试,并未有多大希望星昴会停下,但既然已经停下,也就只好鼓起勇气,强压制心里对他的害怕,对着身旁爷爷认真点点头,上前两步行到星昴身后,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你是神仙吗?”

  星昴未曾回答。

  沁儿只当他是默认,与老者同时惊讶相对,但随后既欣喜又有些许害怕的走到星昴跟前,哭道,“神仙哥哥,求您救救桃花村的村名吧,求您了。”

  老者原本还有谢谢疑惑,但听完沁儿的话,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了,神色瞬间黯然,无奈的摇着头。

  “桃花村?”星昴饶有兴致的问道,“这里怎么了?”

  想起过往点滴,沁儿不禁轻声抽噎了起来,“我们桃花村原本只是一座小村庄,在很久以前,大家都在一起快乐的生活着,可是,谁知道在几个月前,村里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个妖怪,他每天都要把村里的一个人带到山上去,可是那些去到山上的人却再也没有回来过。大家都知道,那肯定是被妖怪给吃了,村里人都非常害怕,可是,没有人敢逃跑,因为那个妖怪在村里施了法,外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大家每天都只有在这里等死。现在桃花村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可是,可是大家真的都不想死。”

  “是你不想死吧。”女子哭泣着说完,星昴却又幽幽的接上了一句,那讥讽冰冷的眼神,充满着不屑,“你不想死,为何要把这责任推给大家?”

  原本哭的伤心的沁儿听完哭的愈加难过,“我是不想死,我还要给爷爷寻找长生不老药,所以我不想死。”水盈盈的眼眸,认真而又可怜的望着星昴,“神仙哥哥,求您了,求您把那妖怪赶走好不好。”

  老者站在一旁,看着沁儿低声下气的乞求着那样一个恶人,想强忍住哭泣,可怎奈那泪水就是不断的滑落。

  “亲情,这就是所谓的亲情么?”星昴在心中问着自己,清冷一笑,看着那沁儿冷冷说道:“带本宫去那妖怪的所在之地,算是报你的救命之恩。”

  星昴冷冷清清的说着,看了那女子一眼,再看那老者时,他能明显感觉到,一种感激与希冀之色。

  听到星昴去赶走那妖怪,乖巧的脸蛋破涕为笑,用衣袖拭去泪痕,认真的看向星昴,“谢谢你,神仙哥哥。”

  星昴淡淡瞥了她一眼,便已漠然转身离开了屋子。老者本欲上前对沁儿说些什么,但怎知那沁儿如同兔子一般窜出了门口,很快的跟上了星昴。老者追至门口,看着二人离去的身影大神喊道,“小心啊。”

  待他话语落尽,星昴已经横腰抱着沁儿飞离了地面。

继续阅读:第18章 空谷玉公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