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等不到的人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4,112

  次日

  沧岚睁开第一眼所见的是白色帘账,环顾四周,简洁干净的木屋显得十分淡雅,屋内檀香袅袅升起,香气溢满每个角落,倒极是舒心的。

  沧岚认真回想着南天门的事,随着而来的,更有那想要忘记澜歌的记忆,想到澜歌,沧岚蓦地睁大了双眸,自己不是已经使用了离心诀忘记澜歌了么?为何还会记得有关他的一切。

  “不可能,不是应该忘记了么?”沧岚左右想着也想不出为什么,当下心里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离心诀施展的不对,可是细细想来,却并不觉得那个地方弄错了。

  正在此时,帘外传来轻轻开门声,随着进来两名女子,一位身着青衣,乃是青染,另一女子身着白衣,看那扮相应当是青染的婢女。

  原本身在此处沧岚已颇感疑惑,又见有人进来,心里更是提高了警惕,毕竟在天界,她不认识任何人,出于本能,所以沧岚对天界中人都有些惧怕和疏离之意。

  沧岚缓缓坐起身子,由于睡得太久所以看起来很是吃力,青染见此忙上前相扶,沧岚下意识拒绝,却怎奈胸口疼痛让她不得不停止了动作。

  “尊上伤势未好,还是躺着休养好些。”青染扶好沧岚,这才立在床边,莞尔一笑,委身拜礼道,“药山青染拜见尊上。”

  沧岚见这女子相貌也是极好的,且面容温婉,看着倒十分柔美,心中虽有疑惑,却也未问起,只淡淡道了句,“仙子不必多礼。”

  青染起了身来,一直也是淡笑着的,细看了眼沧岚面色,“尊上气色好多了,过了这几日也就痊愈了。龙将军不识尊上凤体,误伤了尊上,实在不该。”

  “龙将军?”沧岚疑问道,但随后也想起了那人,兴许就是南天门那人了。沧岚对此并不上心,只疑惑自己为何在此,便开口问道,“我现在在哪里?”

  “回禀尊上,此处是仙界药山,宵云君见尊上受伤便带来了此处。”青染如实答着,她早听闻沧岚性情冷漠,也不敢多作答复。

  沧岚细想了昏迷之时,自己虽有被那红光穿透心腑,但那人法力低浅,也未伤着身体多深,倒是因为澜歌一事自封心脉施展离心诀,莫不成,他们皆以为自己被那人给打伤了不成。再次抬眸看向青染问道,“是谁救的我。”

  “啊。”青染愕然回道,“是白老仙尊与星昴尊上。”

  “星昴。”沧岚蹙眉,低声兀自念着这两字,忽而想起自己在昏迷之时,脑海里总是出现一道红光,那红光几乎穿遍每一处,窥看了所有内心的记忆。思此,沧岚顿觉全身冰凉,那个人太过可怕,竟会趁着这时候,将自己心中掩藏的秘密看得一清二楚。

  “这……”,那婢女放好汤药回到青染身侧,见沧岚面色苍白双眉紧蹙,不禁有些担忧的看着青染。迎上那目光,青染也只好不知的摇摇头,心中只叹这些尊上的心思,又怎是她所能猜测的。

  沧岚此时心情尤其复杂,想忘之人忘不了,却还让星昴知道了此事,日后怕又是另一番风波了。见屋内两名女子还在等待,也是收回了心思,又见桌上汤药,那种感觉甚是熟悉,所以心里的戒备这才渐渐放下,回头看向青染二人婉言道,“我已无碍,若是无事,想再歇息片刻。”

  青染温柔一笑,“那就不打扰尊上休息了,青染告退。”跟着人亦准备退步离开了屋子。

  然而她还未走出几步,忽闻身后沧岚问道:“星昴现在在什么地方?”

  青染回身,笑道:“星昴尊上方才离开屋子,此时大概也还在药山之内,若是尊上要找他,青染现在便去寻。”

  “不必劳烦仙子了。”沧岚轻浅一笑,转眸淡淡道:“我就是随便问问,待伤好了之后,我亲自去寻他便是了,仙子不必放在心上。”

  青染微有疑惑,但见沧岚那淡漠的神情,也不好再问,施礼遵了声是,便离开了屋子,芍药亦随在身后一同离了去。

  屋子静谧,苒苒檀香烟雾飘渺,沧岚努力让自己做好身子,青丝如瀑顺着香肩滑至胸前,黯然无力的双眸,没了此前的坚强冷漠,更显得尤其惹人怜惜,不过想到此前星昴窥看了自己记忆一事,心中不由得担心起来。

  凝眸望着窗外,她必须要弄清星昴会如何处理这事。

  ————

  “你们的澜歌,是个什么样的人。”满山药草,有些花开得十分艳丽,且还散发着淡淡药香,星昴立在药草丛中,一手摆弄着那些花儿门,一边淡淡幽幽的说着。

  人还未接近星昴便听见问话的青染不由得一怔,离开屋子经过药园子时,见着星昴独自在此,便上前来。听见星昴之言,虽不知何故有此一问,但还是认真回道,“澜歌仙尊是仙界千年难得一遇的修道奇才,温润淡雅,满腹才华,道行之深在仙界极受人尊敬,又是白帝上神最器重的人,自然是受人敬仰的。”青染仙子说着,人亦行到了星昴身侧,那崇敬神色,不难看出其对澜歌的敬意。

  星昴将此看在眼里,嘴角不禁划出一抹轻笑意。俊逸容颜显得极其冷漠,“那你们的澜歌仙尊可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啊。”

  青染忽得垂下了头,怕星昴误会自己心仪江凝,故而叹道,“澜歌仙尊身份尊贵,资质奇高,自然是受人尊敬的。多少人能修到他的修为,此生也该无憾了。”说着,抬眸望向星昴,柔声道说,“尊上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奇才,位居离恨天,被三界之人尊重,任世人谁也难及拟的。”

  绝美容颜,清澈的眼眸如秋水般迷离,尤是那认真的眼神,看得人好不心动。星昴却一直没有侧眸看过她一眼,抬手捋着耳下青丝,淡淡道:“仙子过誉了。”

  青染知道自己失态,脸再次红的垂下了,但眼里更有失望,每次见面,不管自己对眼前的男子如何柔情百依,他都是这样淡漠坦然,虽然深知星昴脾性,但心里难免失落。

  沉默须臾,抬眸认真看着星昴道:“沧岚尊上已经醒了,若是可以,请尊上能替龙将军求求请,必竟龙将军也是职责所在,因为误伤沧岚一事,他已经被关在了斩仙台,天帝说他将由沧岚尊上发落,若是沧岚尊上愿意放他一命,天界必然感激不尽。”

  “那是她的决定。”不待青染说完,星昴就冷清回道:“这些事沧岚自有定夺,一切与本宫无关。况且,你又为何不去求她。”

  “我…,”青染依旧不死心的想要再说,但迎上星昴那淡漠冷冽的眼神,也只好将话收回,垂眸不语,显得甚是委屈。

  星昴淡然看了她一眼,俊眉冷敛,“你先去忙吧。”

  青染心里又是一阵失意,但又不敢说不,侧过身子,只能在心里暗自伤怀,随后才快步离开了药园,看着那渐渐消失在云雾中的倩影,星昴兀自收回目光,沉默须臾,飞身而去。

  这一日沧岚在药山都没有找到星昴,而青染又说不曾见星昴离开,所以沧岚才在想,是否星昴有意躲着自己。但又想星昴那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还会因为这件事而躲起来么?依照沧岚对星昴的了解,这可能性几乎为零。

  天帝大寿转眼已经过去三天,各路仙家该走的也都离开了,才热闹没几日的天界又再次变得安静起来,沧岚伤势在青染配药和自己运功调息的情况下渐渐好转,许多仙家听说沧岚在此,相继便要来拜访沧岚,却都被沧岚一一拒绝,只说是身子抱恙,不益见人。于是天界又传,沧岚宫主伤势很是严重,只能在榻上休息。后来此话传到澜歌仙尊耳里,只知他被天帝叫去瑶池一趟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这几日沧岚也是一直呆在药山,星昴依然不知所踪,但沧岚与青染关系却渐渐熟络,而在青染心里觉得,这位看似冰冷淡漠的离恨天宫主,其实也并非绝情之人,所以,对救龙岩一事,也渐渐有了几分把握。

  沧岚自知自己伤势也差不多好全,是时候离开天界完成天尊交待的任务,况且九音箫下落不明,也极其让她担忧,星昴一直没有出现说不定天尊也派了他什么任务,思此,沧岚也不想再多呆。

  医阁内,沧岚静静立在轩窗前,凝眸看着窗外那一片药草园子,眉头轻蹙。

  他没有来过,这几日里他都不曾来过。虽然深知那个人不再想念期盼,可是那些陌生仙家都愿意来看自己,却独独他,那个她爱了一千年的男子,再次以他的淡漠绝情,让她彻底死了心。

  门外传来脚步声,步履很轻,但对于离恨天尊上的灵敏而言,也依旧能感应到。收回目光,沧岚转身回眸看着来人,当看见其中一人时,沧岚微微惊讶了。

  来的是两个人,一位是青染,另一位则是素月,素月见到沧岚也是一惊,怔然看着沧岚半晌说不出话来。

  青染不知她二人为何如何惊讶,心下生疑,轻轻推了素月,素月这才回过神来,与青染一起对沧岚行礼。

  “青染见过尊上。”

  素月闻言,整个人浑身一颤,垂首委身行礼,“拜见尊上。”

  此前在百花园时,沧岚对素月说自己不是沧岚,而素月又说了些关于沧岚过去的话。不管如何,这都是对沧岚不敬,今日得知沧岚真实身份,心里自然是害怕的紧。

  沧岚自然也是明白,轻轻抬手免了二人礼数,随后淡然看着素月,那目光淡然而疏离,似乎从未见过。又转眸看着青染,不语。

  青染以为沧岚在等着自己介绍,遂笑道:“宫主,这位仙子是天界百花园的主人,花姑姑。”

  沧岚轻轻垂首,示意知道了,随后才问着青染:“有什么事么?”

  青染与素月相视一眼,今日来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替龙岩求请,因为从天宫那边传来消息,今日会处罚龙岩,而青染昔日在凡间历练时,还在凡间的龙族之裔龙岩曾帮过她。

  出于昔日故交之情,青染才会如此上心想要替龙岩求请,恰好素月来看自己,而素月本心就很想看看新任的水月宫宫主,便陪着青染一起来了。青染沉默须臾,正欲开时,却闻屋外一男子粗声喊道:“属下奉天帝之命,有请沧岚宫主。”

  这声音浑厚有力,硬是将青染放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沧岚看着青染那欲言又止的模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也并未追问,转身提步行到门口看着来人,问道:“去哪里?”

  来人如实回道:“回宫主的话,天帝请宫主往天宫一趟。”

  沧岚微微蹙眉,实不知天帝这次又要说些什么,但又想自己反正也要离开天界,就当作是去向天帝辞行了,思此,沧岚也未再犹豫,回身看着青染二人,“这几日多些仙子照顾,沧岚在此谢过了,待日后沧岚必定会报答此情。”

  说罢,再次认真看了青染一眼,人已提步离开,青染想要拦住,但当她犹豫不决的时候,沧岚已经驾云飞去,仅仅片刻,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云雾之中。见此,青染只好深深叹息道:“只愿沧岚宫主能饶龙将军一命。”

  素月莞尔,“你也不必担心,以前我不确定,但此刻见了沧岚宫主,我相信她不会为难龙将军的。”

  “姐姐为何如此肯定?”青染惊讶问道。“你这可是第一次见沧岚宫主,就愿意相信她么?”

  素月淡笑摇头,见青染那疑惑的神情,不禁挑眉笑道:“那我们拭目以待。”

继续阅读:第15章 再见应不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