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仙人皆薄凉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555

  两个人,如果一个人真的忘记,那么另一个人的执念,又有何意义。

  清丽淡雅的白衣身影,风拂起低垂腰间的青丝,那般遗世独立的女子,却有了一颗与爱恨情仇牵扯不断的心。沧岚立在一座平台前,面容平静看不出喜怒愁绪,只是那般静静的凝望着前方,放佛要将这九天云彩看透。周围皆是开满了各种不知名的奇花,薄雾缭绕,香气怡人。

  沧岚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离开那天桥后便一直往南走着,直到看见这片园子,才停了下。

  那花娇艳无比,蝶儿翩然起舞,是那般自在逍遥。看着眼前之景,沧岚心中却道不出究竟是喜还是伤。澜歌不认识沧岚了,他真的不记得一千年前在凡间所发生事么?沧岚垂眸黯然想着,方才那人的语气神情,根本不是故意而为。

  “天界何时来了位漂亮妹妹了?”温婉清脆的声音,如环佩相撞,干净,悠然。

  这声音拉回沧岚万千思绪,眉间不自觉蹙紧,她并不喜欢别人在自己需要安静时来打乱,但仍回身看向那来者,必竟这声音,是真的很好听。

  来的,是一名女子,身着月白仙衣,腰束云带,臂间柔纱飘舞,婀娜窈窕的身姿,比这花间蝴蝶还美。至于容貌,在这九天之上的仙女,又有哪个不是大美人呢。

  那仙子看着沧岚也是微微愣住了,但很快缓和过来,抬手捋了捋鬓角被风拂乱的发丝,樱唇微微露出一丝笑意,柔声说道,“妹妹往这园子里一站,倒是让我这园子里的花儿们都暗自失色了。”

  那仙子言辞温婉,形态举止大方幽雅,倒不像是天界普通的仙姑。沧岚勉强笑了笑,喉头却道不出半个字。

  仙子那双眼眸微微转动,似感觉到什么,上前行到沧岚身侧轻声说道,“方才来人禀报说看到有人往我这园子的方向来了,我好奇便来看看,打扰妹妹清静了。”仙子顿了顿,继而又道,“这园子里的仙花都是用来给天帝酿酒的,所以这园子也是很少有人会来。以前在天界未曾见到过妹妹,不知妹妹来自哪座仙宫,师尊又是?”

  仙子之意,怕是指沧岚乱闯此地了。沧岚淡淡看向她,又看了眼这四下花丛,侧身行到平台边缘,凝眸看着前方蝶舞花艳的院子,“天帝今日大寿,不是说众仙家随意么?”

  仙子笑道,“是虽是,但天界谁也知晓,除了一些寻常之地可以前去,其它地方未得天帝允许,寻常人也是不敢踏入的。”仙子忽然停住,看着沧岚又细想了会儿,须臾,才试问道,“此次天帝大寿,听说离恨天沧岚尊上也来了,莫非,仙子您是?”

  看仙子那惊慌的模样,沧岚不禁在心中想道,难道自己真就如此有名望么,竟然能让一个未曾见过自己的人如此惶恐不安。还是因为离恨天的原故。沧岚垂眸瞥开目光,漠然道了两个字“不是。”

  虽然仙子动作轻微,沧岚却仍能听见她轻轻松了口气,显然方才是被吓着了,沧岚眸光涣散,竟是淡淡问道,“沧岚是个什么样的人,竟让你如此害怕。”

  仙子听沧岚此言,脸色微变,四下探看了番,确定无人之时,这才向沧岚轻声说道,“你以后切莫直呼沧岚尊上的名字,若是让有心人知晓,被告知天帝,后果不堪设想。”

  “为何?”沧岚追问。在天界,自己真有如此让人害怕么?

  仙子神色黯然,沉默片刻,才道,“这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了,沧岚尊上在凡间时,曾被仙界之人害过性命,在鬼界又被折磨过数百年,如今她位居离恨天水月宫宫主,身份地位在天界除了天帝外,也是其他仙人不可比的…”

  “怕她报复么?”沧岚打断她的话,笑问道。

  “报复?”仙子温柔一笑,微微摇头,“这倒不是,兴许是觉得亏欠吧。沧岚宫主若是要报复,也不会等这么多年了。况且这些上神与尊上们之间的事,本就恩恩怨怨难断难了。”

  闻此,沧岚心中愈发觉得好笑,是在笑她自己。看着仙子,轻笑道,“你们那伤害沧岚尊上性命的仙人又是谁呢?他不去向沧岚尊上谢罪么?”

  兴许是沧岚这似笑非笑的模样太过吓人,那仙子神色僵了僵,煞是疑惑的问道,“妹妹是来自哪座仙府的?”

  看仙子模样应该是怕说错话了,沧岚垂眸想了想,这仙界,她并不知道有些什么地方,只好坦言认真说道,“我非天界中人。对仙子所说之事颇感好起,故才厚颜相问,还望姐姐莫怪。”

  “哦?”仙子似有所思的想着,随后又是莞尔笑道,“那些都是天界上仙们知道的事,我这看守园子的,知道这些本不应该,妹妹就莫要再追问了。”

  仙子说着亦含笑垂首,沧岚倒也不好再追问,只好收回目光看着这园子,道,“仙子每日守着这些花儿,倒还是很惬意的。”又回首看着仙子,问道,“不知姐姐这园子里的花可曾凋零过?”

  在沧岚觉得,离恨天的梨花都永世不谢,那天界也应当是如此罢。

  仙子淡淡一笑,上前行到沧岚身侧,“天界的花儿都是能修炼的,道行够的自然不会凋谢,修行尚浅的便会被道行深的吸去精元,也就谢了。”语气平淡,与之前的她极其不同。仙子顿了顿,又道,“每日看着这么多漂亮的花花草草,自然是过的舒服的,可世间任何东西,哪怕它是独一无二,时间久了,都会开始腻了的。仙界一日,如人间一年,说是短暂却也漫长。”

  仙子柔声叹道,看她神色,想来也是个孤寂之人。沧岚瞥过头,兀自笑道,“有人为了仙道抛弃所有,若是知道仙子此时感言,怕是不会再向往这九天神界了。”

  心之所系,言语之间终究会有一个人的存在。仙子听了沧岚的言语,垂眸淡然笑着,许久,秀颜看着前方花海,低喃道,“九天宫娥薄凉物,哪识人间比翼情。偷得半日凡尘渡,也胜天宫千载暮。仙人纵然不老不死,却也改不了其心的年岁。”仙子看向沧岚,笑问道,“妹妹你说是么?”

  那笑,在沧岚看来却是如此苦涩,仿佛掩藏着许多痛楚。明亮的眸子,却如此黯然。沧岚只在心中想着,她,兴许也是有难以忘记的回忆,故才如此哀伤。沧岚淡淡勾起嘴角,避开那目光,是怕她也看出自己内心深处也有着一样的痛楚。

  “还未请教仙子芳名?”沧岚转移话题问道,她从痛苦的回忆中走过,所以不会再去牵引别人走入痛苦的回忆。有些心事,当两个人有着共同经历时,早已不需言语道明。

  仙子微微回神,抬手捋着被风吹乱的发丝,也借此整理自己方才的思绪,看着沧岚莞尔笑道:“我本没有名字,在天界他们也只叫我花姑姑。”随后想了想,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不过有位尊上赐了我一个名字,妹妹直接叫我素月便可。”

  这名叫素月的女子便是天界掌管着百花园的仙姑,沧岚现在所在之处正是百花园,素月原本是凡间一花妖,后来几千年修炼才得以成仙,又在天界几百年才成为了百花园园主,至于素月这名字,正是如她所言,乃是一位尊上所赐。

  看着素月那隐隐含笑的眼睛,以及说出这名字时不自觉间所洋溢的幸福,想来那个赐她名字的人,一定对她很好了。沧岚兀自一笑,“那位尊上,一定让姐姐很是挂念吧。”

  闻言,素月微愣,方才还充满幸福的摸样此刻显得那般黯然,苦涩一笑,轻声叹道,“三千青丝换白发,一朝老去难相逢。可惜人都已经不在了,好不好又有何意义。”

  沧岚微微蹙眉,素月说那人既是尊上,又怎会老去,难道仙也会老会死么?再看那素月,此刻的她正定定的看着远方,那样黯然哀伤的眸子,深深触动着沧岚内心深处那一根痛苦的弦,澜歌的身影又一次映在眼前。

  “我该走了。”沧岚看着前方花海,淡淡道了句,也未再看素月,径直离开了平台。

  素月默望着沧岚离去的身影,竟是失声一笑,兀自低喃:“不知现在的水月宫宫主沧岚又是何人。”说罢,回眸看着前方花海,飞身在半空,起舞弄影。

  一路上沧岚不断想着,天界也会有感伤之人么?他们每日逍遥无忧,怎会伤怀,莫不成,是因为太过闲散?

  离开了之后也不知该往何处行去,一人在天界各处游荡着,有些此前在大殿见过的仙家见她也是彬彬有礼,后来所行之处,见了沧岚都是十分谦谨的,如同在离恨天时一样。

  只是沧岚觉得,相比下来,天界却不如离恨天的压抑,不知是环境,亦或是心里原因,天界只给人一种温暖之感,却又觉得那温暖仅在表面。离恨天虽然清冷,众人之间疏远疏离,但却也习惯了,反而未觉有什么不自在的。

  想至此,沧岚不禁又在心中想着,究竟要如何,自己才能满足的了。要知人心本来没有满足心,若是一直这样无止境想着一些事物,终究有一日,会变得自私无情了。

  “沧岚啊沧岚,你终究只是一个俗人。”沧岚暗自笑道,心里百感交集。一直沉思的她,哪知道身后正在向自己行来的人。

  “下仙拜见宫主。”低沉的男声,略带沙哑。沧岚闻声好奇回过身来,却见一名盔甲男子,正弓着身子行礼。见这身装扮,多半是天兵。

  沧岚双手相扶腰间,淡然道,“不必多礼。”

  来人又道,“宫主,天帝请宫主瑶池相见。”

  沧岚微怔,不知天帝为何突然要见自己,疑惑看着那天兵,欲从中得出答案,却怎奈那天兵一直低垂着头,哪敢抬头看沧岚。

  “你带我去吧。”沧岚对那天兵说道,若真是天帝有事,更不可能与一个侍卫说的。

  天兵遵了声是,便在前方领路。沧岚随在身后,一同前往天宫瑶池.

继续阅读:第10章 求命不求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