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求命不求你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133

  瑶池当属天界最神圣的地方了,此处山水秀丽,仙鹤展飞,飞瀑似从天而落,打落在湖中升起层层水雾。花草树枝映着霞光,呈七彩色照满整座仙府。

  半空悬浮着玉石假山,地上碧波荡漾,回廊蜿蜒与中。亭台楼榭,仙雾萦绕,真真不愧是天界瑶池。

  那天兵待沧岚走进瑶池时便已退下了,此时领路的是一名仙子,顺着她的路往前望去,一座金色屏风前正端坐着一道人影,想那也定是天帝无疑,在他身旁站着一位发白须长的老人,手执拂尘,面色凝重,端正的站在天帝身旁。

  沧岚行至天帝跟前,盈盈拜了一礼。对于天帝忽然叫自己来此,心里也是极其困惑的。

  天帝坐在台上,见了沧岚也是缓缓一笑,随后开口说道,“宫主觉得天界景色可好?”

  沧岚抬眸看了天帝一眼,微含淡笑,“九天之际,洪荒仙境,景色自然是极好的。”

  “那与离恨天相比,宫主觉得如何?”天帝依然笑问道。

  于那似笑非笑的面容,沧岚竟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以往只是听闻过天帝神威却从未见过。只是不管天帝如何,在沧岚心中除了对天尊极其害怕,对其他人也谈不上怕的了。清浅一笑,淡然道“若论景色,离恨天自然不可及拟,但若论其他,沧岚倒是觉得离恨天好些了。”

  “哦?”天帝惊讶的问道,“那不知宫主所说的其他……又是指的那方面?”

  “天帝不是一直在说故居么?离恨天也算沧岚半个家,与天界相比,自然不能拿来并论。这可算是感情的缘故。”沧岚似乎有意想要激怒天帝,或者是在为当年梨落谷一事出气,心中也想着天帝究竟要问什么,真愿与自己再此闲谈?

  天帝眉间突散一抹异色,沉闷须臾,转而笑道,“不知沧岚宫主在离恨天,又是以何种方法修成真身的呢,忘川河之水,侵蚀魂魄,能生还之人,沧岚宫主还是第一个。“

  天帝说着,将沧岚那怔然的神情却是看在眼里。秀美微蹙,沧岚看天帝那意思,倒是在想将过去之事问出来了。将话坦白说清当面相对,沧岚本没有这勇气,天帝却是先开口了,那么把话摆明了说也胜过转弯抹角的啦揣测。

  沧岚看着天帝,淡笑问道,“天帝今日寻沧岚来此,便是为了来说陈年旧账的?”

  “沧岚宫主···”那仙家本欲说什么,却被天帝摆手阻止。天帝沉默了瞬,深深叹了口气,随后语重心长的劝道,“沧岚宫主言重了,朕今日寻宫主来,并非有意提那过往之事。想必沧岚宫主今日也是见过澜歌了,澜歌早已不记得宫主,宫主又何必再去追究往事呢?况且沧岚宫主现今位居离恨天水月宫宫主,依照离恨天规法,怕也是不会允许两界有往来的了。”

  天帝之言,字字如针。他所说的又何尝不是沧岚现今所面对的,澜歌早已将她忘记,纵然澜歌真有一日会想起,以离恨天规法,是断不会让沧岚与他在一起的。

  “可就算如此,沧岚也不会原谅他的绝情。”沧岚决绝的看着天帝,漠然说道,“梨落谷所有人的生命和忘川河那三百年所承受的一切,是他澜歌几生几世也弥补不了的,此事先不论情,单论道义,他澜歌也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承担责任。”

  沧岚言辞决绝,没有丝毫的回转余地。天帝摇头轻叹,“沧岚宫主,澜歌身为仙界之人,降妖伏魔本是他的责任,况且梨落谷中也曾有小妖将长留山弟子残害,难道沧岚宫主可以保证梨落谷中不曾有小妖小怪出谷祸害人间吗?你又何必执迷不悟,若不是忘川河的三百年炼就你永生不灭的魂魄,你如今又怎会位居离恨天,成为众界敬仰的仙姑。那一段无果姻缘,不也成全了你和澜歌么?”

  “成全?”沧岚不解这成全究竟代表着什么,“何谓成全?若是辜负便是成全,那这天下苍生还要情何用?若不是澜歌,梨落谷怎会塌陷,天帝可知梨落谷有多少生灵,纵然其中一人有错,难道就要全谷的人来承担么,这也是在成全那些无辜的人?”

  天帝瞬间脸色微变,沧岚淡淡看了他一眼,这一千年来,她时时记得那一幕,澜歌带着天界中人来到梨落谷,他的一声无情令下,整个梨落谷就此陷入了万劫不复的灾难之中,那些同伴的哭喊,以及凄惨的叫声,谷里所有人几乎都被压倒在地下,曾经那个与世无争的梨落谷在那一瞬间,什么都没了。

  澜歌毁了梨落谷的一切,最后亲手结束了沧岚的生命,那样的恨有多深,又怎是他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天帝所能体会的。

  “摧毁梨落谷一事,朕深感愧疚。”天帝垂首叹着,心中沉思了会儿,忽而抬头肃颜说道,“沧岚宫主要如何才愿将旧事了结,你且说出要求来,朕能做到的定当尽力。”

  沧岚微微一怔,心中想着很多,天帝真愿答应自己的要求么?

  可纵然他真能答应,自己又要求什么,让澜歌回到自己身边,曾如此念着此人,忘川河折磨七百年苦修为的不都是他么,等待一千年,终于能有今日,本该要求天帝让自己与他在一起的。

  可是,她已经不再是梨落谷那个无拘无束的小妖了,纵然天帝愿意,她自己也不会愿意。

  沧岚不怕死,只是却怕死得不值。澜歌是她此生最爱,更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可这爱,早已在一千年前,从那把无尘剑刺进沧岚心口的那刻,渐渐消散。一直对他记得,是因为他给予的记忆太过深刻。记得爱过他,却是用恨在回忆。如此,纵然他能回到自己身边,这颗被地狱之火燃烧过的心,还能像一千年前那样无知的去爱么?

  眉间不知多了几分愁云,沧岚不知究竟该求什么。若不是澜歌,那这一千年付出,又为的什么,若求了他,爱本身就已面目全非,求来又有何意义?

  “沧岚宫主可想好了?”天帝身旁那老仙家祥和问道,看着沧岚,眉目间竟是和善。

  沧岚抬眸看了那仙家一眼,当迎上天帝沉重的面容之时,沧岚想他定不愿自己要澜歌了。

  “沧岚想要天帝将梨落谷恢复一千年前的模样,”一字一句,沧岚坚决而认真的说道,如今,她唯一想要的也只有这个。让梨落谷回到曾今,至少心中不会再对梨落谷众多生灵歉疚,这些年,沧岚除了对澜歌的怨,又何尝不是对梨落谷的无尽自责。

  天帝与那老仙家皆是微微一怔,天帝既是松了口气,却又凝重的看着沧岚,“梨落谷早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毁灭了,就算是盘古大神也不可能让之恢复原来,况且现在梨落谷已经变成凡人的栖身之所,若是恢复梨落谷,势必要伤害凡人族类,难道沧岚宫主真的愿意为了梨落谷,而放弃众多凡人的性命么?“

  沧岚蹙眉,“天帝的意思,是指梨落谷再不可能……回到当初了?”

  “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有生死。”天帝叹道,“连盘古大神都做不到的事,朕也无能为力。沧岚宫主在想其他的如何?”

  “连盘古大神都做不到的事么?”沧岚苦涩一笑,天帝一句盘古大神尚且无能为力将沧岚仅存的一抹希望彻底毁灭,“不是梨落谷,沧岚还会有什么是想要的?天帝陛下又觉得沧岚该要什么?”

  天帝神色微变,看着沧岚心中还是有些歉疚,凝神想了想,随后才正色说道,“既然沧岚宫主若是还未想好,那就当做天界欠沧岚宫主一个人情,待沧岚宫主需要之时,无论什么请求,天界都会答应。”

  收回目光,沧岚兀自一笑,这些什么所谓的人情,等到真正需要之时,却未必讨来回报。

  再看天帝一眼,沧岚也不知还有什么能说的,如今是她自己要放下澜歌,梨落谷也再不可能回到当初,这就是天帝今日寻自己来要告诉自己知道的事么?

  沧岚心中如此想着,就算天帝早已计算好了又能如何,她还是做了这个决定。如今既然没什么事情,她也是不会再停留,淡然垂眸,向天帝微微拜礼,便已转身离去。

  天帝也未曾阻拦,看着沧岚离去的身影无奈摇首叹息了声,对着身旁老者道,“白老,朕如此,可是太过绝情了?”

  那仙家乃是天界辈分最为年老的仙家,白老仙尊,其身份在天界也是除了天帝外最受人尊敬的一位,道龄已过万年之久。白老听闻天帝所言,看着天帝恭敬道,“天帝如此,也是为了天下苍生,毕竟,现在玄月谷的存在,阻止了妖魔两族对人族的侵害,若不然,凡间哪来太平。”

  天帝深深叹息了声,皱眉沉思着,忽而又会心一笑,慧眼闪烁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光芒。

继续阅读:第11章 覆水已难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