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故居在何处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705

  待二人走进天宫时,它的奢华与庄严,几乎是常人难以想像的金碧辉煌。此时大殿上早已坐满了仙人,而那正殿宝坐之上,正坐着一位身着龙纹金丝黄衣之人,想必便是天帝了。

  沧岚抬眸远远望了一眼天帝,虽是隔着一段距离,但他的威严此时却镇着全场,身旁云雾缭绕,眉目间透着淡淡严肃,但面容却是笑着的,看着台下仙家,不怒而威。

  星昴沧岚二人迈入大殿时,在场之人已将全数目光落在二人身上,包括那坐上天帝,亦是看着沧岚,那目光之中除了惊讶更有几分不解,但也稍纵即逝。

  二人齐齐施礼贺寿,对于天帝也是多有尊敬,这个主宰世间一万余年,无尚崇高之人,仅便是这一眼,也足以让人心生敬畏。

  “原来是离恨天两位宫主,有失远迎,还望见谅。”虽是轻声说道,浑厚的声音无尽魄力。

  星昴嘴角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星昴与沧岚奉天尊之命,恭祝天帝寿与天齐,万世无疆。”说着,亦轻轻抬起手,平摊面前,那白玉方盒已蓦然出现,在场仙家看着此物,不禁面面相觑,低声论着。

  星昴摊着方盒,语气淡然“此乃离恨天古白玉,经时数万年,此玉伴随天地日月光芒而生,可与天同寿,在这三十三重天内仅此一个,天尊为表祝贺,特将此玉贺与天帝。”

  待他话语落尽,那方盒已缓缓起了来,脱离星昴手心,带着离恨天的冰凉与神秘,径自飞向天帝,在场之人无不唏嘘,皆在叹着这古玉如何如何的好。

  古白玉稳稳落在天帝手中,天帝紧紧盯着手中白玉,倒没那观赏之意,而是仔细端倪了会儿,忽然又似明白什么。将玉轻轻递与身旁立着的侍者,动作甚是慢柔,似怕弄坏了般。

  此时那人群中突然行出一身穿道袍的仙家,此人乃天界宵云君,也是德高望重之人,宵云君向天帝拜了一礼,随后才恭敬的说道,“据闻离恨天古白玉为神殿至宝,以其灵力将神殿笼罩,不受混沌之气所缚,实乃灵器。”

  “对对对……”

  “正是……”

  ……

  一时间,在场诸人皆说着这般相同的话,沧岚淡然望了一眼天帝,却见他那笑意,却显得过为僵硬。正当沧岚看着天帝,天帝亦在同时压制了场上混乱,随后看着沧岚,笑道,“不知天尊近来可好?”

  沧岚按着礼数回道,“多谢天帝挂念,天尊一切尚好。”

  天帝闻言,呵呵一笑,“朕与天尊也有一万余年未曾见过了,他却时时记得朕生辰。”说着,天帝神色蓦地黯然下来,“若非离恨天结界所限,朕与天尊也是可以时常下下棋了。”

  听得天帝这般说,沧岚竟不知如何作答,劝他,但他倒也并未有多伤感,正在沧岚犹豫之时,只闻身旁星昴说道,“离恨天本身就与三界隔绝,若非离恨天上天门打开,其他天界也是难以登临的。天尊时常念着天界故友,但又忙于修炼与管理离恨天,故才一直未曾下界。”

  天帝长长哦了声,似有深意的点点头,再看了星昴一眼,和蔼说道,“几百年不见星昴宫主,还是如往日那般超凡脱俗啊。”

  星昴笑了笑,也不作答。而对于星昴的性情,天帝也是了然于胸的。这个离恨天上最淡漠的星火宫宫主,除了有一张迷倒众生的脸,剩下的,无一不是让人畏惧的。他的绝情他的冷酷,在三界可是出了名的,不管宫内谁犯了错,他也从不对任何人手软。也因此,让三界中诸多爱慕他的仙子望而心叹,只道是高处不胜寒。

  天帝也是淡然一笑,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沧岚,那眼神困惑中又有些探索,倒不像是看星昴的样子。须臾,天帝才道,“四百年前听闻水月宫新任了一名宫主,想必这位仙姑便是沧岚宫主了罢?”

  沧岚淡然点头,眸光无意看着天帝时,竟是在逃避他那要将自己看透的眼神,双手攥紧,指甲深深陷入肌肤,只有沧岚自己知道自己此刻又需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控制自己那颗被恨意驱使的心。

  天帝自然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眼底闪过一抹异色,看着沧岚祥和笑道:“沧岚宫主初次来到天界,一定要多呆几日,天界美景定然不会输给沧岚宫主故居。”

  沧岚微微抬眸,在场之人连同星昴皆是怔住了,天帝竟然会知道沧岚宫主的故居,这言外之意是否表明了沧岚与天界有些渊源。星昴侧目看了一眼沧岚,却见身旁女子苍白惶恐的神色,是他与沧岚相识以来从未有过的害怕,俊眉微敛,眸光转换看着天帝,似有所思。

  天帝忽觉不对,只好呵呵一笑,缓解这尴尬气氛,随后又补了句,“穹苍仙道,三界为家,沧岚宫主的故居可也在凡间?”

  仙道之人,本就是以三界四海为家,所谓故居,也只不过是曾经的某个落脚处,在场仙家也是能够明白这其中意味了。

  沧岚看着天帝那探索的目光,淡淡垂首。心知他已经知晓自己便是一千年前那梨落谷的小梨妖,虽然未曾见过自己,但从忘川河被天尊带走的那个人,除了沧岚也不会有其他人了。当年沧岚被带离忘川河,第一个知晓的便是天帝,成为水月宫宫主的沧岚,天帝也是早已知晓,以天帝神通,哪怕离恨天,想来也只不过是比九天高出一些而已的另一个世界。

  星昴立在沧岚身侧,冷冽的目光掠过沧岚,总想要从她的眼里看出点什么,但是沧岚把眼睛垂的太低,所以他什么也不能知道。

  而这场宴会,除了方才那一瞬间的尴尬,也都是热闹和融的。任由那些仙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沧岚始终是独自一人坐在旁侧摆弄着手中玉箫,而这玉箫名为九音,看似一件普通玉箫,实则乃是离恨天法器,亦是沧岚最为中意的一件。沧岚思绪在自己的世界里无尽飞扬,偶尔抬眸看了眼场上杯光交错,欢声笑语,心里却是兀自一笑。

  “在下风神族风少月,不知能否有这荣幸听沧岚宫主一曲箫音?”正在沧岚垂眸苦思之时,一道清亮的声音忽然响在耳畔,沧岚收敛心思抬眸看着来人。

  只见来人一身锦衣华服穿的整洁有度,双手抱拳十分有礼,在看那容貌算是中等偏上,一双丹凤眼平添几分魅力,而在他身后跟着的正是方才在外面见到的慕云慕风二人。风少月见沧岚迟迟不答,于是又再次抱拳含笑说道:“不知沧岚宫主能否赏脸?”

  沧岚将玉箫收起,看了眼那风少月,轻轻摇头。

  风少月一愣,没想到沧岚会如此直接的拒绝,遂直接问道:“难道是在下不够这资格听闻沧岚宫主的箫音么?”

  沧岚抬手轻轻拂过玉箫,而那玉箫瞬间消失不见,抬眸看着风少月,沧岚轻声说道:“我不为天界中人吹箫。”

  “啊。”风少月惊讶不已,却还是不死心,眸光转换,忽而又笑道:“在下虽然是天界中人,但同时也是大阿山风神一族风朗上神嫡传亲子,不知这个身份又可否?”

  风神族,与雨神族一样同为天界两大神族,雨神族位于符惕山,而风神族则是位于大阿山,风少月便是现今风神族中仅剩的两位上神风朗之子。

  沧岚莞尔,再次摇摇头,微微起身看着风少月,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是与天界有关,她都不会吹箫。见沧岚如此决绝,风少月显然有些失意,欲再说什么时,却闻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那些个仙子们两眼泛着晶亮的光芒,就连天帝也是一直在看着前方。

  星昴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沧岚身旁,二人淡淡对视了一眼,那目光就像两个陌生人见了面之后彼此又陌生的瞥开,丝毫不像是认识了七百年年。

  在这一刻,沧岚缓缓侧目的那一瞬间,那个熟悉的身影夺走了她所有的视线,一身白衣如雪洁白,敛走了周围所有的光华,如从云雾中缓缓走来的谪仙,飘渺空灵,翩然高雅,这九天之际,竟然成为了那道身影的陪衬。

  来人一身白衣,修长的身姿,俊逸的容颜,眉目温润淡然,鼻梁英挺,薄唇微抿,脸的轮廓完美到让人不敢直视,眸光流转之间,如同一缕轻风拂过,又似一股涓涓清流慢慢淌入心扉。青丝有序的垂下,行走间高雅而又尊贵,这样的人站在这仙家云集的天宫,仍是那般遗世独立,他就像是开在冰雪里的那株雪莲,绽放着他与世无争高贵优雅的美。

  而在其身后跟了另一名男子,蓝色锦衣,虽然他的容颜同样俊秀到美艳,五官如女子一般精致,凤眼迷离,唇红齿白,这样的男子独自放在一处,定然也是人间尤物。但是与前面那个人相比,缺少了他的三分高贵,三分优雅,三分稳重。

  沧岚看着那缓缓走近殿前的男子,那般熟悉的身影,让沧岚不敢置信自己所见到的会是真实,这个人,不正是她念了一千年的澜歌吗?男子路过沧岚身旁时,微微顿下脚步,凤目微敛,却并未回头看沧岚而是直接上前觐见天帝。

  江凝不知何时已到了沧岚星昴身侧,见沧岚这般痴呆模样,竟是兀自笑道,“此人乃长留山白帝少昊坐下第一仙尊,自从少昊尊上在三百年前沉睡之后,长留山的一切便是由澜歌打理,短短几百年,长留山便成了大荒数百灵山最为杰出的一处,天帝对澜歌也是颇为看重。且这澜歌,可是天界第一美男子哦,不仅法力无边,琴棋书画可是丝毫不亚于云邪宫主,在天界,可是极难见到他,若非此次天帝两万大寿,怕是谁也请不来他本尊的。”

  澜歌,还是这个名字。长留山,还是那个让她一生也忘不了的地方。一千年前她只知道他叫澜歌,只知道他是天界仙人,却从不知他竟会在天界有如此名望。

  江凝说着同时亦不断看向沧岚,想来江凝多半是以为沧岚被澜歌美色迷住了。星昴负手立在一侧,那复杂而又冷漠的目光,看得人如同置身寒窟。

  此刻,沧岚已是听不见澜歌与天帝二人在说些什么,脑海空白无一物,看着天帝对澜歌的语气是那般慈祥,众仙家对澜歌投去的目光是如此钦佩,那些个仙子们眼里充满着爱慕与欣喜,九天云彩萦绕着他周身,翩翩白衣显得那般高贵。这眼前一切,竟是刺痛了沧岚双眸。

继续阅读:第8章 相见不相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