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相见不相认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4,792

  澜歌与天帝寒暄几句,说的都是一些贺词敬语,而天帝看澜歌的同时神情也会不自觉的看向沧岚,不过在澜歌眼里,却丝毫没有沧岚的影子,放佛他根本就不认识沧岚此人。

  而跟随澜歌一起来的那人,乃是风神族上神风羽之子风少灵,风羽风朗是现今风神族两位当家上神,其原本是亲兄弟,除了风朗风羽以外,还有一位风神族上神风然,三人同为风神族长老。因为这二人其中一人风羽正在闭关修炼,风朗又要忙于大阿山事物,所以便派了其子风少月前来。

  至于风少灵则是一直居住在长留山,因为其与澜歌关系甚好,所以这次也就随着澜歌一起来了。风然上神则在一千五百年前退隐三界,远离红尘隐居在了大阿山,这一千五百年来,还从未见他出现过。

  风少月见着风少灵也是微微有些惊讶,随后对着身旁慕云说了些什么,那慕云便上前请走了风少灵,随后风少月也跟着出了去,离开之时,那风少月仍不忘再次看了沧岚一眼。

  澜歌与天帝他们二人说着什么,沧岚并未听进耳里,只是定定的看着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男子,眼里盛满哀伤悲痛。

  沧岚曾听澜歌说过,他此生最感激之人,是白帝少昊。最尊敬之人,便是天帝。以往只是知道,却从未见过,但今日望着他对天帝那百般谦逊,唯命是从,才知道自己在他面前是个多么无足轻重之人。

  愈是想此,沧岚心便愈加难受,天帝与澜歌愈加亲切,她的心也就被割得更加难受,许是感觉到身旁星昴与江凝那探索的目光,沧岚只好垂眸实在不忍再看。

  星昴在沧岚身旁,对她的一举一动皆是看在眼里,心中虽然难以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但脸上却依旧淡然无波。毕竟,这并非他想管并且可以管的。

  此时众仙家都是面露喜色,只因那澜歌身份之尊贵,旁人不得不对其心生敬意。身为天帝之子最为器重的人,天界新贵,论其身份,有谁敢不敬?自少昊沉睡之后,白帝宫便是由澜歌打理,并且成为各路仙宫最为杰出的一处,叱咤仙凡两界,洪荒百族,就连当初少昊,也未曾做到这般成就。

  天帝呵呵一笑,面貌详和,看着澜歌缓缓说道,“澜歌,这两位便是离恨天星昴与沧岚两位宫主,你且去见见。”

  “哦?”澜歌微愣,却依然顺着天帝目光看向沧岚与星昴,四目相对,沧岚却觉得眼前之人,是如此陌生。

  沧岚凝眸而望,那是怎样的眼神,期待,绝望,怨恨,交织在一起的眸子,就以这样的目光静静的看着澜歌。心想他此刻该会以何种身份与自己相认,说是故人,还是委身毕恭毕敬尊称一声沧岚尊上。

  可似乎,都错了。

  澜歌慢步走向沧岚,白衣胜雪,如梨花般飘落至她跟前。同样白衣若素,同样倾城绝世,这般模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是有多般配,可谁又知道这二人所经历过的曾经。沧岚努力让自己平静,等待着他的一声称唤,只因这一句,决定了二人此后在彼此面前,永恒的身份。

  修长挺拔的身姿,澜歌一手负于腰后,腰间白玉晶莹,青丝散落双肩,浓眉星目,鼻梁英挺,薄唇微张,轮廓分明的五官无一不是人间绝世。目光如潭幽深而迷离,见沧岚竟是温润一笑,缓缓垂首道了句,“长留山澜歌,见过两位尊上。

  澜歌那温柔而又疏远的语气,让沧岚的心如同被刀刺入一般,眉头再次敛紧三分,眼眸轻颤,心中只想着澜歌当着这般绝情么?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痛苦一千年的男子,那声“尊上”竟是如此悲哀。

  “澜歌公子客气了。”沧岚轻笑回到,虽然这轻轻一笑仿若隔世,让在场诸多人痴迷沉醉,但在星昴与江凝眼里,那却是一种讽刺。再不愿见澜歌那陌生的模样,沧岚瞥开目光,望向殿外,若是不见能让自己好些,她宁可视线中没有他的身影。

  澜歌倒也没说什么,而是又看向星昴与江凝二人,星昴负手而立,神色漠然,更未言语,一旁江凝见着澜歌,二人相视一笑,显然是故交了。

  天帝对此似颇为满意,面向殿前数百仙家颔首微微笑道,“诸位仙家不远万里来为朕贺寿,朕深感于心,今日天界之门大开,诸君可随意参观天界风光,玉露琼浆,美食佳肴,大家皆可不必拘谨,随意便好。”

  听闻天帝此言,殿上众仙家不禁面露喜色,齐齐称拜。天界规矩一向严格,今日天帝说了随意,想必亦是遂了众仙家的意,让大家可以好好玩乐一天。天帝又面向澜歌,“二位宫主难得下界一趟,澜歌就迟些回长留山,在天界陪同二位宫主游玩,如何?”

  沧岚愕然,抬头看向天帝,心中猜测天帝用意,一道红色身影瞬间遮拦住了视线。

  正当沧岚不解他为何如此时,却闻星昴说道,“多谢天帝好意,也正好我二人对天界美景颇为喜爱,所以,就不推却了。”说着,还不望回头看沧岚一眼,微微勾起唇角,眼里尽是一副试探模样,仿佛要将适才所看到的一切弄个明白。须臾,星昴才回首看向澜歌,嘴角牵扯一抹优雅的微笑,“有劳澜歌公子了。”

  沧岚怔怔盯着眼前这个高傲冷漠之人,实不知他心中又在想着什么,当真是希望澜歌陪同玩赏么?可在沧岚心里,只觉得谁都可能有这兴致,唯独他星昴不会。再看向澜歌,他却是笑着点头应允了。见此,沧岚黯然垂下眼眸,心知该来的,终究是躲不过。

  待宴会结束之时,已经不知过了多久,歌舞笙箫,笑语欢声终是停下了。碍于天帝之面,沧岚只好随着澜歌一同游走在天界各处,江凝与他二人本又相识,便也一同去了。一路上沧岚并未有多少言语,走在他三人身后,前面那二白一红着实抢眼,同样修长的身姿,一个是那般清冷,一个那般谦雅,一个又是如此妖冶,这场景,怕是世间任何一人见了,也不得不陶然。

  沧岚未曾注意到星昴时常看向自己的目光,亦或是她眼中唯有澜歌一人罢了。但这一路风景,沧岚倒是真的未看进眼里。

  他三人也聊得极其投契,天南地北,古往今来,都在滔滔不绝的道来。澜歌偶尔也会侧面看沧岚,那目光既深沉又不忍,不过这些自然无人能见到。

  许久,三人走在云端高处一座拱桥上停了下,远方飘渺着的云彩似幻似真,沧岚立在一处,默然而望。

  “天界之美,果然是任何一界也难比拟的。”星昴背负双手,幽幽说着,语气清冷如月,听着也只是言语而非赞叹。

  “哦?”澜歌笑问道,“离恨天位居三十三重天最高一重天,难道景致不美么?”

  “景色怡情。”星昴敛眉淡淡道,“与天界相比,确实不及天界。但有时候看过太多景色,便会觉得什么都失去了色彩。”

  澜歌呵呵一笑,“离恨天乃道界至尊之地,而天尊又位居众界之首,其坐下五行宫各自掌管天地平衡,离恨天上神不老不死不灭,有多少人,穷尽一生,也不能登上那一重离恨天。”澜歌又转身面向星昴,温润笑道,“星昴尊上乃星火宫宫主,修行已有数千年,阅历之深,又怎是常人可及的。”

  星昴漠然看了他一眼,墨黑的眸子并未有太多情绪。在离恨天,星昴一向孤高自傲,除了天尊任谁也不敢不服从于他。而澜歌更是天界骄子,天帝对其恩宠无限,一向喜欢独来独往,看似温润淡然,实则也是个淡漠之人。此前二人虽然有见过面,但是彼此之间并没有太多交集,放佛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为朋友。

  但让人费解的是,二人又为何要遵从天帝之意,一同游玩。

  江凝看着二人那僵持之势,实不知该如何了,眼下愁得直摇手中折扇。只是他的无意一瞥,却将目光散落在满怀心事的沧岚身上。

  “沧岚宫主是有心事?”江凝笑问着沧岚,故意提高了声音,以分散他二人注意力。

  原本陷在沉思之中的沧岚闻言,缓缓回过头看向江凝,又看了星昴他二人,当迎上澜歌那温柔目光时,沧岚恍惚之间,竟觉得自己回到一了千年前,他也是这般凝望着自己,无语相对。

  “没事。”沧岚淡然收回目光,深知那瞬间只是错觉,不禁在心中苦涩一笑。又望向云彩之中,可那心思,总能穿透云层,去到一个遥远的地方。

  江凝又道,“若是宫主喜欢天界,不如就让澜歌陪宫主走走?”不待沧岚说什么,江凝已向星昴说道,“你我也有几百年不见,总得喝酒聚聚罢。”

  星昴俊眉微敛,似有不解,随后又略想了会儿,了然点头应允了,继而斜睨一眼澜歌,虽是淡笑着,但那目光却比冰刀霜剑还冷漠。沧岚看着星昴,秀眉微蹙。这二人之间似乎除了疏离,便在无一丝亲近的可能。

  沧岚清晰看着他与江凝悠然离去的身影,直到那两道身影消失无踪,沧岚才收回目光,澜歌不知何时已立在她身侧,抬眸眺望远方,道不出的高雅谦和。沧岚微微看向他,恰好澜歌也同时看着自己,四目相对,能看见彼此瞳孔里倒影着自己模样。

  泪水,竟在这一刻不争气的落下,眼前这个人是沧岚想了一千年的人啊,为了他沧岚在忘川河里忍受三百年苦痛,那么深爱着的人,为何现在见了,却是如此无动于衷。

  从大殿第一眼见到澜歌,沧岚便在忍着,努力让自己不去看他的脸和眼神,那熟悉的伤,陌生的痛,任是谁也无法云淡风轻的面对。为了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思念,所以她只能用恨来代替。

  只是此刻沧岚却是再也忍不住,这忍了千年的泪与苦,原来等到正真彼此面面相对时,她的心里还是痛苦居多,所谓恨,只不过是自己找了一个思念他的理由。

  澜歌一直默默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眼里少了方才的笑意温雅,而是那般踌躇不忍,瞥开目光看向天际,再回首时,依然温雅,看着沧岚眉间,“沧岚宫主,你怎么了?”

  “沧岚宫主?”沧岚已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在哭还是在说话,那一句句温润有礼的称呼,将他们之间的牵绊一次又一次的拉远。沧岚凝眸看着澜歌,早已将那些准备了千年的重逢话语忘在某处,明明有千万心事想要问起想要知道,可嘴里却只能问着,“为什么?”

  “宫主,澜歌不明白宫主所问何事?”澜歌还是那样疏离的问着,似乎根本不能理解眼前的女子为何如此哀怨,但眉头却皱得愈加紧了。

  沧岚抬眸凝望着澜歌,“梨落谷那些人的生命,我的情意,你的誓言,真就如此微不足道吗?”最后几个字,说的歇斯底里。

  沧岚幻想过千万种他的回答,只是从未想过今日,澜歌竟是如此绝情的站在这里,淡淡的表情,淡淡的语气。

  听得沧岚所问,澜歌蓦然变得严肃冷漠,侧面微微挺身,负手而立冷冷说道,“沧岚宫主请自重。”

  “自重?”沧岚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脑海一片空白,看澜歌的眼神是那般绝望痛苦,这个人,她千辛万苦的等着他念着他,到最后自己竟然成了一个轻浮之人,那得是有多讽刺。沧岚抬眸望着澜歌,心中痛苦全化作一声苦笑,“澜歌,你当真不记得了么?”

  澜歌眉头微微敛起,眼中闪过那么一丝不忍,只是当他再看向沧岚时,仍是那般决绝,“沧岚宫主,澜歌一直在长留山少昊座下修炼,也是极少离开的,更是不曾认识宫主。所以方才宫主所言,澜歌一时口快,才会出此一言,请原谅澜歌失礼。”

  沧岚看着澜歌委身拜礼,面色诚恳,那摸样似真的不曾认识过自己一般,沧岚也想自己认错了人,可眼前这男子明明是澜歌,心中念了千百次也恨了千百次的男子,又怎会认错。

  澜歌敛眉看向沧岚,那淡然的眼神,像似要探看沧岚心事一般。沧岚淡淡侧过身子,抬眸看向远方,任由泪水噙满着眼眶。那九天云彩愈发的美丽虚幻,可是却也灼伤了眼。

  “也许,真的是我认错人了。”沧岚一字一字低喃着,这一刻,她的心真的死了,当一段回忆变成一个人的执着,才会发现那些什么思念都是错,沧岚原本以为澜歌至少该会自责,可是如今,澜歌根本就不记得她,这样的人,当真还有意义去留恋么?

  凝起真气,一挥衣袖,信手挥来一团云彩,便要离去。岚想回头看身后那人,却终究没有回头的理由,此刻她的心就如同千丝万缕一般凌乱,需要让自己好好清静下来将一切理清。

  正在沧岚准备踏上云彩之时,忽闻身后那人深深说道,“今日之事,澜歌会永远忘记。”

  言下之意,倒是沧岚方才之举,是见不得人了。沧岚苦涩一笑,心中只问,澜歌,你到底是有多绝情,才可以如此残忍的负我一次又一次。到最后,我还得感谢你的成全么。

  沧岚此时心头已如巨石压负,再多言语,道出来也只是苍白可怜的字语,与其如此,倒不如就此作罢。微微回首,淡淡道了句,“沧岚亦会马上忘记。”说罢,纤影轻舞,踏上云彩,驾云而去。

  澜歌皱眉望着那渐渐远出的白衣身影,直到消失不见,最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继续阅读:第9章 仙人皆薄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