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待见的人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301

  离恨天没有黑夜,只因它原本就无白昼,昏暗天际低沉沉的,如同那凡间要下暴雨前一般。

  水月宫内,依如往日那般安静。沧岚喜静,加上她性子很是冷清的缘故,宫里丫头们都不敢大声喧闹,而在离恨天也一向都是这样严谨肃穆的。就算性格温雅的云邪,在天木宫的人也不敢造次,更莫说其他宫了。

  宫内有座月华亭,却是悬于后院半空的。站在月华亭,待月出中天之时,是可以望见那月亮光华,故称月华亭。而整个离恨天,也唯有水月宫离月最近。

  一袭白衣胜雪,身姿清丽,沧岚凝望着那皎洁月色透过天际漫散开来,虽是隐约可见,却依旧让人忍不住守着那点点月色。

  “千百年明月依旧,人却早已、渡了几个轮回。”垂眸看着离恨天遥无边际的暗沉,不觉神色凄凉,自那日救了寒辰之后,沧岚便一直留在水月宫里未曾出去,偶尔也只是独自去那梨园走走。抬眸看着那皎洁月色,沧岚心中念想万千。

  “一千年前,我曾叹那世间女子为何因情而生而死,更是不解她们为何要如此傻,为一个男子放弃自己,值得么。可如今才知,原来爱一个人真的没有值不值得,爱了便是爱了,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可,你终究负了我的情。一千年了,为何总是忘不掉。”

  思此,沧岚不禁苦涩一笑。一千年了,盼了千年的重逢。千年后的你,该以怎样的姿态来与我相认?

  “宫主,小颜求见。”忽然传来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

  沧岚收回心思回过身来俯看地下,果然看见那抹黄色身影正默默立在那里,听那声音倒没有太多悲伤。

  旋即只见人已飞身下了月华亭稳稳落在小颜身前,臂间云纱飞舞不停,就连胸前低垂的青丝也似开始喜欢有风时的无忧淡然。

  “有事?”沧岚问着小颜,再看她额头,似被人医治过的模样,上面现在只有一点隐隐红痕。

  小颜原本低垂着头,被沧岚这一问,抬起头时双眸已衾满泪水。她长得本就娇小灵气,那般泪水盈盈的模样,真叫人怜惜。一向习惯漠然待人的沧岚实在看不过,唯有侧过身子冷声说道:“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有什么事快些说罢。”

  身后小颜抽泣了几声,须臾,只听一声微响,小颜哭道:“谢谢您,谢谢您救了寒辰哥哥。”

  沧岚猜想她也是为此事而来,若是以往,她又怎会来见自己。淡然回过身,小颜此时已跪在地上,抬着脸望着沧岚,那眸中尽是感激。

  “你不也已经负出代价了么?”沧岚看着她额上伤口说道:“为一个男子,这样做,值么?”

  “嗯。”小颜丝毫未有犹豫,点头肯定答道:“为他,小颜做什么都愿意。”

  听罢,沧岚沉默了瞬,竟是兀自一笑,“起来罢。”

  小颜垂首犹豫了会儿,想了想,这才起了身来,站在那里显得极其不安。

  “怕我?”沧岚忽然淡淡问道。在离恨天,她与星昴是同样让人畏惧的,一半是因为那身份,另一半则是因为那不喜言语,安静清冷的性子。

  小颜听了沧岚的问话,却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倒是委屈的样子。沧岚看在眼里,又道:“想说什么便说,不需忍着。”

  “宫主,小颜真的可以说么?”

  沧岚轻轻“嗯”了声。

  小颜沉思了片刻,随后深深吸了口气,倒是在给自己鼓励。这才看着沧岚认真说道:“宫主,这几日小颜一直在想能如何报答宫主,又见宫主极少出宫,今日终是鼓足勇气,来向宫主请示。小颜原本是西海岛上的一只鸾鸟,所以真身也只是一只鸟儿罢了,小颜能否削出神籍,将自己回还真身,做为宫主坐骑?以报宫主救寒辰哥哥的恩情。”

  沧岚很诧异,竟未想到她竟会说这个。她现在已成人形,若是削去神籍回还真身那也不过是只比一般鸾鸟有灵气而已,几千年修为就这么白白没了么?

  “为了一个男子,你负出的已经够了。若真想报答我,就好好修炼,替我守护好水月宫,隔日我要离开离恨天,你只管莫让宫内其他人触犯天规,我不想待我回来时,听晓宫内有谁出了事。”

  沧岚冷冷说着,小颜看着她也不敢说话。以自己原本猜想,宫主应当会欣然接受,却没想到会被如此冷漠拒绝,一时间也是捉摸不透。

  沧岚最后看了她一眼,回首便走往自己寝宫。这叫小颜的女子,她的负出兴许是她所能做到的全部,但与沧岚而言,却并不需要。

  待到第二日,沧岚将一些事交待给宫里丫头便离开了水月宫前往神殿,小颜虽然一心想要随着沧岚,但沧岚却并未答应。待沧岚到神殿之时,星昴早已到了许久。

  沧岚落在星昴身前,白衣清丽,红衣妖娆,看着甚是显眼。星昴看沧岚的眼神甚是冷淡,俊逸的脸庞,五官轮廓分明,凤目中总是透着冷冽的眼神。淡淡看了沧岚一眼,举眉看着远方,“沧岚宫主可又是睡过头了?”

  沧岚也未看他,目光无意落在他手中托着的玉石上,那玉石呈正行,大小不过四寸左右,浑身嫩白透亮:“这便是天尊送给天帝的寿礼么?”

  星昴幽幽看了沧岚一眼,这才转眸看着手中玉石,“是,不过并非这玉石,而是这玉石中间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方才侍童并未告知,这世间为唯有天尊与天帝二人才能打开这玉石。想来,也定是神物了。”

  沧岚闻言,抬眸轻轻看了星昴一眼,又望着离恨天天木宫方向,却只能见着一片昏暗,任谁也知晓沧岚所盼何人,不过那道白衣身影,今日倒是不会来了。想来也是,昔日闭关修炼一别好些年都未曾不舍过,又何况这仅仅数日。虽思此,离恨天云邪被沧岚看作唯一的亲人,今日不见他,心中仍有失落。

  一旁星昴见到沧岚望着天木宫方向久久不曾回神,心中已然知道她所望何人,微微皱眉,收起玉石便侧身向前走去,动作冷酷潇洒。沧岚等了许久,却依然不见那个人影的出现,淡淡垂眸,便随了上去。

  这一路身后星昴极其安静,二人未曾有任何言语,彼此更没有话可道与对方听。相识七百年,沧岚与星昴一直是各不相干,平时也是难得相见,纵然见了面,也是水火不容。

  行了许久,终是到了离恨天天门,抬眸望去,只见前方巨石之上,立着两名人身兽头模样的侍卫,这二人便是一直把守着天门。在他两之间,是一层流转不停的波光,那也是离恨天唯一通往其它天界的路口。

  那二者看见沧岚与星昴,参拜一礼,其中一人道:“星昴尊上,沧岚尊上,神殿已经通知属下在此等侯二位,并且打开天门恭送二位尊上下界。”

  星昴此时已站在沧岚身侧,听得那人说话,也只淡淡嗯了声。

  那二人双双道了句遵命,又同时转身面向天门,口中念着些什么倒也是听不清楚,待那波光停止浮动时,只听二人同时一声“开”,一束白光骤然刺近眼眸,沧岚与星昴皆是侧面避开了那白光,沧岚看着自己身后,那是倒影在地的影子,那白光从天门投射开来,将原本昏暗的离恨天映亮了许远,仿佛在这黑暗之中,一抹阳光的救赎。

  “二位尊上,天门已经打开。”

  星昴淡淡垂首,虽然未有只言片语,但那淡漠冷冽的眼神,却让人不敢再多说一字。

  沧岚呆呆看着身后光芒竟是失了神,一千年,已有一千年未曾见过阳光了。那感觉就如同一个鬼魂见了光一般。

  倒也忘了,沧岚曾经便是一缕鬼魂。

  星昴刚迈出一步,却是感觉到身后女子有些不对,回首见沧岚仍是失神的模样,竟也未说什么,一把将沧岚推出了天门,那动作尤其霸道。沧岚原本心神已不知飘至何处,被他这一动作差点吓的三魂出窍,若非沧岚极力稳住身形,整个人怕是要落下界了。

  出于本能,沧岚拈过一团白云落至上面,待回过神来时,抬头看着那碧蓝天空,雪白云层,以及那横跨天际的七色彩桥,缕缕清风扑面而来,整个人便如同那白云自在飘逸。

  “在鬼界沧岚宫主可曾见过这般蔚蓝的天空?”星昴不知何时已立在沧岚身旁,见沧岚这般痴迷,又以那冷清的语气将这蓝天渲染的极其冷漠。

  闻言,沧岚这才清醒过来,这蓝天,自己又何尝不曾见过,只是却不是在鬼界。回首望着星昴,也仅能看见侧面。只是随着那阳光斜射而来时映现的轮廓,沧岚竟是第一次觉得星昴也是个高雅的男子。乌黑发丝散落肩上,额上几缕随风乱舞,一身红衣平添几分冷冽。那淡漠神情,更让人直觉得是高处不胜寒。想起平日他的严肃与漠然,沧岚只觉得他纵然有再俊逸的面貌,也只是个冷血无情之人。

  星昴无意瞥着沧岚,见她看自己看得仔细入神,不禁冷笑道:“看上本宫了?”

  沧岚登时只想把他拧成一团然后变成白云踏在地上,“本宫倒是看上谁也不会看上你。”最后冷冷看他一眼,驾云而去。

继续阅读:第6章 漫步九重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