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漫步九重天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453

  天界之美,确是这苍穹之中哪里也比不上的。看那仙山瑶池,彩云飞鹤,随手拨开浮云还能见着人间万物,这世间又是哪里能比拟?

  纵然离恨天位居三十三重天之上,但那里确是百般冷清,又怎如这仙界,神仙逍遥自在,又有仙丹琼浆美酒相伴,仙子个个美艳如花,世间任何一人也都是愿意呆在仙界的。

  星昴看着这些景致却并未显得上心,长身玉立,凤目淡漠看着前方,脚下轻风推动云层,翩翩红衣随风轻舞,纵然有人想要结识他,都被他浑身所散发的气质拒之千里,放佛他本身就是一座谁也融不化的寒冰。

  而那前方层层云雾之中,时而飞出一抹人影,亦或那远处金光闪烁间,天界仙人驾车而过,沧岚只猜想这些仙人应当也是来为天帝贺寿罢。

  正想着,星昴忽然侧面看了一眼身旁女子,随后低眉看了沧岚身上白衣一眼,俊眉冷敛,“在离恨天,就属你和云邪喜白衣,怎知这仙界中人也都喜欢白衣。”

  沧岚看了星昴一眼,亦看了一眼那过路仙人,确实如他所言,诸多身着白衣的仙子翩翩而过,甚是美丽。沧岚转眸看着淡淡问道,“怎么?”

  星昴抬头看向前方云彩,略一思索,冷清回道,“没怎么。”说罢,一挥衣袖径直往天宫方向飞去。

  沧岚低垂娥眉,也未再多想,星昴不愿说她自然也不会问,只好跟在星昴身后。下一刻,不知为何那星昴忽然顿下脚步,负手而立,眉头微敛,双目冷冷的盯着前方。

  沧岚顺着星昴所看的方向望去,只见迎面飞来三道身影,看那星昴也是充满傲慢与不屑。三人来到沧岚二人跟前,那三人其中一位身高面瘦的男子上下端倪着星昴,十分不屑的说都,“哟,我就说这人怎么眼熟,原来是千夜师弟。”

  千夜?千夜是谁?沧岚在心中问道,抬头看向星昴,千夜是星昴么?

  星昴看着那男子,眼神中有三分疑惑七分愠怒。漆黑的眼眸,如无底深渊,眼神逐渐冷漠。那瘦高男子见此竟吓得倒退半步,瞳孔紧缩,原本意气风发的模样瞬间显得极其恐慌。身旁另一名身着蓝衣的中年男子定了定心神,上前一步直视星昴,他的模样倒算是清秀,只是却仍给人一种雍容之感。

  蓝衣男子抬手掩唇低声咳嗽了几声,以掩饰方才尴尬,厉声对着身旁那男子喝道,“千夜师弟早在一千五百年前被逐出三界,又被风然上神打入轮回之道,怎会在天界。”男子又看着星昴,拱手笑说道,“实在抱歉,因为仙尊长得很像在下的一位故人,师弟故才由此一言。若冒犯了仙尊,还请仙尊见谅。。”

  沧岚侧面看星昴,星昴此时似乎已平息了怒意,神色要缓和许多,但那冰冷的眼神依旧觉得疏离。看着那三人,嘴角淡淡勾起一抹讥诮,“过了一千五百年都还记得故人容貌,两位记性可真好啊。”低沉的声音极其冷漠,听得人不寒而栗。

  那二人闻言,兀自相视一眼,颇感惊讶,但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尴尬的低垂下头。

  恰在此时,不远处一道金光闪烁,随着亦落下一只全身散着金光的飞兽,那飞兽身子如豹,却张着一双翅膀,眼睛通红,比方才星昴生气时的眼睛还红。

  从那飞兽上稳稳飘下一抹玄衣身影,手摇金扇,全身衣冠华丽,腰悬白玉,那容貌也是极其俊逸的,眉目之间透着无限淡雅与高贵,像他这般,才真正像个仙人。

  那人行到沧岚与星昴面前,轻摇折扇,温润淡然,看沧岚时淡淡一笑,极其温和,随后才将目光移向星昴。

  那三人见着玄衣男子,是又惊又喜,三人齐齐施礼道,“风神族子弟慕云慕风见过江凝上神。”

  那被唤作江凝的挥了挥手,示意他三人起身,随后又看向星昴,笑道:“星昴宫主,你我可有七百年不见,不知在离恨天过得可好?”

  “什么?离恨天?”方才还对星昴身份有些惊疑的那二人瞬间一愣,身子慢慢地颤抖着,一脸惊慌与害怕。

  星昴将那二人看在眼里,余光瞥过一抹冷笑,这才看向江凝,“离恨天日子清冷,除了掌管星火宫炼炼丹药,也没什么事了,哪能比江凝上神,在符惕山上美景风雨伴着,逍遥自在。”

  符惕山江凝,乃现今大荒百族之中,仅剩的神族雨神一族之上神,与风神一族共为天界两大神族,江凝现在掌管着雨神一族,亦是仙凡两界各族敬畏的上神,修行近万年,其资历在天界也是受人尊崇而敬重。

  雨神一族早已退出洪荒之争,仅剩的能人也为数不多,故闲居符惕山,极少参与各族争端之中。江凝此人性情散漫,极少离开符惕山,想来此次天帝大寿,应当也是宴请了不少人,江凝会识得星昴,也是因为一千年前星昴离开离恨天来到仙界之时,与江凝相识,感情虽不算极好,却也还算担得起朋友二字,后又数次下界,均与江凝有些交往。

  那江凝又道,“既然星昴宫主你好不容易下界一趟,不如待宴会结束后去我符惕山住上几年。”

  星昴敛眉,“此次下界还有事在身,要喝酒,你还是等云邪下来再说吧。”

  闻言,江凝摇头无奈叹道,“自从六百多年前那一盘棋他赢了我一坛桃梦,云邪尊上已有好些年不曾来天界了,依我看,他定是要等我酿好下一坛酒才会来了。”

  星昴但笑不语,沧岚在一旁倒不自在,也独自想道,这人便是江凝么,那个与云邪在天界相交甚好的天界上神?再看那三人,此刻在那里局促不安的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显得及其尴尬。

  “想必这位仙子,便是水月宫宫主沧岚宫主了吧。”江凝见沧岚在一旁垂眸苦思,遂轻声问道,随着收起折扇拜了一礼。“符惕山江凝见过尊上。”

  沧岚轻轻点头,欠身回礼。她曾听云邪提起过江凝这人,只听说也是一个三界能人。尤其酿的一手好酒,天界诸多仙家都喜欢去向他讨酒喝,与云邪星昴二人也是数年好友。

  江凝见此,呵呵一笑,摇开扇子又道,“离恨天果然是集三界能人为一处的神界之地,玉穹仙姑艳冠三界,南玄尊上道行高深,云邪宫主又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天帝也曾败与他手中,又闻沧岚宫主是天地三十三重天少有的美人儿,且资质奇高,今日得见,实乃江凝幸也。”

  沧岚看了那江凝一眼,回以礼貌性的一笑,“仙尊过奖了。”

  星昴再看了那三人一眼,见他们那般惶恐,眼中闪过一抹困惑,眸光转换,对江凝说道,“时辰也不早了,先去天宫吧。”

  江凝点头应允,再看了沧岚一眼,示意一同。沧岚又看了那三人,这才随同他二人一起。一路上他二人聊得甚是欢,沧岚只默默走着,观赏着仙境美景,但目光总在那过往仙人中寻找着什么。江凝的飞兽跟在身后,亦是徒步走着,时不时发出一声低吟,保护着它的主人。

  ————

  三人一起走了许久,也观赏了一路风光,随着进入一道雕龙石门,一座横跨前方,由白玉石铺成的路延伸至前方云层之中,石路两边仍是团团白云拥簇,而顺着石路看去,前方一座泛金宫殿隐隐若现。

  悬空宝殿,彩云仙桥,琼台楼宇,仙山瑶池。看着眼前景色,沧岚才能体会为何在凡间之时,会有那么多妖或人想要修炼成仙。

  不老不死,逍遥自在,一生无忧,谁又不想呢?远离红尘,与世无争,这不是人活着最想要的境界么?至于沧岚心中的那个人,此刻她竟有些能理解他了,他本是仙人,过惯了逍遥悠闲生活,又怎会为自己而舍弃。这一切,终究只不过是有心人陷得太深,太当真罢了。

  因为坐骑不能进入天宫,江凝的飞兽只能留在石门之外,为了怕它乱闯惹祸,江凝又施法将它定住。这才跟着一起走向天宫,那个世间最神圣之地。

  愈是迈向天宫,沧岚的心就如同海水澎湃难以平静,这些景致愈发美丽那些仙家愈加逍遥沧岚的心就愈加悲痛。可是低垂的眼帘遮盖了她所有心事,一旁星昴总会留意看沧岚,沧岚也只作不知。

  走过石桥尽头,就是台阶,再步过台阶,所望见的便是天宫广场。数十根擎天大柱似顶着天空一般前后相排而列,每根柱下皆站立了一名天兵。此时场上已有许多仙家,谈笑说话极其热闹。而那天宫便是座落于广场正前方,远远看去尤其宏伟,四面金龙坐镇各方,一派气势比那神殿更加壮丽。

  这一路仙家众多,江凝也时常与他人打招呼,星昴识得的人倒也不少,倒是沧岚却显得孤独了,虽然她不想看这些过往的仙家,但目光却不自觉地想要在这里寻找一个人的身影。

  那头江凝似见到一位故人,与星昴寒暄两句便离开了。

  这才送走江凝,星昴回首恰见沧岚在过往人群中看着什么,寻觅盼望的目光,倒像是在寻人。星昴略看了这周围一眼,所见也不过是过往的仙家,虽有不少人眼神在沧岚身上流连,但并不像是熟人的摸样。

  不过沧岚似乎失望了,这过往仙家中并没有她要找的那个人。无声一笑,以掩心中怅然,在再抬眸时,星昴已经站在了自己跟前。

  “看样子,沧岚宫主似乎在寻找什么?故人?朋友?”

  兴许是觉得没有回答的必要,她只是默默看了他一眼,只是见着他那探索而阴鸷的眸子,却又不安的收回目光径直走进天宫。身后是那人一声冷笑,却也随着跟了来。

继续阅读:第7章 故居在何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