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动之以情理
末之未央2018-04-03 16:283,772

  沧岚独自回到水月宫,刚落至宫门前,一道黄衣身影便突然向她跑去。待沧岚身子站稳,宫女小颜神色慌张的跪在沧岚面前,还一边惶恐的喊道:“宫主求您救救寒辰哥哥,求您救救他。”

  小颜是水月宫婢女,刚飞升不久,被法刑师分配进了水月宫,沧岚见她单纯善良,悟性又极好,便留下了她。只是平日里沧岚忙着自己的事也没怎么管教,只叫人将离恨天的规矩向她说了,让她自己多多注意便可。

  小颜匍匐在沧岚跟前,断断续续抽泣着,想哭又不敢哭。沧岚摆了摆云袖,示意她起来说话,但这丫头却愈发的缩成一团,低垂着头似受了极大委屈。

  “有事先起来说话,这般模样跪在宫前,成何体统。”见她如此模样,沧岚只想她是做错什么事了,因为害怕自己责罚故才如此惶恐。

  小颜听着沧岚那淡漠的语气,身子僵了会儿,半晌,才边哭边起了身子来,却始终不敢看沧岚眼睛。

  “说吧,做错什么事了?”沧岚缓和语气问着。

  小颜轻轻抽泣了声,亦抬起衣袖拭去脸颊泪水,垂首凝噎说着,“回…回宫主,小颜并未做错什么,只是…和小颜一同飞升的寒辰,因为触犯了离恨天规法,已被刑法师带去了轮回台,要将他打入凡间,永世为妖。”说罢,泪水已如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滑落,那模样,尤其惹人怜爱。

  轮回台乃离恨天刑法之地,凡是触犯离恨天天规之人,无论是谁,都将被刑法师捉去轮回台,抽走仙骨,打入凡间,永世为妖,并且永远不得修炼。

  “你那朋友所犯何罪?”

  只闻小颜支吾道,“他……他偷了星火宫星昴尊上的仙丹,被星火宫管事碰见,所以…所以便被刑法师带走了。”说着,小颜又一把抓住沧岚衣袖,乞求道:“宫主,小颜求求您,求您救救他吧,我们修炼数千年,好不容易飞升成仙,求的也只是长生不死而已,但若他真的被处死并且永世为妖,那这数千年的付出就再也不值了,宫主,小颜求您了,求您救救他。只要宫主您救他,小颜什么都愿意。”

  沧岚还未说什么,但见小颜又一次跪倒在地,一边说着乞求的话,一边不断的磕头,没几下那额头便已成了通红,场面着实令人感伤。沧岚蹙眉看着地上女子,心中不由得一酸,想那叫寒辰的定是小颜的心上人了,若不然,小颜又怎会如此不顾一切的相求?在水月宫亦或离恨天,谁也知道沧岚这冷漠的性子,宫里人见了都是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又怎会有小颜这样不怕自己生气责罚,反而来拼死求救。但是,那个偷丹之人若是在其他宫里倒还可以通融,却刚好落在星昴手中,沧岚与星昴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他又怎会答应?况且离恨天天规甚严,纵然星昴不追究,刑法师更不可能放过他。

  地上女子依然不断磕头祈求着,“宫主求求您,求求您救救他…”

  见她如此,沧岚实在不忍心,抬手一挥衣袖,带着一股真气将她从地上推倒,若是让她这样磕下去,那个人未死,她就先去了。冷冷看了她一眼,侧过身子淡然道:“他触犯离恨天规法,也是咎由自取,既然知晓今天来之不易,又何必去偷那丹药?你快些起来,回宫内将伤口处理好,我只当方才之事未曾发生。”

  小颜却并不死心,泪水与额头血液相融,流满了整个脸庞,听着沧岚说的话大概也是不愿救的意思,原本还充满一丝希望的眼睛瞬间黯淡下来,低垂着头看着地上,兀自苦笑道,“既然他活不成了,小颜在这离恨天也没了意思,倒不如随他一起去了,做了妖怪,至少还能生生世世相伴左右,也不用枯守千年的好。”

  沧岚听着心头更是一紧,这个女子的痴绝,自己又何尝不是?回过身看向她,却见小颜手中不知何时已幻化出一把短剑,看那阵势,倒是要殉情。

  千钧一发之际,被沧岚一道流光阻挡,短剑脱落在地,瞬间消失无形。那双眼眸绝望的看着沧岚,哭声喊道:“小颜修炼,只为能不管到了何处都能伴在他的身旁,既然他要死,宫主何不让小颜陪他一起死。”

  她这样至情至性的女子,七百年来在离恨天却是第一回遇见,那绝望的双眸,无助的泪水,似牵住沧岚心底某处的一根弦,竟让她在毫无思考的情况下,转身飞往轮回台,那般决绝,那般冲动。

  离开水月宫时沧岚才发觉自己的冲动,为了一个婢女而去触犯天规,还是沧岚么?但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不去又不可能了,若不然,又如何面对小颜。

  沧岚一路飞的极快,生怕来不及赶到轮回台,若是救不了他,这世间岂不又多了一个怨情的女子。

  飞了许久,遥望远处,那微红的天际之下便起轮回台了,行刑之时,刑法师会打开轮回之门,再将罪者仙骨抽去,并且锁住修为,永世不得开启,那红光展现,定是轮回之门打开了,皆下来也不知是在抽骨还是锁住修为。沧岚只愿能救他一命,保他还可重新投胎,做个平凡人类。沧岚施展法力,落至轮回台上,身旁紧随的灵力将轮回台上其他将士震倒在地,除了那刑法师与一个全身上下皆被铁链束缚的男子还稳稳站着,看着那男子,沧岚只想那人也定是小颜所说的寒辰了。

  那寒辰被捆绑在了轮回琉璃石刻剑上,此时的他面色惨白,全身虚软,看沧岚的目光既有欣喜更有绝望。见着这般复杂的眼神,沧岚脑海之中不断浮现自己在忘川河时场景,也是那样绝望,每次望见有人路过忘川河时,也是这样的望着那人,以为是他来救自己,可终究只是失望。

  沧岚看了寒辰一眼,又将目光移向那刑法师。刑法师本想动来者动手,但见是沧岚,立马拱手行礼道:“见过尊上。”只是那微微颤抖的手,却不知他是因为杀人害怕,还是见了沧岚而害怕。

  沧岚瞥过目光也未说话,依然看向寒辰。只是细细一看,此人眉清目秀,一股子书生气,却难以想像他会去偷取丹药,并且还是星昴的丹药。回身看那刑法师,道:“他是为何要被处死?”“

  “回禀尊上,此人乃星火宫的人,因为偷取星昴宫主的丹药而触犯天规,故才被处死。”那刑法师颤栗着声音说着,一直不敢抬头。

  “将他抽去仙骨便可,锁住修为就不需要了。”轻柔的声音,让在场所有人微微一愣。抽去仙骨,他也只是此生不能再成仙成神,留着修为待来世还可重新修炼。如此,也就不需永世为妖了。沧岚看着刑法师,又道:“至于后果,我会承担。”

  那刑法师显然愣住了,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看看沧岚,又看看寒辰,支吾半天不曾说出话来。寒辰原本低着的头也抬起来看着沧岚,那虚弱的身子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此时天际红光已经渐渐转弱,意味着那轮回之门快要合上,沧岚看着那刑法师,见他始终犹豫着,只好漠然道,“既然你不愿,那我亲自来。”说着,夺走刑法师手中那柄法剑,斩断了束缚在寒辰身上的铁链,并且一掌将他击下了轮回台,这一动作极快,刑法师根本无从拦阻,况且他也不敢拦。

  待那轮回之门合上,天际已经没了那红光,继而又是一片昏暗。刑法师愕然看着沧岚道:“沧岚尊上,这可是触犯天规的。”

  仅仅是触犯天规么?若是星昴知道沧岚救了他宫内犯人,恐怕对自己更是厌恨了。但想到几百年千年后,那男子还能修炼成仙,他们二人应当还能重逢,如此,小颜也是愿意等的了。想至此,沧岚竟然微微一笑,连自己也未发觉自己真的笑了。七百年来,第一次触犯天规,却也是第一次笑。

  刑法师看着沧岚久久回不了神,心中大抵是在想着,今日的沧岚尊上真的没问题吗?

  想来也是,在离恨天又有几人敢如此违反天规呢。沧岚在心中暗自一笑,冰冷无情的离恨天,根本不需要善良。

  “我会向天尊请罪。”沧岚向那名刑法师说了句,便飞起身子,离开了轮回台,徒留身后那些人暗自叹息。

  沧岚这一路心中喜忧参半,至于为何而喜,却也道不出个所以然,但忧的是天尊若是知晓此事,定不会轻饶了自己,依照离恨天规矩,五宫宫主若是触犯天规,定会接受那烈火焚身一刑,烧他个双七四十九天,定叫人魂飞魄散。只是,却也还有一刑,到魔界收了一百个魔头魂魄,便是那带罪立功。可那魔界大魔头的魂魄,又怎是轻易便能收服的,修为不够,怕是死的比烈火焚身还惨烈。

  想到这些,沧岚不禁在心中凄然一笑,转身飞往神殿,去天尊那里领罪,纵然方才之事并未有人通报天尊,但在这离恨天,又怎会有他天尊不的事呢?心中又想天尊即将沉睡,在此之前还弄了些麻烦,也不知天尊会何等生气。

  回到神殿的地方,眼前依然看不见任何天神的影子,沧岚在此呆着,天尊亦是迟早都会召见的。过了许久,那波光流转之中,缓缓行出一名童子,沧岚见是天尊坐下侍童,心想定是天尊发话要处罚自己了。

  那童子行到沧岚跟前,恭谨拜了一礼,这才抬头看着沧岚,一双眼睛清澈如水,“沧岚姑姑,天尊说在大荒西海之端,有一件盘古时期留下的神器天元盘,让沧岚姑姑回离恨天时将其带回,便是抵了今日之事。”

  侍童所说之物,沧岚未曾听过,只知大荒数百里内奇山之中,有许多上古洪荒之时留下的诸多神物掩埋至此,那其中任何一物都有神奇之能,诸如神丹,神器之类更是繁多。但也听闻那每件神物皆有一头灵兽守着,那些神兽都是从洪荒之时存活下来至今,要想打败神兽取得宝物,实在难矣。至于天尊所说的天元盘,怕也只有下界之后,才能知晓究竟是何物。又看那侍童,问道:“天尊可还有说什么?”

  侍童皱起眉头略想了会儿,这才摇头认真说道:“天尊只说了那几句,其它并未说什么。”说罢,那侍童又向沧岚拜了一礼,回身走进了波光之中,随着他消失,那波光亦不再浮动,幻成旋涡渐渐缩小,直到最后什么也看不见。

  沧岚立在原地,竟是轻轻松了口气,虽不知那天元盘是何物,但心中也无什么可担忧的,一切,待到了天界在做打算,况且,天界还有一个,她想见又不愿见的男子。

继续阅读:第4章 棋局乱心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