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棋局乱心神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1,902

  “你又输了。”淡然儒雅的语气,从那张薄唇中缓缓吐出。云邪放下手中最后一枚白子,看着眼前之人幽幽说道。

  一身红衣鲜艳,俊逸妖冶的容颜,凤目微敛,星昴看着棋盘上黑白相间的棋子,不禁微微皱起眉头,“你就不能谦虚一回?”

  “若我谦虚了,输的可就是我了。”云邪淡笑着说道,随着衣袖一挥,棋盘上的棋子又自行分成黑白色,各自回了瓮中。

  星昴将手探进翁中拈出一枚黑子,看着那方方行行的棋盘,竟又极不耐烦的将棋子仍在了棋盘上,瞥过目光冷冷道,“无趣,不下了。”

  云邪微微有些惊讶,但看着星昴那苦恼神色,却也只是微微摇头,将那黑子拾起放回翁中,轻声问道,“看你如此烦躁,莫不成是为了十日后去往天界一事?”

  “此事?”星昴微微一愣,但随后缓了缓神色,眸光转换,“不知为何,就是心情莫名不快,总觉得此次下界,会有些扰人之事,却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

  “哦?”云邪疑惑不解,“你以往又不是没去过天界,倒也见你乐意的很,怎么今日会……”说到此,云邪突然思索了片刻,敛眉问着星昴,“当真如此不愿意和沧岚一同去?”

  “她?”星昴意味深长的看了云邪一眼,“云邪宫主觉得本宫会因为沧岚而乱了心事么?”

  云邪眉宇微敛,沧岚与星昴之间的关系他自是明了,夹在二人之间他也是及其为难,这次天尊突然派他两一同前往天界,不知又要生出一些什么事来。思此,继而问道,“不是沧岚,那是为何?”

  星昴端起桌上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那茶味道清香至极,喝着也是让人心里舒畅的。捋着耳下青丝,举手投足道不尽的优雅淡漠,“应当是自寻烦恼吧,有些事,总是莫名其妙,不是么?”

  云邪微愣,忽而笑道,“莫名其妙的事终究是有理由的,你又何须烦恼。”

  星昴淡淡勾起嘴角,睨着眼前那人,“云邪宫主倒是言之有理。”

  闻此言,云邪无奈摇头,起身立在棋盘侧,抬眼看着眼前那灰暗天际,似在思索着什么。星昴坐在原处,斜睨着云邪,实不知他为何突然变得沉思了。

  “可否答应我一件事?”认真凝重的语气,云邪立在一旁淡淡说着。

  星昴眉头一皱,起身立在云邪旁边,背负双手,饶有兴致的说道,“难得,云邪宫主竟然也会有求人的时候。”

  云邪仍然看着遥远天际,“那也是因为所求之人值得。”

  星昴眸中露出一丝淡淡笑意,“有事尚且说来听听。”

  云邪沉默半晌,须臾,才一字一句的说道,“无论如何,一定要把沧岚带回离恨天,哪怕用最极端的方式。”最后几个字,尤其决绝。

  “什么?”星昴怔然,侧目淡然看着云邪,“你这话听着让人好生奇怪?”

  “我真怕她这一去就回不来了。”云邪微微回首,看着星昴认真说道,言辞极其沉重。

  星昴起初仍有惊讶,毕竟云邪那神色不像说笑,凤目流盼,又似想起什么,随后才淡淡道:“沧岚如此好命,被天尊从忘川河带回离恨天,并且给了她至高无上的身份与法力,她还会不愿回来?我看是你疑心太重,害怕她到了天界,被那些男子给迷住了。”星昴说着,不禁俊眉冷敛,“不过连你都为她心心挂念,想来也不会在天界绊住了脚。”

  云邪看了星昴一眼,深知他那话中是有所指却也未说出来,“记住我的话,算是你今日输我这盘棋的交换。”

  “听这口气,倒是一开始就打算要赢这盘棋了。”星昴不禁轻笑道。

  “你又何曾赢过我?”云邪淡淡回着。

  “对于棋,本宫还真未想过要在这上面赢你。”眼神如那寒风过境,令人生惧。看着云邪,微微勾起嘴角,虽是微笑,却显得那般冷漠,“本宫从不会勉强别人,尤其是女人。”

  说罢,右手双指并拢,一道红色光芒顺着指尖划过。随着红光脱离指尖,在星昴跟前幻化成一柄长剑,剑身通体红色,剑刃锋利无比,临近剑柄处雕刻着一团烈火模样的纹饰。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凡是接近之人都会被其吞没。强烈的光芒映着二人,让星昴的红衣更加鲜艳无比。此剑,名为冥痕,是离恨天星火宫宫主的佩剑。

  冥痕剑原是上古火神兽冥的化身,曾引起天火,让洪荒陷入一片危乱,一万年前被天尊降服,后变化为剑。冥痕剑亦是震慑六界之神剑,浩瀚宇宙之中,无数妖魔被其所降服。而星火宫宫主本身修习的星火术,亦是与冥痕剑相互结合。所以星昴的星火术加上冥痕剑的威力,足以让六界闻风丧胆。

  冥痕剑横浮在半空,只见星昴唯有半分动作,人已径直飞往剑上,正欲御剑而去。

  “星昴。”云邪再次问道,。“此事关乎生死,可否放下芥蒂,你二人一同平安归来。”

  可那星昴并未停下来,随着剑光消逝,空中淡淡飘来一句冷清的声音,“尽力而为。”

  云邪抬头看着那一道渐渐消失在昏暗天际尽头的红光,兀自说道,“但愿……”

  说罢,眉间愁绪笼罩,美目顾盼之间,却是渐渐的闭上了眼眸。

继续阅读:第5章 不待见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