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众仙聚药山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247

  天界飘浮着许多从天外陨落而来的星石,在天界兴许只是用来观赏或承载某物的普通石头,但若是落到凡间,不知又要经历怎样的灾难。

  星昴与江凝共端坐在其中一块平石上,之间搁着木桌,上面除了一盘棋局,还各自放着盛满酒的酒壶。棋盘黑白相间,已剩几步便布满了。星昴右手拈着黑子,眉头微敛,一边观看整局,亦在不断思索着。

  江凝手摇折扇,仙衣飘飘,淡然笑着,似已胜券在握。星昴沉默良久,也未想出对策,须臾,只见棋盘上飘洒着黑色灰尘,江凝抬头一看,星昴手中黑子已被他捏成灰烬。

  “我输了。”星昴放下右手,淡淡说着。

  江凝也未说什么,随着一挥衣袖,那棋牌瞬间消失无踪。望着星昴呵呵笑道,“看你心神不定的模样,应当是有什么事罢?”

  星昴淡然瞥了江凝一眼,起了身来,凤目流露着淡漠冷光,红衣却甚是妖艳,负手立在一侧,“遇见不想见的人,想起不该想的事。”

  “哦?”江凝打趣道,“这天界还会有你的仇人么?”

  问了半晌没见星昴有动静,江凝只好起身行在他身侧,举眉望向前方,缓缓说道,“究竟见到谁了?”

  星昴举眉望天,“一个讨厌的人罢。”

  “讨厌的人是……”江凝不解问着,突然想起方才他与澜歌彼此间的淡漠态度,心想他说的那讨厌的人不会是澜歌吧。正欲再说话时,却见到一名天兵慌忙行来。江凝只好收起疑惑,摆正姿态正色看着那名天兵,“何事如此慌张。”

  那天兵恭谨谦卑的说道:“回禀江凝上神,属下来是奉宵云君之命,请星昴宫主前往药山。”

  “药山?”江凝微一皱眉,“药山不是青染仙子的居府么?请星昴宫主去做何?”说着,又似想到什么,眸中流露出一抹了然神色,窃笑着转过身面向星昴低声说道:“看来青染仙子还很是挂念你,知道你来天界自然不忘约你一叙。”

  星昴哪待澜歌说完,冷冷瞥他一眼,看向天兵漠然问道,“何事?”

  这声音如同裂冰一般寒冷,听得那天兵浑身一颤,随后支吾着答道,“方才在南天门时,沧岚宫主受伤昏迷,被宵云君带往了药山,所以请宫主也一同前去。”

  “什么?”闻言,星昴江凝二人同时一怔,江凝追问道,“沧岚宫主道行其高,怎会受伤昏迷?”

  星昴亦是不解,依他对沧岚所知的了解,虽然沧岚修行年岁不长,但兴得她刻苦,加上本身天资聪慧,在离恨天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奇才,就连天尊也曾夸赞过她。又怎会那般容易的就受伤了,况且在天界,又有谁敢伤她。思此,星昴敛眉问道:“究竟出什么事了,你且细细道来,不得有所隐瞒。”

  那天兵身子一颤,这才将此前南天门所发生的一切一字不漏的告诉了二人,二人听完,神色也渐渐变冷,不难看出此事态的严重。

  沧岚乃离恨天宫主,身份本就与普通仙人不同,而今又在天界被人打伤,此事不仅仅关乎生命,更关系到离恨天与天界的关系。若是天尊追究起此事来,不管是否属于意外,天界都难辞其纠。

  江凝自然也明白其中深意,皱眉想了想,再次问着天兵:“天帝可知道此事?”

  天兵惶恐:“回禀上神,已经有人去通禀天帝了。”

  闻言,江凝又看着星昴,此时他的立场也甚是重要。哪知星昴仅仅是淡淡看了他一眼,道,“随本宫去药山。”

  说罢,人已飞身而起,没有丝毫责怪或者追问,如此淡然的表现倒让江凝深感意外。但江凝自然也不能犹豫,临走时对着那天兵冷声说道:“此事万不可声张,否则拿你是问。”

  天兵低头不敢回声,江凝再抬头时才见星昴早已飞出好远,当下不再迟疑,飞身随了上去。

  虽然江凝让此事不要声张,但当他得知时,同样已经有人前往天宫通知天帝,当天帝得知此事后大发雷霆,命人将龙岩打入天牢,等候沧岚醒来亲自发落,另外也派白老仙尊亲自前往药山。而这消息也在不经意间流出,仅只半会儿功夫,沧岚宫主受伤的消息已经传遍天界。

  天帝大寿,本该一片热闹祥和,但经历此事,好好的一场三界四海普天同庆的生日宴会,却变成了这般状况,确实始料未及。

  ————

  药山

  是天界医仙青染之府地,青染亦是天界身份尊贵的仙家,原本是药山一株用来治病的仙草,因得前任医仙点化,最终修得人形,颇得前任医仙宠爱。后得医仙允许下凡历练,见凡间之人身体孱弱,被病痛折磨。心生同情,待回到仙界时,留在药山不断研究医理,后栽培数种救死回生之药,再由其他仙人散下凡间。

  但生死轮回,乃天地秩序不可更改,故将那些仙药散落在一些深山悬崖处,有缘亦或有心之人自会寻得。她的善良与执著,让前任医仙与天帝极其看重,几百年前,前任医仙退位,便由青染接位掌管药山。

  药山是一座从天界拔地而起的仙山,日出之时,药山便会被日光普照。待日落时,药山便是云雾缭绕,极难看清里面模样。

  整座山峰便地都是药草,因其珍贵,是极难叫出名字的,药山仙子需得每日查看这些药草,有些难以种植又极其珍贵的,需得悉心照顾。天界诸多仙家炼制丹药时,也常常来药山讨取草药,故与青染仙子关系也是极好的。

  药山医阁,却是极其淡雅简单的装饰,与天宫奢华宫殿相比,显得有些简陋了,但不知是医者都喜欢清静的原故还是为何,青染与前任医仙都是不愿将医阁重建的。

  香榻前,一袭青衣及地,青丝挽成云髻,发间斜插着木兰白玉簪,幽长发丝散满香肩。腰系云带,更显得不盈一握,便是静静做在那里,也是足以倾城。

  榻上躺着的,自是沧岚,此时她双目紧闭,面色苍白,并未苏醒。宵云君隔在帘珠外看得焦急,因为这进去已是半个时辰了。待星昴澜歌二人赶来时,已又过半会儿了。

  星昴见着宵云君,便欲问他沧岚此时如何了,却在他还未开口问时,珠帘内缓缓伸出一只玉手,拨开了帘子来,随着屋内人亦行了出。宵云君急忙问道,“青染,沧岚宫主如何了?”

  这女子,便是药山主人,医仙青染。

  青染看向宵云君,缓缓摇头,看那神色,大抵是治不好了。医仙都束手无策,在场之人除了星昴无不叹息,而宵云君更是吓得不轻,要知伤害离恨天尊上这罪,是他所承担不起的。若是医仙都无法,这天地间还有谁能治好。深深叹了口气,原本还抱有一丝希望,怎知会伤到此番田地,届时,只怕是无法向天帝交待了。

  “仙君,请恕青染无能为力。”见霄云君面如死灰的绝望模样,青染歉然垂下头,实不知该如何向二人说了。

  江凝闻言,亦是皱起眉头,神色瞬间黯然。青染垂首之时,见到一道红衣身影,才忽觉这屋子里多了两个人来,抬起头看着来人,恰好看到江凝星昴二人,立马委身拜礼,“青染见过星昴尊上,江凝上神。”

  他们三人原本就已经认识,但因为身份之殊,所以青染必须得向二人行礼。

  江凝淡淡点头,温润笑道:“仙子客气了,未经仙子允许,不请自来,还望仙子莫怪。”

  江凝比青染身份要高出半许,青染虽为药山主人,但江凝却是符惕山上神,身份也在各路仙家中算上等。在天界,青染仙子却是极受人尊重的,就连天帝对其也多有敬意,加上江凝也甚是欣赏这女子,说话自然也就规矩了。

  青染嫣然笑道,“上神莅临药山,乃药山之幸,哪敢怪罪。”说着,眼神不自觉的便挪向了星昴,只因在这女子眸中,他才是最显眼的那人,轻轻眨眸,柔声问道:“尊上也来了么?”

  此时星昴面色俊冷,眉头微敛,那模样既冷漠又孤高。听得青染所问,也只是淡淡垂首,并未有什么情绪。一旁江凝见青染失神,无奈摇摇头,青染对星昴的情义,他自然也是能看出端倪的。

  宵云君故意轻咳了声声,青染这才回过神来,见众人皆望着自己,想到方才那片刻失神,两腮忽得红了,垂首低眉,极其尴尬。

  霄云君心中担忧沧岚伤势,看着青染急切问道,“青染仙子,沧岚宫主伤势真无法救治了么?”

  众人亦看向青染,迎上那目光,青染也不禁有些愧疚,“仙君,沧岚宫主伤势,青染实在不知该从何处着手,无论青染以何种药物,她的身体都无法接纳,反而会排斥,况且沧岚宫主伤及心腑,青染只知岚宫主在昏迷前封住了自己心脉,故她的心一直属于沉睡之中,根本就无醒来之意,所以,纵然青染用尽所有办法,也无法唤回岚宫主的心。”

  “封住自己心脉?”星昴闻言,不禁深感困惑,似笑非笑的说道,“她为何要封住自己心脉?”

继续阅读:第13章 任谁都一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