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覆水已难收
末之未央2018-04-03 16:392,431

  天界虽美,能容纳世间百物,却容不下这孤寂冷清的人。看那些笑颜相对的仙家,沧岚却无法让自己露出半丝笑意。既然笑的牵强,又何必勉强。

  这天界,她是不愿意呆的了,既然已为天帝贺完寿,那此事也算是了解了。剩下的时日里,也该去寻找天尊临行前交待的天元盘一物。

  沧岚又想到星昴,是否需得去告诉他,毕竟二人一同下界,虽然算不上什么感情深厚,但至少也不能就这样抛下他独自离开。但想着与他之间误会深深,又极难共同相处,心头便放弃了去寻他的念头。或者此时星昴应当正与江凝把酒言欢,悠哉的紧吧。探得通往下界南天门的路,便径直去了,路上美景也是无心流连。

  刚到南天门时,重重天兵镇守着大门,进来或者出去的仙家皆有向那天兵递上什么,只有被天兵查阅之后,才会放由。

  沧岚这才挨近天门,却被一天兵伸手拦阻,道,“仙子可否将通行令示与下仙?”

  “通行令?”沧岚蹙眉问道,“何为通行令?”

  天兵僵了僵,随后又道,“此次天帝大寿,为防有魔界的人趁机混入天界,故给每位参加寿宴的仙家发了通行令,也唯有通行令者才能进出此门。”那人说着,最后拱手认真道,“请仙子出示令牌。”

  进门时沧岚是与江凝星昴一同而来,哪知会有此物。当下不知如何是好,却闻那天兵又道,“请仙子出示令牌。”

  看着那些准备围上来的天兵,沧岚歉然道,“对不起,我并无此物。”

  那人神情严厉,听闻沧岚说没有,脸上瞬间肃然,继而对着其他天兵喊道,“既然如此,请恕卑职得罪了,抓起来。”

  随着声音落下,一大群天兵瞬间将沧岚围在其中,看势是要将她抓起来了。沧岚方才已是放低了身份,哪知这群天兵也并无善罢甘休之意,淡淡瞥了方才那天兵一眼,“你确定要抓我?”

  “天帝有令,请恕我等冒犯了。”天兵齐声说道,语毕便要一同攻上来,看那势在必行的模样,今日是免不了动手。

  体内真气凝动,随着一股念力,手中已经由真气凝成一柄玉箫。此箫名九音,沧岚在胜任水月宫宫主时,在离恨天神殿被天尊允许选用的法器,本来一直也是用来偶尔赋曲乐己之用,但若真要以法力吹音,其致命度也是不容小觑。

  离恨天法器,本就有震慑天地之威,一切也只在所用之人法力如何。

  九音箫碧绿通透,触之如冰。九音断肠,莫道有情。法力低浅之人九音箫能将其肝肠寸断,以及那有情之人亦是如此。

  当年沧岚在选的九音箫时,云邪曾刻提醒过她,莫做有情之人。他也曾说,持箫之人若被情爱牵绊,九音箫便会慢慢吸走持箫人的法力,不再受持箫人所控制,会有自己的思想。直到它修炼到一定时候,便可再成人行。沧岚未曾知九音箫是否有吸走过自己法力,但每次拿起九音箫时,它会一次比一次冷。

  拂箫唇边,朱唇轻启,青丝舞动,随着五律倾泻而出的不仅仅是旋律,更是摄人魂魄的杀意。那些天兵初时听着微有疑惑,但随着旋律点滴窜入五脏六腑,也是看出了其中不妙。断肠之曲既入心腑,愈是挣扎也就会愈加痛苦,只是沧岚却也未曾想过要他们的命。

  “什么人,竟敢在天庭撒野。”随着一声斥喝,一股强大的灵力从远处袭来,四周是无尽压迫感,一时间沧岚只觉得自己仿佛被巨石压负。侧面看向远处,一道红光赫然划破蓝天,直直向她袭来。深知来者不善,只好收起九音,施展法力迎上那红光。

  红光如烈火炙热,原本还是一道光线,在接近沧岚时瞬间分散开来,在半空行成一道圆形屏障,且急速向下压来,势有夺命之意。沧岚却也未急,随着手中真气浮动,恍惚之间已有清澈水波缓缓现与周身,身姿旋转之时,白衣飘渺,水滴如露,仿佛正处于碧水玉湖之中。

  两道法力相抗,看来人所施展法术,应当也是以火为主,沧岚法力本以五行系水为主,况且她本是水月宫宫主,在离恨天与星昴也相差无几,何况眼前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仙人。

  正当沧岚欲将来者制服之时,却闻远处飘来一道急促喊声。“沧岚宫主手下留情。”

  听这声音,倒是一老者。这分神之时,沧岚念力分散,心想身在天界,又怎能不尊其规矩,若是惹恼天帝,只怕也会让天尊难堪,思及此,只好慢慢将法力收回,欲息事宁人。哪知来者所施展出功力已超越极限,竟是收不回了。沧岚这一分神恰好给了那来人可趁之机,随者红光聚成旋风,越过渐渐隐去的水波,直直穿透沧岚胸口。

  随着那旋风撞击,沧岚身子五脏六腑似被震裂一般,双手麻木,不觉右手一松,九音箫顺着旋风余力飞离了手中,径直透过南天门,只一眨眼便消失无踪,沧岚面色苍白,浑身已是使不上半分力气。

  这一瞬,在场所有人皆是愣住了,因为那红色旋风剑直直穿透沧岚身子,任是谁也不能还可活下来。随着剑影消散,空中跌落下一个人来,一身黑袍显得极其魁梧,面目凶悍,眉尾上扬,眼神如利剑般望着沧岚,这人也非普通人,而是一直守护南天门数千年的龙族后裔,龙岩。

  从远处跑来的仙家正是今日在天宫上的霄云君,因路边南天门时被天兵告知有名女子擅闯天门,打伤天兵,便追了来看看,谁知竟是沧岚,故才大声呼道让沧岚手下留情。

  宵云君见着方才一幕也是愣住了,手中拂尘不断抖着,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急忙上前探看沧岚。

  “沧岚宫主,你没事吧。”见身旁之人还愣着,霄云君急呼道,“快去请青染仙子。”

  待他话语落尽,沧岚人已倒落在地。臂间柔纱随着主人一同陨落。沧岚一直未曾说什么,清亮的眸子淡淡的看着宵云君,眸中并无半分痛苦。

  这一刻,如同一千年前一样,只是身体虽然有些难受,心却觉得是一种解脱。想到方才与澜歌相遇的的一幕幕,他的淡漠与绝情,他的疏离与陌生,无一不是让沧岚死心的利刃。

  忘川河里三百年,只是为了等到那个人来解救自己,离恨天七百年,只是为了能够在见他一面。

  可是最后真的见了面,才发现一切真的已经不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澜歌从未记得过沧岚,他的心里从未有过这个人。这样的等待这样的执着,最后只是像一粒尘埃,卑微而不值。

  “澜歌,这次再路过奈何桥,我定会喝下孟婆汤,将你忘了,忘得干干净净。”沧岚低声呢喃着,再抬眸看了眼宵云君,最终缓缓闭上了眼睑。

继续阅读:第12章 众仙聚药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