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何故再为难
末之未央2018-04-03 16:333,343

  “且慢。”

  一道浑厚响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星昴停下手中动作,缓缓侧面看向那人,“总算是现身了?”

  来人一袭白衣长衫,手执拂尘,头发胡须皆是一体的白,慈眉善目,一派仙风道骨。沧岚细看来人,正是白老仙尊。其身后跟着个身着墨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眉粗眼细,面容严肃,同样手执拂尘。

  原本还在数步远的白老二人眨眼间便到了星昴身前,玄月谷众人皆是惊讶的看着白老,又看向身后那人,皆是有礼参拜道,“拜见顾长老。”

  那被唤为顾长老的正是玄月谷四大长老之一的顾天通,顾天通看了看众弟子,又看了看莫云,心疼的皱起眉头,想要上前去探看,却又碍于白老之尊,故才不敢妄动。督促着其他几名弟子向白老仙尊行礼,并道,“白老仙尊在此,还不快拜迎。”

  众弟子这才回过神来,看白老的眼神充满敬畏。方才那愁云黯淡的眉头,瞬间豁然开朗,亦忙曲身向白老拜礼道,“拜见仙尊。”

  白老挥挥手,和蔼一笑。随即走向星昴二人,十分客气的拱了拱手,道,“几日不见,两位尊上别来无恙。”

  顾天通以及众弟子讶然,天界除天帝外最为尊贵的神仙,竟然会对着二人如此恭谨,这一声尊上指的又是哪里的尊上?

  星昴面色淡然的看了白老一眼,“白老仙尊也下凡了?”

  “呵呵……”白老笑道,“天帝交托一些事物,需得老身亲自一行,却没想到会在此处遇见两位尊上。”又看向星昴伤口,“尊上的伤?”

  “不劳仙尊费心了。”星昴侧身淡淡道。又刚好看见沧岚那满怀担忧的目光。心中兀自苦笑,再次问着自己,纵然这一剑真的致命,能换她一个担忧的眼神,又值不值?

  顾天通见星昴对白老如此态度,不禁微微有些怒意,先不论身份。单说年纪白老也比星昴长了几千岁,这人竟然如此不分尊幼。更何况白老仙尊身份尊贵,哪容得一个小小少年如此不敬。思此,顾天通及其不悦的看着星昴,冷言冷语的说道,“这位公子这般冷傲,可知眼前之人乃天界仙尊?”

  侧目淡淡看了顾天通一眼,没有理他。转而对着白老道:“既然仙尊有事,那星昴也不再打扰。如果没什么事,就不和仙尊叙旧了。”说罢,便要离去。

  顾天通看着莫云的伤,心中对星昴已是极大不满,加上那爱理不理的样子更加来气。眼见星昴要走,当下也不曾多想,就欲上前阻止,哪知还没迈开步子却被一道真气档回。

  白衣掠过,清冷的气息带着丝丝寒意沁入顾天通体内。虽无凉风,但顾天通仍是觉得寒凉。这阻挡之人,自是沧岚。顾天通面容严肃的盯着眼前之人,语气依旧冷淡:”你又是何人?”

  出手阻挡,只是本能,沧岚不想欠星昴人情。微微看了星昴一眼,只是二人彼此之间永远能见的都只有背影。

  “需要本宫道个谢字吗?”冷冷的语气,星昴看着前方问着。

  沧岚未曾回答,抑或根本不需要答案。白老对着顾天通缓缓道,“尊上要走,谁也拦不住。”

  顾天通一头雾水,倒是星昴讥诮一笑,白老自然不曾看见。白老又面向沧岚拱手笑道,“沧岚宫主,老身可否拜托宫主一件小事?”

  天界白老仙尊所拜托的事,会是一件小事么?星昴背对着白老沧岚二人,兀自苦思着。

  “仙尊请讲。”虽不知白老意欲为何,但出于客气,沧岚还是选择了听下去。

  白老捋着胡须,沉默片刻之后才肃色说道,“请两位宫主可否协助澜歌仙尊,一同抵御此次魔界侵害人间。”

  沧岚定定的看着白老,仿佛要将白老这句话的目的看穿。九音心知沧岚对澜歌昔日的情感,白老这句话分明是在故意试探,上前走到沧岚身旁担忧的看着自家主人,生怕她会再因为澜歌而伤心,一旁星昴依旧背着沧岚二人。

  沧岚看了白老好一会儿,许久,竟是清浅一笑,“仙尊可是在为难沧岚么?”

  白老神色一僵,继而拱手道,“老身不敢。”抬头看着沧岚认真劝道,“魔界的结界在不断削弱,时时刻刻威胁着人间。若是魔界真的来到人间,那这洪荒宇宙定会不得安宁。老身此次下界,便是奉了天帝圣意,拜托两位宫主帮众生渡过这次难关。”

  “沧岚不过众生之一,并无那能解救世间的能耐,怕是要辜负天帝圣意了。”沧岚轻声说道。想起前日夜里遇见的那个道士也是说了这些话,并且提起过澜歌。只是那时候就已经在避免再见,今次又怎会答应。星昴细细听着沧岚的话,背负着双手,沉默不语,

  白老摇首叹息,忽而看着沧岚,“难道宫主还是不愿将过往恩怨放下。”

  沧岚眼眸微颤,但依旧笑颜相对,“所谓恩怨,只不过是一种你们所谓的成全,不是么?”轻轻瞥过目光,似在极力掩藏着自己此刻心事,“沧岚的一切都是听命与天尊,若天尊让沧岚帮忙,沧岚义不容辞。但此刻,沧岚并未接受任何命令要去帮助澜歌仙尊,所以,就请仙尊莫再为难沧岚了。”

  说罢,看向那倒在地上的女子,久久不曾言语。

  白老无奈,只好摇着头叹道,“既然如此,那老身就不为难宫主了,此次劫难,也唯有靠澜歌仙尊自己去独自承担了。”

  让他一人独自去面对此次劫难?沧岚苦笑,他纵然有天大的能耐,能对付的了魔界么?这世间厉害的人,又岂止他澜歌一人?想到此,沧岚黯然垂眸,心中只想着,“都已经了断一切了,我还担忧他作甚?”回首看着白老仙尊,释然一笑,“天界乃众界之首,又怎会只有一个澜歌仙尊有这能耐去抵挡妖魔?依照白老仙尊和众仙之力,想必要对抗魔界也是轻而易举的吧?”

  白老顿时语塞,只闻沧岚又道,“恩怨过去了便是过去了,沧岚也不会再提,更请仙尊莫再重提,这……不是天帝说的话么?”

  在天界天帝确实有亲口对沧岚说过此话,让她以后不要再提起一千年前的事。而今,白老仙尊却故意重提,这只会让沧岚觉得又是天帝的用意。

  那个万物之主,总是不断的将人的命运捉弄在手。

  沧岚向白老微微施礼,也不待白老再说什么,便已经转身往前方走去,丝毫未有停留之意。白老深知沧岚对天界有恨,也不知该如何阻拦。此次下界,天帝交代此事时白老就深知沧岚断不会答应,并且更加困惑天帝为何要让沧岚出手相助澜歌。在天界,天帝已经在极力撇清沧岚与澜歌的关系,但如今突然促成他两重逢,又有何意?

  白老跟在天帝身旁数千年也是猜不透侧,但想到若能有沧岚助澜歌一臂之力对抗魔界,自然也是替澜歌感到欣慰的。故才抱有一丝丝希望,期望沧岚能念在昔日情感,帮助澜歌,却哪知沧岚真的如此决绝。

  白老又哪知沧岚在忘川河里所承受的苦,三百年的折磨,又是怎能如此轻易就放下的?若非天尊所救,这世间哪还有沧岚?如今的她位居离恨天水月宫宫主,早已不是那个半妖之身的小梨妖了。一千年前澜歌下凡,为了弑杀沧岚,也分不清是否有真的爱上这女子,却真真的让她痛苦了一千年。

  沧岚行过星昴身侧时,星昴余光看了她一眼,那般平静淡然的模样,分不清是否有被白老的话影响,但唯一能确认的事,沧岚此生都会极力逃避与那个人的重逢。

  众人便是如此各自离去,白老望着沧岚三人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手中拂尘一挥,轻轻叹息了声,深邃的目光显得愈加苍老。

  顾天通此时想起受伤的莫云,当下顾不得问白老沧岚三人的身份,径直跑到莫云身旁,看着莫云那奄奄一息的模样,担忧的唤道,“莫云,莫云。”

  只是那莫云面色苍白,气息微弱。哪里能回答自己。白老上前大致看了一下莫云伤势,随后从衣袖中取出一枚丹药递给顾天通,并道,“此乃还魂丹,给这位小兄弟服下后,让他好好休息几日便可。”

  众弟子纷纷致谢,顾天通接过丹药,道了声“多谢仙尊。”又一手撑开莫云嘴巴,一手将丹药递进其嘴中,中食双指并拢,点了莫云胸口几穴,昏迷的莫云轻轻咳嗽了几声,众弟子均是一脸担忧的看着莫云。顾天通又为其把脉,须臾,方才紧绷的太阳穴这才舒缓开来,面向白老拱手客气道,“多亏仙尊仙药,才让劣徒死而复生,请受顾某一拜。”说罢,又是深深行了一礼。

  白老捋着胡须,呵呵一笑,“顾长老客气了,若是无事,老身便要先回天界了。”又看向地上躺着的那名女子,捋着胡须认真思索着,又抬手掐指算到,须臾,看向顾天通,呵呵笑道,“这女子天资聪慧,长老带回谷里可要多多栽培,假以时日,定能有所作为。”

  地上一直面朝地的趴着的女子听见白老的话,脸上登时露出痛苦的神情,“悉心栽培?本姑娘不想做什么道姑啊。”

  顾天通看了看那女子一眼,再回首时白老早已没了身影。这来无影去无踪的,也只能惊叹仙人神通,却又暗自想着自己究竟要何时才能达到此番境界

继续阅读:第29章 叱天兽失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