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音怨或姻缘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3,152

  往西南之方向,一向地势险要,丛山俊林,山川河流不计其数,有山峰高耸入云,亦有深谷万丈无底。

  人间相传,玄月谷,西南最为神秘的一处山谷中。其终年迷雾笼罩,深不见底,四下是深渊亦有悬崖峭壁,谷中究竟是何模样当今世间还无人知晓。只知玄月谷乃人界仙门,谷中皆是道行高深之人,修行少的也有数十年之久,而玄月谷中众位长老的道行已于仙人可比,修行数百年,起死回生,降妖除魔,无所不能。

  门下弟子皆是百里挑一的修行奇才,个个文武双全,道行不浅,又是怀有侠义之心。因玄月谷常派弟子出谷铲除世间邪恶妖魔,在人界亦是极其受人尊重的,更有“宁求玄月不求天”一说,如此可见玄月谷在人间是何等受人尊崇。只不过这世间还是极少有人知晓玄月谷究竟所在何处,之所以相传在深谷,亦是因为其名字的原因。

  林间小道,四下皆是望不到尽头的丛林,路边小草碧绿如毯,此时五月末梢,天气稍微有些许热意,让行走在路上的几人不得不时常擦拭着额头汗珠,但后背衣物却已被汗水打湿,看那疲惫模样,倒是走了好长一段路程了。

  几人皆是身负长剑,墨青色长衫,大约都是二十左右的男子,目光凌厉,面色沉重。其中一位却要稍稍年轻些,大约十七八岁左右,眉清目秀,肌肤如瓷。低垂眼睑,漆黑的睫毛遮住了眼,眉如柳叶,看着倒像是一位女子。

  那名年纪稍幼的少年一直不断以衣袖做扇子来祛热,怎奈这长途跋涉,浑身已被汗水打湿,加上额头不断渗出汗水,不由得有些心烦。但见其他几人一直未有停下之意,只好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走着。

  “我是实在走不动了。”少年站在原地,双手叉腰,皱着眉头带着极其生气的眼神看着眼前那几名男子,道,“都走了一个多月了,还要走多久,我现在全身上下都是汗水,我要洗澡。”

  那几名男子闻声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少年,其中一位莫约二十左右的男子道,“叶姑娘,你在稍微忍忍,很快就到玄月谷了。”

  “很快?”那被称为叶姑娘的少年果然是名女子,只见她看着方才说话那人,反问道,“你说的很快是多久,一天,两天,还是半个月,我都已经跟着你们走了一个月了都还未到玄月谷,你以为我不累么?”

  女子嘟着嘴将头撇到一旁,十分不愿意看到眼前这些人。

  另一人听了女子的口气,心中愤愤不平,正欲上前教训这女子,却被方才说话的那人拦住,并递给了他一个严肃的眼神,那人也只好无奈的退下。其他几人皆是不甘的喊道,“莫云师兄。”

  被称为莫云的男子向那些师弟轻轻摇头,示意他们莫要再说。众弟子虽有怒意,也只好安稳下来,站在莫云身后愤愤的盯着女子。莫云方才上前行到女子跟前,温和一笑,“叶姑娘这些天辛苦了,只不过师父临行前有交代,此次不得御剑而行,还请叶姑娘见谅。”

  女子一声冷哼,“你们玄月谷不就是降妖除魔的么,怎么还会因为躲避魔界和那些妖怪而受这苦,依我看,玄月谷也就浪得虚名罢了,根本就不敢与妖魔硬碰硬。”

  女子话音未落,只见一把长剑已经直直指向女子咽喉,速度虽不算极快,却也让女子大惊失色。那名男子道,“若不是为了保护你,我们早在半个月前就回到玄月谷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发牢骚。”

  女子登时来气,纤长的手指指着说话那人气道,“我又没有让你们保护,我在朔州城好好呆着,谁让你们来把我劫走的,现在好了,吃不好住不好,连洗澡都成了奢望,你们说这能奈我吗?”

  “你……”那人气结,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反驳女子。一旁莫云将那人长剑打落在地,目光极其严肃,训斥道,“怎可对叶姑娘无礼,还不快向叶姑娘道歉。”

  “莫云师兄。”那人仍旧不甘的看着莫云,却被莫云那冷漠的目光瞪回,又恨恨的看了眼女子。瞥过头调息着心里怒意,许久,才准备开口道歉。

  怎知那女子却挥手说道,“不必了,我只想洗澡。一身臭烘烘的,你们可忍我可忍不得。”

  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位竟还下意识的抬起手闻闻自己衣袖,随即自己也有些厌恶的看着自己衣服。女子再次看着莫云,直直盯着他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洗澡。”

  莫云实在无法,只好点头答应,并道,“可这附近并无溪流,叶姑娘还是等我们先找到地方再……”

  “不必了。”女子看着莫云笑道,“我已经听到水声了。”

  “什么?”莫云惊讶的看着女子,心中大感诧异,自己从未听见有水声,这女子怎会听见的。就连其他几人也都颇感疑惑。

  女子得意的抬着眉头,“本姑娘在世上流浪数年,这点小事还能难倒我?别说这条小河了,就是几里外仍旧是大山我也知道。”说罢,人已将背上长剑卸下塞在了莫云手中,拍着肩膀撇嘴道,“背了这么久,总算能放下了。你们在此处等我,我很快回来。”

  随着话音落下,人已如同兔子一般飞快的跑近草丛中,生怕莫云会反悔,只一眨眼功夫,人就已消失不见。

  莫云疑惑的看着女子消失的地方,须臾,才收回目光看着手中女子卸下来的长剑,又再次以意念感应了附近是否有河流。果然,在距自己不远处确实有微小的流水声,但那声音却是小的难以听见。

  不出女子所料,在离小道莫约百丈远的地方,果然有一条河流从两岸穿过,岸那边依旧是碧绿青草。河流水极其干净清澈,能清晰看见河底的石头,女子欣喜的看着那清水,脸上终是露出了会心的笑意,左右环顾四周确定无人之后,这才开始解着衣服云带。

  这衣衫穿在女子身上,确实有些淹没了风采,白皙的肌肤胜雪欺霜,藕臂纤长,随着解开高盘的青丝,如丝绸般散落香肩,遮着窈窕的身子。女子深吸了口气,竟是毫不犹豫的跳下了水里,清凉的水极其舒适。

  之所以如此放心大胆,是因为她相信那些个玄月谷的弟子。若不然这一路也不会走的如此太平,况且那些人还为了保护她好几次险些丧命。

  如海藻般的长发铺散在水面,正当女子享受着这水的安逸之时,岸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人影,女子起初以为自己眼花了,所以使劲的摇摇头,再看,那人竟然还在。

  确定真的有人,女子不禁吓得花容失色,大声喊了出来,“救命。”

  岸上所站着的人,面貌不过二十五左右,一身白衣,五官生的及其标志,皮肤却是苍白无一丝血色的。听见女子的喊声,立即指尖弹出一道白色指风,那女子竟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两张不断张开合拢,但就是说不出半点声音。

  男子看着女子那慌乱的神色,竟是大声笑了出来,“美人儿,你母亲没有告诉你光天化日之下不能在外面宽衣解带吗?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来个鸳鸯戏水。”说着,人亦渐渐向女子走去。

  女子惊慌失措的看着那渐渐向自己走来的人,想喊,可就是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有不断向身后的岸边靠去。幸好黑发漂浮在水面,才让那男子无法看见自己身体,只是当身子挨着冰冷的岸边,女子才知自己并未着任何衣物。回过头看向那男子,却见他已经到了距自己不足四尺远的地方,当下急的泪水夺眶而出,全身冰凉。

  男子极其得意的看着女子,身体也在慢慢靠近,眼看着就要接近女子时,晴空中一道绿芒闪过直直打向男子。男子似感应到什么,但当他发现之时却是迟了,那光芒速度快如闪电,仅眨眼功夫,已经重重的击落在自己身上,硬是将那被其击倒在水中。

  女子定定的看着那倒落在水中的男子,欲起身逃脱,但看着自己未着寸缕,只好呆在水里,抬头看着向半空。

  九音环着双手悬浮半空,低眉看着倒落水中的男子,微微咧嘴一笑。随后竟是毫不犹豫的就冲往水面,丝毫未曾顾到女子那惊慌神色。愣是这样将女子从水中拦腰抱起飞至了岸上。

  水中男子见到九音坏了自己好事,怒意油然而生,人也飞落至了彼岸岸边冷冷的盯着九音。

  九音将女子抱在怀里,自然该看的也都一览无遗,不过对于男女之事一向不懂的九音,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一阵微风拂过,女子从惊讶中醒来,看看九音,又看了看自己,当看到自己这般模样时,当下羞得小脸通红,一时也不知如何躲避,随着“啪”的一声清晰的声音,女子竟在慌乱中与九音脸上落下了重重一巴掌。

继续阅读:第26章 莫低估了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