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只为了承诺
末之未央2017-04-13 14:494,313

  “何方妖孽,竟敢在此处撒野。”

  忽的空中传来一声叱喝,一道剑光直逼星昴,周围草丛被剑气从中间划破直向两边倒去。星昴收回手提起真气将那剑光档去,两道气息在空中相撞,瞬间化为乌有。

  四人皆看向来人,只见那草丛中跃来数道身影,细细一看正是莫云等人。女子见是他们,如同看到救星一般,轻吐了口气。

  莫云等人立在草丛,见到星昴三人还是微微有些惊讶,毕竟那股强大的压迫之感不是凭空而来。但目光落在女子身上时,不禁担忧的问道,“叶姑娘,你没事吧。”

  女子急忙回到,“快救我,这几人都是妖怪,他们想要杀我。”

  莫云闻言,剑指星昴,叱喝道,“哪里来的妖孽,还不快束手就擒。”

  目光直视星昴,寒气逼人。身后其他弟子亦是充满敌意的看着星昴三人。

  “看来今日是有些热闹了,救人还救出麻烦来了。”九音双手环胸,幽幽说道。

  只闻莫云一行的另一人冷哼道,“我等乃玄月谷弟子,今日遇见我们,便是你等妖魔的死期。”

  “哦?”星昴饶有兴致,“你确定你能对付得了我?”

  “大言不馋。”那人讥讽笑道,“今日就让你们领教我玄月谷的威力。”随即又看向莫云,唤道,“莫云师兄。”意思明了,是在等他说话呢。

  莫云犹豫了片刻,但见那被定住难以动弹的女子,也只好认真点头,正色看着星昴,对着身后几人道,“布阵。”

  星昴仍旧是淡淡一笑,目光略过沧岚时,也只是轻轻一瞥,九音对玄月谷众人也未有担忧,颇为得意的看着那女子,轻佻眉梢,似在说,看你的帮手有多厉害。

  随着莫云一声令下,玄月谷几名弟子各自离开了原地,几人以八卦阵型散开,各自在方位施展法力,口中默念法诀,背上长剑皆飞离了剑鞘,在空中盘旋。莫云与另一名年龄稍长的弟子各自居在中心,一个由剑组成的八卦阵型在空中形成。

  星昴看着那阵型,手中聚齐真气,冥痕剑逐渐成形,鲜红刺眼的红芒让这原本就有些温热的天气显得更加炙热。与这阵法,星昴也不敢怠慢,在离恨天时也曾听说过一些凡间道家奇门,虽然门中道行高深之人不多,但为了能在在众界拥得一席之地,也研究过一些诛仙弑神伏魔的阵法,虽是一些道行一般的弟子施展,但那威力确实不容小觑。

  八卦阵法悬在半空,忽的只见那阵法便向星昴上空移去,将星昴笼罩在阵法之中,玄月谷几人亦在同时腾空而起,将星昴围在阵法之中,莫云二人在其间与星昴相对,其他几人仍旧默念口诀,驱动着八卦阵法。

  只见莫云长剑飞舞,看似乱无章纪,却又招招相应,与另一人所施展的剑法相互映衬,加上半空八卦阵法的覆压之气,让星昴不得不灌注更深的真气相以抵挡,方能应对自如。

  冥痕剑只不过是星昴用以防身,却并未注入太多真气。看那二人与星昴相对,功夫也是不低的,也不知是星昴未尽全力亦或是有意承让,双方一直未分出胜负,但众人皆知,若是星昴再多加半分真气,那几人定然早已败在冥痕剑下。

  沧岚九音看着也是微有不解,以星昴的性子断不会在此与那些人耗费时间,若是以往,早已束战速决。但以目前形势而言,星昴并无想要伤害这些人的意思。

  只闻一声轰响,悬在半空的八卦阵硬是被星昴打出一个窟窿,人亦从阵中飞出,莫云等人皆是惊讶星昴竟能强硬的冲出阵中,但随着一股气流,众人只觉自己胸口似被什么重重一击,呼吸在瞬间仿佛要停止一般,体内真气皆被这一击导致紊乱,一时提不上气,众人都硬生生的倒落在地,莫云只觉口头一甜,一丝血腥味刺鼻而来。

  星昴负手而立,冥痕剑早已收回,睥睨着玄月谷弟子等人,带着傲视苍生的凌云霸气,眼角眉梢皆是不屑。“这便是玄月谷的能耐?不堪一击。”

  “你……”莫云气急,抬手擦掉嘴角血迹,冷声道,“玄月谷名讳,岂容你这妖魔诋毁。”

  玄月谷众人看着星昴,皆是投来恨意的眼神。

  迎上那些眼神,星昴也只是淡淡一瞥,“都死到临头了还嘴硬,真是一群无可救药的凡夫俗子。”

  那女子定定的看着莫云等人,侧面似在聆听什么,须臾,嘴角不禁划出一个淡淡的笑意,看着星昴轻叹了声,显得极其无奈。

  “笑什么?”星昴面无表情的问那女子,他并不喜欢别人以这种惋惜的眼神看着自己。

  女子轻轻一瞥,“我在笑,某人死到临头了,还大言不惭。”

  沧岚九音相视一眼,似对女子的态度颇为好奇。只闻那女子又道,“他们只不过是玄月谷弟子中资历低浅的几个,阁下杀他们自然是轻而易举,但是,玄月谷的实力在这普天之下是无人敢怀疑的,阁下杀了他们,却是与整个玄月谷为敌,而玄月谷又与天界渊源甚深。对付一个八卦阵轻而易举,但是与整个玄月谷为敌,阁下能保证全身而退么?更何况还有一个主宰天人鬼三界的天界?”

  在场之人闻言,无一不惊叹女子方才那番话,虽将莫云等人低贬,却同时哄抬了玄月谷的实力。像他们这几位把门派名声看得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人,自然是愿意的。加上玄月谷在凡间还是颇有名头,以及女子所说的天界,相信这世间,还没有哪个族类与妖魔敢公然与玄月谷亦或天界为敌。

  沧岚看着那女子,心中也赞叹她的胆量和聪慧。但女子的聪明却并未用对人,在她面前的这个人是从来不会畏惧任何事的,与他谈厉害关系,等于是将他逼进赶尽杀绝的极端。

  星昴难得认真听完别人说话,神情道是平和,但那隐藏的杀意却只有九音与沧岚二人才能看出。微微沉默了会,半晌,竟是失声一笑,“想了想,你这话说的甚是在理。”

  女子见星昴中计,得意的扬起脑袋,“那是自然。”

  “可惜……”原本的笑意瞬间凝固,取而代之的是极致杀意,他此生最痛恨的就是威胁与怜悯。可这两样女子方才都犯了。慢步走向女子在其身旁停下,微扬着嘴角轻声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受人威胁,还有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奉劝你下次在说话之前,先弄清对象是谁。”

  淡笑着的脸,冰冷的气息打在女子脸上,让女子方才还微有得意的神情瞬间僵住了。因为害怕而嘴角抽搐,因为惊恐而语无伦次,“你……你是谁?”

  星昴仍旧淡淡一笑,“到了阎罗殿,自然会有人告诉你。”

  语落,那骨节分明的手缓缓抬向女子纤细洁白的喉咙,女子恐惧的看着星昴,身子仍旧不能挪动半分,任由着星昴的手掐向自己喉咙。莫云见状,哪还顾得自己伤势,提起剑使尽全身力气便要向星昴冲来,只是不待他靠近星昴,星昴另一只手伸向莫云,一股流光如风般将莫云围在其中,任由莫云如何运气,皆会被那流光瞬间吸走。

  “你……你这魔鬼……放开我。”女子脸色逐渐苍白,喉咙已被星昴捏的泛红,整个人已经无法呼吸,泪水从眼角滑落没入发髻。眼睁睁的看着那双腥红色的眼睛,如同一片火海,要将自己吞没。

  沧岚方才没有阻止星昴对那姑娘施展离心诀,是因为她也找不到别的办法。但这姑娘即便言语有冒犯,也不至于要她性命。迎上女子那求救的眼神,沧岚不由得心头一软,低声求道,“星昴,你何苦为难一个凡人,还请高抬贵手,放她一条生路。”

  星昴看着那女子,眼中闪烁着无尽恨意,放佛眼前那女子是他此生最恨的人一般。沧岚的话也未听进心里,手中力道不减,只是冷冷说道,“本宫说过,不要插手本宫任何事,沧岚宫主需要提醒多少次?”

  深知星昴听不进劝,沧岚只好出手阻止,飞身到星昴与女子中间,施展法力将那女子拦在身后,虽然星昴手中力道强劲,但被沧岚这突然所施展的法力还是觉得右手有些受限,沧岚亦是趁此机会将女子从星昴魔抓中解救出来。女子亦在同时倒落在地,整个人不断咳嗽着,脸上苍白如纸。

  沧岚无奈,只好提起真气去阻止星昴,与星昴拳脚相向,她一直只知道星昴冷漠无情,但却从未见过他真的绝情到这般境地。

  九音在一旁干着急,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然而,就在二人以体内真气相互抵御之时,一旁九音忽的大喊,“小心。”

  话音落下,星昴眸中倒映着一道剑光,沧岚见星昴片刻疏忽。右手翻转,带着一股掌风袭向星昴腹间,在同时沧岚只觉得自己身体被星昴一把推开。错愕之时,回头诧异看向星昴,只在瞬间,星昴的身体已被一柄利剑直直穿过胸膛。

  莫云眼神冷漠的看着星昴,三尺长剑只剩下剑柄还露在外面,可见这一剑莫云用了极大的力气。确认星昴被刺伤,莫云这才拼劲全身力气将剑拔了出来。随着剑被抽离,伤口不断渗出鲜血,让原本已经红得鲜艳的红衫,显得更加刺眼。星昴人亦颠簸了两步,惊讶之余沧岚还是快步上前将星昴扶住,才免得他摔倒。

  同时九音一掌已经将莫云再次击倒在地,那莫云口吐鲜血,全身动弹不得。九音这一掌让原本是凡人的莫云哪里吃得消。九音担忧星昴伤势,正欲上前探看,却在几步远的地方被星昴抬手阻止,并不让其靠近。

  沧岚扶着星昴,看着星昴那不断流血的伤处竟不知如何开口,只是定定的看着他,心头百般思绪萦绕。星昴抬手捂着伤处淡漠的看着沧岚,身体随来的疼痛,让他痛苦的皱起眉头。

  方才那一画面清晰的映在沧岚的眸子里,依照星昴的法力,是断可以躲过,更没有必要为了救自己而受伤,可他却是硬生生的承受了这一剑。看着那不断渗出鲜血的伤口,沧岚不明白,更无法去理解,“为什么?”

  星昴苦涩一笑,低头看了自己伤口一眼,这一剑的确有些痛呢。但却始终没有开口回答为什么。

  “星昴尊上?”九音在一旁担忧的唤道,星昴流那么多血,即便他有再高深的法力,终究只不过是血肉之躯。

  星昴回过神来,脑海中想起离恨天云邪说过的话,救她,只是因为答应云邪的。想至此处,星昴眼神蓦然又变得冷冽,理了理仪态,将沧岚一把推开,自己捂着伤口施展止血之法,兀自冷冷道,“死不了。”

  “可是……”九音还欲再说,却被星昴冰冷瞪回。九音无奈的看向自家主人,但沧岚只是轻轻摇头示意不要再说。

  玄月谷等人此时皆是守在莫云身旁,其中一位在为其输送真气,但是莫云却丝毫没有半点反应。看着星昴缓缓向自己等人行来的身影,众人皆是惊恐的看着他。

  虽然伤口仍旧有些隐隐作痛,却并不想表现出来。星昴行到众人跟前,停下,低眉看着那些人,颇具玩味的说道,“这一道剑伤,需得好些时候才能调理好了。你们说,该如何处罚你们呢?”

  众人不敢言语。

  星昴低声笑了笑,须臾,瞥过目光,道,“我不想伤人,但是伤害我的人也绝不会放过。”他抬手指着莫云,“把此人留下,其他的人想走我也不会为难。”

  “哼。”其中一人冷哼道,“我们玄月谷又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星昴漠然道,“人最大的愚昧就是自不量力。也罢,那就成全你们。”语落,抬手便欲解决了此行人。那阵势放佛只要这么一下手,这群人的命就如蝼蚁般被其毁灭。

  从身后看着他那被鲜血染红的衣衫,沧岚只觉得那像曼珠沙华一般红的妖冶鬼魅,可偏偏又是致命的。眼前这些人的生命决策在星昴手中,她居然毫不怀疑的相信星昴能下得了手。

  这七百年,对这个人无情的定义,原来已经真的这么深刻。

继续阅读:第28章 何故再为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仙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