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所谓人性(下)
十阶浮屠2017-04-13 23:133,245

  “怎么了?”

  身材高大的王富贵看着自己花裤衩T恤衫的打扮,满脸诧异的笑道:“萧董,我不过换了条短裤而已,不用这么惊讶吧?要不是现在情况紧急,我也不想这样啊!”

  萧澜没有说话,而是缓缓靠回了座椅里,白嫩的手指间轻轻旋转着一支金笔,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王富贵被咬的左腿,虽然他的小秘已经细心的为他用纱布包扎好了伤口,但一滩黑褐色的血迹还是从纱布里渗透了出来,但不知出于什么目的,萧澜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哦!没什么,我只是在奇怪你受了伤怎么还能活动自如!”

  “嗨~这点小伤又算的了什么?以前跟朋友玩越野摩托的时候,比这更严重的伤势都遇过呢,你不用担心我的!”

  王富贵大大咧咧的一挥手,转身直接搂着自己的小秘找地方坐下了,这里都是自己人,他完全不用顾忌跟小秘书陈莉娅的情人关系,顺手接过陈莉娅递来的一根雪茄叼在嘴上,笑着说道:“萧董!警方马上就会派人来搭救我们了,用不着担心的,而且这次机会正好,我看咱们一起移民加拿大算了,生意都交给那些职业经理人打理,只要在国外注册个分公司,直接就能远程遥控,多棒啊!”

  “移民的事咱们先不急着谈……”

  萧澜捏着金笔轻轻摇了摇,又扫了一眼王富贵的腿伤后,她收回目光淡淡的说道:“咱们这栋楼里不算那些前来洽谈生意的客户,和那些外勤的销售人员,足足有两千六百八十二人,其中有一半可能都变成了活尸,而警方要想打进来,首先就要面对这一千多只活尸,攻坚的难度可想而知,所以我们也不能完全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自己给自己找出路,让警方更容易的营救到我们!”

  “萧董,我觉得还是一切听警方的安排吧,你真应该到窗口去看一看,这外面简直太乱了,我们真不应该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王富贵有些不大情愿的摇了摇头,刚刚才看过窗外状况的他还很心有余悸,成片撞在一起或翻倒的汽车堆的就跟小山一样高,还有熊熊燃烧中的大巴和房屋,以及满街乱窜的活尸跟拼命惨叫的人类,到处都是血腥和暴力的世界,王富贵甚至觉得乱成一锅粥的叙利亚都没这惨,用满目疮痍来形容都不够格!

  “咚~”

  就如同要印证王富贵的话一样,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忽然就从窗外传来,强烈的冲击波立刻震得门窗哗哗乱响,整栋大楼都跟着强烈摇晃了一下,众人全都惊恐的往窗外看去,只见一团耀眼的烈焰正直冲上天,伴随着浓浓的黑焰直接就在他们的窗前形成了一朵小型的蘑菇云!

  “妈呀!这什么东西炸了……”

  黄炳发满脸惊讶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到落地窗边,半掩的窗帘刚被他拉开一角,一块锋利的黑色铁皮便迎面向他射来,“哗啦”一下就切碎了玻璃,黄炳发甚至连反应都没有,黑色的铁皮便带着一股强大的劲风,贴着他的脑门飞了过去,“当”的一声插进办公室的墙壁中呼呼乱抖!

  有经验的王富贵一眼就看出了那东西的来头,目瞪口呆的喊道:“飞…飞机涡轮的叶片?天呐!这……这是飞机炸了啊……”

  “轰~”

  伴随着王富贵的惊呼,一声更加巨大的爆炸声忽然传来,众人只感到耳朵“嗡”的一声就彻底听不见了,而一股强大的气流更是狂暴的冲了过来,一下就震碎了所有的窗户玻璃,黄炳发更像迎面被大卡车给撞上了一般,整个人凌空飞起,呼啦一下就被掀飞了出去!

  “啊……”

  无数的玻璃碎屑雨点般打在众人身上,每一下都如同针扎般的刺痛,几个女人惊叫着在地上滚成了一团,几个男人更是趴在地上疯狂的抱头鼠窜,但整栋大楼都开始跟着天摇地动起来,一群人就好似被顽童撞在笼子里的蛐蛐一样,没头没脑的被剧烈摇晃,没几下就开始分不清天和地了,只感到眼前所有的一切都开始飞快的旋转,似乎整栋大楼都要开始垮塌了!

  “咚咚咚……”

  生命不息!爆炸不止!

  强大的爆炸居然一下接着一下的炸响起来,如同过节所放的烟花一般精彩,但身在爆炸中心的一群人却不这么想,他们就像处在暴风眼中的一叶扁舟,不断的被巨浪掀起又抛下,心脏也跟着快速的揪起又落下,他们根本不敢再往任何地方爬了,生怕一个不好就一头摔出大楼去,只能惊恐万状的趴在地上不断乞求大楼不要倒,千万不要倒……

  强烈的爆炸总算缓缓平息了,宽敞豪华的办公室此刻只能用天翻地覆来形容,硕大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早已经摔的粉碎,被垮塌的天花板凄惨的压在碎屑里,大量的电线和管道从顶上坠下来,如同倒挂的海草一样可怕!

  无比狼狈的众人却趴在杂物堆里久久不敢直起身来,直到耳蜗之中不再回荡着嗡嗡乱响的声音,几人才七晕八素的掀开身上的东西,心惊胆颤的从地上爬起来,满脸茫然的互相看了几眼,却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抹浓浓的惊惧!

  萧澜的办公室已经彻底面目全非了,就如同被强大的暴风给肆虐过一般,所有的东西通通被掀到了墙角,就连萧澜那张沉重的老板桌也被掀的底朝天,凄惨的撞碎了办公室的大门!

  “真……真是飞机炸了……”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王富贵,十分机械的推开脑袋旁一根哗哗淌着水的水管,难以置信的看着街对面的大楼,只见一栋扇型的商务楼从中间被飞机撞开了一个破洞,一小截白色的机尾就挂在一根裸露的钢筋上,巨大的爆炸虽然没有让大楼垮塌掉,却把大楼砸的像是陨石坠落过的地面,直接撕开了它的半个楼体!

  大量的浓烟从楼里滚滚冒出,眨眼间就起了火,但许许多多的人影却在这时,从大楼的窗户里摇摇晃晃的走出来,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一点危险,居然接二连三的踏空从楼上重重的摔了下去,到了地面便是一滩滩的黑色的肉糜,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有,刚想张嘴大喊“不要跳”的陈杨立马呆住,眼神悲哀的明白过来,那根本就是一只只没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糟了!立交桥塌了……”

  丁子晨浑身颤抖的走到破碎的落地窗边,扶着一根立柱满脸悲哀的看着楼下的立交桥,双向四车道的宽大立交桥早就碎的跟威化饼一样,一节一节的彻底断开了,桥墩是桥墩,路面是路面,一些燃烧中的汽车还在接二连三的小爆,无数的汽车山一般的积压在下面,造成了延绵十数公里的巨大车祸现场,不但堵住了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也彻底堵住了他们逃生的希望!

  “快!快打电话给王局长……”

  王富贵的面膛也白的不能再白了,混合着脸上被碎玻璃切开的口子跟血迹,他就如同刚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一般可怕,满脸紧张的走过去对丁子晨结结巴巴的喊道:“跟……跟他们说,只要他们能派直升飞机来救咱们,我们给他们捐……捐五百,不,一千万!”

  “好好!我试试,我试试……”

  早就慌了神的丁子晨忙不迭的点头,战战兢兢的擦掉脸上的血迹,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电话,他自然也知道下面的街道已经被炸成了那副鬼德性,警方肯定没法通过正常途径过来,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直升飞机身上了!

  这次不知是不是丁子晨的人品突然爆发了,居然第一个电话就拨通了王局长的号码,他举着电话满脸惊喜的跟众人挥手示意,等对方接起电话后他急忙就点头哈腰的说道:“啊喂!王局啊,我是沧澜集团的丁子晨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们能不能派直升机来接我们,我们可以给你们警察局捐一千万现金!啊?你……你怎么这样呢?喂喂……”

  “子晨!王局长怎么说的?”

  王富贵满是紧张的看着丁子晨,不过从他刚刚的声音上来看,似乎事情的结果并不大好,果然等丁子晨抬起头来时,脸上已经是一片哭丧,哀嚎着说道:“那老王八蛋叫……叫我去死,说他自身都难保了,出一个亿都没有飞机!”

  “完了!彻底完了……”

  王富贵健壮的身体立马晃了晃,脸上浮现出一片不正常的灰白,他失魂落魄的看着屋中几个人,哀嚎一声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给我起来!”

  萧澜突然捏着拳头爆喝了一声,她的俏脸上也被碎玻璃划出了一道口子,半边脸上都染满了血迹,不过这不但没有让她丑陋起来,反而给她更平添了几分英武之气!

  她大步冲到垃圾堆里拖出一袋高尔夫球杆,抽出几根重重的扔在地上,大声喊道:“你们要还是男人就自己闯出去,刘天良一个人都比你们活的潇洒自在,你们凭什么比不上他?既然没有救援了,那我们就要靠自己,想活的就跟我走,想死的就留在这里像个女人一样慢慢哭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日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