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晚年丧子
陆子羽2018-02-13 00:333,381

  吴郡陆家

  一老者正守在自家屋外,布满沧桑的脸上透出内心的焦灼不安,而在他前方的屋中正传来女子的痛呼声。

  那痛呼声似乎连着老者的心,每一次痛呼都会让那老者不由自主地紧张,似乎一颗心就那样吊在嗓子眼儿一般,不上不下。

  老者名为陆言,字慎语,五十余岁,是吴郡陆家偏支,因其人朴实本分,故而认识的人都称其为陆老汉。

  说来这陆老汉也算书香门第出身,但奈何豪门中人太多,难以面面俱到,而他这一脉又恰恰不受陆家待见。

  因此,陆老汉空有世家子的名份,却享受不到世家子的生活。

  当然,陆老汉也不愁吃穿,却不是因为陆家还念及多少旧情,照顾一下陆老汉,而是因为陆老汉有一项打铁的好手艺。

  而且陆老汉这手艺不是吹嘘,偌大吴郡之中,无人不知“陆言造”,所造出来的铁器绝对是响当当,不知多少人来求他打造铁器。

  正因如此,即使陆老汉不受陆家照顾,日子也算过得去,用后世的话讲就是小康家庭。

  本来陆老汉自给自足,应当无所遗憾,但奈何天不作美,陆老汉却一桩心病——膝下无子。

  早些年间,陆老汉也尝试过各种偏方,拜访过各种高人,却依旧没有子嗣。随着年岁增长,年过半百的陆老汉本已对此事不抱任何希望,只想跟着妻子李氏平平淡淡地安度晚年就好。

  但这老天终于开眼,似乎要照顾这孤苦老汉一般,在老汉自觉得子无望的时候竟传来李氏有孕的喜讯。

  自那之后,陆老汉对李氏照顾可谓无微不至。但李氏毕竟上了岁数,生子一事自然不简单。

  这不,今日正是李氏分娩的日子。

  陆老汉已在屋外等了近乎一日,但屋内除了女子的痛呼声外始终未闻婴儿坠地的声音,也难怪陆老汉会着急。

  就在陆老汉抓心挠肺,苦苦期盼的时候,一声婴儿啼哭仿若天籁。

  听到这声音的时候,陆老汉心中一喜,焦急地望着屋内跑去。

  陆老汉自然知道婴儿生出来了,只是他自己没见着屋内情况,心里始终不踏实。

  就在陆老汉即将踏入屋内的一瞬,一壮实妇女从屋内大踏步走来,一手挡住房门,一手指着陆老汉劈头盖脸地呵斥道:“嫂子刚刚分娩,现在正是怕风的时候,你想干什么?!”

  陆老汉听那名产婆的话后,神情一滞,略带些许后怕,急忙问道:“情况怎么样?我夫人和孩儿有没有事情?”

  那产婆也是老人,自然理解陆老汉晚来得子的焦急,也不再怪他,说道:“现在还不知道,只是,嫂子年岁已大,这么一折腾身子正虚。所以,你还是在门外等着就好,等里面情况稳定之后,我自然会叫你进去。”

  陆老汉听见那产婆的口气似乎不那么严肃,自然放心不少。

  “那孩子?”陆老汉似乎有些羞赧地问道,毕竟刚才差点因为自己冒失而害了李氏。

  产婆听见陆老汉的话语,布满皱纹的眉角终于露出笑容,说道:“恭喜,是个男孩儿。”

  陆老汉听闻这个消息,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顿时喜上眉梢。

  只是陆老汉似乎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喃喃说道:“我当爹了?我当爹了!我陆言终于后继有人了?!哈哈。”

  看着陆老汉兴奋的神色,产婆也欢喜的很,仿佛是确认陆老汉的话语一般,说道:“没错,你当爹了。”

  原本围着帮忙的人听见这个消息,纷纷来向陆老汉贺喜。

  就在众人都向陆老汉贺喜时,似乎又一个天大的玩笑降临:那婴儿的啼哭声仿佛是被恶魔扼住喉咙一般,戛然而止。

  陆老汉听见那婴儿的啼哭声突然停止,心中一突,一种不详的感觉传来。

  而仿佛是要印证陆老汉的预感一般,从屋内跑出一人,大声嚷嚷着:“不好了,不好了,孩子没气了。”

  产婆听见这个消息,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立即推开陆老汉往屋内跑去。

  不一会儿,那个产婆又跑出来对着陆老汉大声嚷嚷道:“老汉,赶紧去请医者,晚了你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听见这个消息,陆老汉顿时觉得天塌地陷一般,六神无主,只是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虽然陆老汉没从着震撼的消息中恢复过来,但陪着陆老汉的人早反应过来,匆匆离开去请当地最有名的医者。

  陆老汉此刻神情呆滞,脑中空白一片,无法思考。

  就这样,陆老汉呆滞地看着刚出去的人将医者领入家中。然后,又愣愣地看着那医者摇头出来。

  至于那医者说了什么,陆老汉已经记不清,或者说,陆老汉根本没有听进去。

  此刻,陆老汉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儿夭折了!

  这个念头在陆老汉的脑中如梦魇般缠绕,甚至当医者摇着头走出家门时陆老汉也没有留意。

  而当那医者跟陆老汉说完话之后,原本贺喜的人都用一种同情怜悯的目光看着陆老汉。

  只是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哈哈,多么可笑!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这些话在现实面前是多么苍白无力。

  没错,晚来得子的确是一大喜事!但若晚来得子与白发送黑发之间相距不到一个时辰,那最开心的事就变成最利的刀,直刺人心。

  院内无人言语,只有摇头叹息,甚至有些人已经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而选择默默离开。

  产婆此刻也不知说些什么,最初欣喜的脸庞变为僵硬,最后化作一声长叹,叹尽万千哀愁。

  随后,产婆转身进到屋中,在屋内还有一位李氏等人照看。

  正在众人沉湎于悲伤的时候,一声突兀的闷响传来。

  众人慌乱地抬头循着声音望去,却是看见陆老汉因悲伤过度而昏厥过去。

  陆家再次陷入慌乱。

  三日后,正是陆家子出殡之日。

  陆老汉也渐渐从晚年丧子的阴霾走出来。

  毕竟陆老汉是个男人,即便难过,但大小事情也需要一肩承担。

  只是在陆老汉看着那躺在小小棺材中冰冷的尸体时,眼中还是难免流露痛苦的神色。

  即便陆老汉装作如何坚强,明眼人还是一眼就能看出陆老汉藏在深处的哀伤,就仿佛整个人都被抽去精气神一般。

  或许这三日对陆老汉而言不是三日,而是过了三十年一般。

  原本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此刻已经变得雪白,就如同陆老汉的脸色一般。

  关心陆老汉的人都紧紧地盯着他,仿佛害怕这个铁打的汉子瞬间崩溃。

  不过,陆老汉并没有众人所想的那般脆弱,虽然有些佝偻,但依旧是尽力笔直的挺立在那里。

  而陆老汉的妻子此刻躺在榻上,由于生子的体力消耗再加上丧子的痛苦,陆老汉的妻子如同病入膏肓一般。

  陆老汉也曾执意劝过妻子,不让她来参加儿子的葬礼。

  只是陆老汉无论如何都拗不过妻子。

  无奈之下,陆老汉只好请人将自己的妻子抬出来。

  但是,陆老汉依旧担心,担心自己的儿子刚离开不久,妻子也随后而去。

  因此,陆老汉丝毫不敢大意,时时都注意着妻子。

  不过,陆老汉的妻子似乎要比陆老汉更加坚强,只是静静地看着躺在棺材里的孩子,没有一滴眼泪流下。

  但是,那深埋在瞳孔里的悲伤却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出来。

  有的时候,不流泪的痛比撕心裂肺的哭号更加令人悲恸。

  陆老汉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孩子,这一眼看的很深,很认真,仿佛要将这个来到人世不长时间的孩子完全记在心中一般。

  虽然这孩子来到世间的时间很短,但在陆老汉看来,这是一段父子情分。更何况,这孩子更是陆老汉的唯一。

  医者已经给陆老汉的妻子诊断过,此次李氏生完孩子后想要再生孩子却是千难万难,而陆老汉的身体恐怕也再难有子嗣。

  所以,这个早夭的孩子真是陆老汉唯一的孩子。

  陆老汉静静地看着,看着。

  旁边的人轻声提醒道:“老汉,到时间了。”

  陆老汉却仿佛没听到一般,依旧紧紧地盯着那躺在冰冷棺椁中的小小身躯。

  那人看见陆老汉这般模样也不再言语,只是无奈叹息一声,摇摇头离去。

  而另外一位老者出言劝慰道:“老汉,节哀吧,让侄儿早些上路,也好早日投胎做人。”

  陆老汉自然听得见声音,心里也明白那老人说的对,只是在陆老汉的心中,真的很想再多看这孩子一眼,哪怕一眼。

  精致的五官,秀气的手脚,却是早夭的命,苍天何其不公?!

  陆老汉真的不甘心,不甘心孩子这样离去,不甘心自己无能为力,不甘心苍天无眼,如此折磨自己。

  但是,命运就是如此,由不得陆老汉不甘心。

  所有的不甘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陆老汉收回目光,拖着佝偻的身躯,缓缓走向病榻上的贤妻。

  只是,在陆老汉经过一人身旁时,轻声说道:“老五,封棺吧。”

  说完,陆老汉仿佛抛开所有留恋,向自己妻子坚定地走去。

  不过陆老汉没有注意的是,在他转身离去的一瞬间,原本那躺在棺椁内已经冰冷的身躯竟轻轻动了。

继续阅读:第2章 失而复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