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欲投陆康
陆子羽2018-01-16 05:123,149

  陆丑跟在陆老汉的身后进到屋中,李氏已经在床榻上睡着。

  陆老汉看着已经熟睡的妻子,眼中充满爱怜。陆老汉与李氏已经结为夫妻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两人一直恩爱有加。如今李氏病倒了,陆老汉自然是心疼。

  陆老汉心中正感触着命运,却是陆丑看到陆老汉忧心忡忡的样子,从门外端水进来。

  陆丑举起手中的水杯,对着陆老汉说道:“父亲,先喝口水吧。”

  陆老汉看向陆丑,心中十分宽慰,点头说道:“好,且放在旁边吧。”

  陆丑很乖巧地将水放在陆老汉的旁边,而后走到陆老汉的身边,端正地坐在一旁。

  陆老汉笑着问道:“最近可学些什么?”

  陆丑闻言,无奈地摇摇头说道:“父亲,孩儿如今已经将四书五经通读了一遍,其中感触颇多,但是这里却是已经没有老师可以为我解惑了。”

  陆老汉听到陆丑的话语也颇为无奈。毕竟,就连吴郡最有名的教书先生也拿陆丑没辙了,恐怕只有当世大儒才能教的了这个孩子。

  只是当世大儒又怎是那么好请的?

  不得不说这个孩子确实是聪明的近乎妖孽,凡是所教的东西仅仅一遍陆丑便会融汇贯通变成属于自己的东西。

  至于诵读也不在话下,只是要稍微花些时日而已。

  不过,就算会花些时日,早就读完四书五经的陆丑此刻早就能将四书五经背诵出来,但是,若是说要完全理解却也谈不上,毕竟没有良师辅导,就算陆丑有些见解也无人解惑。

  通读与读通,两字顺序不一样,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陆老汉起初对此也是十分头疼,但现在陆老汉的心中却是有一个让人不知是福是祸的想法。

  今天,陆老汉刚到铁匠铺就接到一个消息,是陆老汉同族的陆康派人传来的。

  此刻陆康已经从武陵太守调任桂阳太守,却是偶然之间知道陆家如今出了陆丑这样的一个神童,便想要让陆老汉过去。

  其中有两点意思:一是接济陆老汉一家,再次则是想要好好培养一下这个号称是陆家下一代的翘楚的人物。

  不过,陆老汉却也是人老成精的家伙,现在这世道虽然还没有黄巾起义的时候那么混乱,但是,现在距离黄巾起义也就还有两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这个世间已经有许多灾难降临,而由此导致的流民更是不在少数。而其中一些走投无路的流民自然就被逼无奈上山落草。

  所以,这通往桂阳的路可并不好走,随便出来一队山贼就够陆老汉一家搭进去。

  而陆康却是因为新官上任,自然公事繁忙。

  所以,陆康已经明确示意自己没有办法来接应陆老汉一家。因此,陆老汉一家此去桂阳便要自己一路前行。

  按地理上来讲,桂阳离吴郡吴县说远也并不是很远。但是,即使不远这一路也难免不会遭遇些意外,这也正是陆老汉犯愁的地方。

  陆老汉看着陆丑,不免地轻声叹了口气,却是心中知道无论为了什么,自己都是要去,可是如何安全地到达桂阳,却是自己所要面临的第一个难关。

  陆丑两世为人,却是看得出来陆老汉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发愁,不免用稚气未退的童声问道:“父亲可是遇见什么麻烦了么?可否跟孩儿讲一下,看孩儿是否能帮的上父亲。”

  陆老汉心中苦楚自然难说,但是心里憋久了也难免想要说些话发泄一下。

  于是,陆老汉对着陆丑说道:“没什么事情,却是你的叔父来信,想要让咱举家西迁桂阳,但一路险阻,再加上现在世道不太太平,心中难免有些惆怅。”

  陆丑听闻,却是有些不解的问道:“叔父?叔父怎么去了桂阳?”

  陆老汉却是听见陆丑的话,心中难免生出一些傲气,说道:“这个你却是不知,你这个叔父却是咱陆家的俊杰,在你出生的时候他就被升为武陵的太守,所以,你不知道也是属于正常。”

  “武陵太守?”陆丑闻言更加疑惑,却是陆丑隐约中并没有记得有哪个姓陆的当过武陵太守。

  而武陵太守陆丑所记的莫过于刘备在和孙权联合破曹之后夺荆南四郡的时候的那个武陵太守。

  不过,至于姓甚名谁,陆丑却是也不太清楚,只是隐约记得是个姓金的人,至于这个陆家的武陵太守,陆丑却是记不起来。

  当然,若是说陆家谁最出名的话,当然莫过于后三国一把火烧的刘备丢了性命的陆逊了。只不过,此刻恐怕陆逊还未出生吧。

  陆丑却是摇了摇头,笑着想到:“怎么可能,陆逊似乎是从庐江出来的,怎么又会跑到桂阳去,与吴郡陆家又怎么会有关联?”

  陆老汉看着陆丑先是疑惑的问道武陵太守,随即又摇了摇头,不满的说道:“怎么?你不信?我跟你讲,原先的武陵太守,现今的桂阳太守,正是我陆家的俊杰陆康。”

  “陆康?”陆丑心中疑惑的想到。

  这陆康却是也有些印象,只是,陆丑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是谁来。至于陆康和陆逊究竟有没有什么瓜葛,陆丑此时也是记不起来了。

  不过,这些到无所谓,既然有这么一个当官的叔父的话,陆丑自然乐意过去。说不定,以后若是要建立自己的势力的话,恐怕还要仰仗这位叔父的威望。

  但是,陆丑也知道,陆老汉的担忧并无道理。现在流民四起,这一路上,若是想要安全走到桂阳,没有人护送的话恐怕也不容易。陆丑脑中急速的运转着,转瞬之间,陆丑心中便有了计较。

  陆丑笑着对父亲说道:“父亲,实际上此事也不是那么困难么。”

  陆老汉听见陆丑的话,却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哪有想的那么简单,现在这世道流民四起,若是遇上普通流民的话,恐怕也就费些财物,但若是遇上匪寇的话,我们就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往里搭的,更何况,你母亲这身体也实在是经不起折腾了。此次远行,我怕走不到一半的路程你母亲就要命丧途中。”

  陆丑看见自己的父亲的模样却是知道父亲所忧虑的是自己的母亲。面对这个问题一时之间陆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毕竟,现在可不是一千年以后,有着那么发达的交通工具。现在最好的交通工具也就是马车而已了。

  而像是陆丑家这种情况,又怎么能弄得上马车这种在南方算得上是奢华的东西。陆丑心中也开始暗自思考起来。

  陆老汉看着陆丑眼睛原本绽放的光芒慢慢的暗了下去,心中却是自嘲的想着:“陆老汉啊陆老汉,你的孩子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小孩儿而已,难道你真的把他当成那种生而知之者,指望他能想出什么办法不成?”

  随即,陆老汉却是对着陆丑说道:“没有办法也无妨,不过你放心,父亲我没有什么能耐,但是,可以保证的是,绝对不会耽误你的前途的。”

  陆丑听见陆老汉的话语,心中却是不由的一阵感动。

  毕竟,无论隔了多少世纪,父母对于孩子的爱却是一样的。这让陆丑原本还有些觉得别扭的感觉此刻却是变得一点儿都不别扭了。

  陆丑笑着对陆老汉问道:“父亲,不知道这吴郡可有什么大的家族?下面又有哪些产业?”

  陆老汉听见陆丑的话,却是不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不过,陆老汉还是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在吴郡之中,有四个较大家族,分别是陆家,朱家,张家,顾家。至于产业呢,则主要是农业为主,至于商业这四大家族也略微有些涉及。

  只是,现在陆家却是因为陆康出任了桂阳太守,大多数的人都跟了过去了。只有像是陆老汉这种并不被看好的旁支留在了吴郡支撑着陆家的根底。

  陆丑闻言,却是问道:“不知道除了陆家之外,剩余三家可有在桂阳郡的生意?”

  陆老汉沉思片刻之后,却是眼前一亮。

  陆老汉此刻自然是明白了陆丑的心思。不过,随即,陆老汉的心中却是一惊,毕竟,这种想法若是出现在一个成年人口中并不足为奇,但是,此刻谈出这种想法的居然是一个四岁的孩童,却是不由得陆老汉不惊奇。

  陆老汉略微一沉思却是说道:“现在,朱家似乎正有要往桂阳的生意,我们过去跟朱家打声招呼的话,到是不妨跟着一起去。”

  随即,陆老汉越想越觉得此事可行,不由拍手说道:“好!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他们朱家既然要到桂阳做生意,自然需要我陆家照拂,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说一下,想来也方便的很,我这就去。”

  “朱家么?”陆丑的口中喃喃说道,抬起头看着陆老汉急匆匆离去的背影。

继续阅读:第5章 结连朱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