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结连朱家
陆子羽2018-06-13 08:106,201

  对于朱家,陆丑却是一点儿都不陌生,至于为什么?却是因为朱家出了个朱桓大将。

  而在四大家族中,只有朱家尚武,其余四家都是以文为主。

  不过,虽然如此,也不代表着朱家全是莽夫。

  相反的是,朱家虽然尚武,但是生意却是也没有落下,毕竟,想要维持这么多人的生计的话,没有好的财政供给却是不行的。

  而行商虽然被世家所鄙视,但是每个世家都会有着自己的商队。

  而至于其余三家,陆丑虽然不敢确定,但是,自己这陆家恐怕真的就是出了那个陆逊的世家。

  毕竟,听自己父亲的话,江东陆家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而且陆丑又知道陆逊这个家伙就是世家出身的,恐怕,也就是自己的这个陆家了,至于为什么陆逊会在庐江出仕,陆丑真是记不起来,也许因缘巧合之下,陆家迁到庐江也说不定。

  毕竟,在乱世之中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而顾家,陆丑却是知道顾雍就是出自这顾家。

  顾雍有大才,但是,顾雍恐怕要年长陆丑几岁。

  不过,即使如此,陆丑就现在的情况而估计,顾雍应该还在跟着蔡邕学艺呢。所以,对于顾雍这个大才,陆丑只能望而兴叹,知道自己一时招揽不来了。

  至于张家,陆丑不知道张昭是不是出自张家。若是张昭是张家的话,那张家就的确了不得了。

  不过,这家伙有一点却是让陆丑挺反感的,那就是无论是谁来了,他都是一个标准的投降派,曹操来了想投降,刘备来了也想投降。

  当然,这也无妨,只要有足够的实力就不怕这个投降派两面倒,毕竟,世家的人也是要顾全颜面的。至于陆丑能不能把这个内政大才给拉拢过来却是陆丑以后要考虑的事情了。

  但是,陆丑可以确定的是,张温此人就是吴郡的人。虽然陆丑足不出户,但是偶然之间对于这四大家族的事情还是有些了解的,此刻张家的家主正是张温。

  现在,陆丑却是也有自知之明,无论是张昭还是顾雍,甚至是张温,陆丑知道凭借着自己现在的实力的话,却是没有可能招揽他们的。

  陆丑突然间又想到一点让他担心的事情,那就是不知道周郎和孙策这一对黄金搭档认识了没有呢。

  陆丑可是隐约记得,周瑜和孙策可是在年幼的时候就成为异姓兄弟,至于现在两人是否已经拜了把子,陆丑却是不得而知。

  不过,陆丑却是也清楚的知道,现在就算没拜把子的话,恐怕也八九不离十了。再过上两年可就是黄巾之乱了。

  那个时候,孙策可是跟着他爹孙坚四处征战,哪来的时间和周瑜两人拜上把子。

  陆丑对于这一对组合虽然没有像是刘关张这三人那般畏惧,但是,也是丝毫不敢小看这对黄金搭档的。

  毕竟,美周郎和小霸王的名字可不是叫着玩的,他们两人联手的话,可是连曹操那个老奸雄都有些畏惧的呢。

  陆丑自问,虽然自己有着穿越者的优势,但是跟曹操比起来,做人上还是有些差距的。

  至于这美周郎是否真的如同三国演义所说的那么小肚鸡肠,陆丑却是不知,而且,罗大忽悠的书中有多少是史实,谁也不知道。

  不过,在前世的时候,陆丑可是从苏东坡的词中听说周瑜这个人恢弘大度,丝毫不像演义中那般不堪。

  但是,陆丑现在也不担心什么,毕竟,现在距离小霸王横扫江东的时候还有段日子呢,至少,也是要等他老爹死了之后的事情了,所以,对于那么遥远的事情,陆丑不愿去想,也懒得去想。

  毕竟,自己来到了三国之中,整个三国就变成了一个未知数而已。孙策若是想要横扫江东的话,至少也要过了自己的这一关再说。

  再说了,陆丑自问的话,也不见得比孙策小了许多。当然,陆丑不得不承认的是,若是以后要横扫江东的话,孙策的确有资格做自己的劲敌。

  虽说孙权的实力也不差,但是,在陆丑的眼中,始终是要比孙策此人差上一些的。若是孙策能多活些时日的话,三国这盘大棋最后鹿死谁手还不可知。

  试想一下,若是曹操攻袁绍的时候,孙策从背后捅上一刀的话,恐怕,曹操这个老家伙的了脸色一定是很精彩的。

  想着想着,陆丑却是开始慢慢盘算着如何好好利用自己穿越者的优势,在这个混乱的三国时代立足了。

  且说另外一面,陆老汉得到了陆丑的提醒之后,急匆匆的赶往朱家的大宅。

  这朱家果然是吴郡大家,其大宅一看便是气势恢宏,庄严中却是透出少许的杀气,这正是朱家常年习武所致。

  陆老汉上前对着门外的守卫说道:“陆家陆言有事拜见朱家家主,小兄弟帮忙通传一声。”

  那门外的守门人看见陆老汉却是也不陌生,只是因为陆老汉多次帮助朱家冶炼兵器,所以,陆老汉跟朱家也常有往来,也正是因为这个样子,陆老汉才得知了朱家最近正有一批要送往桂阳贩卖的货物。

  待到那看门小厮进去之后,不一会儿的功夫却是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笑吟吟的走了出来,见到陆老汉便亲切的喊道:“慎语兄,我正好有事要寻你,不想你却是先来了。”

  陆言看着那个人说道:“朱毅贤弟,也不怕你笑话,我此次前来也是有事来求你的。”

  此人正是朱家家主,朱毅。

  朱毅听见陆老汉的话,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随即却是笑着说道:“哦?既然兄长有事的话,那就快进屋里来说。”

  待陆老汉跟着朱毅进到屋中分主宾坐定,却是率先开口问道:“不知道朱毅贤弟找我何事?”

  虽然,陆老汉仅仅是陆家的一个不起眼的旁支,但是,陆老汉对于一些世家大族的规矩还是懂的。

  毕竟,有的时候,陆老汉也是要到陆家本家中坐上一坐的,其中自然不能坏了规矩。

  朱毅听见陆老汉的话语,也不作态,直接就是说道:“没什么事,就是想要慎语兄为我家那个不肖儿做一把兵器。”

  陆老汉闻言却是大惊,说道:“贤弟,我这儿三个月前才给令郎做了一把一十二斤的长枪,莫不是这么短时间内尽然就不顺手了?”

  陆老汉一直靠打铁为生,自然知道武人都是要打出一个趁手的兵器才可以在武艺一途有所长进。只是,这朱家的孩子长进如此之快却是陆老汉闻所未闻的。

  朱毅听见陆老汉的话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小孩子,现在正是长力气的时候,前阵我看他习武,却是发现那柄长枪已经不甚是趁手了,所以,想要劳烦陆兄像上次一样,再造上一把长枪,用料自然由我们来出,报酬也跟上次相同。”

  陆老汉犹豫了一下,却是没有应承下来,而是不断思索着。

  朱家给的报酬自然不会少了,上次朱家给的一些财物至今也仅仅是花销了一点而已。

  只是,如今他只想领着陆丑前往桂阳,不过,自己若是想要前往桂阳的话,必须要靠着朱家的商队的护卫,所以,拒绝自然也不可以,此刻,陆老汉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不过,朱毅既然能当上这儿家主的地位,自然也非是寻常人,察言观色自然也有一手,但是,作为武人那特有的直爽却是没有变化的。

  朱毅略微想了一下,却是一拍脑袋说道:“对了,我差点儿忘了,貌似慎语兄过来找我有事,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慎语兄亲自前来?但言无妨,若是我朱毅能帮上的,绝不推迟。”

  陆老汉知道这朱家家主直爽,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更何况自己所说的事情也并非是什么大事,便直言说道:“贤弟,兄长却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朱毅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的说道:“但言无妨。”

  陆老汉略一犹豫却是将陆康想要他去桂阳一事和盘托出,并言明自己想要借朱家的商队,保护自己以及妻儿前往桂阳郡。

  朱毅听完了陆老汉的请求之后,却是笑着答道:“这件事情也并非是什么难事,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家族在桂阳那面的生意也不是很着急,所以,你打完长枪之后,我们再出发,当然,一应报酬还是会像往常一样的。这样,你看行不行?”

  陆老汉虽然着急前往桂阳,但是,既然朱毅已经给出了条件的话,陆老汉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些什么,而且,朱家给出的报酬也确实是优厚。于是,陆老汉便应允了下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半个月后出发吧。半个月足够我打造好一柄长枪的了。”

  朱毅听见陆老汉答应了他的要求,也是欣喜。随即,朱毅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陆老汉且随我去取材料吧。”

  陆老汉闻言欣然允诺。

  不得不说,朱家果然是吴郡的大家族,随随便便出手的便是难得一求的玄铁。

  陆老汉说到底的话终究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铁匠而已。既然是铁匠的话,自然想要打造一把可以名垂千古的神兵利器。那传说中的鱼肠,干将莫邪等神兵利器可是让陆老汉神往已久。

  陆老汉得了玄铁,虽然没有把握打造出神兵来,但是,打造出来的至少也是一柄上乘的兵器。而朱毅也是将陆老汉自信满满的神色看到心中,满意的点了点头。

  原先,朱毅还担心陆老汉半月之内是否能打造一把好兵器,现在,这种顾虑却是一扫而空。

  陆老汉选好材料之后,便向朱家家主请辞,而朱毅也自然让人将陆老汉所选中的材料找人送到陆老汉的家中,这些暂且不说。

  单说,陆老汉回到家中之后,陆丑却是看见陆老汉一脸喜色,心中自然猜出了几分。

  随即,陆丑便上前对着陆老汉说道:“爹爹,可是朱伯父答应了下来?”

  陆老汉笑着点点头,说道:“没错,是答应了下来了。”

  陆丑却是问道:“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陆老汉听闻,却是笑着说道:“半个月后便可以了,在那之前,为父我还要再锻造一把长枪。”

  陆丑听见半月之后才出发,起初还惊讶为何要等半个月后,现在却是明白了过来。无非就是朱家让自己的父亲为他们在锻造一把兵器而已。

  提到兵器的话,陆丑却是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前世的时候,陆丑闲来无事的时候也喜欢看上一些杂书,却是偶尔知道了一些关于锻造兵器的方法。不过,现在陆丑却是犹豫要不要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因为,陆丑不知道,若是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的父亲又会怎么样看自己。毕竟,想要掌握一些锻造方法的话,可是要长时间的积累的,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古代的时候神兵如此难求的原因。

  而每一个锻造大师,手里自然有着一份对于锻造兵器的感悟。而这种感悟却不是一朝一夕得来的。而是经过日积月累之下,从锻造之中感悟的。

  陆丑知道,自己只是占了穿越者的优势而知道了这些方法罢了。现在说出来的话,恐怕,自己就真的成了别人眼中妖孽了。

  陆丑心中想定,却是决定现在不说为好,等以后时机成熟的话,再说也不迟。

  更何况,在陆丑的记忆中,似乎那些锻造的方法要在有了煤炭之后才可以的。而现在这种情况又上哪找些煤炭过来?

  至于用柴火取代煤炭的话,陆丑可不知道行不行。说到底的话,对于炼器这一行,陆丑终究也只是一个门外汉罢了。想到这里,陆丑却是不在关心这些事情。若是日后有条件的话,再做些改变也不迟。

  转念之间,陆丑突然间想起了另外的一件事情。

  陆丑随即装作好奇的问道父亲:“却是不知道这兵器是给谁用的?”

  陆丑心中自然已经有了人选,只是,陆丑却是不知道自己猜的对不对而已。

  朱家习武,但习武之人已经长成的话,恐怕现在手里已经有了趁手的兵器。

  而这短短半年之间,朱家却是两次要求自己的父亲锻造兵器,恐怕,也只有正在成长的人才会不断换兵器,使兵器更加的趁手而已。而三个月便换一把兵器的话,此人也当不是凡人。

  陆丑的心中却是有数,朱家之中,正在成长的,而且还非凡之人,恐怕,也只有那个后来吴国的大将朱桓而已。

  所以,陆丑虽然明面上问此人是谁。但是,陆丑的心中已经有了八分的把握了。

  陆老汉听见陆丑的话,自然不知道陆丑心中所想的是什么,却是只当作小孩子好奇而已,便随口说道:“是朱家世子而已。”

  “朱家世子?”陆丑却是继续疑惑的问道。虽然陆丑心中已然有了猜想,但是,还是要让陆老汉来亲自证实才好。

  陆老汉听见陆丑还是要问,却是把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要说这朱家世子啊,却是一个练武的奇才,虽然现今仅仅比你长一岁而已,却是已经初步窥探到了朱家武学的门径,恐怕,他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不过,陆老汉说完,却是笑着看着陆丑说道:“不过,我家丑儿倒是也不逊色于他,现在,整个吴郡谁不知道“文陆丑,武朱桓”的名声。”

  陆丑听闻,却是无奈的撇撇嘴。

  这陆丑可没有想到自己现在居然是吴郡中这么出名的人物了。

  不过,这也难怪,陆丑从前平日里只在家中跟教书先生学书籍,而且又要照顾自己的母亲。

  而教书先生离开之后,陆丑也是在家中没事看会儿书籍,活动下筋骨。因为母亲生病在床的缘故,很少出门,故此,对于吴郡中的一些民间话语却是很少知道。

  不过,陆丑却是也当的起这文名,毕竟,年仅四岁便让吴郡最出名的老师都无言以对,的确是首屈一指的人才了。

  只是,陆老汉不知道的是,实际上,现在陆丑的武艺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前世的时候,因为军训的缘故,陆丑却是习了一套军体拳,而其自小也喜欢跟在爷爷的身边,偶尔看着爷爷打打太极拳,便也顺便学来了。

  现在,既然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中,陆丑自然明白,光凭文才的话,恐怕难以在这个乱世中立足。

  所以,自从三岁之后,陆丑便开始练练军体拳,偶尔打打太极拳了。

  虽然对于这个时代的冷兵器陆丑不是很了解的。但是,若是赤手格斗的话,陆丑却是有信心在这个时代之中不会输给任何一个同龄的人。

  在这个时代中,多点儿武艺的话,就可以保命的。陆丑又知道这些保命的手段,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这些事情陆丑自然不会说,而陆老汉一日到晚都在忙活工作的事情,却是也没有注意到,只是觉得这陆丑比同龄人都要健康一些。

  故此,陆老汉却是当作这陆丑只是天生如此罢了。

  而陆丑的记忆中,这朱桓虽然了的,但是,却并不是在武艺上的,而是在统兵上的。若是说朱桓的武艺的话,恐怕,这朱桓到最后也就是二流一等的大将吧。

  不过,二流一等的大将,始终不是一流大将的对手。而且,在三国之中,这一流大将恐怕是十个手指头都数不过来呢,二流一等武将在武艺上是在很难上数。

  陆丑这面有着心事,却是没有再问陆老汉什么。

  而陆老汉看见陆丑的样子,只是觉得陆丑恐怕是对这个朱桓很好奇,所以,才心有所思而已,也没有在意。

  毕竟,在陆老汉的眼中,陆丑也仅仅是一个小孩子而已,既然是个小孩,那又能想什么呢?

  随即,陆老汉却是不管陆丑,径自的进屋去看躺在床上的李氏去了。

  不过,就在陆老汉进屋不久,却是听见外面有着“砰砰”的敲门声。

  陆丑扭头看着陆老汉刚进去,却是不愿再麻烦自己的父亲,于是自己跑去开门。

  房门打开的时候,却是看见一名少年站在门外,看岁数却是有了八九岁一般。

  那少年看见陆丑,眼中似乎有着敌意,不过,却是还是拱手说道:“这位应该就是陆公子吧,请问陆叔父在家么?”

  陆丑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来。毕竟,自己才是刚刚见着这个少年,为何自己却是能清晰感觉到他眼中的敌意呢?陆丑怎么也想不明白。

  不过,于礼数上,陆丑却是不敢怠慢,连忙还了一礼说道:“家严正在屋内照顾家慈,却是不知道这位公子有何事找家父?”

  那少年刚要说话,却是听见屋内陆老汉的声音传来:“是朱贤弟让人送来的材料吧,且放在院内吧。”

  却是这面陆老汉前脚刚走,朱毅后脚就让人把陆老汉调好的矿石装进袋中送了过来。

  声到,人到。

  陆老汉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

  陆老汉看着那个少年,心中先是一惊,随即反应到:“你应该就是桓儿吧?”

  那少年却是恭敬的对陆老汉行了一礼说道:“小侄朱桓见过伯父。”

  陆丑听到这少年自报家门的时候却是呆住了。

  “他就是朱桓?”陆丑的心中不断的用自己映像中的朱桓和眼前的这个少年对比。

继续阅读:第6章 激辩朱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