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激辩朱桓
陆子羽2018-06-13 08:103,463

  陆丑惊讶的看着朱桓,一时之间,也顾不上什么礼数了。

  不过,这也难怪陆丑,却是因为朱桓给陆丑的印象本应该是一个文雅中透着些气势的人。

  但是,眼前的这个朱桓显得的确是孔武有力,气势也足够。只是陆丑那所预料中的书卷气却是没有。

  要知道,朱恒后来在孙吴立足的根本是兵法的造诣上,而并非是武力。所以,陆丑看见这透出一股武力的朱桓,觉得有些小小的惊讶。同时也有些担忧。

  不过,陆丑不知道的是,朱恒却是在长成之后才开始慢慢的学习兵法的,现在的朱恒也仅仅是武力稍微出众一些的小家伙罢了。

  陆丑既然不知道,自然看着朱桓的样子皱了皱眉头。只是因为朱桓现在给他的印象与自己的想象实在是相差太远。

  不过,陆丑这眉头皱的虽然并不是很明显,却还是被长年习武的朱桓给捉住了。

  少年人自然有着少年人的傲气。而且,在正史之中就记载过朱桓此人“耻为人下”。

  所以,虽然朱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朱桓确信,这个小家伙皱眉肯定是跟自己有关的。

  本来,朱桓对于这个跟自己齐名的家伙就有些不服,看着他的这个样子,却更是觉得心中有些不爽。

  而此时,却是陆老汉出来了,虽然,朱桓心中有气,却是也压了下去。毕竟,现在是自己过来求人的,若是与人的孩子大动干戈却是不好。

  否则的话,朱桓坏坏的笑了一下。

  随即,朱桓自然的忽略了陆丑,而是对着陆老汉说道:“伯父,我那长枪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半个月之后,我自然来取。”

  陆老汉看完材料之后,与自己所选的没有差错,却是点了点头说道:“也好,半个月后,你来取就是了。”

  朱桓得到了陆老汉的答复,却是想要告辞直接走了。毕竟,现在朱桓不想跟陆丑这个家伙有太多的交集。而且,现在朱桓也认识到自己还不是跟这个小子起冲突的时候。

  但是,在朱桓的心中却是看不起陆丑的。也许,是因为许多人都拿自己跟陆丑比较,才让朱桓的心中觉得有些怪异吧。

  不过,就在朱桓想要离开的时候,一直在旁打量着朱桓的陆丑却是出声拦住了朱桓。“朱家哥哥既然来到了此处,不妨进屋一座,陆丑对朱家哥哥的武名却是仰慕许久了。”

  朱桓听闻陆丑恭维的言语,却是暗暗的一喜,一股傲气油然而生,毕竟少年郎谁不喜欢别人称赞。

  但是,朱桓还是觉得陆丑有些不顺眼,随即说道:“却是桓还要回家练武去,没有闲时谈天论地,因此不便久留。”

  陆丑闻言又皱了下眉,只是因为陆丑听出来了朱桓此话中是话中有话。

  不过,陆丑也不想就这样放走朱桓。在三国这个群英聚集的年代,朱桓也算是一个比较耀眼的明星,陆丑却是不想这个明星因为武艺而荒废了兵法。

  陆丑看朱桓不想留下来,却是情急之中直接问道:“不知朱家哥哥可喜读书?”

  朱桓听闻陆丑的话,本来很正常的一句话在朱桓耳朵中却是十分刺耳。

  因为,陆丑一向文名在外,而自己却是以武闻名。“莫非这个小儿此次的一番话是嘲笑自己只懂习武,却是不懂读书?”

  朱桓心中暗想,刚才才升起的一丝好感瞬间烟消云散。

  想到这里,朱桓却是毫不客气的回到:“桓以为,大丈夫在世,当提三尺剑,立不世功。为大汉开疆拓土,守卫边疆才是正理。桓虽不才,却想效仿卫青,霍去病,而非是一个呈口舌之快的人。”

  陆老汉一听哪里不知道朱桓却是被自己的孩子一问着恼了,心中暗暗的责备着自己的孩子。

  不过,陆老汉也是知道刚才朱桓出言有暗中讽刺自家孩子的意思。

  所以,两个少年争斗,自己这个做长辈的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陆老汉只是一个铁匠,虽然有力,但是,这嘴却是不伶俐。

  陆丑听闻朱桓所言,眉头却是皱的更深,心中暗暗想到:“不知道这傲气跟关公比是不是能差上一些。”

  甚至,陆丑开始怀疑,这个朱桓究竟是不是历史上的那个朱桓。

  但是,陆丑想到吴郡朱家仅此一个朱桓,因此而相信,历史上的朱桓就是眼前的这个。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样子现在的朱桓还没有读过什么书,更别说研习兵法了。

  或许,以后自然会有机遇让朱桓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

  想到这里,陆丑却是摇头不语。

  朱桓看见陆丑摇头,却是更加生气,随即问道:“不知道贤弟摇头不语,可是不赞成为兄的话语?莫不是敢说卫青,霍去病不丈夫?”

  陆丑听见朱桓发问,便不好隐晦,直接说道:“朱兄误会了,朱兄志向确实是令人钦佩,只是,我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却是与朱兄有些不同罢了。”

  朱桓闻言,却是不屑的说道:“不知道贤弟有何志向,若是谈安邦治国,却是不必言了,若是天下大治的话,或许当可以造福百姓。但是,现今汉家奸佞当道,若是没有武力压制的话,只不知道这世上有多少纷乱。故我以为,当先清君侧,而后才是为民请命。这些,恐怕一个腐儒是做不来的吧?”

  陆丑听闻朱桓此番言语,自然听出了朱桓暗暗讽刺自己不过是一个腐儒而已,不过,陆丑却是不恼反喜,对这个朱桓也是刮目相看了。

  毕竟,自己是穿越而来的,自然知道关于汉家的事情。而朱桓作为一个这个时代的人,这么小的年纪却是能看出来这些,确实是了不得。

  只是,朱桓却不知道,这汉家的颓废却是由来已久,现在,汉家已经是强弩之末。而黄巾之乱就是这个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然,若是没有黄巾之乱的话,大汉或许还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的。不过,也仅仅是苟延残喘罢了。

  陆丑看着朱桓却是说道:“朱兄,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算得上是大将呢?”

  朱桓听见陆丑的言语,却是想都不想的说道:“可以成为大将的人,当率先冲锋,身先士卒,将不畏死,而士卒才果敢向前,自然会效死命。”

  陆丑听见朱桓的话,却是又摇了摇头说道:“此言差矣,只懂冲锋陷阵的,只是一莽夫而已,却当不得独守一方的大将。不知道朱兄是否听过百人敌与万人敌之间的区别?”

  朱桓听见陆丑的话,自然以为陆丑这是指桑骂槐,暗地里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莽夫罢了。

  朱桓大怒,大叫三声:“好,好,好!既然你说这只不过是一个莽夫的话,你倒是说说,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大将呢?就算是百人敌也要比自以为是万人敌,但实际上却是纸上谈兵的赵括好上许多。说不过去的话,且问问我的拳头同不同意。”

  陆丑一听朱桓的话,却是知道朱桓暗地里在说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纸上谈兵的赵括而已。不过,陆丑也不恼,只是此时,陆丑却是也懒得解释。

  而且,这次陆丑的目的就是挑起朱桓好强心,若是到了日后,朱桓自然会感谢自己,毕竟,陆丑身为穿越者,比朱桓更了解朱桓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陆丑心中却是暗暗想到,想那南北朝时候的白马战神陈庆之,可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是,就算是这个样子,那家伙也是每战必胜,一生都没有败绩。当然,这些陆丑却是没法说的。毕竟,现在陈庆之他祖太爷都还没出生呢。

  所以,陆丑只好继续侃侃说道:“为将者,不懂统兵御下,不懂行军布阵,不懂阴谋诡计,只是个庸将罢了。一人的勇猛固然很了得,但是于千军万马中想要活命却是很困难的。当初霸王项羽,武功盖世,最后不也是落了一个自刎乌江的下场,而逼到项羽自刎的居然是一个武艺毫不出众的韩信,谁弱谁强,自然一目了然。”

  朱桓听闻陆丑的言语,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自然是陆丑所言,字字诛心,让朱桓一时之间失了方寸。

  不过,朱桓能成为一个智将,其自然有过人之处,稍微理了下思绪,便镇定了下来。

  朱桓却是说道:“既然你用霸王项羽来说的话,那我也就用霸王项羽来说。想当初,霸王项羽垓下之战,却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其中,自然有着士卒被逼入绝境效命的原因,但是,若不是霸王武功盖世的话,最后,强秦是否能够被打败还是未知。要知道,若是没有项羽的勇猛,高祖是否能够一统天下还是难说。”

  “真的是这样么?”陆丑却是玩味的看着朱桓说道。

  朱桓听见陆丑所言,却是脸一下子变得红了。显然,朱桓也知道,自己的这一番话,明显有些强词夺理。

  因为,朱桓自己也知道,就算是没有项羽的话,凭借着秦国的民心分崩离析,距离灭亡的日子也快了。

  只是,项羽的垓下一战,却是加快了秦国的覆灭罢了。而当时的几个枭雄,最后,最有可能占据秦国的就是刘邦。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刘邦手下文武都是当时的大才罢了。

  如果说,刘邦的势力当时手下文武数不胜数,这样若是还无法定鼎天下的话,那么,还有谁可以定鼎天下?

  只是,朱桓毕竟是个少年人,明知理亏,嘴上自然不会服输,说道:“没错,若是让当时的高祖和秦国一战的话,必然是高祖败。”

  陆丑却是微微的一笑,心中想到:“究竟是怎样,谁也不好说。不过,最后会怎样,你我却是心知肚明。”

继续阅读:第7章 陆丑挑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