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各自打算
陆子羽2018-06-13 08:106,768

  陆丑看着陆老汉进到屋中,那声叹息声自然是听到了耳中,不过,陆丑心中却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算时间的话,自己已经来到了东汉末年四年了,陆丑却是知道,在这个世界中,名望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他平常不外出走动,对于现在吴郡的人所说的“文陆丑,武朱桓”也很惊讶。但是,却也很欣喜。

  毕竟,有点儿名声的话,对于在这个乱世立足很有帮助的。而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的话,更是需要名声的。

  这一点,从刘备千方百计的弄来了所谓的皇叔的称号就可见一斑。

  如果说刘备不仅仅是靠着名望,而是本身的德行的话,那么,在袁家兄弟上就更可以看出来名望这种东西的好处了。

  若是论个人魅力的话,袁绍还能好些,袁术则是彻头彻尾的白痴。

  不过,无论是袁绍还是袁术,最后都能在三国之中当上一方诸侯,自然是离不开四世三公的袁家的支持。

  至于袁术后来得了玉玺之后胆敢称帝,恐怕背后也是有袁家的家底作为后台才有这种胆量。

  而袁绍呢?虽然他表现的比袁术好一些,但是,仅仅凭借其个人的话,是无法割据河北四州的。

  所以,名望在这个乱世之中,不仅有着作用,而且还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也正是因为名望的重要性,陆丑才不会顾忌被别人称作是妖孽一般的天才,而这么早的就显露出自己的才华来。

  当然,这也是陆丑被逼无奈之下的选择。现在距离黄巾起义爆发的日子也就仅仅还有两年的时间了,而能留给自己安心发展的日子不多。

  陆丑虽然知道,若是可以把那个告密的家伙弄死的话,黄巾起义或许还会推迟一段时间。

  因为,若是没有告密的人的话,那么,黄巾起义绝对会在准备充分之后在爆发的。不过那样的话,黄巾起义爆发起来的规模恐怕就不容小觑了。而且这样做毫无疑问的是改变了历史。

  如果历史改变的话,陆丑自问,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应接下来。身为穿越者,最重要的优势就是懂得历史的发展。

  若是现在就改变了历史的话,那么,身为穿越者一项最有用的优势就没有了。

  所以,无论从哪方面来考虑的话,陆丑都不会出手改变黄巾起义的历史的。或者说,若是没有建立了绝对的势力之前,陆丑是不会出手改变历史的。

  这是陆丑对于自己的要求,他可是知道,自己并非是什么天才,而只是表面年龄和心里年龄不相符合罢了。

  而在面对着那些能够轻易的洞察人心的智者面前,陆丑的心中依旧存在着一丝的畏惧。

  正是这份畏惧让陆丑知道,自己必须要不断的向前,一刻也不敢耽误。

  在三国之中,这种智者绝对不少,曹操手下的五大谋士,刘备手下的卧龙,凤雏,还有入蜀之后的张松,法正,孙坚这面则是有着周瑜,陆逊。至于袁绍手下也有着田丰,沮授。

  这天下的智谋之人究竟有多多,陆丑也是说不出来的。

  所以,陆丑现在迫切想要先寻到一处足以让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

  而现在,这个地方已经就摆在了陆丑的面前,那就是投奔陆康。

  虽然,桂阳这个地方相对而言比较偏僻一些,但是也算的上是一处好的去处。

  陆丑自问,还没有刘备那样的能耐,可以在不断的逃跑中不仅不灰心丧气,而且还能不断的扩充自己的实力,最后夺下一州之地。

  他只能先建立好自己的地盘,随后缓慢的发展。当有了极其强大的实力之后,就可以用绝对的实力来压制对手。

  想到这里,陆丑便继续开始研习书上的《论语》了。

  因为,陆丑知道,现在考虑这么多都是没有用的东西,只有实力才是在这个乱世之中立足的王道。

  无论曹操,还是袁绍刘备等人,他们能够崛起绝对不是偶然的,而是他们自身锁具备的素质导致的。

  乱世之中是不相信运气的,若是将自己的一生都寄托在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那么,将注定了自己将会成为一个失败的穿越者。

  而陆丑注定不会让自己白来这三国一趟,前世的时候他已经听过也见过太多自己不想看见的事情了。他不想让历史没有一点改变,不想再听到“东亚病夫”。

  所以,陆丑一定要改变历史的,只是,这个时间究竟要选在什么时候,现在陆丑还没有决定。

  或许,当机会到了的话,陆丑自然就会出手改变历史吧。

  而现在,陆丑所要做的就是为那将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的机遇着手准备。

  而另一面,朱桓刚刚一到家中,就被人传唤去见朱家家主,也就是朱桓的父亲。

  朱桓却是不知道什么事情,毕竟,自己才刚刚回来,自然不会想到自己在陆家所发生的事情会被自己的父亲知道。不过,自己父亲找自己,朱桓却是不敢不去的。

  朱桓只是以为朱毅是找自己问一下打造兵器的事情而已,便应声答应了下来,随后就向着朱毅所在的内堂走去。

  虽然,朱桓天性高傲,但是,对于自己的父亲还是毕恭毕敬的。

  毕竟,这个时代对于孝道看得还是非常重要的。

  朱桓进到了屋内,却是发现此刻朱毅正绷着脸,看着朱桓。

  而在朱毅旁边,却是站着刚刚随自己一起去陆家的一个壮汉。

  原来,却是跟随朱桓一起前去的人看见朱桓与陆丑斗嘴,怕事情闹大伤了两家和气。便擅自决定自己先偷偷的跑回来告诉了朱毅。

  不过,跟随朱桓一起前去的人那么多,少了一个朱桓也是没有发现的。

  而就在朱毅得到消息准备亲自去陆老汉家摆平这些事情的时候,却是听说朱桓回来了,心中便按下了自己的想法,让人把朱桓给传唤回来。

  实际上,那下人和朱桓回来的时间相差也就是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罢了。

  朱毅见到朱桓,却是喝道:“你办的好大的事!自己可知道错了?”

  朱桓却是不服,说道:“孩儿不知道错在哪里?”

  朱毅听见朱桓不仅不承认错误,而且还敢顶嘴,不由的有些恼怒。

  实际上,朱桓也是年轻气盛,本来在陆家那就吃了陆丑一点小亏,现在却是又被自己的父亲训斥,心中自然不舒服。

  朱毅厉声说道:“逆子,我让你去陆家找你伯父,却是让你去说明武器具体样式的,没想到你却是和那个陆家儿闹出好大的事来,辩论之上,你哪里是他的对手?”

  朱桓闻言,从进屋看见那个在自己父亲身边的人的时候就知道,恐怕自己在陆家所做的事情大部分都让自己的父亲知道了。

  看着自己的父亲已经微微有些恼怒了,朱桓也是知道进退,便说道:“父亲息怒,只是那陆家儿与我齐名,我却是过去试探下他究竟有何本事而已。”

  朱家家主听见朱桓这么说道,气也是消了一些,毕竟,对于自己这个孩子什么样的,自己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清楚。

  只是,朱毅依旧是没有好气的说:“怎么样?试探出来了?”

  朱桓听见,却是想到了在陆家发生的一幕幕。

  随即,朱桓有些惭愧的说道:“孩儿口舌之上却是不如那陆家儿,堕了威风,至于手上功夫却是没有比试,还不清楚。”

  紧接着,朱桓话锋一转,突然之间自信满满的说道:“不过,父亲放心,那陆家儿已经向我发出挑战,来日我便寻上门去,找他切磋一二,讨回咱家的威风来。我就不信这个小儿武艺上能比的过我!”

  听见朱桓在言语上吃了亏,朱毅倒是没有太过惊讶。毕竟,陆丑的才名在外,就连吴郡中最好的师傅都不得不称赞,自己家的孩子有几斤几两,这朱毅还是清楚的。

  不过,当他听见朱桓说那陆丑向朱桓挑战武艺的时候,眉毛却是不由自主的向上挑了挑。

  朱毅知道,这件事情却是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朱家恐怕就落了一个畏战的名声,这对于以武起家的朱家来说是奇耻大辱。

  朱毅没有好气的说道:“行了,你先把去陆家之后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再说。”

  朱桓闻言,虽然心中不服陆丑,不过,面对父亲的盘问,却是不得不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而朱毅听见朱桓的话,却是越听越皱眉。这其中的一些事情,或许现在朱桓还看不明白,但是,这朱毅能够撑起一个家族的事情,终究也不仅仅是一个莽夫,自然是想的通透。

  当朱桓说到陆丑提出要跟自己切磋的时候,朱毅的眉头却是不由自主的再次往上扬了扬。

  当朱桓全部说完,朱毅却是问道:“桓儿准备如何?”

  朱桓自然毫不隐讳的说道:“自然是要跟那个陆家儿讨教一二,我朱家以武闻名,桓儿不才,自然不敢堕了我朱家的名声。”

  朱毅听闻,却是不由的摇了摇头说道:“桓儿不要莽撞,我刚才听你的话,显然这个陆家小儿却是进退有据,不像是一个喜欢逞一时之勇的人。恐怕,他也是有着一身的武艺。”

  朱桓听见父亲的话,却是不屑的笑了笑说道:“父亲何故只长他人志气,我看那个人恐怕也是不服我的武名,所以才向我提出挑战的。而且,看他的体形也不像是什么天生神力的人,至于武艺,我更是没有听说陆家请过哪个武师过去教过那个人,孩儿并不怕他。”

  朱毅闻言,依旧摇了摇头,只是因为朱毅也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那个只有四岁的小孩儿。

  不过,朱毅也不想多想,而是对着朱桓说道:“勇气可嘉,不过,从他言行上来看的话,绝对不像是一个四岁孩童,却是不要小看了他好。来日若是找他切磋的话,一定要全力以赴。”

  实际上,朱毅却是还有些话没有说。因为,他不相信在一个懂得急流勇退的人会逞一时之勇,找一个武名在外的人比试拳脚,除非,这个人有八成以上的把握。不过,听完朱桓的话,却是让朱毅更加的迷惑。

  陆丑为什么要这么做,朱毅却是一时也想不明白。不过,朱毅却是知道,若是小看了这个只有四岁大的孩童的话,恐怕,朱桓就会狠狠的吃上一亏了。

  当然,这也难怪朱毅疑惑,实在是他对于朱桓的武力太有信心,而对陆丑却是知道的又不多。

  现在,就算是朱桓进入军伍之中,恐怕也足有能力担上一个伍长的职务,同龄人能比的上朱桓的的确是少之又少,更何况陆丑还是一个看去并不精壮的孩童?

  只是,这朱桓和朱毅又哪里知道,这太极拳本身就是强身健体的武术,就算是久练的话,也未必就精壮。

  朱桓看着父亲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却是说道:“父亲不必烦扰,我明天去试一试他不就知道了?”

  朱毅听见朱桓的话语,却是知道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了,毕竟,朱家若是在武艺这方面还退让的话,那就有些太丢面子了。

  所以,此次是绝对不能退让的,就算输了的话,也能保存体面。

  朱毅点了点头说到:“好了,那你先下去吧。回去再练习一下,过两日有时间就去找那个陆家儿吧。”

  朱桓闻言,告了声辞,便回到自己的庭院中继续习武去了。

  朱毅却是在朱桓走后,从门后唤出一个人来,说道:“王六,你知道这个陆丑么?”

  那个被称作是王六的人听见,却是毫不含糊地说道:“这陆丑四年前死而复生,其人自然不同于常人,他的神童的称号却是在吴郡之中人人知晓,不过,却是深居简出,很少出外,至于武艺却是没有人知道的。”

  朱毅听完,依旧没有丝毫的头绪,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罢了,你先下去吧。”随后,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说道:“陆丑,这个小孩不简单啊。可是现在,这个小家伙又究竟再打什么主意?”

  只是,还不由得朱毅细想,就听着门外一个下人进到屋内,对朱毅说道:“大人,外面有一个人说是你的故人,特意过来拜访。”

  朱毅眉头微皱,说道:“我的故人?却是也想不起来自己有哪个故人最近路过这里。”

  随即,朱毅仿佛想到了什么似得,暗自说道:“难道是他?”

  想到这个可能性之后,朱毅急忙让下人在前方带路,向着门外走去。

  而引发这一系列事情的主角陆丑却是已经理好了头绪,专心的拿着手中的《论语》研习着。

  对于跟朱桓的比试,陆丑虽然在意但却是没有完全放在心上。

  对陆丑而言,输了的话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毕竟自己的文才名声已经在外了,又不是以武闻名的。

  不过,若是赢了的话,那好处可就多了。至少,自己的名声可就不仅仅是才名,而是文武兼备。

  有一点朱毅却是猜错了,陆丑实际对上朱桓的话,并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最多也就五层而已。

  不过,对于一没有名声,二没有财力,三没有势力的陆丑而言,想要招揽那些让陆丑眼馋已久的名将却是痴人说梦。

  而既没有将军又没有谋士的话,却是让陆丑如何能够实现他的抱负?所以,就算是只有五成的把握的话,陆丑也要为了这个文武兼备的名声一搏。

  恐怕,任何一个穿越过来的人都会有着一颗雄心吧,既然来了一趟,自然不想让自己死在兵荒马乱之中,无论做些什么,但都是要做点的。不然的话,那千百年之后,堂堂华夏恐怕就又要被人欺负了。

  实际上,陆丑向朱桓发起挑战,却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若是这次成功的话,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收了朱桓这个小将,就算是收服不了,至少也会让朱桓对自己心服了。

  毕竟,无论文才还是武艺都比你要强,你凭什么不服?

  至于失败的话对陆丑却是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之前在言语上也算是小胜了朱桓一次,好事的人自然已经把这件事情给传开了,就算是武艺上输了也无所谓,至少也能保全自己的才名。

  所以,这事情就是这样:失败没损失,成功的话就会大赚一笔,这种事情,恐怕无论是谁都会做的。

  而且,陆丑的手中并非没有什么依仗。那太极拳讲究的就是以柔克刚,借力打力,用这种方法对付于那个力气比自己大的朱桓却是再好不过了。

  当然,若是想打出太极拳的话,首要就是必须双方是肉搏,而不是械斗。

  至于这一点,陆丑自然也考虑在内。他早就想好了,等到比斗的时候,自己可以随便用些诸如刀枪无眼,伤着谁都不好,既然是切磋就不要伤了和气之类的话语搪塞了就是。

  而且,今日,陆丑观朱桓年纪虽然小,但是似乎有着一股傲气,却是更不怕他不接受肉搏了。

  实在不行的话,就稍微小小的使一个激将法,就可以保管不管什么比试,那个朱桓都会稳稳接下来的。这样一来,自己的胜算就更大了。

  虽然,陆丑知道自己在这里小小的阴了一下朱桓。不过,陆丑却是也不怕和朱桓结下仇怨。

  毕竟,朱桓就算再厉害,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孩心性,前脚可能跟你打的不可开交,但是,后脚就会跟你称兄道弟。

  而至于若是有人问道太极拳从哪学来的,陆丑只要随便说从某个云游道士那里学来的就好了。

  稍后,陆丑便觉得有些困意了。毕竟,今天陆丑可能是来到三国之后最累的一天。以前看书也没有觉得向今天这般累。只是因为要设计为未来做打算。

  此刻,陆丑终于明白诸葛亮是怎么累死了,这算计人的工作果然是不好做啊。于是,陆丑看了会儿《论语》之后,便伸了个懒腰,早早的睡下。

  次日,陆丑却是早早就起来。而这个时候,陆老汉和李氏还在屋内睡着呢。

  这也是陆丑在来到三国之后所养成的习惯,毕竟,对于陆丑而言,此刻他可是一点时间都不能放松。

  陆丑像往常一样,在院子之中打了一遍太极拳,顿时感觉神清气爽。

  当陆丑又打完军体拳之后,想到不日就要跟朱桓对决了,用力上不由自主的大了几分,一套军体拳打下来却是大汗淋漓,而陆老汉也从屋内出来。

  陆老汉每天比陆丑也就晚起一点而已。所以,陆老汉却是偶尔会碰见陆丑在外面比划这些东西。

  以前陆老汉也会问一句陆丑是在做什么。那个时候,陆丑却是搪塞道锻炼身体而已。陆老汉听闻,也就觉得锻炼身体也是好事,便没有深究。

  只是,今天陆老汉看见陆丑在外,却是问道:“丑儿,可是为了昨日的事情心烦?”

  陆丑却是笑着说道:“父亲多虑了,我只是习惯早上锻炼身体罢了。”

  陆老汉看着陆丑满头大汗说道:“好啦,不用骗父亲,我以前也是看你过你这些稀奇古怪的动作的,却是没有见过你像是今天这般满头大汗的样子。”

  陆丑却是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有点儿兴奋,不知道那朱桓哥哥是不是真的跟坊间传闻一般的厉害。”

  陆老汉看着陆丑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总之,你小心点儿好,我要去咱家的铁匠铺了,否则半个月可就交不上工了,你自己在家照顾好娘亲。”

  陆丑乖巧的说了一声:“父亲放心。”

  陆老汉却是背起了院落中昨日上午砍好的柴薪往铁匠铺的方向去了。

  陆丑看着陆老汉远去的身影渐渐消失,却是回到屋中开始做饭打扫房屋去了。

  只是,由于陆丑个头不高,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只能依赖父亲给自己所做的一个小木桩垫脚,才能勉强够到。

  能做这些家务也是得益于陆丑这一年学习太极拳,长了些力气,否则的话,做这些事情还真是够累的。

  当把一切都给做好之后,陆丑便回到了房内,继续翻出了昨日没有看完的《论语》继续看了起来。不过,陆丑的心中始终有些期盼,至于期盼些什么,却是只有陆丑自己知道。

  陆丑手中的《论语》拿起看了一会儿却是又放下。陆丑心中清楚,自己恐怕若是期盼的事情不成的话,恐怕是看不了书了。

  陆丑将自己手中的书放了起来,却是来到了院子中,又开始打起了军体拳。一套军体拳刚刚打完,陆丑却是听见了门外砰砰的敲门声。

  陆丑听见这个敲门声,却是嘴角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心中暗暗的想着:“终于来了。”

  不过,随即,陆丑有皱起了眉头,心中暗暗的想着:“不对啊,虽然我期盼这个家伙快点到,但是也不该是这么快啊。”

  随即,陆丑抱着有丝兴奋,又有些犹豫的心情向着房门走去。

继续阅读:第9章 朱家来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傲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