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需要解释
绯雨2016-10-31 10:543,332

  「刘长老,我需要一个解释。」韩城武院之内,密室之中,燕若水冷冷的望着对方,眼眸中充满了寒意。

  她是何等聪慧之人,从偶人巷出来之后,见到刘长老怪异的神情,加上韩城的那些贵族们来的时机是那么的突然,哪里还不知道这些人是有密谋的。

  刘长老本想抵赖一番,不过最终还是扛不住燕若水冷冽的眼神,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颤声说道:「小人一时胡涂,请院长大人恕罪。」

  「说,你动了什么手脚?」燕若水淡淡的说道,那种尊贵的气势压得刘长老透不过气来。

  「我一时鬼迷心窍,收了百里家的好处,把偶人巷的级别调到了最高。」刘长老从楚易出来之后,便吓得半死,这个时候也不敢隐瞒了。毕竟,楚易能够出来,或许那个巨型偶人已经被粉碎了,燕若水岂有看不到的道理?

  「谋害贵族可是死罪,不过,看在你为我们韩城武院辛苦这么多年的份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燕若水猛然一脚踢在了刘长老的丹田中枢之上,狂暴的真元力瞬间摧毁了他的丹田。

  「啊!」刘长老痛苦的滚在了地上,丹田被废,立时成为了废人。虽然他是三品武尉的修为,不过和燕若水相比就差得太远了。

  「我会给你五百两的抚恤金。」燕若水说完,高声叫道:「来人啊,将刘长老送回去。」

  两个脸色平淡的中年男子应声进来,将刘长老给拖了出去。

  这个事情,参与的贵族实在太多,燕若水自然也不好太过追究,为了楚易一人,不值得。不过,谋害贵族的行为,要是不处理,以后难免会成为把柄,所以只能让刘长老一个人全部背下来了。

  一只洁白的信鸽忽然从窗棂处飞了进来,落在了燕若水的纤手上。她目光一凛,马上取下信鸽脚下的一个小巧的竹筒,倒出了卷成一团的纸条。

  「行动结束,计划取消,速速回京。」纸条上只有寥寥十二个字,燕若水看罢,那纸条在她的手上迅速化为了粉末。

  「终于要回去了吗?」燕若水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相反的,泛起了一抹忧愁。

  鸡鸣乡是韩城一处极为偏僻的乡下,要绕过两座大山才能到达这里。

  这里虽然号称为乡,可是一共就一千多户人家,几千号人,不过大部分人没有和外面的世界接触,生活过得倒也算是悠闲。

  自家种地种菜,养点家畜,吃饱饭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求不要生病,身体安康就好。

  「楚易,你等等我!」宗仁平在楚易的身后喘着气,一副差点就要断气的样子,毫无仪态的蹲了下来。

  「我和你说过了,不要和我一起过来,你偏不听。」楚易无奈的回头说道。

  这里的山路崎岖不平,连马车都没办法进来,唯有靠走路。两人已经走了将近三个时辰,若非这一个多月,宗仁平没有间歇的锻炼养生之法,恐怕都要累断气了。

  「越过前面这道坡应该就到了。」楚易笑着说道。

  略微休息之后,两人再度上路。

  走了两刻钟之后,长坡之下,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优美的田园风光,农夫们在田里耕种着,茅草屋里也开始有了做饭的炊烟。一些土狗懒洋洋的窝在小路上晒着太阳,十分惬意。

  「世外桃源,不外如是。余生若是在此,岂不快哉!」宗仁平犯了酸溜溜的毛病,开始掉书袋了。

  「在这里住上一、两日还行,若是长住,我保证你有种坐牢的感觉。」楚易讥笑着说道。

  两人一路行来,这里的人虽然见二人面生,不过看他们的打扮,应该是城里人,所以都朝他们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楚易和宗仁平的打扮在韩城算是普通,不过在这里算是很高级的了。

  「嗯,就是这里了。看来日子过得还算不错。」楚易看着眼前的院子,不是那种茅草屋,而是大木屋,中间还有个不小的院子。

  「你这个坏蛋,快给我滚出去!要不然,等我哥和福伯回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院子里忽然传来了一个女孩稚嫩的声音,虽然是在呵斥什么人,听起来却依然轻灵动人。

  「卫少爷,我们家悦儿年龄还小,不如过两年再说婚事吧!」一个妇女的声音响起,带着哀求之意。

  「楚大娘,十五岁已经不小了。我娘十四岁不就生我了吗?再说了,妳看看鸡鸣乡这三分地,还有谁比我卫梓潼更适合悦妹妹的?今天妳们要是不答应,我倒是没什么,不过我这些兄弟们可未必答应。」一个很猥琐的声音得意的说道。

  楚易眉头一皱,举步便走了进去。

  「呸,不要脸!谁是你悦妹妹!」映入楚易眼帘的,是一个清丽的少女,看起来有些稚嫩,不过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此时,她手中正拿着一把扫帚,将一个中年妇人护在了身后,虽然面对四、五个壮汉,不过却毫无惧色。

  「把妳娘带回去给我爹做姨太太,妳不就是我妹妹了吗?再说,咱们的事情一成,我保管妳每天都会娇滴滴的喊我哥哥。」卫梓潼的人长得比他的声音还要猥琐几倍,脸上的几颗大麻子随着笑容在晃动着,十分恶心。

  「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楚悦怒气冲冲的将扫帚扔在了卫梓潼的脸上,那上面依稀还带着鸡鸭的粪便。

  「把她们给我抓回去,我就不信了,我治不了妳这个小蹄子!」卫梓潼恼羞成怒的一摸脸,发现居然有粪便,顿时怒声说道。

  那几个壮汉满脸淫笑的伸手抓向楚悦,嘴里尽是一些污言秽语。

  不过,还没等他们抓到楚悦的小手,便发现眼前一黑,自己的身体莫名的飞了出去。

  「你、你是什么人?」卫梓潼忽然见到场中多了两人,其中一人一手一个,随意的就将自己带出来的四个壮汉给扔了出去。

  天哪!这可不是四个女人,每一个都是足有二百斤重的汉子,居然被这么轻松的扔了出去,这个家伙是什么怪物?

  「你一脸的鸡屎鸭屎,少爷懒得扔你,你自己爬出去吧!」楚易淡淡的说道。

  「你、你有种就别跑!」卫梓潼伸手一指楚易,话还没说完,便转身跑了。地主恶霸调戏村姑这个戏码,他只开了个头,却没有想到结局。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我们家?」楚悦的戒备心很重,双手叉着小蛮腰嗔道。虽然楚易帮她们赶走了卫梓潼,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不熟悉的人。

  「悦儿,不要无礼。两位公子毕竟帮了我们大忙,若不然的话……」楚大娘一脸的忧色,朝楚易和宗仁平行礼,不过两人却避开了。就算是小老婆,也算是长辈啊!而且,这位楚大娘,看她的言谈举止,绝不是一般的庸俗女人可比。

  「这就是我便宜老爹的小老婆?感觉怎么有点奇怪呢?」楚易心中一动,想道。自己的弟弟应该出去了,还有一个叫福伯的人,真是奇怪的家庭组合。

  「大娘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楚易笑着说道。他侧过脸看了宗仁平一眼,只见这家伙居然一脸痴迷的看着楚悦。

  「奶奶的,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萝莉控!不过楚悦长得确实很标致,大上几岁也不会比韩城的贵族小姐们差。」楚易暗暗想道,同时踩了宗仁平脚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

  「不知道两位公子尊姓大名,来此……」

  楚大娘才刚开口,这时候,外头传来了一个嘹亮的声音,很兴奋的叫道:「娘、悦儿,我们回来了。今天的成果不错,我们打了一只大山猪呢!」

  随着声音和沉重的脚步,一个年纪和楚悦差不多的男孩走了进来,他皮肤黝黑,脸上却带着成熟的表情,两只眼睛十分明亮,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

  少年见到院子中多了两个陌生人,而且四周的一些东西都被打破了,脸色不禁一变,一步窜到了楚大娘面前,瞪着楚易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何来我家捣乱?」

  那老者福伯也不动声色的走到了一旁,楚易眼眸一亮,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在这穷乡僻壤,居然还有武卒修为的人跟着这一家子,这多半是他便宜老爹的安排。如此看来,这小老婆一家在他便宜老爹心中的位置似乎不轻啊?

  「哥,方才是卫梓潼来捣乱,想要抓我回去,他们帮我赶跑了卫梓潼。」楚悦脆生生的说道,而那少年的脸色也和缓了起来。

  「在下楚风,多谢两位出手相助了。适才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楚风拱手说道,语气却丝毫不像在乡间生长的少年,斯文有礼。

  楚易心中十分感慨,这楚大娘不简单,能够将两个孩子教育得这么好。虽然在乡间,可是却守着贵族的规矩,这很好,也让他心中的想法更加的坚定起来。

  楚春秋虽然是自己的便宜老爹,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顶了这躯体也算是亏欠了他。现在他还有子女尚存,自己自然不能让他们沦落在乡间。

  而且,看楚风和楚悦两人,也是可以造就之人,若是有一番际遇,楚家在他们手中绝对能支撑得很好。自己绝不会困于韩城这一隅,留下一个可以繁衍不息的楚家,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了结了一番大心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同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同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