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阎应芳
叫天2017-08-05 14:103,313

  崇祯皇帝一愣,娶阿奇为妻,阿奇只是一个宫女,已经赏赐给了他的,一般自己收了当妾,很容易理解。钟进卫却郑重其事的跟自己提出来说为妻,是不是有误解,没明白妻的含义。

  于是,崇祯皇帝确认道:“你确认?”

  “确认!”

  “为妻,不是为妾?”

  哦,对哦,这是古代,好像可以三妻四妾的吧。不过钟进卫的脑海里马上想起了阿奇的倩影,想起她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想起自己被她给玩了却很开心,想起自己醒来她那开心的神情,想起自己前世悲催没人爱的屌丝生活,嗯,决定了。

  “陛下,我确定,娶她为妻,非妾。”

  “好,朕让王承恩来操办这个事情,朕先去忙了!”崇祯皇帝把这个事情吩咐给王承恩,就去处理祖大寿的事情了,走的时候,心情和来的时候已有天然之别。

  王承恩接到这个差事,有点愣,这一醒来就要娶媳妇,是不是猴急了点。不过,崇祯皇帝吩咐的,而且知道钟进卫在崇祯皇帝心目中的份量,也不敢怠慢。自己这个东厂提督,还是靠了钟进卫的进言才当上的呢。

  但接下来的事情又让王承恩傻眼了:阿奇的家里情况还能根据档案查,可钟进卫的呢?还有生辰八字算啥,这,从古至今好像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吧。

  王承恩就把阿奇叫到钟进卫床前,先给阿奇说了钟进卫要娶她的事,而且,这个可是圣上答应了的,已成定局的。

  阿奇一听皇上已经答应了钟进卫娶自己为妻的要求,一下就被巨大的幸福感击晕了。本来以为自己一个宫女要在皇宫终老一生,结果遇到了公子,被皇上赐给了他。那时又想着能出宫也不错,后来时间长了,觉得公子人也好,能跟自己说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又尊重自己,就这样服侍公子也不错,以自己的身份,如果最终能给公子当个妾,那也满足了,没想现在却是妻,阿奇陷入了一阵一阵的眩晕当中。

  王承恩也不管阿奇的眩晕状态,紧接着把自己的无奈给当事人都说了下。

  其实,钟进卫也不是说要现在就结婚,建虏还在京畿之地,自己还躺床上,结个啥子婚嘛,只是先预定下而已。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以前大学的同寝室同学的口头禅还是对钟进卫有一定的影响的。

  钟进卫赶紧跟王承恩解释了下,咱并不是猴急,建虏未灭,嗯,大敌当前,咱那有心思想这个,只是先预定,等赶跑了建虏再说这个事情好了,幸亏钟进卫的脑子还好使,顺口的建虏未灭,何以家为的话被改了。

  王承恩一听松了口气,那就先缓缓吧。然后找了个借口赶紧跑了,一个太监,夹在这两个人中间也不是个事,让人伤心。

  阿奇一直红着脸低着头看着地上,仿佛要找出地上并不存在的小蚂蚁。

  钟进卫看着阿奇那羞涩的样子,心里觉得甜甜的。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阿奇,你姓什么,哪里人?”

  “……”

  “啊,声音太小了,听不清。”

  阿奇抬头看了下钟进卫,发现钟进卫在盯着自己看,又飞快的低下了头:“奴婢跟公子说了好多次了。”阿奇陪钟进卫唠叨的这些个月,实在没啥说的了,就把自己所有的事都翻来覆去的说了很多次,连《女训》都背了三遍了。

  “哦,我昏迷的时候?”

  对啊,公子是昏迷着呢,自己怎么忘了。

  “啊,对了,别奴婢奴婢的,听不惯,你以后都是我老婆了。”钟进卫看对方的脸皮薄,马上自己的脸皮就厚起来了。

  是啊,自己以后就是公子夫人了,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想起还没答公子的话,赶紧道:“为妻……”

  忽然听到钟进卫“呵呵”的笑声,马上想起自己口误了,还没嫁呢,就“为妻”了,好像自己迫不及待似的,整个人又陷入害羞中了。

  钟进卫忽然觉得逗弄阿奇很好玩,很开心。

  过了一阵,两个人好不容易正常了,才继续自我介绍:“奴家是北直通州人氏,家里还有一个喜欢舞枪弄棒的哥哥,还有母亲在堂。奴家姓阎,名应芳,阿奇是小名。哥哥姓阎,名应元……”

  钟进卫开始听着,没啥,后来好像觉得阿奇哥的名字很耳熟,然后猛的一下想起了,打断了阿奇的话,问道:“你哥叫啥,阎是不是阎王的阎,应该的应,元朝的元?”

  阿奇诧异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哇,明末著名的英雄人物,偶像啊,没想到要娶的是他的妹子,有福了。

  “公子,是不是建虏攻到京师来了?”阿奇有点担心的问,之前一直在照顾钟进卫,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刚才钟进卫和王承恩的对话,让她听到了。

  “是啊,刚攻了京师没攻下来,但他们一路烧杀劫掠的,是群强盗,很多地方被建虏毁于一旦了。”

  “啊,奴婢的家……”阿奇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称呼一下又变成了习惯的用语。

  哦,北直通州,不就是在北京城外么,不过肯定没事的,阎应元要现在挂了,以后谁来领导江阴八十一日的,不过应该没这个机会了。

  “别担心,你哥以后是一个英雄人物,现在不可能有事的。”

  “真的?”

  “真的,我保证。”

  事关至亲之人,阿奇还是有点担心。

  这个时候,得显示男人的作用了,肯定没事,回头我让王承恩帮忙查下,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人家王承恩可是东厂提督哦,这牛吹的,好像跟东厂提督从小穿开裆裤长大一样,不过人家跟东厂提督的老板关系好,这个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不提这两口子你浓我浓的事儿,单说半日后,孙承宗接到圣旨,听到祖大寿竟然在这非常之时带兵私自回去了,不由得也气的翘了胡子。

  他向传旨官员问清楚了事情的前后经过后,揣摩了下祖大寿的心里和关宁军的处境,心里有了主意。马上就动身去追祖大寿,毕竟人家都是骑军,而且早跑了,得赶紧追。嗨,苦了孙老头了,都一把年纪了,还得快马加鞭,幸亏身体好。

  也幸亏了建虏不在孙承宗追祖大寿的这条路上,要不绕路的话,情况更糟,终于在山海关之前追上了关宁军。

  其实祖大寿这么做也只是要挟朝廷而已,要朝廷给自己一个保证,并不是真的想回宁远。他又不是傻子,要这个时候,真这么跑回宁远,那事后,朝廷的愤怒是自己区区一个关宁城能抗下来的么,除非投靠建虏。但投靠建虏,那是扯淡的事,一伙强盗而已,自己堂堂一个总兵,在关外逍遥自在的,跑去强盗手下当个小头目?这不是自己找抽么!

  关宁军一看老领导来了,都没胆子敢拦孙承宗,有的还带路,直接找到了祖大寿。

  一见面,孙承宗就直着嗓门喊:“好你个复宇,胆子肥了是吧,竟然敢私自跑路了,当年老夫给你改了这个字是什么用意,你还记得么,复宇啊,你明白不?”

  祖大寿看孙承宗一边喘着气一边怒吼,有点虚,不敢说话,也知道老领导这么开骂的话,肯定就没事了。祖大寿不说话,其他将领更是不敢说话,都耷拉着头挨训。这些人以前多少都被孙承宗训过,教育过的。

  看孙承宗说完的当口,赶紧赔笑道:“经略,您歇歇,喝口水,再接着骂,复宇知错了。”说完,就向小弟吼道:“一点眼色都没有,还不快递水给经略他老人家。”

  孙承宗知道祖大寿这个厚脸皮,自己吼也吼了,人家也乖乖的认错了,又不是真要拿他,就顺坡下了。

  然后就开始讨价还价,主要的意思是这样的:

  孙承宗:回去是一定要回去的,条件你可以开。

  祖大寿:回去没问题,要保证我没事。

  何可纲插嘴:督师也要没事。

  孙承宗:你们可以没事,我这里有事先讨来的圣旨,可以给你们看,但袁崇焕已经被拿下了,不可能马上就放的,他的事儿不小,这个不能答应。

  双方坚持下,最后在孙承宗怒目之下,成交。

  不成交也不行,朝廷竟然派过来的是关宁军的老领导,而且是有威望的老领导,不但将领,就是底下的兵丁,好多也是认这个领导的,所以屈服是肯定的。

  于是,孙承宗顾不上休息,带着这群让人操心的小弟又连夜往回跑。

  再说皇太极带着建虏主力,去打了明军薄弱的几个地方,放开了烧杀劫掠,把明国京师城下遇到挫折而降低的士气重新鼓了起来后,决定再去北京城碰一把运气,要是还攻不下来,明军的勤王军队就更多了,不方便再打了,就回家。

  崇祯二年十二月十七日,就在关宁军回到京师的第二天,皇太极带着手下又跑来了,好一顿猛打,但这个时候北京城下的明军已经有四五万人了,没打下来,自己损失比较大,就退了,唯一的收获是集结一伙巴牙喇神箭手,偷偷对着正奋勇作战的明军主帅满桂进行集束射击,把他给阴死了。

  ----

  欢迎书友看后在书评区发表下看法,谢谢

继续阅读:第35章 卢象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