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反腐
叫天2017-04-13 19:023,570

  崇祯皇帝阴沉着脸,对着殿下喊道:“工部尚书何在?”

  工部尚书张凤翔老神在在的,以为今天不关自己的事情,在一边看热闹,袁崇焕被抓下狱,只当是看了场闹剧,没想崇祯皇帝突然叫自己。

  “臣在。”张凤翔出列。

  “京师城墙坍塌是怎么回事?修缮京师城墙,朕前后拨款十五万有余,城墙规制知否?”

  张凤翔一听,冷汗就下来了,城墙刚塌的时候还担心了一阵,不料并没有处理,以为不了了之了,结果现在开始算帐了。

  腿一软,跪了下来:“回陛下,臣有罪。”

  “规制知否?”崇祯皇帝根本不理,加重了语气,自顾自问道。

  “墙体用黄土和杂土分层夯筑;内外壁均只敷砌大砖,外壁砖层厚约三尺有余,内壁砖层厚约二尺有余。城垣高为二丈,城基厚二丈,顶宽一丈四尺。”张凤翔看躲不过去,只好回答。

  “实造如何?”

  “部分城墙只为杂土夯筑,内外壁只敷砌砖一块。城高一丈九。”张凤翔越说声音越低,头伏到了地上。

  整个殿上都鸦雀无声,仿佛殿内的气温一下冷了好多度。

  “如此城墙,朕差点就成了宋钦宗!”崇祯皇帝突然愤怒的咆哮。

  看到底下臣子都没有反应,崇祯皇帝缓了一口气,压制了自己的怒气:“着锦衣拿掷殿下。”

  殿外候命的锦衣校尉一拥而入,把张凤翔的朝服脱去,扭押去跟袁崇焕作伴了。

  有几人想站出来求情,但一听宋钦宗都搬出来了,知道现在在火头上,先看看再说了。

  “把殿外的几个人押进来。”崇祯皇帝看张凤翔被押出去后,又下令道。

  只见殿外被押进三人,帽子已经脱去,官服还在,看得出来是郎中一级的官员。

  “营缮司郎中许观吉、都水司郎中周长应、屯田司郎中朱长世带到。”

  这三人刚才彼此见面的时候,就知道这些天一直在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而看到张凤翔被锦衣卫押走,更是吓得腿软。

  “知道所犯何事否?”崇祯皇帝看着跪下殿下的三个人,冷冷的问道。

  “臣知罪!”三个人不敢不承认。

  “朕东挪西凑出来的银两让你们修缮京师城墙,是信任你们,说严重点,是把朕的身家性命、祖宗社稷都交给你们了,可你们是怎么回报朕的?要不是满爱卿拼死拦住建虏,今天朕就不是在这里了。”

  三个人伏在地上,不敢说话。

  “王承恩。”崇祯皇帝已经懒得跟底下这几个贪污犯说话了。

  “奴才在。”

  “挟出去,廷杖八十!”

  廷杖这东西,明朝的官员都喜欢挨,谏君主,博名声的好东西。可这三个人是因为玩忽职守,贪赃枉法而被廷杖,这是啥名声,还八十廷杖,老命还要不要了。

  缮司郎中许观吉跪地叩首,慌忙喊道:“罪臣有本奏。”

  崇祯皇帝一听还有理由了,压抑着怒气喝道:“说!”

  “陛下,修缮京师城墙所拨十五万两银子到臣等手里只有十二万两不到。”

  “十二万两银子就只能修缮这样的城墙?糊弄朕不懂么?”崇祯皇帝一听,愣了一下,又问道。

  “这,这,……”许观吉一听,还想说剩下的十二万两也有各路神仙分润,当然自己也贪了些,真用于城墙的不到两万两而已。但分润的好多神仙都站在一边,可不能说出来,指望着他们救命呢。

  崇祯皇帝却误会了许观吉的意思,以为是被问的哑口无言了,于是挥了挥手。

  三个老家伙忙喊开恩,没用,之前站边上一言不发的阁臣看到三人被拖下去的时候,出来求情了,一出来还是五个,说这三人的年纪都这么大了,怕经不起打,请崇祯皇帝手下留情。

  崇祯皇帝一下怒了,你让我手下留情,谁对我大明江山手下留情?!他皇太极的炮火都快打到紫禁城来了。年纪大了了不起么,年纪大了更应该修心养性,严格要求自己,做好表率,其罪不可免,朕就是要杀一儆百。谁要是再求情的,朕就学太祖,贪污六十两银子以上则剥皮实草如何?

  求情的五个阁臣见崇祯皇帝处于狂暴状态了,知道事已不可免,再说下去怕会引到自己身上,就不敢再说了,六十两,开玩笑,朝堂上还有站着的人么。其实他们也不是真的是顾虑那三人年纪大了啥的,而是修缮城墙吞没的那部分银子,他们占了大份。

  不要说年纪大的人,就是年轻人,一般也挨不住八十廷杖的,营缮司郎中许观吉、都水司郎中周长应、屯田司郎中朱长世最终一命呜呼,到死还在想盟友会救他们。

  崇祯皇帝总算出了一口恶气,但修缮城墙是还有监察之人的,监察不到位,也是要处理的,传诏工部给事中王都,御史高贲明。

  站两班的阁臣一听,不禁有点担心起来,开始互相用眼色联系沟通。

  工部给事中王都,御史高贲明跪在殿下之后,崇祯皇帝问道:“朕命尔等巡视京师城防修缮,如何发银十五万有余,只给十二万两?”

  王都辩解道:“修缮京师城墙,乃国之大事,发一千满一千,发一百满一百,十五万两都给了的,并无二八抽扣之弊,陛下不信可当场对峙。”

  崇祯皇帝一愣,下手快了,死无对证了?还好还有站着的各位阁臣。当下示意在场的各位阁臣证明下。

  内阁首辅韩爌首先出班道:“缮司郎中许观吉确有所言,可其言或是推托之意也未可。”

  啊,那会儿你们一个个都站着不动,不提醒朕查明银两出处,现在人死了再来说这话,啥意思?

  内阁辅臣李标也跟着跪奏:“实无二八抽扣之陋规,望皇上息怒。”

  另外一个内阁辅臣钱龙锡也跟上跪奏求情:“还望皇上从宽处理。”

  不能让崇祯皇帝这样查下去了,再查下去,一个个都要被牵出来。

  崇祯皇帝看这些重臣一个个都反对的反对,求情的求情,而主犯的三人又被自己一时冲动,未及对峙,先打死了。这吞没款项之事怕是查不下去了。

  崇祯皇帝忽然感到很憋屈,他知道底下这两个人绝对有问题。

  沉默了一会,崇祯皇帝道:“尔二人监察不力,可知罪否?”

  工部给事中王都,御史高贲明一听这个名目,好,那没事,爷认了:“臣知罪。”

  “好,既已认罪,革职去任。”

  两人一听傻了,革了职,还怎么发财啊?!

  那些辅臣阁老也觉得处置的重了,又出来求情,说皇上处分太严,还望从宽处罚。

  崇祯皇帝一口拒绝:“卿等不必申救。”

  不等这些人再说话,直接道:“起案!”

  然后就拂袖而去。

  崇祯皇帝回到御书房,把服侍的人都遣开,就留下一个心腹,王承恩,才开始发泄心中的一股怨气,真是太欺负人了,欺负朕年轻,经验不足是吧,还联合起来压朕。

  看到一边的屏风上,是自己之前让人画的历代明君贤臣图,写着《正心诚意箴》,不禁有点迷茫,朕想当明君,可贤臣在哪呢?怎么朕用的都是些贪污纳贿,私人利益高于一切的孔方兄呢!

  王承恩看着又是愤怒又是迷茫的崇祯皇帝,有点不忍,于是说道:“陛下,钟先生不是来自后世么,哪些贤臣,哪些奸臣,应该有所知。”

  崇祯皇帝一听王承恩之言,不由得点了点头,希望钟进卫快点醒来的念头更是强烈了。

  王承恩趁机又进言:“陛下,奴才记得钟先生之前称赞过温体仁温大人是廉洁之臣。”

  崇祯皇帝再次点点头,表示自己记起来了,事情实在太多了,把这个给忘记了。其实也不是说真忘记了,只是有的东西,不是有深刻的教训后,不会深信。今天这事发生,让他感到了廉洁之臣的迫切。

  朕要重用温体仁,崇祯皇帝心里暗暗的说道。

  再说祖大寿,静观了一天,没有发现朝廷有任何放过袁崇焕的迹象,那就是要追究了,恐怕还会追究到自己头上吧,心里不由得七上八下的,于是,就偷偷的在军营里放出风声说,朝廷怀疑咱们关宁军有异心,现在处置了督师袁崇焕,下一步就是准备炮击军营,要把我们都干掉。

  他这么做,其实压根就没想过要用何可纲的法子。废话,要是用何可纲的法子,万一兵没了,我这个总兵还能当么,死道友,不死贫道。

  关宁军普通的兵丁那区分的出这是不是谣言,于是,人心越来越慌。而且,勤王军越来越多,有的驻扎到了关宁军的附近,这也被普通兵丁认为是朝廷是不是不但要炮轰,还要包围起来,一个都不放过,于是,更慌了。

  祖大寿一看时候差不多了,就出头说,兄弟们,不要怕,朝廷既然要对咱们下手,两条腿长咱们身上,咱们不会跑么,咱们回辽东去。

  何可纲这种级别的就不怎么信了,跑过来质问祖大寿。

  祖大寿说,你不是想救你恩主么,现在就是一个机会,咱们先回去,让朝廷认识到咱们这支关宁军的重要性,这样,朝廷就不敢为难督师了。

  何可纲一听这样做能救得了袁崇焕,就同意了,好吧,跟着你干了。

  当天夜里,祖大寿就带着关宁军偷偷溜走了,只是传了个话说老子不干了,风险太大,留这里不是被建虏杀就是被朝廷杀,回宁远得了。

  当这个消息报到崇祯皇帝那里时,又打击了一回崇祯皇帝,这,这还是朕的军队么,大敌还未远去,就自个儿跑了?

  其他勤王军基本都是步军,就这么一支精锐的骑军,要是建虏又打回来了,不是少了一个重要的筹码了么。朕省吃简用,怎么就养了这么一支白眼狼呢。

  崇祯皇帝是又惊又怕又愤怒。这人都私自跑了,还能回来么?怎么办好,不禁大伤脑筋!

继续阅读:第33章 苏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