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标点符号
叫天2017-04-13 19:023,396

  钟进卫有点着急了,放大了音量,继续喊道:“阿奇,在么,阿奇……”没等喊完,阿奇那俊俏的身影出现在了钟进卫的眼帘。

  钟进卫心里想到: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不在呢。问阿奇道:“刚才你走开了?”

  阿奇踏着小碎步走了过来,只是脸红红的,俏怪的白了钟进卫一眼,低声道:“奴家还没嫁给你呢,媳妇,媳妇的喊那么大声,你想羞死我啊!”

  钟进卫“呵呵”的傻笑两声,也不顶嘴,看着阿奇那羞涩的表情,感到心里美美的。

  “公子,喊奴家什么事?”

  “没什么,只是想你了。”钟进卫这厮在前世挺木讷的,现在这个嘴还真甜,看来是平时那些网络小说看得太多,被影响了。

  阿奇被钟进卫这么一说,本来刚褪色的瓜子脸一下又红透了。

  调情也有个限度,钟进卫还记得有正事要干,就对阿奇说:“拿文房四宝来,我说,你写,给皇上写奏章。”

  阿奇顺从的点点头,没有问东问西的,去拿了文房四宝过来,摆开。

  钟进卫看着阿奇的纤纤细手,捏着墨柱优雅地磨着墨,在头脑里构思着刚才跟崇祯皇帝说的事儿。

  等阿奇准备完毕,就准备说了,没想阿奇倒先开口了:“公子,奴家不知道奏章的格式。”

  哦,还有格式,我也不知道啊,就不在乎的对阿奇道:“没关系,不管格式,我说,你写就成。”

  阿奇点点头,表示一切准备就绪。

  于是,钟进卫开始说了,没想阿奇还是不动手,钟进卫用眼睛询问阿奇。

  “公子,您这个,这个是大白话,能写上去么?”

  “没事,你写就是了。”

  于是,一个说,一个写,写完之后给钟进卫检查。

  首先,阿奇的字写得很秀丽,很好看,我喜欢。但竖着写很别扭啊,特别是还没有标点符号,看的很晕啊。

  竖着写,这个可能没办法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这么写,别人习惯,就自己不习惯。但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不能容忍啊。

  “我教你一些标点符号,你加上去,要不,分不清哪句是哪句,这样很容易理解错的。”

  阿奇眨着眼睛看着钟进卫:“公子可是说断句么?这个是基本功啊!”

  钟进卫脸一红,不过马上反驳了:“那你们就没有理解错过文章的意思?”

  刚才阿奇也没有说是嘲笑钟进卫的意思,只是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而已。听钟进卫反问,阿奇点了点头。

  “所以嘛,要加上标点符号啦,来,我教你。”钟进卫一拍手,下了结论。

  可阿奇还是眨着眼睛,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钟进卫:“公子,您说的标点符号,就是辅助断句的吧,奴家也会。”

  啥,这个时候就有标点符号了?钟进卫觉得不可思议,问道:“你真的会?”

  “是啊,公子您看,奴家的符号有这几种,别的姐妹喜欢用另外的这些。”阿奇一边用毛笔描出她说的那些符号,一边认真的给钟进卫解释。

  “你们的符号还各不相同?”

  “是啊,私下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符号就用什么样的符号,只是写文章就不能用这些符号了。”

  “你吓我,我还以为现在真有标点符号了呢。来,我教你一套标点符号,比你们这些更容易使文章明白,表达清楚。”

  钟进卫喜欢教美女,阿奇喜欢让钟进卫教,两人凑一起,就学上了。

  于是,钟进卫开始教阿奇有关标点符号的用法。

  阿奇天资聪明,想想看,能在桃核上雕出作品来的,智商是不会低的,很快就领会了标点符号的用法。

  于是,阿奇在原有奏章的基础上,加上了刚学到的标点符号,让钟进卫检查没用错后,重新抄了一份。

  等阿奇抄完之后,钟进卫让阿奇再写一份奏章,就是有关使用标点符号的意义以及用法,附在第一份奏章里面,准备向崇祯皇帝进言,推广标点符号的用法。

  刚好这个时候,王承恩把崇祯皇帝送到地方,就回来看奏章写完了没有。

  钟进卫把奏章给了王承恩,然后问道:“老王,哦,王公公,有个事情想问问您,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王承恩正准备走,一听说话就转回来:“钟先生,有事尽管直言。”

  “阿奇的家人在通州,不知道现在如何,能否帮忙查下?”

  王承恩转头看看一边的阿奇,也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应该没事的,孙阁老就一直在通州看着的,现在刚回来。如果不放心的话,咱家让东厂的番子过去看看,只是地址要给咱家。”

  阿奇赶紧上前把家里的地址说了一遍。

  “好,等咱家的好消息吧。”王承恩笑眯眯的对他们两个说道,然后告辞而去。

  “公子,多谢您了。”阿奇说完,感激的福了福身。

  “不要这么客气,那也是我的丈母娘和小舅子呢。”一句话说得阿奇的脸蛋变成了红苹果了。

  崇祯皇帝来到主敬殿坐下,就传孙承宗。

  孙承宗的步伐还是那么的稳健,只是越加的瘦了,走到近前后对着崇祯皇帝一躬身:“参见陛下。”

  “孙师傅辛苦了,来啊,给孙师傅赐座。”崇祯皇帝知道孙承宗自从被诏来京师后,一把年纪了,一直在奔波,尽心尽力,很不容易。

  孙承宗坐下后,就开门见山的禀告:“陛下,建虏主力往山海关方向而去,臣派了大量夜不收紧盯其动向,但目前臣还无力追击。”

  “山海关可要紧?”崇祯皇帝一听,身子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问道。

  “陛下放心,臣已令几路勤王军前往协防山海关,连同原有驻军,又有天地之险,加之建虏已失偷袭之良机,故山海关绝无失陷可能。”

  崇祯皇帝一听,已有防备建虏攻取山海关,就放下了心,但对孙承宗说的后半句有疑问:“为何当前无力追击?”

  “陛下,建虏之长在于野战,而我军之长在于守城。如若追击,则野战不可免,以己之短击彼之长,胜算不大。如若有失,建虏回攻京师,怕难守之。”

  崇祯皇帝点点头,自家知道自家事。

  “此其一;其二,各路勤王军匆忙赶来,粮草军械均有缺失,且兵卒良莠不齐,需待补充物资兼整顿士卒;否则数量虽多,一遇建虏,怕是触之即溃。”

  孙承宗说到这里,微微一停,大嗓门又道:“其三,还有分散在京畿其他各地的勤王军还需联络,协调统一行动。”

  “孙师傅,还有其四否?”

  孙承宗看着年轻的崇祯皇帝,知道接下来的话要戳中他的死穴,于是刻意降下了嗓门:“陛下,当前集合在京师之地的勤王之军约莫已有三十五万,远一些行省的勤王军也还在陆续赶来,不知粮草军饷足否?”

  崇祯皇帝一阵头疼,又是这问题。想了一会,对着孙承宗道:“孙师傅少待,朕把户部尚书传过来问问。”

  很快,户部尚书毕自严就过来了,一听这个问题,也是头疼:“陛下,臣在上次估算过只够三十万大军一个月之用。不知此次战事会有多久?”

  这个问题显然得孙承宗来答了,他估摸了下说道:“陛下,臣以为,建虏回去收割自家粮草,兼之掠夺财富人口路上所花时间及安顿所需时间估算,至少还有四个月时间可以滞留关内。”

  这样的话,粮草军饷显然不够用了,毕自严无奈的看着崇祯皇帝,想起一事,奏道:“陛下,京师米粮已较前些日子上涨一倍有余,怕是更难以为续大军所需了。”

  崇祯皇帝缓缓的坐了下来,无力的把头靠在了御椅背上,皱着眉头想着:粮草军饷不足,唯有提前决战,赶走建虏。但自己的军队野战不足,真打了还不定被对方给歼灭的,两全其美之策是什么呢?

  想了一会,没想出来,只好问孙承宗了:“孙师傅可有良策?”

  “陛下,臣以为,得练精兵才行,当前首要为整顿勤王军,汰弱留强,一则节省粮草军饷,二则可强战力。”

  毕自严在边一听可以节约军需,减轻他的压力,马上附议。

  崇祯皇帝想了想,目前也只有这么办了,就同意了孙承宗的提议,只是有点担心的吩咐孙承宗道:“孙师傅,整顿之事还得多多操心,能快则快,建虏肆虐关内,朕的子民尚在受难之中,朕心难安啊!”

  “臣尽力为之!”

  好,商议到这里,就先这样了,孙承宗和毕自严就告辞而去。

  “陛下,钟先生的奏章已写好了。”王承恩进来了,看到崇祯皇帝议事结束,就上前说道。

  “哦,快快拿过来给朕看看。”崇祯皇帝一听,连忙吩咐道。

  不过,崇祯皇帝一看,就感到很不习惯,这些乱七八糟的符号是干嘛的?很别扭。还通篇大白话,这真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奏章。

  王承恩在底下看崇祯皇帝那皱起的眉头,就知道是为啥了。你说他为什么知道这点,因为他先偷看过了钟进卫的奏章。

  “陛下,钟先生还有一个奏章,是解释那些图标的。”

  “哦,拿过来。”

  崇祯皇帝看了标点符号的解释后,再对比着先前的奏章来看,一下就明了了。看完后,靠着御椅后背,不过不再是皱着眉头了,只是想着,过了一会,问道:“大伴,这个所谓的标点符号,你怎么看?”

继续阅读:第38章 两策之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