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早朝
叫天2017-08-05 14:103,729

  钟进卫在午门外等候,由东厂提督王承恩的干儿子安贵义陪着。

  安贵义在王承恩的众多干儿子中是属于聪明机灵,善于察言观色的一类人。

  他知道钟进卫在他干爹和崇祯皇帝心中的份量,所以在一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给钟进卫细细的补充一些侍仪官不曾讲到的注意事项。

  钟进卫来明朝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经常和内侍打交道,所以对宦官这种介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人已见怪不怪了。而且,因为来自后世,有着这时候的人所没有的平等思想,所以不经意流露出的尊重他人的态度,让安贵义心中暗暗感激。

  不是说安贵义没有遇到过受人尊重的情况,但那些往往是有求于他的,或者地位比他低的人才会有,可那种尊重,他也分不出对方是不是真的从心里尊重自己。平时遇到更多的是对他们这种无根之人的嘲讽和偏见,所以几个原因一叠加,他对钟进卫就讲解的格外尽心和细致。

  在听到传诏钟进卫觐见的声音后,安贵义收住嘴,让钟进卫跟随通政司的人前去太和殿。临了还偷偷的说了句:“公子只管按照礼仪行事,不用管那些文臣。那些文臣就是条狗,见谁都要吠几声,用来显示他们的存在。”

  听着安贵义说的文臣是狗的言论,钟进卫不禁嘴角一咧,微微的笑了下:呵呵,我喜欢。从历史上看,大部分文臣连狗都不如。没见过这种只知道存肉骨头,朋友来了就狂吠,强盗进门了就躲到一边,不知道守护主人的狗。

  钟进卫随着通政司的人一路前行,只见两边的大汉将军,个个人高马大,穿着明盔亮甲,一动不动的站着,气势非凡。哪像某些电视剧里面的大汗将军,个个歪瓜劣枣的,身上的衣服头盔还有歪的,简直丢死人了,真是,找群众演员也要注意形象啊。

  不过,这些大汗将军再好,也只是装点门面而已,临阵杀敌毫无用处。钟进卫想到这里,不由微微叹口气,咱国朝自古以来都是要面子的啊!

  进入太和殿之后,钟进卫并没有低头前行,而是边走边抬头打量着朝议盛况,没想又让他吃惊了。

  两旁侍立的文武百官,应该是文东武西,按照品级进行排列的吧。但现在不但队列歪来歪去,有的官员穿的还不是朝服,而是杂色衣服,系的也是杂色带。还能听见一些咳嗽声。晕,那个人在干嘛,还吐痰,胆子也太大了吧,还这么淡定。这,这是传说中等级森严的封建王朝么?就是在国朝,这么重大的会议上也不会有人敢这么做吧!

  钟进卫一时无语,偏偏身处的环境告诉自己,现在就是在崇祯二年的早朝大会上。

  来到指定的地方后,钟进卫两手合于胸前,慢慢地双膝触地,最后上身匍匐在地,并用头叩触地面,行正式的“五拜三磕”之礼。说实话,钟进卫感到挺别扭的。但来到别人的地盘,这风俗也不得不遵从。钟进卫的处女拜就这么出去了。

  就在钟进卫进来的时候,殿上所有的人都在打量他。

  只见钟进卫中等身材,虽着杂色盘领衣,却干净整洁;头戴四方平定巾,双眼炯炯;神态自若,毫无战兢之意。

  众人心里复杂的随着钟进卫的走动行注目礼。要说这是一介草民,那是谁也不信的:那个草民能在第一次上朝堂,这么多高官围观下,还如此自若的。可要说钟进卫真是神仙下凡,那也没和正常人有啥区别啊!

  钟进卫行礼完毕后,在崇祯皇帝御座左侧的翰林学士宣读了之前所定封赏的圣旨。只是和之前有点不同的是,圣旨中加了因钟进卫见识博闻,充日讲官,备圣上咨询。

  钟进卫再次谢恩后准备下去,这个时候,有人跳出来了。

  只见来人身穿青袍,手持槐木笏,说道:“且慢!”

  然后转向崇祯皇帝道:“陛下,臣听中兴伯见识广博,心痒难耐,想讨教一二。”

  两边大部分的文武百官本来就对一个布衣一跃就骑到他们头上的钟进卫心有不满,现在见御史高捷跳出来为难,不由纷纷附议。

  崇祯皇帝一看就知道他们想让钟进卫难堪,心知钟进卫不是能言善辩的那种,怕真让这些人得逞了,有心拒绝。但附议此要求的大臣又是如此之多,不禁迟疑了下,在想怎么拒绝最妥当。

  这个时候,那边的高捷已经不等崇祯皇帝回答,率先开炮了:中兴伯见识广博,下官有一问,请问: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此太守为何人?”

  说完,高捷有点得意洋洋,海外归来的化外之民,运气好救了圣上,现在敢称见识广博,我随便拿先朝之文考你,就算答出一题,再来一题,看你出不出丑!到时候,看你这个中兴伯还好意思去当陛下的日讲官。

  钟进卫听的一愣,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不用咬文嚼字的考试了,来到这里,却还有人拿这玩意考我,这不是明摆着要欺负我么!

  钟进卫怒了,因为他知道就算孔子复生,让他一直这样问下去,,也会被问倒的。

  于是,他面向高捷,高声说道:“这位大人,您是喜欢咬文嚼字么?看着像个长者,却如此浅薄。知道咱中国文学就算博闻么,这里只要站着的人都知道的东西,还好意思拿出来秀。你可知pig是什么意思?你可知youarethefatpig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大地是圆的么?你知道美洲,欧洲,澳大利亚在哪里么?你知道海洋中有这个宫殿那么大的鱼么?你知道现在身处庙堂之高做什么才是最有利于朝廷,有利于百姓的么?整一个就是咬文嚼字的酸儒,站这里,你真的对不起陛下给的俸禄。我要是你,绝不在这里丢人现眼!”

  钟进卫说完后,还伸出中指比划了一下,嗯,过下瘾,反正这里的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高捷得意洋洋的表情,慢慢的沉了下来,然后再变为铁青,最后惨白,想反驳一下,钟进卫又高声连气反问着,根本没机会。再说钟进卫反问的问题,自己一个也不知道,根本无从反驳。越想越郁闷,想吐口血出来装晕,也吐不出来,就那么愣着。

  钟进卫一口气说完后,心知不能给这些朝堂上的人有缓气的机会,不说这么多人对自己一个。光这些人中随便一个人的智商,恐怕都不是自己能随便对付得了的。现在只是一下被自己镇住了而已。于是,赶紧向崇祯皇帝说道:“陛下,臣不想与这等酸儒作此口舌之争,臣回去准备整理一些见闻,供陛下御览。”

  崇祯皇帝心里笑翻了天,连忙道:“好,好,钟师傅去忙吧。”

  钟进卫当下不再理会两旁的文武百官,大踏步地出殿而去。

  高捷这个时候,好不容易缓过来了,想了招数,想再争个面子回来,没想钟进卫却走了。这好比憋了口气,正准备举重,没想一股气却从下面xie了,重量一下压回自己身上,当下感觉胸闷难挡,却也没吐血,直接晕倒在地了。

  温体仁在前面看得直摇头,一大把年纪了,心胸还如此之小,真是自讨苦吃。

  大殿一阵忙乱,抬的抬,拖的拖,把高捷给清理出去了。

  趁着底下的热闹劲,崇祯皇帝用眼睛给站在最前面的内阁首辅韩爌示意。

  韩爌知道轮到自己上场了,轻轻的咳了下,然后出声说道:“陛下,臣有本奏。”

  “阁老请说。”

  “臣已六十有七,年老体衰,老眼昏花,最近常常白日瞌睡,精神不济,臣已不能为陛下分忧,这是臣的辞呈,望准臣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一听内阁首辅韩爌说要告老还乡,所有的人马上把注意力集中了起来,不再关注钟进卫的八卦,也不再议论高捷的破事。

  崇祯皇帝接过转递过来的辞呈后,翻开假装看了看,然后关切的说道:“阁老可否回去休息几日,身体好转后再来当值?”

  “臣知自家身子,却已不能理事了。望陛下恩准。”

  崇祯皇帝也就不再客套了,直接说道:“如若阁老归去,内阁就少一辅臣,阁老可有中意之人推荐?”

  圣上是让自己来做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啊,下面的话一出口,还不被那些有意内阁的人给恨死。不过昨日已经议定了,为了自己的身家,就只有配合崇祯皇帝了。

  想到这里,转身看了看在下侧做菩萨状的温体仁后,回奏道:“陛下,臣以为礼部尚书温体仁,清廉自律,才智敏捷,敢做敢为,能当大任。”

  大殿一下就嗡嗡的响成一片,这韩爌什么时候跟温体仁混到一块去了,前些日子还暗示温体仁这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要排挤掉他,怎么一眨眼就变了。

  崇祯皇帝想着快刀斩乱麻,赶紧说道:“温卿也有救驾之功,朕一直未赏,今首辅荐其入阁,诸臣工可有异议?”

  吏部给事中,也是韩爌的门生,昨晚为了顺利脱身,特意事先和自己的学生有过沟通,现在第一时间闪身出来道:“首辅所言极是,臣附议。”

  群臣一下被打个措施不及,连忙互相沟通了起来,底下又响起了嗡嗡声。

  崇祯皇帝不得不提高音量道:“如果哪位觉得自己比温体仁还清廉自律的,不妨站出来,朕会考虑两者择一,进入内阁。”

  这么一下,所有的人都闭嘴了,温体仁的清苦是众所周知的,但没有一个人学他,那是自讨苦吃,堂堂一个部堂,还不如一个商人活的舒服。

  崇祯皇帝见一时没有人出来反对,忙又赶紧说道:“礼部尚书温体仁出班。”

  “臣在。”

  “你可愿意入阁替朕分忧?”

  “听凭陛下吩咐。”

  “好,朕提你为东阁大学士,助朕理事。”

  然后赶紧宣布散朝,走人。

  再说钟进卫谢恩出来,忽然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当了中兴伯了,身体也大好了,不能再住原来那偏殿了,但北京城里没房啊,不说现在北京的房价到底有多便宜,就是再便宜好像自己也买不起,因为自己一个铜板都没有,随身携带来的一点人民币,别人怕是不会认吧。这段时间在宫里白吃白住倒还好,现在,……,难道,难道要一文钱难死英雄了?!

继续阅读:第44章 日不落帝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