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汰兵
叫天2017-04-13 19:022,907

  钟进卫看看孙承宗,见他好像还在等,丝毫没有开始军议的苗头,就把身子往孙承宗那边挪了挪,然后小声的问道:“孙大人,人都到齐了么?”

  孙承宗抬头见是钟进卫,不由有点苦笑,放低他的大嗓门道:“这群是将爷!”

  钟进卫还不是很明白,不是应该军纪森严,三通鼓毕,诸将都聚齐,然后开始议事,迟到的要打军棍的么。怎么看孙承宗的意思,好像不能奈何他们。

  果然,后续又开始来人了,孙承宗也没有说要打板子,态度跟前面来的那些差不多。

  估摸着又过了两刻钟的时间,孙承宗终于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嗓子道:“军议开始。”

  底下互相小声聊天的人才闭嘴,站得有模有样。

  “诸位将军,皇上派来一位监军,就是本兵身边这位。”孙承宗一边介绍,一边指了指钟进卫。

  钟进卫见孙承宗介绍自己,学着电视上看来的礼节,站起来对下面各将抱拳拱了拱手。

  孙承宗的话音在继续:“监军就是新封的中兴伯,钟进卫。”

  这个时候,公侯伯还不是很泛滥,这些个军头都还没有得到爵位赏赐,钟进卫的地位就高了。

  一些军将见孙承宗介绍了钟进卫原来是监军,还是中兴伯,于是,纷纷殷勤的出列见礼。

  钟进卫最关心的是那个好身材的文官是谁。

  马上,那个文官出列向钟进卫抱拳道:“下官,大名府知府兼按察使副使卢象升,见过监军。”

  啥,卢象升,他就是卢象升啊!钟进卫一听,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过马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就拱拱手算是还了礼。

  其他人见此也没啥觉得有特别的地方,因为卢象升是文官,这么郑重对待也无可厚非。

  等大家见礼完毕之后,孙承宗的大嗓门又响起来了:“诸位将军,汰弱留强的裁军行动进行的怎么样了?”

  “报本兵,都已裁完了。”

  “报本兵,已遵令在裁,午后定能完成。”

  “报本兵,未将本部已全是强兵了。”

  “……”

  这些领兵将领纷纷出列做了表态,基本都是完成任务的意思。

  钟进卫在一边听了有点奇怪。皇上不是说汰弱留强的整军计划实行的不顺利么。而且问孙承宗的时候,他好像也是一脸苦笑。怎么现在全部完成了呢,这不是很好么?

  钟进卫想到这里,拿着疑惑的眼神,转头看看孙承宗。

  孙承宗读懂了钟进卫投过来的眼神,也没解释,只是对着帐下说道:“既然已完成,各部报下裁军结果。”

  底下没有人当出头鸟。

  孙承宗就补充道:“请卢知府这列开始顺序汇报。”

  卢象升一听,出列抱拳,回道:“下官带兵及民壮一万两千三百二十三人。经下官筛选,余八百一十二人,其余人等,明日由大名府兵备副使带还大名府。”

  钟进卫一听,裁减了那么多啊,这不是很成功么。

  底下的那些将领一下也嗡嗡嗡起来,只是都不敢大声的讨论。

  孙承宗一听,也很是高兴。道:“卢知府,你是怎么筛选的?”

  “下官不用五十以上老者和十五以下少年,不用家中独子,不用父子皆在者,不用兄弟皆在者,不用家中唯一支柱者。然剩三千四百余人。后举百斤石锁走百步不喘着留,故只剩八百一十二人。”

  “好!好!好!”孙承宗一听,很是满意,连续三个好。没想钟进卫一来,就有好消息了。

  “卢知府辛苦了,下一位。”孙承宗笑着道。

  钟进卫在边上听了,心想,偶像就是偶像,动作神速,裁军又合理,不愧后世有人说卢象升是明末的岳飞。

  下一位是辽东总兵祖大寿,他出列道:“末将麾下共两万零三百余骑,几次血战后减为一万八千二百骑。此次无弱兵可减。”

  孙承宗点点头,关宁军的骑军,而且这次带出来的都是精骑,没有弱兵也说得过去。

  这个祖大寿也是有名气的,历史上,人肉都吃。钟进卫把样貌也记下了,肯定还会打交道的。

  “下一位。”孙承宗在那边继续了。

  这次出来的是保定总兵曹鸣雷,他报道:“末将麾下共一万五千八百余人,本次淘汰弱兵一百人。”

  这下问题不就来了,孙承宗看看钟进卫。好像他没察觉有问题,孙承宗就又问曹雷鸣道:“你部骑军多少?”

  “禀本兵,末将共有骑军两百三十二人。”

  “那么说其余一万五千来人全为精锐步卒了?”

  “正是!”保定总兵丝毫不脸红。

  孙承宗瞄见钟进卫开始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就面无表情地道:“下一位。”

  宣府总兵侯世禄出列:“末将麾下共有三万四千六百余人。经过本次汰兵,剩三万四千人。”

  “这么说,你部汰兵六百余人?”大嗓门问道。

  “正是!”

  “骑军多少?”

  “一千八百九十人。”

  “嗯,下一位。”孙承宗那边麻木的又说道。

  昌平总兵尤世威出列:“末将麾下共有二万九千七百余人。本次去弱四百二十余人。”

  然后不等孙承宗问,直接回答道:“本部骑军共有一千五百七十人。”

  钟进卫的眉头皱了起来,就算不是后世来的人,光看看建虏入关之后,所向披靡的事情,就知道这些人说话不实。

  要有那么多强兵还败成这样,那建虏难道是穿越过来,个个都拿着机关枪扫射的么。冷兵器,双方差不多实力的话,伤亡比就不会差多少。建虏怎么可能损失的起,还能在京畿之地耀武扬威?

  钟进卫在想着,底下的将领继续在汇报,差不多都是和之前的几个一样。淘汰的弱兵比例少的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钟进卫都不想再听下面那班将领在忽悠了,这肯定不是事实。

  想想自己来中军帐的路上看到的那些兵丁,听着下面将领的话语,钟进卫颇觉得有些刺耳。于是,他出言打断了下面将领的汇报,直接说道:“诸位将军,你们是怎么个标准淘汰弱兵的?”

  谁都没答钟进卫,大帐一片安静。不是说看不起钟进卫,地位在那摆着的,关键是这问题不好回答。

  孙承宗发话了:“保定总兵曹鸣雷。”

  “在。”曹鸣雷面无表情的出列,心里暗道倒霉。

  “你来答监军的话。”

  “未将自有一套辨别强弱之法,监军未在军中待过,末将说了也说不明白。”

  “讲!”孙承宗给他一个炸雷。

  “是。”诸将对孙承宗还是有一份敬畏之心的,毕竟人家是老资历的人。

  “末将察其言,观其色,因此辨别出是强是弱。”

  钟进卫听的还是一头的黑线。

  孙承宗又点了几个将,结果说和没说基本没什么区别,都是取决于这位将领本人的判断。

  最后,孙承宗都听得腻味了,拍了下帅案,直接说道:“皇上有旨意,朝廷军需短少,不足支撑大军使用。你们要还是这么个汰法,到期大家一起饿肚子。”

  底下的将领没有一个说话。

  “散了散了,回去再汰。”孙承宗不想再看到这群老油条。

  盔甲铁片的撞击声马上响起,然后慢慢远去。

  等到没动静了,孙承宗对着钟进卫道:“中兴伯,可是看到了。”

  “嗯。”钟进卫点点头。

  “今天还是有好消息的,至少卢知府那边已经汰兵完毕,老夫也知道其留下的虽不一定是强兵,至少是身强力壮之士。”

  钟进卫想着一个问题问道:“为什么孙大人不直接定个标准来汰兵呢?”

  “如何个定法?”

  “就像卢知府一样。”

  孙承宗摇摇头道:“中兴伯不知道,这里的道道不一样,像卢知府那样的,大明的军队里面,现在应该是绝无仅有的。”

  然后孙承宗下了定论:“卢知府的这个汰军方法,在现在大明的军队里是实现不了的。”

  钟进卫奇怪了,问道:“为何?”

继续阅读:第67章 将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