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汰兵安置
叫天2017-04-13 19:022,982

  孙承宗心里舒了口气,就怕这些人齐了心,一起跑,那还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现在他们问谁先汰,自然就同意汰兵了。

  不过,安排谁先来这个问题,也不好解决。于是,孙承宗问道:“诸将可有自告奋勇者?”

  谁自告奋勇,谁就脑子有病。下面的将领没有一个出头要先汰兵的。

  钟进卫在一边反而奇怪了,道:“为什么要一个一个来,一起来不就得了。”

  帐内的人都看向他,孙承宗解释道:“四十余万人,人数太多,监察不过来的。”

  “那就让所有骑兵都来监察好了啊。”

  哦,这是个办法,各部将领都有一些骑兵,收集起来进行监察的话,应该也够用。

  孙承宗点点头,说道:“此法可行,诸将可有意见?”

  让所有将领的部下都参与到监督中来,这样最公平,底下的将领自然反对不了,不过卢象升忽然出列发话了:“本兵,卑职建议各部骑军不得监察自家步卒。”

  底下响起一阵磨牙声,要你多话,将领们对卢象升恨的咬牙切齿。

  孙承宗却连连点头:“甚好,甚好。”

  然后他站了起来,总结道:“诸将如若没有其他意见,明日辰时初,三通鼓毕,各部主将及副将须来中军明确汰兵细节。大致为各部骑军抽签定监察对象,各部在所在营地帐篷外列队,兵器不用带,骑军监督,凡汰着皆出营地,到固定点集合点数。现在,都回去准备吧。”

  于是,底下各将,纷纷告辞回去准备,希望自己能多留几个兵丁下来,就能多领一份军饷了。

  祖大寿正要出去的时候,被孙承宗叫住了。

  等其他将领都走出中军帐之后,孙承宗对祖大寿命令道:“复宇,把你麾下骑军,分四部,分驻大营外围四角之交通要地,并派骑军警戒,防止今晚可能出现的情况。明白么?”

  祖大寿点点头,明白孙承宗的用意,用力抱拳,大声道:“末将这就去办。”

  然后又冲钟进卫也抱下拳道:“本兵,监军,末将告辞。”

  在得到同意后退出中军帐,前往本部分派任务去了。

  终于顺利的开始实施汰兵策略了,孙承宗等祖大寿一退出中军帐,浑身骨头都轻了不少,靠在帅椅上,闭目养神起来,也不管钟进卫还在旁边。

  钟进卫看着孙承宗的样子,很是理解,知道他之前的压力很大。

  朝廷几次开会讨论粮草军需的时候,孙承宗都在,朝廷的难处,他比一般人都知道的多,崇祯皇帝又对他寄予很大希望,但前期一直被底下的统兵将领抵zhi,汰兵行动实施的很不顺利。真是难为这位老人了。

  顾百川和王鹏也松了口气,换个舒服的姿势站钟进卫背后。之前也真怕那些将领造反,一直提着一颗心的。

  忽然,孙承宗的亲兵头目进来禀告:“本兵,监军,大名府知府兼按察司副使卢象升求见。”

  孙承宗在亲兵头目进来的时候,已被惊动,睁开眼坐直身子,听取的报告。听完后,看看钟进卫,见他用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知道不是和自己,或者监军事先有约定。

  不过既然卢象升主动求见,肯定是有事了,于是,他让亲兵头目把卢象升放进来。

  身材高大的卢象升进来后,拱手一礼道:“本兵,监军,卑职有一事,想请教下。”

  对方可是大名鼎鼎的卢象升啊,钟进卫没等孙承宗有所表示,就出声道:“卢知府,请说。”

  卢象升见得到监军的允许了,就说道:“本兵,监军,不知这些汰下来的兵丁如何安排?”

  孙承宗和钟进卫都一愣,这个,还没来得及想。他们两个互相看了看,然后,孙承宗开口了:“不知九台有何高见?”

  卢象升见让他发表意见,本来他就是想到了这个问题才过来的,自然就有点想法的,当下也不客套,直接回道:“卑职以为,这些人,当发下路费粮草,让其回归原地。只是,卑职不知道如何处置的是,那些被各路将领沿路抓来的百姓如何处理,有多地已被建虏荼毒,怕是无家可归了。”

  这时代,各路军中的弊端,只要稍微有点地位的,都有所了解。因此,卢象升位居知府高位,知道各军抓百姓冒充兵丁来领军饷的事,也就不稀奇了。

  钟进卫不是很了解军中兵丁里,几类人的比例,就问道:“无家可归的百姓会有多少?”

  孙承宗掌握大局,这点,倒是他了解的最多,所以,也没等卢象升来回答钟进卫的问题,他直接开口道:“这些军将临时勤王,事起仓促,原驻地附近的百姓怕是不会有很多,多半是到了京师附近后,看明白了形势,才抓的百姓来冒领军饷。京畿之地,已惨遭建虏肆虐,因此,这些百姓估计多半都是无家可归了。人数应该不会少于八万。”

  钟进卫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多!虽然这些百姓基本上身体比较强壮,但也不能放着不管,这天寒地冻的,任其自生自灭的话,多半是活不成了,或者会沦落为贼寇。这都不是钟进卫愿意见到的,也不是朝廷愿意看到的。

  孙承宗也很为难,人数太多了。卢象升刚才也说过,他也不知道如何处置这部分人。

  中军帐内一下安静了下来。

  不过,马上钟进卫就有了办法,他先发言道:“有了,把这些汰下来的百姓和京师王恭厂中的难民一样对待好了。”

  京师里面的难民差不多有四,五万,这边比京师里面的难民要多将近一倍,压力将会很大。

  卢象升并不清楚京师难民的情况,但孙承宗是知道的,当初钟进卫在文华殿提难民营的事情并提供解决方法的时候,他都是在场的。

  不过孙承宗有点担心,问钟进卫道:“京师城里的难民,解决的怎么样了,你那个法子有用么?”

  “我也不知道具体怎么样了,但已经开始实施了,从今天上午的结果来看,还真出乎意料。”

  钟进卫说到这里,把今天了解到的情况都跟孙承宗和卢象升说了说。

  孙承宗和卢象升听了之后,不禁也相对无语,朝廷之难处,还要风尘女子率先响应解决。京师那些受圣人教诲的人,那些达官贵人,是不是该羞愧死啊。

  孙承宗沉默了会,道:“老夫马上写一奏章,把汰弱留强之策的实施情况,以及中兴伯所言,安置汰下来无家可归的百姓措施,一起禀告皇上,让皇上定夺。”

  钟进卫心道,崇祯皇帝多半是会同意自己的建议。

  古代人对于身之发肤,授之父母,看得非常重。所以满清的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也吓不住汉民。但崇祯皇帝临死之时,却说自己的身体,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可以看出,他是把百姓看得很重的。

  孙承宗让亲兵拿来文房四宝,很快就挥毫写完。然后,他抬头对钟进卫道:“中兴伯,此份奏章,主要为汇报军中汰兵之策的实施,你既为监军,就一并前来署名吧。”

  署名没问题,但自己的毛笔字……。钟进卫想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的毛笔字写的不好,能不能不签名了?”

  卢象升一愣,这位监军还很有特色的么。

  孙承宗倚老卖老,把眼一瞪,道:“签名而已,不要婆婆妈妈的。”

  钟进卫素来尊重老人,更何况是孙承宗呢。也不在意他的恐吓,反而看成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亲情表现。

  于是,就乖乖地走过去签名。

  以前在小学的时候学过毛笔字,但本来就学的差,这么多年没有用毛笔,自然签的就不会好看了。

  孙承宗看着钟进卫那歪歪扭扭的三个大字,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

  钟进卫被他笑的,脸跟了个猴子屁股似的,红到了耳根。他心里暗想:回去一定要让阿奇多教教自己毛笔字,对,还有文学典故,免得老是大白话。不拽点文言文,还得让人笑话。

  卢象升并不清楚钟进卫的来历,看着这一老一少的融洽,他心里不禁有点纳闷:看这样子,难不成监军和本兵有血缘关系?

  --------

  人生的每个有意义的第一次都是值得纪念的,感谢第一张真正月票的投票人卧意子!

继续阅读:第71章 亲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天改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