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转变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256

  马车上,沐清雅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脸色带着微微的苍白,折腾了大半夜,她的身体本来还有好利索,撑到现在还真有些吃不消!

  乐琴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家小姐,不知道该怎么办,对陈府更是满腹怨言!沐清雅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她气鼓鼓的表情,顿时感到有些好笑。

  “谁惹到你了?那脸都快鼓成圆形了!”

  乐琴脸色微红:“小姐,你别取笑我了!那个陈家也着实可恶,竟然存着这么恶毒的心思,还好老爷有所准备,不然可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沐清雅轻笑:“陈禄的计谋倒是不错,只可惜执行不力!”

  乐琴想了想:“也是呢,要不是乐棋抓到了那个小丫头,恐怕事情也没有这么顺利!说起来,乐棋你还会功夫?”

  乐棋看了看沐清雅,迟疑的点点头。

  乐琴好奇:“那你之前怎么被那个赵栝的奴才打得那样惨?”

  “我……我那时候被下了软筋散,使不出力气!”乐棋面色不变的撒着慌。

  乐琴还想问什么,就感觉马车停了下来!乐棋先行跳了下去,扶着沐清雅下了马车。

  刚刚下了马车站稳,沐清雅就被秦月一把抱住:“雅儿,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这脸色怎么那么苍白?”

  温热的怀抱让沐清雅僵住的身体微微放松:“母亲,我还好不用担心!我和父亲听说家里出事了,就立刻赶回来了,您没事吧?”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秦月松开沐清雅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她精神还好这才放下心。知道秦月是因为担心女儿才将自己凉在一旁,沐逸之没有在意,反而是走过来询问:“夫人没事吧?”

  秦月脸色微红:“没事!”

  沐清雅微微勾起嘴角,自己的父母也算是患难夫妻了,这份情谊着实难得!

  “老爷……”王姨娘上前走了两步,又迟疑的退了回去,鬓角的发丝有些凌乱,却丝毫不显狼狈,腮边挂着的泪珠欲坠未坠,更显得楚楚可怜,“老爷,您没事真是太好了!奴婢和大少爷都很担心!”

  沐逸之看着王姨娘,脸色有些松动,微微的点头:“没事,挂心了!”

  “是……是奴婢应该的!”王姨娘显得有些喜出望外,一直以来,沐逸之都对她不冷不热,虽然她为他生了一子两女,也没见他对自己有所改变,更别说什么宠爱了!今天沐逸之的态度终于有了松动,她又怎么能够不高兴!

  沐静澜和沐诗灵走到王姨娘身边,一左一右依偎着她,脸上还带着没有消散的惊悸!

  沐清雅勾起嘴角,一抹笑意染上眼眸转眼间就消散开去:“父亲,还是先去看看书房吧!”

  “嗯!”沐逸之早已经心急,可是妻儿担心他,他也只好先说两句,现在沐清雅提及了这件事情,他哪里还静得下心!

  整个沐府还弥漫着木头烧焦的味道,刚转过花厅就看到一片漆黑的废墟!

  沐逸之顿住脚步,即使心中已有准备也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整个书房完全烧焦了,已然是一片断垣残壁,还有为燃尽的木头不时的窜出一点火星!一旁熏得满脸焦黑的侍卫、奴才看到沐逸之归来,连忙过来请罪!黑压压跪倒一片!

  沐逸之摆摆手:“这件事怪不得大家,你们留几个人将这里清理一下,剩下的人先回去整理一下吧!”

  他的大方惹得那些奴才们感恩不已,纷纷向沐逸之磕头之后才离开!

  “清雅,你……跟为父来!”

  心念微动,沐清雅跟上他的脚步,心中思绪不停,最近的事情靠的太紧,她刚来到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时间来充分准备,沐逸之能够察觉到一些事情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只要他不知道在背后布局的人是她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只是不知道他会对自己说什么?

  此时,沐逸之的心情更是不平静,沐清雅是他和秦月唯一的一个孩子,当初秦月为了他伤了身子,一直没能有孕,他原本想着领养一个孩子当做他们的依靠,却不想秦月坚决不允许,将自己身边的丫环给他做了妾,这才有了沐景辉和沐静澜、沐诗灵,而后不想秦月竟然有了身孕!这让他大喜过望,因此对沐清雅一直宠爱有加!秦月更是待这个唯一的女儿如珠如宝,也就造就了她骄纵、蛮横的性格,万幸的是她虽然娇蛮但却心地善良,他也就一直纵着她了,有他的庇护,将来找个老实些的夫君,也能让她一直幸福下去!可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出乎他的预料!让他不解的同时也对这个小女儿刮目相看!不过,有些事情也要说开了好,免得她心中有疙瘩!

  进了偏厅,沐清雅将乐琴、乐棋留在了外面。沐逸之坐在一旁,没有开口的意思。沐清雅也不急,不紧不慢的倒了杯茶端到了他面前,不管怎么说,这人现在是自己的父亲,如果可以她不想闹得太僵!

  沐逸之愣了一下,将茶杯接过去喝了两口:“清雅,你变了?”

  “是,父亲!”既然沐逸之直截了当的开口问了,她也没打算隐瞒。

  沐逸之脸色严肃:“你可知道今天的事情有多危险,万一那个环节出了纰漏,哪怕是你的一句话说错了,我们整个沐家可就葬送了!”

  沐清雅笑了笑:“清雅知道!”

  “唉,雅儿,父亲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告诉你,你身后有沐家、有父亲,你不必逼迫自己!”

  沐清雅心底一颤,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升上心头,那种酸涩之感让她无措,就连一贯平淡的眼眸中都染上一丝慌乱。看到这样的沐清雅,沐逸之叹了口气:“雅儿,静澜和诗灵的事情我也清楚,她们虽然是你的姐姐,但你确实沐家唯一的嫡女,再过两年,她们两人也要嫁人了,你不必忧心!之前的事情父亲没有表示,不是父亲不知道,而是……”

  沐清雅抬头惊讶的看着沐逸之,顿时明白过来:“父亲知道我上次落水的事情是两个姐姐所为了?”

  “是……父亲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回来的时候专门让人调查了一番,这才发现……雅儿,为父并没有惩罚她们,你心中可有不平?”沐逸之心情有些沉重,回来的路上他便想了许久,对于沐清雅的变化心中也隐隐有了些猜测,今天她不同于常人的冷静和敏锐让他第一次对这个女儿有了全新的认识,看着那双冷清的眼眸,心中有沉痛有欣慰,女儿终于长大了!可是这长大也让她付出了代价,这代价还差点要了她的命!两个庶女陷害她的事情,他查清之后很愤怒,却不知道该怎么惩罚,只能想着好好弥补自己的小女儿!

  “父亲说的哪里话,之前雅儿也有对的地方,再说,血浓于水,雅儿也理解父亲所为!”沐清雅微笑,刚刚沐逸之的话已经表明,她在沐家的地位无人能够取代,她也不想再揪着以前不放,只要那个姐姐不来招惹她,她也乐意等着看她们出嫁!至于沐逸之的误解,她更是不准备解释,现在她就是沐清雅,就是沐逸之和秦月的女儿,也就不准备演原来的娇小姐!既然沐逸之认为她是因为受到打击才致使心性发生转变,她也就省下了解释的功夫!

  听到清雅的话,沐逸之心中更加愧疚,也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随即问道:“你今天是怎么发现那张图纸画的是父亲的书房?”

  “嗯?我没发现啊,我原本想着那也许是陈道员收集的别人的证据,就示意父亲过去看看,没想到竟然是父亲书房的图纸,这陈道员真是黑心,竟然偷偷窥探我们家,着实可恶!”

  沐逸之轻笑:“呵呵,好了,这次人没事,就是万幸了!也不知道那些贼人有没有从书房中拿走什么东西,父亲再去着人查探一下,你先回去休息吧!”

  “是,清雅先下去了,父亲也早点休息!”

  “嗯!”沐逸之点点头,看着她关门退出去,良久之后叹了口气,他感觉事情没有沐清雅说的那样简单,但是也没了深究的心思,那是自家女儿,怎么说也不会害自己,也就随她去吧,她也快及笄了,是大人了!

  看到沐清雅出来,乐琴连忙迎了上去:“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回去吧!”

  回到自己的院子,沐清雅让乐琴下去休息,将乐棋留了下来!

  乐棋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她会对自己说什么。

  “乐棋,你叫什么名字?”

  乐棋一愣,低头回答:“奴婢之前叫红菱!”

  “之前?”沐清雅将白玉簪取下来,慢慢的梳理着头发。

  “是,之前叫红菱,现在叫乐棋!”

  沐清雅笑了笑:“既然你乐意叫乐棋,我也就不赶你走了,你回去了,你主子那里恐怕也容不下你了!”

  乐棋惊喜的抬头:“多谢小姐!”

  沐清雅刚想说什么,嘴角的笑容一收:“谁?”

  一道戏谑的男声响了起来“真是好伤心啊,清雅刚刚要走我一个丫头,还问我是谁?都说女子专情,为何清雅却如此薄情呢?”

继续阅读:第14章 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