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初次交锋
清浅边缘2017-04-13 17:443,195

  “老夫人,沐夫人和沐小姐们到了!”

  丫环的通报声落下,暖阁立刻陷入了一片安静!

  沐清雅随着秦月走了进去!眼神一扫,将整个大厅的情景看入眼帘!首座上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正端坐其上,一身暗紫色华美衣衫让她显得格外精神,眉目间满是一片温和、慈爱,看到秦月进来的时候,还隐隐的带着泪光!

  站在她左手边的一个十三四岁少女手握一把美人团扇,眉若柳叶裁、面似芙蕖开,一身如意云纹衣裙让她更加美丽不可方物,头上的冷色步摇更衬托的她如珠如玉,美丽绝伦、精妙无双,处处显露着一股温婉、雅致,格外的赏心悦目,显然就是桂嬷嬷口中的秦家小姐秦锦!

  花厅两边,各坐着两个衣着精美的妇人,想必就是秦家四子的正妻!

  秦月上前行礼:“不孝女秦月见过母亲!”

  老夫人冯氏连忙叫丫环将秦月扶起来:“月儿快来,让母亲看看!”

  秦月起身,站到冯氏身边。冯氏亲切的拉着秦月的手,脸上满是欣慰:“都多少年不见了,月儿可都是做娘的人了!”

  秦月拿手绢擦着眼泪:“母亲,是月儿不孝,这么长时间没有在母亲面前尽孝!”

  “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路途遥远,来往不便,这也是难免的事情!”

  “是,母亲,这次能重回家里,月儿就很高兴了!”

  冯氏眼神闪过一丝不耐,果然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这样说是影射她长时间没让她回来么?

  察觉到冯氏的不耐,沐清雅微微勾起嘴角,上前两步弯腰行礼:“清雅见过外祖母!”

  沐静澜和沐诗灵看到她的动作,也连忙跟着行礼!

  沐清雅突然的出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她身上!冯氏放开秦月的手,眼神落在她身上:“这就是清雅吧,快点起来,在外祖母面前何必这样多礼!”

  沐清雅起身,笑容恰到好处:“礼不可废!”

  冯氏眼神一冷,打量着眼前十二岁的少女,因为年纪还小,还没有完全长开,可已经不难看出日后清丽的姿容,一身水粉色衣衫穿着在修长、纤细身子上,衬托的她像是一支含苞待放的梅花,清丽高雅、夺人眼球!不过,这丫头的心思倒是不少,哼!想着也不理会她的话,转头冲着身旁的绝色少女道:

  “来,锦儿,快点过来见过你清雅妹妹!”

  听到冯氏的话,秦锦上前,脸上的笑容弧度不变:“清雅妹妹,有礼了!”

  没等她弯下腰神,沐清雅就上前一步,稳稳地扶住秦锦的手臂:“秦锦姐姐可是要折煞清雅了,哪有姐姐给妹妹行礼的道理,该是清雅来拜见姐姐才是!”说着,放开手,双手交叠,行了个平辈礼!

  没想到沐清雅会如此动作,秦锦笑容微变,原本想着趁这个机会让她留下不懂礼节、不敬姐妹的名声,却不想这丫头竟然不上当!看她的行礼时动作流畅、举止优雅,和京都大家小姐比起来丝毫不逊色,那两个庶姐面色稍显局促,但举止也很是到位,难道是秦月让人专门教过?看来自己原来真是小看她们母女了!

  “妹妹,可是远客,来,姐姐给妹妹介绍一下几位舅母!”

  看秦锦立刻转移了话题,沐清雅也不在意,在秦锦的带领下恭敬的向几个舅母行礼!

  秦见南共四子二女,大儿子秦立娶得的是大理寺少卿的二女儿柳梦,二儿子秦桑娶得是内阁侍读大学士的女儿王秀君,三儿子秦瑞的正妻之父为光禄寺少卿的嫡女李敏,其父虽然职位较低,却深得皇帝宠爱!四儿子秦华的正妻身份最高,为通政使司通政使嫡女林玉颜!两个女儿,分别是秦冰和秦月!秦冰早年入宫,现在已经贵为秦妃!其中,四子秦华和大小姐秦冰为冯氏所生,其余皆为庶出!不过,秦家的儿子都也整齐,在朝堂上各有建树!

  打量着神色各异的四位舅母,沐清雅眼神含笑,这几位舅母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

  四夫人林玉颜最先开口:“清雅外甥女这长相可真是标志,初次见面,舅母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只翡翠掐金丝玉镯就送与外甥女把玩、把玩吧!”

  沐清雅敛眉垂首:“舅母真是太客气了,清楚初次见舅母,怎么敢接受舅母的馈赠,只是长者赐不可辞,清雅不收下又辜负了舅母一片慈爱之心!”

  林玉颜微微眯起眼睛:“看你说的,哪来那么道理,倒是舅母多事,本是把玩的死物,反惹到你不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当舅母为难你的,快些收下,过几天,舅母再拿些更好的给你送去!”

  沐清雅笑容甚是羞赧:“清雅无礼,还望舅母不要责怪!”说着,上前双手接过镯子,拿丝帕垫着交给了一旁的乐琴。

  看到刚刚那一番情景,大夫人柳氏有些不高兴,本来这林玉颜就凭借着身为嫡子正妻处处压他们大房一头,现在竟然在她之前送礼物,这不是生生打她的脸,可看到老夫人正看着她也不好发作,只感觉胸口发闷,给了沐清雅一只碧玉攒凤簪。二夫人送的是一只穿花鎏金步摇,三夫人送的玛瑙镂空攒珠钗。沐清雅同样一一恭敬的接过来,放到乐琴手上捧着的丝帕中!

  看沐清雅收完礼物,秦月开口:“母亲,月儿来之前准备匆忙,只略略备下礼品,没能侍奉母亲膝下是在是女儿不孝,还望母亲不要嫌弃月儿礼品微薄!”说完,将手中的礼单呈了上去!

  老夫人冯氏略略打量了一下丰厚的礼单,眼神温和许多:“你呀,从小就心思重,来母亲这里还带什么礼物!”

  秦月微笑:“这是孝敬母亲应该的!四位嫂嫂的礼物稍后送过去,也请嫂嫂们不要见笑!”

  柳氏等人笑着点头,称呼见外,只是神色都别刚才好看许多!将这些人的神色收入眼底的沐清雅眼神不动声色,心中暗忖,真是精彩的戏码!

  说笑了一会儿后,老夫人冯氏也没有多留,以舟车劳顿为借口,让丫环带着秦月母女下去休息!

  “沐夫人、沐小姐,这是林夫人让奴婢们专门打扫出来的,如果有什么需要尽管告诉奴婢,奴婢在给夫人和小姐添置!”

  秦月点头:“已经很好了,告诉四嫂,秦月谢过了!”

  “是,那请沐夫人和小姐先休息吧,奴婢告退!”

  那丫环退出去之后,秦月坐在榻上,脸色有些苍白,打发沐静澜和沐诗灵到旁边备好的房间去休息,她才放松下来。沐清雅上前,力道轻柔的帮她捏着肩膀:“母亲,累了就休息片刻!”

  秦月握住她的手,拉着沐清雅坐在身侧:“好了,母亲没事,你陪母亲坐会儿!”

  沐清雅点头,眼神看向乐棋,乐棋点头,恭谨的退出房间,只是守在门口,并没有关上房门!

  “母亲,可是那里不舒服,我看您脸色不是很好呢!”

  秦月拍拍她的手:“我没事,只是……雅儿,你也看到了,我们这次来,你祖母她似乎并没有多欢喜,可……”

  “母亲可是疑惑,既然不欢迎我们又何必去信让我们来拜寿?”

  秦月点头:“真是如此呢!我自幼和几位哥哥关系并不好,大姐对我更……甚是厌恶,虽然母亲不曾短我吃穿,可……”

  沐清雅心中冷然,不曾短吃穿,一个太傅府上缺一点吃穿?那冯老夫人可不是傻的,岂能落下这样一个苛待庶女的名声,当然不会在吃穿上出问题,恐怕其他事情就不是这样了,不然母亲好好的脸岂会落下那样的伤痕!

  “母亲,不用担忧,既然祖母不欢迎我们,我们贺寿结束后,大可回临江城!何必在意这些!”沐清雅口中安慰,这次秦家会来信,恐怕和沐逸之参与的这次江南盐税时间脱不了干系,京城中,几个皇子的争斗愈发厉害,就是不知道这表面中立的秦太傅到底站在了哪个阵营!这次二皇子丢失了账本,怎么也要折损一些人马,而秦府这时候邀请她们母女,这其中是不是有些联系?不过,这些还是不要告诉秦月了,除了增加一些烦忧之外,没有其他作用!

  秦月叹了口气:“希望这次祝寿能够平平安安!雅儿,我看你的两位姐姐颇有些不适应,你让周嬷嬷再去提点一二,可不要在寿宴上出现什么差错!”

  “嗯,我会的,母亲,你先去榻上躺一会儿吧!估计晚上外祖母就要赐宴了!”沐清雅扶着秦月到榻上躺下,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候着脉搏!

  知道沐清雅最近对医术尤其感兴趣的秦月也不在意,只当她是小孩心性,对什么都好奇的紧,也就逼着眼睛休息由着她去!

  而摸到秦月脉搏的沐清雅却是一惊,眼神猛地闪了一下,继而恢复平静,为秦月搭上毯子,走出了房间!

  “乐棋,周嬷嬷到了之后,让她来找我!”

  “是,小姐!”

继续阅读:第22章 请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难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