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笔画入心坎里
陌上猪猪2018-03-23 10:103,266

  出于以往某些不太愉快的记忆,陈思然对江枫的印象可以算是相当之糟糕,某种程度上,甚至还有点厌恶。

  过往的印象先入为主,让她没办法去联想江枫好的一面,事实上,以江枫的那些所作所为,就算是拿了放大镜仔细找,也未必能够找到江枫的优点。

  可这一次,她看到了江枫的优点,还一连看到了两样优点。

  一是强悍的武力,二是,那令人匪夷所思的读书方式。

  这让陈思然有点动容,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难道一个人的变化,短期内可以这么大?

  不,这已经不是变化,根本就是脱胎换骨,完全变了一个人!

  燕京这个圈子,说大就大,说小也小,来来去去,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一点风吹草动,很快就能传个遍。

  关于近段时间发生在江枫身上的事情,陈思然虽然并未刻意去打听,却也有所耳闻,不过因为并非亲眼看到的缘故,她只当是一些无中生有的谣传,并未放在心上,听了,也就一笑置之。

  但现在,陈思然忽然觉得,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包括江枫当着江老爷子的面将江景云丢出门,包括江枫拒绝与叶青璇见面,包括江枫给花姐开的药方,甚至包括江枫把李元珏教训了一顿。

  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不可思议,可偏偏,她真觉得自己信了,没有任何条件的去相信,这一点,都让她吓了自己一大跳。

  陈思然拿着一本自己中意的书,坐在江枫的旁边,好半天都难以静下心来看进去,眼角余光,时不时瞥向江枫,心中微澜四起。

  她明白自己误会了江枫,想着要道个歉,请求江枫的原谅,话到嘴边,又怎么都说不出口,一时间无比之纠结。

  陈思然一过来,江枫就发现了她,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只当是这边刚好有空座位,依旧是埋头看着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见江枫始终一点反应都没有,陈思然心情就有点酸,想着要换个座位,不让江枫小看了自己,又是赌气一样的坐着一动不愿意动。

  陈思然的这些小动作,哪里能逃过江枫的眼睛,淡然一笑,他终于侧头,朝陈思然看去,他这边一动,陈思然心中立时一紧,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不得不说,陈思然的确是万里挑一的美女,就算是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只能看到半张侧脸,依旧丝毫无损于她的美丽。

  那侧脸线条柔滑,狭长的眼角往下,是一朵如春日桃花一般粉嫩的脸庞,下巴尖尖,恰到好处的勾勒起一个完美的弧度,令人目眩神迷。

  即便是见多了各类美女的江枫,此刻看到这半张侧脸,一颗心,依旧是克制不住的,砰然一动,竟是难以移开了视线。

  感受着江枫那火辣辣的目光,陈思然心跳慢慢加快,脸颊也开始发烫,很想提醒江枫看人的目光太过无礼,却又是觉得自己刚才赌气的小心思终于得逞,也就任由江枫这般看着。

  江枫的目光的确无礼而放肆,因为他此刻,终于明白,先前在图书馆外边见着陈思然的时候,那种扑面而来的熟悉感是从何而来了。

  太像了,简直是太像了。

  单看侧脸,若不是发型略有点不同,年龄也略有点出入的话,江枫简直都要怀疑陈思然和澹台仙子,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他那目光,愈发火辣,久久难以移开。

  过了有一会,他暗叹了口气,恋恋不舍的移开了视线。

  他的身体本源在劫雷中尽皆摧毁,最强的一缕元神穿越到了地球,夺舍重生,侥幸大难不死,已是逆天的气运。也不知道澹台仙子,身陨道消之后,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是彻底湮灭了?还是如他一般,来到了地球,或者,去到了其他的异空间?

  还有就是,金丹渡劫只不过是小天劫,他身上丹药无数,又有法宝护体,甚至澹台仙子都将她的本源法器借给了他,按理说,度此天劫,即便会遭遇一些麻烦,却也不至于陷入如此田地。

  更何况,紫色神雷,至少是元婴渡劫才有的,怎么会出现在金丹渡劫之时,这一切,都太过诡异,让江枫百思不得其解。

  江枫收回了视线,陈思然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之前被江枫看的有些羞恼,此时江枫不再看她,心中不知为何,竟又是有点说不出道不明的失落,让陈思然神色间有点茫然失措。

  她小心翼翼的挪动了一下身体,眼角余光朝江枫看去,却是见江枫手中拿着一支笔,在稿纸上写写画画着。

  她探了探头,慢慢看去,却是见江枫在作画。

  江枫作画的速度很快,一支笔刷刷几下,就是在稿纸上,勾勒出一个女子的形象。

  那幅画,线条简单却传神,仿佛某一绝色女子,跃然于纸上,活灵活现,风采翩然,随时要从画中走出来一样。

  陈思然看的眼睛慢慢睁大,那脸色,又是变得潮红起来,她发现,那画中的女子,竟是和她至少有九分相像。

  唯一不同的是,画中的人儿,表情有点冷,那不是冰山一样的寒冷,而是一种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孤傲冷,冷的出类拔萃,冷的,让人心生卑微之意,不敢直视。

  “那是我吗?为何将我画成这个样子?”陈思然在心中想着,末了又是觉得不对,那画中的女子,虽然长相与她极为接近,但穿衣风格,却不尽相同。

  画中的女子,穿着一件白色的风格繁复的裙子,因为画笔太简单的缘故,无法辨认那裙子的质料,但还是给陈思然一种极为高贵之气。

  她没有那样的裙子,而且那裙子的风格过于古典,早已不适应现代人的穿衣风格,漂亮是漂亮,若穿出去的话,倒是有点不合时宜。

  “不是我。可是,她是谁,为什么会和我长的这么像呢?”陈思然怔忪起来,她的一只手,情不自禁的伸了过去,拿起了稿纸。

  看到陈思然伸过来的手,江枫神色亦是一震,他刚才看到陈思然的侧脸,联想起澹台仙子,心情颇有些感概,并未多想,几乎是本能的,随手作了这一幅画。

  他是天元大陆少有的全能型人物,作画之类的微末小事,自然再简单不过,是以虽然只是用笔随手勾勒,那脑海中的人儿,还是传神的跃于纸上。

  却是没想到陈思然居然看到了自己在作画,还将稿纸拿了过去,看她脸色,很显然已经意识到画中的女子和她长的很像,不然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这让江枫微有些尴尬,又很快释然,没有解释的意思,继续低头看书,陈思然拿着那张画,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越是看下去,越是觉得和自己很像。甚至她还很努力的去临摹画中女子的神韵,可惜那女子傲骨天生,神韵流光溢彩,很难临摹出来。

  她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心情起伏跌宕,很想问问江枫为何会作这样的一幅画,也想问问这画中女子是谁,和她是否有关系,终究是没能问出口,就这样魔怔了一般,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间,竟是陪同江枫在图书馆呆了一整天,连饭都忘记了吃。

  等到管理员催促说图书馆马上就要熄灯,让同学们离开的时候,陈思然这才轻吐出一口气,表情有些懊恼,又有些不知所措,她拿着这张画,没有要还给江枫的意思,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江枫,这张画,可不可以送给我?”

  江枫笑了笑,“可以。”

  “那——谢谢你。”陈思然发觉自己有点嘴笨,欣喜的将稿纸收好,夹在书本中,她打算回去之后再研究研究。

  江枫将借好的书收拾好,拿着借书证在管理员那里做了登记,往外边走去,陈思然急忙跟上,总觉得江枫有点陌生,还有点不近人情,见江枫似乎没有要等自己一起走的意思,鬼使神差的说道:“江枫,我请你吃饭吧。”

  “嗯?”江枫侧了侧头。

  陈思然紧张的说道:“你送了我一幅画,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我还有事。”江枫摆了摆手,快步离开。

  陈思然愈是茫然,郭从虎走到了她的面前都没发现。

  往后几天,江枫就一直都出入在学校和住处两点一线,偶尔去教室里上课,期间赵无暇去图书馆给他送过几次饭,纪言也找过他几次,言辞恳切,让他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他嫌麻烦,就一一答应,转身就是我行我素,把纪言气的不行,纪言也就当他是自暴自弃,没多理会他。

  江枫这几天时间,白天都是在学校,图书馆熄灯才开学回住处,学校离住处有段距离,一天两天倒还好,时间一长,就是让他觉得有点麻烦,还很耽误时间。

  而且他居住的地方虽然很少有人登门,但佣人太多,做起事情来很不方便,他打算搬出江家,找一个离学校近一点的安静点的地方住下,不过吃喝玩乐江大少在行,这种事情可不在行,就要打个电话给马连豪让他帮忙找房子,手机才掏出来,马连豪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惶惶如丧家之犬般的惨叫声传来:“大少,救命!”

继续阅读:第17章 意外的遇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