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心乱如麻的陈思然
陌上猪猪2018-03-23 10:103,240

  纪言是燕京大学工商管理专业三班的辅导员,她从大一开始就带领三班的学生,升大二之后,依旧担任着辅导员的位置。

  这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轻松的工作,大学不比高中,学生们人格相对独立,也没那么繁重的课业,总的来说,很符合她的职业生涯规划。当然,如果班级里,没有那么几根“搅屎棍”就更好了。

  很不幸的是,江枫就是其中最为臭名昭著的“搅屎棍”之一。

  江枫不来学校上课也就算了,平时打电话总不接也算了,不考试——好吧,既然江枫觉得不重要,她总不能将江枫押进考场不是,也只能算了。

  毕竟学生对自己不负责,作为辅导员尽到了自己的义务,也没办法要求更多,但惟独让她不能容忍的是,江枫居然在学校里打架,这简直是在挑战她的忍耐底线!

  她今天接到教导主任汪海的电话,汪海在电话里说了说江枫的情况,言下之意是让她多多照顾,不要拿江枫和普通学生等同视之,要特殊对待等等。

  电话没说完,纪言就率先挂断了电话。

  作为辅导员,对班级里学生的家庭背景,她多少有点了解,知道江枫家世背景不俗,是传闻中的官二代和商二代的结合体,但这样又如何?

  对她而言,不管是什么家世背景,做学生,就要有做学生的样子。连学生都做不好,还能做成什么事情?

  是以,她对汪海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很不以为然,不过也心想大二开学,新学期开始,该找江枫谈谈话了,就是拿手机打电话给江枫,哪里知道一连打了几个都没打通,气的差点摔掉手机。

  之后她来图书馆借点资料,没想到竟是遇到了江枫。

  江枫常年不来学校,大一一年下来,不说同学们对他只知其名不知其人,作为辅导员,她对江枫的那张脸印象也非常淡薄。

  但仔细一看,还是认出来了。

  然后,她就暴走了,那脸色,又哪里会好看?

  纪言气场强大,一来就hold全场,江枫见郭从虎那模样,不由失笑。

  纪言一眼瞪来:“江枫,不许笑,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

  江枫干咳了一声,只得说道:“纪老师好。”

  纪老师?

  闻言,陈思然就是想起了纪言的名字和身份,真说起来,纪言在整个燕京大学还是有着一定的名气的,只是因为她与江枫并不在一个院校,且又是读大三,比江枫高了一个年级的缘故,这才会一时间没想起纪言的身份。

  不过想想也是,若不是老师的话,江枫怎么可能变得这么“听话”?

  想了想,陈思然说道:“纪老师,我是陈思然,你好。”

  陈思然?

  纪言早就注意到了陈思然的存在,但也是只知道名字不知道其人,之前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江枫和郭从虎是为了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这时听陈思然自我介绍,那表情,又是释然了些。

  相比较于江枫那类“搅屎棍”的存在,陈思然无疑是另外一个极端,出身高贵,学习优秀,画得一手出色的国画,又能弹奏一手出色的钢琴,是文学院国宝级一班的存在。

  而且陈思然为人极为洁身自好,从来不曾闹出什么风言风语,颇得学校老师们的喜爱,纪言虽然以前未曾见过陈思然,对她的感观印象却也极好。就是问道:“陈同学,他们两个是什么回事?”

  “我们都是朋友。”陈思然迟疑了一下,说道。

  “朋友?”纪言明显不信。

  “是的,朋友。”这一句,陈思然说的坚定了点。

  “真的是朋友?”纪言这一句,是问的江枫。

  江枫倒没想到陈思然会维护自己,自是顺着她的话说道:“纪老师,我们刚才闹着玩的,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他倒不是真的怕纪言,只是以后不免要经常在学校出现,少不得要与纪言打交道,还是少惹点麻烦比较好,再者,他现在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纪言不相信江枫的话,对陈思然还是比较信任的,再看江枫刚才和郭从虎,闹的凶归凶,实则没破相也没出血,就是衣服皱褶了点,看起来,还真有点朋友之间玩闹的意思,那脸色,就是变得稍稍好看起来。

  只是还是板着脸说道:“江枫,我不管你们是朋友还是什么关系,只是这里是学校,你们做的事情,绝对不能影响到教学秩序,不然我一定会上报学校的。”

  江枫无奈点头。

  纪言又是训斥了几句,这才转身离开。

  江枫三人相视一眼,莞尔一笑,郭从虎想要跟江枫说几句话,问问他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了想还是说不出口,就郁闷的上了车去。

  对郭从虎的态度,江枫自也不放在心上,他来图书馆是为了找书,已经被耽误了一些时间,这时朝陈思然点了点头,往图书馆里边走去。

  陈思然平时没事也喜欢在图书馆坐坐,享受享受安静的学习氛围,在这里遇上江枫,不过是个意外,也没想过要中断自己的学习计划,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郭从虎看着二人一前一后进入图书馆,呆若木鸡,喃喃自语道:“难道大小姐喜欢有暴力倾向的男人?”

  纪言离去没多久,就被一辆白色的宝马轿车拦了下来,车窗玻璃放下,一个男人的脑袋探了出来,笑着招了招手:“小言,这边。”

  “常山,你怎么来了。”纪言欣喜的说道,心中的郁气驱散了不少。

  “刚好路过学校,就想着来看看你,怎么样,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吧。”叫常山的青年男人说道。

  纪言犹豫了一下,说道:“今天开学,恐怕不太方便。”

  常山笑道:“我知道你忙,不过吃顿饭而已,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吃过饭我再送你回来,这总行了吧。”

  说着话,下了车来,亲自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纪言自知拒绝不了,就是上了车去,白色的宝马轿车,一路朝着校门口方向行去。

  江枫和陈思然二人进入图书馆内部之后就分开了,江枫拿起一本名录翻看了一会,直接去到了自己有需要的藏书点。

  他看的书很驳很杂,大都是一些古代的典籍,比如《金匮要略》、《铜人经》、《温热论》等医书,以及其他诸如《酉阳杂俎》、《云笈七签》、《绝越书》等等。

  这倒不是他有意追求高大全,而是通过深读《道德经》,让他感知到华夏文化之皓然繁复,隐隐觉得,通过这些古代的典籍,或许会有些不一样的发现。

  再者,就算是没有发现,通过这些书,也能与他在天元大陆所学习的典籍相互印证,对他不管是实力还是心境的提升都颇有好处。

  可惜的是,这些典籍,要么是孤本,要么就是近现代重新装订的版本,孤本他无缘得见,近现代重新装订的,又多有缺漏遗失,颇为令人遗憾。

  文言文读起来复杂,理解起来更为复杂,因此江枫阅读起来很慢,偶有阅读障碍,这让他有点无奈,若进入炼气后期,神识一扫,就可即刻将书本上的文字全部烙印入脑海中,不过此时不是好高骛远的时候,只得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

  江枫搜罗了一些书籍,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空余的位置,便是走了过去,坐下来翻阅起来。

  陈思然也对华夏古典文化情有独钟,不过喜好和江枫大不相同,她耗费一些时间,才找到自己想要的书本。

  拿着书本,陈思然找了一会才找着一张空余的座位,走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就在江枫的旁边,犹豫了一下,还是径直走了过去。

  从江枫背后绕过去的时候,陈思然目光匆匆一扫,看了眼江枫摆放在手旁的那几本书,心中就咯噔了一下。

  因为对古典文化极为热爱的缘故,这些别人连书名都未必看得懂的古代典籍,她都略有涉猎,但因为内容太过繁复晦涩的缘故,涉猎的并不深,皮毛而已。

  本来江枫出现在图书馆附近就已经让她微感意外,只是那时也没多想,倒是郭从虎犯浑大闹了一场,后来见江枫真的进入图书馆,这才稀奇起来,不过当时也只当是江枫想进来看看书或者看看美女之类的,毕竟图书馆环境幽静,出入此间的美女还是很多的,很有可能某些会符合江大少的审美。

  此时见到那几本书,陈思然就是有点动容了,她没有如寻常人一样认定江枫是在装腔作势,因为要知道,这些书在图书馆内,基本上都是孤本,很难寻找到,更不用说江枫找的这么齐全。

  而且,当她从江枫背后绕过去的时候,江枫连动都没动一下,显然,对于出现在背后的人是谁,他一点都关心。

  再看江枫盯着那本摊开的《金匮要略》,时而蹙眉,时而思索,陈思然心中就是一个咯噔,意识到自己和郭从虎,还真是误会了江枫。

  江枫不是来泡妞的,他真是来看书的。

  这一刻,陈思然如止水一般的心,乱了。

继续阅读:第16章 一笔画入心坎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纨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