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易白
孟静川2017-04-13 21:344,143

  城主府二公子看着那远去的人马,一脸的阴冷,眼神阴霾,狠狠地吐了一口血痰,恶毒地咒骂道:“老东西,真不的不得好死……”

  “二公子,你在诅咒谁呢?”师爷满脸笑容地看着二公子,暗含深意地说道,“那人可是你的爹爹,整个庆城的主人啊!”

  “他把我当儿子吗?他的眼中只有他的大儿子于道清……”二公子一脸的阴沉地说道,“那个老东西太偏心了,眼中只有他的天才儿子——于道清……”

  “呵呵,不过这次可是你的翻身机会……”师爷一脸老谋深算地微笑地看着二公子说道,“我向城主推荐你调查你的大哥失踪案!”

  “真的?”二公子一脸欢喜,但还是有点怀疑地看着师爷说道,“这次爹爹真的重用我了?”

  “恩,不只是重用,以后还有更多的机会……”师爷微笑地看着二公子,心中无比地鄙视眼前这个纨绔子弟,但还是意味深长地说道,“二公子天纵奇才,只是内秀于心,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哈哈哈……内秀于心,师爷还是有眼光的,但不知师爷一直辅助于道清,为何这次前来助我一臂之力?”二公子虽然不甚聪慧,但是这么多年还是能看的出来,其实师爷就是于道清安排到爹爹身边的一枚棋子,只是这枚棋子还未发挥真正的作用,那短命鬼于道清就死了。

  “于道清?”师爷心中无比惋惜,但还是面带虚假笑容地,看着眼前的二公子——于道天,心中仍万分纠结,真的要改弦易张吗?只是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于道清已死,城主也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忠心了,如今自己的光辉前途即将夭折,如果再不想好退路,也只能告老还乡终老于穷乡僻壤之地,甚至还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只有把握住这次机会,牢牢抓住眼前的这个草包二公子才能翻身……

  “他已经死了……”师爷一脸无所谓地看着二公子于道天说道,“你让我去跟随一个死人吗?”

  “他死了?!哈哈……他死了……”二公子神色惊喜,眼神透露着一种骇人的光芒,似乎一个脱离桎梏枷锁的疯子,满眼都是野心,于道天知道那短命鬼可能死了,但从师爷嘴里听到这消息,他还是无比的兴奋狂妄。

  “属下愿跟随公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师爷一脸真诚地看着二公子,信誓旦旦地地说道,“属下愿助公子早日登上城主之位……”

  “城主……”二公子上下打量着师爷,似有猜忌,但随即眼神迷离,一脸的欣喜,幻想着自己的欲望得到无限的满足,无论财富,还是美人,甚至权利……

  “若我成为城主,我许你庆城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职位……”二公子幻想着自己成为城主的风光场景,看着眼前这个墙头草的师爷,不由地微微一笑地说道,“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师爷看着二公子,眼神透着幽光,看着眼前的草包二公子,内心更是鄙视,自己短短地几句恭维的话,这草包竟然也当真了,真以为自己便是城主。

  清风,残月,稀星,梨花飘香,村庄寂静。李素素见爹爹正与李二牛聊天,便独自从李惊羽家中出来,径直奔向村外河边的梨树下,李惊羽那混蛋最喜欢躺在梨树下,闭着眼睛,悠闲自在地偷懒,这么晚他还不回家,定是又去偷懒躲清闲去了。

  夜空漆黑,光线昏暗,李素素走到村头河边的梨树下时,果真如她所预想的,那混蛋竟安安静静地躺在梨树下,悠然自得地闭目养神。

  李素素远远见李惊羽躺在梨树下,便蹑手蹑脚地走到李惊羽的身旁,也在梨树下躺下,仰望着漆黑的夜空,眼神清澈,想着今日所发生的种种事情,内心深处越发的感激。

  树影斑驳阴暗,繁盛梨花绽开,月光透过梨树,落地斑驳,时间流逝,夜已入半,李素素看了幽深的夜空,看着那浩淼的星光,心神也是难得地放松。

  “李惊羽,谢谢你!”李素素看着深邃的夜空,浅薄的嘴唇微微一笑地说道,“今天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

  李素素躺在草坪上,目光清澈,看着夜空,并未注意身旁的人的异样,由于残月稀星,视线也并不清楚,她也一直以为身旁的男子便是李惊羽,并且深信不疑。

  冰冷的刀刃,残酷的杀气,一柄锋利的匕首犹若毒蛇慢慢地靠近着李素素的颈脖,只要持刀者一用劲,那便是尸首分离。

  易白警惕地蜷着身子,眼神戒备地看着身旁的女孩,手中的匕首慢慢地靠近着那女孩的脖颈要害之处,但月光波动,一阵清风突然拂面吹过,当易白看到那女孩的清澈眼神时,便收回了手中的匕首,易白相信她不会是险恶之人。

  易白将匕首收回衣袖中,静静地闭上眼睛,心中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家里的老家伙总逼着自己娶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无奈之下,自己也只有逃婚出来,谁知一路之上,竟是时时遇到各路歹人追杀;今天好不容易解决了那几个笨蛋歹废,终于可以躺下想好好睡一觉时,又被一个女孩絮絮叨叨的声音吵醒。

  易白躺在梨树下,原本以为又遇到歹人,准备手起刀落,随时跑路,但当他看到那女孩的眼神时,他决定闭眼装睡,他从来未见过眼神如此清澈的女孩,着清澈若水的眼眸吸引着他。

  李素素躺在草坪上,断断续续地说了好一会的话,抬头却见那家伙一动不动地睡着,呼吸均匀,感情自己说了半天的话,这混蛋竟然一句未听,完全将自己当成了空气。

  李素素顿时只觉得心中的小火苗“噌”的一下窜了上来,气冲冲地战旗身子,便是狠狠地一脚踹了上去!

  易白原本只是装睡的,却不想美女突然变匪女,站起身子便是直接给自己一脚,痛的直接飞速地爬起,却不想又碰到了什么……

  “啪”

  李素素被那突然起身的易白狠狠地撞倒了,顿时,李素素只觉得天旋地转,便是一双明亮的眼眸,白净的脸颊出现在眼前,继而便是嘴唇碰触,只觉得热乎乎的,脸好似火烧了一下,红透了。

  树影晃动,月光斑驳地落在易白的脸上,一脸红润,眼神不可思议地看着身上的李素素……

  “色(狼)!”

  李素素一巴掌甩在易白的脸上,便慌忙地起身,手足无措地转身便欲逃离。

  易白见那女孩要离去,只觉得事情必须解释清楚,自己并不是色*狼,若让他人知道自己堂堂青云门少主,竟然深夜调戏少女,那还不笑掉大牙,老家伙还不打断自己的腿。

  易白匆忙走上前,一把拉住正欲离去的李素素,慌忙说道:“我不是色*狼!”

  李素素原本以为梨树下的男子便是李惊羽,刚才两人跌倒时也并未细看,此时再一见眼前的人,不由地心中一慌,慌忙甩开那易白的手,眼神戒备地后退,声音由于紧张,微微颤抖地问道:“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易白慢慢走出树影下,看着神色惊恐,戒备后退的李素素,一脸急切地说道,“我不是坏人,也不是色&狼,刚才是意外,真是抱歉!”

  易白神色紧张,看着神色惊恐的李素素,此刻的他恨不得自己的脸上大大地贴一个标签,上书:“我是好人”

  李素素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白色长衫的男子,眉目清秀,也不似坏人,又想自己刚才无意踹了他一脚,才导致此事,不由地脸红,真怪自己多事,若刚才不揣那一脚,他也不会与自己那个……

  “我真的不是坏人,你别紧张……”易白看着李素素,神色紧张地一边比划一边说道,“我是出门游学,才至此地,无意冒犯。若不是你踹了我一脚,我也不会撞倒你,实在无冒犯之意……”

  李素素看着眼前的这个手舞足蹈的白衣男子,模样俊秀,举止却搞笑,一边鞠躬道歉,一边念念叨叨,实足像城里变戏法的,不由地嘴角微微有了弧度。

  易白见李素素笑了,不由地觉得自己刚才好像太紧张,莫名地紧张,好像害怕失去,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易白有点心神不定。

  “我叫易白……”易白看着眼前的这个清秀女孩,白芷的脸颊似盛开的桃花,灵动的眼眸似波动的湖面,似乎眼前的女孩就似一只随时飞走的白色蝴蝶。

  “我……叫……李素素……”李素素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有些紧张地说道。

  “素素,”易白轻声说道,“好清新的名字……”

  “素素……”

  李文轩本是在李二牛家聊天,回家后见李素素不在,便寻到这里,远远见李素素与一身着白色长衫,面目清秀的男子站在梨花树下,便走了上去。

  “素素,该回家了!”李文轩一脸慈祥笑容地看着李素素,又转头看了易白几眼,问道,“这位是?”

  “哦,爹爹,这是易白,游学的学子。”李素素慌忙解释,想起刚才的情景,这话到嘴边竟然结巴起来。

  “叔叔,我是易白。”易白见一风烛残年的长衫老人走来,竟是素素的爹爹,不由地亲切地说道,“您就叫我小白吧!”

  李文轩看着易白,心中暗道,此人一脸书生气息,眼神清明,不似歹人,耳廓唇厚,必是有福之人,额头光亮,看来聪慧多智,按照麻衣相法,此人必定大富大贵。

  “小白,来自何方,将去何处?”李文轩看着易白,一脸微笑地问道。

  “自东极青云小镇走出,已有半月,随性游学,不问前途。”易白看着李文轩,刻意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假借游学来到此地。

  “东极青云……”李文轩眼神细细打量了一下易白,便一脸关切地问道,“夜寒天冷,小白不知找到住宿之地了吗?”

  “这?”易白一脸为难地看了看李文轩说道,“初来贵地,不知这里有无客栈打尖之地?”

  “这里本是穷乡僻壤,没有住宿之地,不如去我家将就一晚如何?”李文轩一脸地微笑看着眼前这个书生打扮的男子,谦谦有礼,不由地心中满意,便邀请易白夜宿他家。

  “这个……方便吗?”易白看着李文轩,又看了看李素素,不由感谢地说道,“那就麻烦了!”

  “不麻烦……”李文轩笑着说道,“圣人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李素素有些无奈,爹爹也太热情了,将陌生男子往家里带,也不怕此人是歹人……

  三人回到家中,李文轩便让李素素弄了点吃食,与易白坐在庭院梨树下,两人相谈甚欢。

  “小白,我以前闲的无事学了一点杂学,会看些面相……”李文轩一脸醉容,好似身体里锥心的疼痛也似有缓解,看着易白说道,“你信不信,我给你看看……”

  易白微微一笑说道“大叔,我从不信命,但大叔看面相,我还是信的……”

  “好小子,那我便给你细细看一下……”李文轩睁着醉眼,细细打量着易白的面相,心中暗道,此人必定富贵一生。

  “你这是一副富贵相,一世的不愁吃穿……”李文轩看着易白说道。

  易白一脸好奇地看着大叔,心中满怀着期待,但只是等来这一句话的评价,真的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大叔到底会不会相面……

  李素素看着李文轩满脸笑容,心中也是舒心快乐,也就忘记了那些不快乐的事情,坐在门口,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男子,心中不由地想,若能这样一直下去也是挺好的光阴……

继续阅读:第10章 相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凤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