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酷刑
孟静川2018-04-03 16:283,561

  黑,无尽的黑暗,不见一丝光亮;静,死亡般寂静,不闻一丝声响。

  李素素只觉得周身都是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寂静犹若死亡,听不见自己的呼吸声,只有那沉重的疲惫感席卷全身,整个世界犹若陷入了死亡,只有自己,再无他物。

  突然,一道血光闪现,自李素素脖颈处照射而出,一颗血珠慢慢漂浮,围绕着李素素周身旋转不停,将李素素半尺之地照射成一片殷红色,一道深沉拗口的梵音缓缓响起。

  “素素”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李素素转身相望,却只见无尽的黑暗,并无他人,在回首时,只见整个世界黑云翻涌,支离破碎,李素素顿时便向下坠,直接坠向深不见的深渊。

  李素素醒来时,已是一身的冷汗,伸手摸了摸脖间的血珠,那血珠还是依旧冰凉,并无异样。

  “素素”

  “谁……”李素素慌忙坐起身来,向着屋外怯生生地喊道。

  “素素,是我……”窗外轻声回到道,“我是易白,你快出来一下……”

  李素素走出屋子,便见易白万分焦急地站在门前,月光清凉散落在他的身上,显得模糊梦幻。

  “大叔出事了……”

  李素素一听,心中便“咯噔”一声,只怕爹爹又开始疼痛了,那九天续命丸的副作用又发作了。

  李素素慌慌张张地向李文轩的房间跑去,还未进屋,便远远便听到一阵阵极力压抑的呻吟声,只见一个血琳琳的人在地上,浑身颤抖,双目睁圆,牙齿紧紧地咬合,一道鲜血自嘴角往下流……

  “大叔可能中蛊了……”易白看着李文轩那狰狞血淋的身体,只见李文轩浑身毛孔不断渗着鲜血,皮肤突起,一股股异物沿着皮肤下的血管乱窜。

  李素素自幼生活于世外桃源,那见过这等场景,早已是面色苍白,双目无光,瘫坐于地,心中悲苦,眼睁睁地看着爹爹疼痛难耐,不停地在地上打滚,不由地泪水刷刷下流。

  此刻的她多么希望疼的是自己,痛的也是自己,当自己亲眼见到爹爹疼痛的样子,不渝地站起身子,便不管不顾地向李文轩奔去。

  “不可……”易白一把拉住李素素,一脸紧张地说道,“不可轻易接近,只怕这蛊会破体而出,误入你的体内,到时可就麻烦了……”

  易白看着李文轩身上那一股股翻涌的黑线,不断地延伸翻滚,隐隐已经向心脏流去,不由地面色一变,脑海中不由地想起以前看过的古书奇书,顿时只觉得心脏犹若被冻僵了,空气也变得凝固。

  突然,易白一脸紧张地看着素素问道:“这些日子大叔吃过或者碰过什么异物?”

  李素素看着爹爹一脸的疼痛,想起李惊羽的话,这九天续命丸本是给那些将死之人,但后事未交待的人服用的,吃过后,会有极大的反应——服者生不如死。

  李素素浑身颤抖地看着易白说道:“九天续命丸,是九天续命丸……”

  易白一听李文轩服用了九天续命丸,心已沉入谷底——九天续命,九天食心。这是多少人都不敢想象的疼痛,世间竟然真有人服下九天续命丸,受着这蛊虫食心之酷刑……

  易白慌忙转身离开屋子,片刻手中拿着一条断枝,走到李文轩的身前,几经周折,只见易白用那断枝将李文轩的衣衫已经解开,那衣衫下面只是一具皮包的骨头,肋骨鲜明,暗线涌动,便刻又转移到他处。

  易白一脸沉重的说道:“书中记载,九天续命丸服后,灵蛊孵化,灵蛊会在身上乱窜,直至灵蛊到达心脏寄居下来,疼痛才会好转。

  李素素看着李文轩那消瘦的身体,听着李文轩刻意压制的呻吟声,心中悲苦不已,这爹爹受如此酷刑,女儿却不能替代,不由地面色悲苦,泪水横流,便扑向李文轩而去……

  “不可……”易白见李素素向李文轩奔去,便想阻止,却还是晚了,只见李素素已经将李文轩紧紧抱入怀中。

  时间犹若凝固了,屋内光线依旧昏暗,李素素紧紧地抱着李文轩,李文轩安静地躺在李素素的怀里一动不动。

  李文轩觉得无比舒适,一股冰凉的气息席卷全身,将那体内的疼痛瞬间压制了下去,原本疼痛难耐,只欲自杀的他就这样安静地躺在李素素的怀里,静静地躺着一动不动。

  阳光,残月,清风,云朵,李文轩脑海里不停回闪着过去的种种,素素第一次笑,素素吟诗作对……

  屋内寂静,时间过了许久,李文轩才虚弱地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李素素满脸泪水地看着自己,微微牵动嘴角说道“素素……不哭……”

  李文轩勉强说完,便只觉得浑身犹如支离破碎,沉重的眼皮慢慢地垂下,已是筋疲力尽地昏睡了过去。

  李素素满脸泪痕地看着怀里的李文轩,看着他呼吸均匀地闭上眼睛,慢慢地睡着了。

  “让大叔躺在床上休息吧!”易白看着李素素关切地劝解道,“大叔,只是疲惫地睡着了……”

  李素素与易白将李文轩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两人便坐在庭院里的石桌旁发呆。

  一直以来,李素素都纠结于让李文轩食下九天续命丸是否是正确决定,当她看到李文轩那痛不欲生样子,李素素已是后悔了,但她终还是不知道灵蛊为何物?

  “爹爹中的什么蛊?”李素素一脸泪容地看着易白,心痛地问道。

  易白看着泪痕未干的素素有些不忍心地说道:“灵蛊”

  “灵蛊……”素素一脸疑惑地问道,“灵蛊是什么?”

  易白脸色沉重地看着素素,不忍心地说道,“我给你讲个轶事吧……”

  书载,南疆有一毒蛊,喜食人心,贪婪不至,食九日,不休不止,直至撑死。

  南疆巫神——月子坡,遵阎罗鬼帝之命,研制九天续命丸,便是此蛊卵入药。

  九天续命丸,入体及化,蛊卵沿血脉至心脏寄居,黎明苏醒,食人心,直至九日,人死才出,世人将此蛊唤名:灵蛊。

  天理纹路,自有规矩。上天让你多活九日,你也必须付出代价,忍受食心之酷刑,而且一天比一天疼痛,直至死亡……

  李素素听完易白的故事,后背直冒冷汗,眼泪急的直流,想到爹爹身内有一个蛊虫日夜撕咬着心脏,便又不忍地哭出了声。

  “大叔食九天续命丸,心中肯定有未了却得心愿……”易白一脸心疼地看着眼前这个泪人,劝慰地说道,“我们还是让他早日了却心愿……”

  “心愿?”李素素擦拭掉眼泪,一脸迷茫地低声说道,“爹爹还有什么心愿?”

  “你不知道吗?”易白看着一脸迷糊的李素素反问道,“他没有与你提起过吗?”

  “没有……”李素素一脸愧疚地看着易白说道,“当时爹爹服下九天续命丸时,态度很坚决,但我真的不知道他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

  易白看着李文轩的卧房,心中疑惑地想着,这个风烛残年之人,为何坚持要食用九天续命丸,忍受着食心之刑,难道只是为了多活几日?不可能,这种痛苦是常人无法忍受的,那么真真的原因就是……

  易白看了看素素,似乎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中午时分,李文轩起床后,洗过脸,少少吃了点东西,嘱咐李素素不许跟随,便独自去了陈秀秀家中。

  庭院里,两人相对无言。

  陈秀秀看着李文轩,只见李文轩颧骨突出,眼眶深陷,消瘦苍老,短短几日,既然衰老到如此程度,似那已经入土的逝者,只不过他还能喘气而已……

  “那天,你与惊羽谈话时,我已经醒了……”李文轩微笑地看着陈秀秀说道,“只是素素还未出闺,无依无靠,我放心不下……”

  “先生,你来的目的我很明白。”陈秀秀看着眼前这个消瘦的男子,心中万般地不忍,可还是狠心地拒绝了他,“惊羽真的不能娶素素,真的不行……”

  “我知道,只是……”李文轩微微叹气,只是这其中的困苦谁会晓得。

  “先生,我们就明说吧!”陈秀秀看着李文轩那欲言又止的笑容,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很坚决地说道,“素素并不是你的亲生,你又何必强撑着食心之痛,只是为了给素素找一个归宿……”

  “素素是我的全部……”李文轩看着陈秀秀,眼神坚定地说道,“素素就是我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

  “李叔……”李惊羽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看着李文轩,眼神坚定地说道,“你放心,我会护素素一生无恙的!”

  难道……

  陈秀秀看着李惊羽,看着他那决绝的眼神,心中不由地担忧。

  “李叔,从此刻起,素素便是我的妹妹……”李惊羽看了看陈秀秀,心中不由地想到昨日的毒誓,不由地心若刀绞,声音微微颤抖地说道,“我……便是……素素的哥哥,我会保护素素一生,你放心吧!”

  李文轩看着站在门口的李惊羽,心中有些失望,但还是得到了一丝安慰。

  李惊羽见此事并无可能,再留此地也是多余,便转身离开,向门外走去。

  陈秀秀看了看李文轩离去的背影,只觉得那背影越发地消瘦单薄,再回头时,李惊羽已是转身离去。

  夕阳,似乎心情一样多彩美丽,却又慢慢沉入黑暗的旋窝。

  城主府的二公子一脸抱怨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破衣烂衫,心中隐隐发狠;“老不死的,狗屁打草惊蛇,让老子穿这个来这里……”

  师爷也一身烂衣地站在二公子旁边,一脸微笑地看着眼前的二公子,心中无比的鄙夷,却还是谄媚地说道:“二公子还是稍稍将就一下,确定于道清是否死亡才重要……”

  “于道清……”二公子听师爷的话,心中暗暗发狠,即使他不死,老子也要他死……

  两人衣衫褴褛的乞丐拄着拐杖,拿着破碗走进了梨花村里。

继续阅读:第12章 施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凤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