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续命
孟静川2018-04-03 16:374,999

  相传,南疆有一毒蛊,喜食人心,贪婪不至,食九日,不休不止,直至撑死。

  世间多奇人。南疆之极,有一巫女唤名:月子坡,身姿卓越,貌美如花。一日午睡,乎感阴冷,睁眼,只见天黑,远见一人身着白衣,头戴高帽,上书“一见发财”的笑脸男子来访,月子坡起身迎进家门。

  相谈,因地藏菩萨念逝者执念不消,受无尽磨难,心慈度世,便遣白无常拜访月子坡,望她制九天续命丸,为遗愿未了的逝者徒增九天的寿命,消除执念。

  月子坡醒来后,遵从佛旨制药,但增添阳寿违背天理,故月子坡以活蛊入药,制成九天续命丸,让世人强留人间九日,同时忍受九日食心酷刑。

  屋内,光线斑驳,薄阳正暖,李文轩面色苍白若纸,眼眶深陷,浑浊的泪水横流,目光悲戚地看着李素素,声音低沉嘶哑,虚弱地说道:“素素,你将药丸放下,便出去吧!”

  李素素看着削瘦虚弱的李文轩,双眸凄凄,面色戚戚,浅薄的嘴唇紧闭,贝齿紧咬,心痛若针扎,这九天续命丸是由南疆蛊虫制成的,若服用这九天续命丸,便要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忍受着蛊虫食体的痛苦,并且九天之中,每过一天,痛苦便多增一天。

  李素素双目流泪,泪水划过脸颊,滴落于地碎裂,她的心也已碎裂,这半月的时日里,李素素每天担心受怕,时刻担忧着爹爹的病情,如今这一天终于到了,但面临选择时,她犹豫了,她不想让爹爹再忍受痛苦了,但是也不愿爹爹遗憾地死去。

  最终,李素素还是留下药丸,她不想李文轩遗憾地死去,因为据村中老人讲,若逝者遗愿未了,他将不能轮回转世,只能受尽层层劫难,磨尽这未了的执念,他才能进入轮回中。

  李素素留下药丸后,执意要陪着李文轩,却被李文轩固执地撵出来了屋子、

  小院里,李素素走来走去,微蹙眉头,面色焦急,双眸担忧地看着那紧闭的屋门,听着屋内李文轩痛苦的呻吟声,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

  李惊羽看着李素素,看着她那焦急担忧的脸颊,看着她那悲伤凄凉的眼睛,心便不由地痛了,但是,他并未走上前,亲手替李素素擦去眼泪,也未安慰李素素半句,只是远远地站着,看着,心碎着。

  屋子里,光线斑驳,恍若点滴的花瓣坠地,但一抹的血红,却惊煞了原本的宁静。

  青石地板无比地冰凉,李文轩却蜷着身子躺在地上,面色无比地痛苦,双目流血,牙齿紧咬着一卷棉布,那棉布已是血红,一股股鲜血从棉布渗出,染红了地面。

  李文轩只觉心脏处,似有千万只虫子撕咬;又似一把无形的刀子,慢慢地割着,一片一片地割着,刀刀入肉,刀刀痛苦。

  片刻,李文轩面色赤红,只觉得心口难耐,一股气血翻涌,迅速上涌,一口鲜红的血,伴着那口中的棉布被吐了出来。

  李素素站在小院里,久久不见屋内有声响传出,心中更是担忧,秀足莲动,便冲了进去,只见屋内光亮,地面上一片血红,李文轩蜷着身子闭着眼睛,无比虚弱地躺在血泊中。

  “爹爹!”李素素看到虚弱地躺在地上的李文轩,顿时便哭出了声,整个身子扑倒李文轩的身边,嚎啕大哭,心中悔意倍增,悲痛不止。

  “素素,不哭!爹爹没事”李文轩睁开眼睛,面色苍白,微微一笑,安慰地说道,“你去打盆水吧,我想洗漱一下。”

  “恩!”李素素与李惊羽合力将李文轩扶到床上,打来一盆温水,悉心照料着李文轩洗脸。

  此时,村南小院,李二牛家中,陈秀秀却是面色疲惫,双眸不安,静静地坐在小院中的木椅上,眼眸湿润,不由地落下了泪水想到李素素家中的一幕幕,更是心痛难耐。

  “娘,求你救救李叔!”李惊羽固执地跪在陈秀秀的面前,低声说道,“求你了,救救李叔吧!”

  “我已经尽力了,先生,他已是油尽灯枯了。”陈秀秀看着李惊羽,看着这个让自己骄傲的儿子,此时却固执地跪在自己面前的,心神不由一震,难道他已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吗?若事情真是那样,自己必须阻止悲剧的发生。

  “娘,你救救李叔吧!”李惊羽固执地跪在地上,面色哀痛地说道,“你若不救李叔,素素也会因悲伤神的!”

  “李惊羽,你好,很好!”陈秀秀听到李惊羽的话,不由地面色一变,秀目一瞪,脸色顿时充满怒火,愤怒地说道,“你为了一个女人……你……你把所有的精力都耗在了她的身上;为了这个女人,你敷衍我,让你去相亲,你就暗中去女方家里捣乱;现在你又为了这个女人,现在你竟然跪在这里;你知不知道,她是你招惹不起的,你喜欢谁,我都不会阻止,但惟独她,我坚决不许!”

  “娘,我只喜欢素素!”李惊羽看着愤怒的陈秀秀,俊俏的脸颊一凝,眼神固执,低声说道,“我一直喜欢她,从小便喜欢!你为何不许?”

  “因为,因为,她是你招惹不起的!”

  陈秀秀看着李惊羽,面色悲痛,他不想自己的儿子,后半生因为一个女人,而被天下人唾弃,所以她必须阻止这场悲剧的发生,必须阻止。

  陈秀秀看着李惊羽,面色凝重,低声说道,“她不是这里的人,终有一天她会离开!”

  陈秀秀转目看了看昏迷着的李素素,眼神波动,心中不忍,但还是决绝地说道,“只要你答应我,此生不娶素素为妻,我就把这九天续命丸给你!”

  李惊羽低着头,眼神愤怒,面色冰冷,心脏就像一个制作精美的瓷器,瞬间累累裂痕,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娘亲会以李叔的命来做筹码,与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交易。

  这场交易,无论输赢,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输者体无完肤遗憾终身,赢者伤痕累累愧疚一世。

  李惊羽双目微微波动,抬头看着陈秀秀,他知道自己母亲是何等决绝,她做出的决定是无法更改的,如今李素素因悲伤过度,情绪大起大落,已是伤及内腹,若李叔去世,只怕她更是受不了。

  “我,我不娶素素为妻!”李惊羽双眸冰冷,面色寒霜,静静地看着陈秀秀,沉声地说道。

  “你发誓!”陈秀秀秀目一瞪,面色决绝,眼神绝情地看着李惊羽说道,“如果你娶素素为妻,你的父母将死无葬身之地,死后永世不得超生!”

  李惊羽眼神一震,面色苍白,心就似千万只虫子咬噬,这素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让娘亲如此忌惮,坚决许自己娶素素为妻,并且发下如狠毒的毒誓。

  李惊羽面色苍白,眼神挣扎,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发誓,一边是李素素,一边是父母,但李惊羽一想到李素素那哀伤悲痛的眼神,不由地心若针扎,双指合一,缓缓举起,沉声说道:“皇天后土,九天神灵,我李惊羽发誓,此生绝不娶李素素为妻,若违此誓,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双亲枉死,不得超生!”

  陈秀秀面色决绝,眼神冰冷,看着已经瘫坐在地面上的李惊羽,看着他紧闭的眼睛流着泪水,心中疼痛,却不得不这般狠心,这李素素是李惊羽招惹不起的,若李惊羽娶她为妻,是要遭天下人唾弃的。

  “这是苗疆圣药——九天续命丸,服下此药,可以续命九天,但活着生不如死,服前让先生细细想想,有时死亡比活着好多了!”陈秀秀从衣袖来掏出一个红色小瓷瓶,缓缓地放在桌上,眼神不忍,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李文轩,转头对李惊羽说道,“有时,死亡也是一种解脱!”

  此时,李二牛家中,小院里,阳光微暖,清风徐徐,陈秀秀躺在长椅上,双目无神,面色苍白,心中悲痛,想着李惊羽发誓时的神色,便不由地流着泪水。

  这约定的日期快到了,只要红衣人将李素素平安带走,我们一家就自由了,可以无忧无虑地过日子了,陈秀秀一脸期待地看着远方,看着远方的远方。

  晚饭时,李素素扶着李文轩,手中提着一坛子的酒与一只烧鸡前来感谢陈秀秀的大恩。

  “先生!”李二牛一脸茫然地看着李文轩手中提着烧鸡与酒,有些不解地问道,“先生,你这是作甚?”

  “我是来感谢你妻子的续命之恩的,”李文轩一脸微笑地说道,“要不是你妻子,我今天算是要命丧黄泉了!”

  李二牛与李文轩喝酒聊天,听到李文轩夸奖陈秀秀的医术,不由地骄傲地说道:“秀秀的医术,那是很老厉害的,就是那个人们说的华佗装死!”

  “华佗装死?”李文轩一脸迷茫地看着李二牛疑惑地问道。

  “先生,二牛说的是华佗转世!”陈秀秀一脸无奈地看着李二牛微笑地解释道。

  “对……对,就是那个华佗撞死!”李二牛喝得有些多了,舌头已经麻木,睁着醉眼骄傲地说道,“秀秀就是华佗撞死!”

  李素素坐在庭院李,看着李文轩与李二牛喝酒聊天,陈阿姨也只是坐在旁边陪着,但惟独不见李惊羽,那个混蛋一定是独自出去了!

  天色渐暗,星光稀疏,残月。

  梨花村外,一骑黑色铠甲的士兵一脸肃穆地跟在一个白色长衫少年身后,那少年面色冷艳,一脸地冷漠,眼神阴霾地看着手中一块血迹斑斑的布头,心中暗喜,面色却毫无波澜,这衣衫可是上等的丝绸,但如今已是血迹斑斑,看来大哥已死!

  “你,回去给爹爹报告,说找到了!”那少年手指一个黑衣铠甲士兵,说道,“此事不得泄漏,不然我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黑色铠甲士兵身体一颤,便慌张地调转马头,犹若一阵烈风,快速消融于黑暗里,消失在梨花村外。

  此人正是城主府的二公子——于道天,他本是奉命带人追捕青云宗“悬赏令”的罪犯,但是毫无头绪,便整日厮混于青楼,偶尔听得隔壁低声密语,好奇之下窃听,竟有惊天大发现。

  青云宗宗主之子——易白,逃婚。宗主震怒,一气之下颁发悬赏令,只要将易白抓住,送到青云宗,便可去青云宗学习剑法道术,求道长生,条件十分诱人,让听者心动。

  二公子隔壁的几个莽夫正商量着到梨花村一起去擒拿易白,这消息却恰巧被他听到。于是二公子便暗中带着一队兵马,趁夜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但此地只见一片血迹与那几个莽夫的死尸却不见少宗主易白的身影……

  一路寻觅,沿着血迹,来到梨花村,这血迹一直延伸,直至梨花村外便消失,二公子害怕打草惊蛇,便不再追寻,却不想这消息被自己大哥探得,捷足先登,斥责于道天,并遣其回家。

  可是事与愿违,于道天畏惧于大哥于道清的势力,便假装退到庆城,暗中仍派密探打探消息,这于道清身为庆城城主府大公子,手握重兵,却未想意外地失踪。

  二公子于道天面色冷艳,朱唇微微上扬,眼神盯着手中的丝绸残布,冷冷一笑,这于道清身为大哥,却欺负自己,活该失踪,如今只剩这一块丝绸,若他死了,那才真是好呢!

  天黑如漆,寂静无声。一队飞驰的兵马,迅速地向梨花村疾驰而去,马蹄声声,犹若地震山摇,彻底打破了夜晚的寂静。

  这队兵马的领头人是一体宽面肥的中年胖子,面色威严,小眼阴郁,快马加鞭,转眼便已到梨花村村外,翻身下马,面色阴沉,疾步走到二公子于道天的面前。

  此人正是城主——于战,位高权重,掌握着庆城三万居民的生死大权,拥有着庆城七份以上的财富。

  “爹爹,我找到了!”二公子一脸兴奋地看着城主,将手中的丝绸递到于战面前,急切地想表现自己,急切地说道,“爹爹,你看这是不是大哥的衣服料子!”

  “住嘴!”那中年胖子伸手便给了二公子一巴掌,肥大的脸通红无比,胡子上翘颤抖,声音阴沉地说道,“你大哥失踪,你很高心吗?”

  二公子吓的颤颤抖抖,顿时跪在地上一顿磕头,眼泪就流了出来。

  “城主息怒!”城主最信任的师爷廖九,身体修长,面露微笑,眼神阴森,缓缓地走上前说道,“如今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不能乱了方寸!”

  城主狠狠地瞪了于道天一眼,眼神阴冷地地说道:“今天,老子先饶了你这个废物,给我滚远点!”

  于道天面色红肿,慌忙起身便跑到一旁,远远地站着,不敢有丝毫不适的举动。

  城主眼神阴冷地看着梨花村,声音低沉地说道,“你确定少主便在这梨花村?”

  “属下调查好久,一切线索都指向这里!”师爷一脸肯定地说道,“只是现在有些麻烦了,青云宗的少宗主深的宗主喜爱,若我们强行拿去,只怕会惹恼了宗主,得罪了少主,里外不招待见!”

  “恩?”城主眼神波动,脸色阴冷,贪婪地看着梨花村,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再派人潜入梨花村调查,不要打草惊蛇,顺便调查一下老大的踪迹!”

  “是,属下心中也正好有一个人,可以担负重任!”师爷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二公子于道天,不由地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属下觉得二公子足智多谋,可以让他潜入梨花村里调查!”

  “那个废物,足智多谋?”城主转头看了看站在远处的二公子,一脸怀疑地说道,“他能行吗?别再办砸了?”

  “不会的,这次他一定能办好,因为二公子生性怯弱,我们正好可以凭借此点,将他乔装成一个乞丐!”师爷面色镇静,眼神阴霾,缓缓解释道,“这乱世之中,乞丐遍地都是,自然不会打草惊蛇!”

  城主于战面色威仪,黄豆小眼瞥了瞥不远处的二公子于道天,微微点头,便同意了师爷廖九的建议,转身骑马,飞速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9章 易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凤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