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婚礼
孟静川2018-04-03 16:403,840

  翌日,天色尚早,李文轩难得地没有再疼痛,那蛊虫也并未再泛滥,只是李文轩自昨日便一直昏迷不醒。

  易白透过窗户,只见那院中红火一片,点灯的,挂红的,摆桌的,扫地的,一群人忙成一片,皆是高高兴兴的,喜喜庆庆地操办喜事。

  易白走到床边,看着那躺在床上早已血肉模糊,露着白森森的骨头的李文轩,俯下身子对着李文轩的耳朵说道:“素素要出嫁了!”

  噼里啪啦,爆竹响成一片。

  李文轩觉得自己做了好长的梦。梦里,梨花飘落,风轻云淡,素素还是婴儿般大,那玲珑样很招人喜爱。

  转眼,素素便已学字断文了,一个人坐在烛台下,帮自己批阅着学生的作业。

  暮然,春风吹动,素素已是出闺模样了,红妆灼身,堆云及腰,纤柔嫚回,一笑幸福地看着自己。

  “爹爹……”李素素一身素衣,跪在李文轩的床前,看着李文轩那千疮百孔的身子,不由地心中一痛。

  突然,原本躺在床上的李文轩猛烈地咳嗽,张开嘴们咧地呼吸,却只有出气,未有进气。

  李文轩苍白无血的面孔,此时早已变成紫红,李素素见李文轩异样,慌忙掐着李文轩的人中穴。

  片刻,李文轩才长长喘了一口气,清醒过来,睁开虚弱的双眼,只见李素素跪在床前,又环视四周,只见红绸红烛,一片地亮堂堂,易白一身喜庆新郎服立在床边。

  李文轩越看,心中越是满意,不由地虚弱地一笑,声音嘶哑,颤抖着说道:“好……好……”

  李文轩越看越是满意,不由地想起那年,也是春天,梨花正浓,白云堆积,好一个美景仙界。

  李文轩屡试不中,隐居梨花村,正是心灰意冷,饮酒沉醉,却不想,夜晚来了一红衣男子,苦苦哀求自己收养一个襁褓婴儿。

  “如今那婴儿已长大成人,现在也要出闺了……”李文轩一脸痛惜地看着李素素说道,“你手中的这粒珠子便是信物,将来相认……”

  李素素倔强地绷着神经,眼泪足足地打转,却终还是未流了下来,一脸坚定地说道:“你永远是女儿的爹爹,一直都是素素的亲爹爹……”

  李文轩躺在床上,老泪纵横地看着素素,颤颤抖抖地抚摸着额头,声音哽咽地说道:“好好……”

  李素素伸手将李文轩的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一脸微笑地说道:“爹爹,女儿出嫁,你要高高兴兴地……”

  “不哭——不哭,今天闺女大喜,不扫兴!”李文轩一脸笑容地看着李素素,声音哽咽地说道。

  李素素起身打来温水,认真细心地擦拭着李文轩的脸颊,看着那只剩下脸骨,心中酸楚……

  此时,李二牛家,陈秀秀早早洗漱完毕,将躺在床上的李二牛唤醒,“二牛,你快快把那猪宰了,收拾干净后,把肉送到先生家中,别误了素素出闺……”

  “知道了,老婆!”李二牛揉了揉睡眼,便向厨房里走去,拿起光亮的宰刀,便去了后院。

  片刻,后院便响起一阵嘶叫声,李惊羽站在院中,看着灰蒙蒙的天色,听着那村内的喜乐,想起那清瘦怜爱的素素,不由地心痛。

  “惊羽,今天你就别出去了!”陈秀秀疼惜地看着李惊羽说道,“别看着难受。”

  “我是她哥哥……”李惊羽眼神悲痛,脸色倔强地说道,“素素无兄无姐,只有我这个刚磕过头的哥哥,我能看着我妹子孤零零地坐花轿,没人送亲嘛!”

  陈秀秀看着那倔强的李惊羽,心中不忍地疼惜,只是这孩子太认死理了,只有顺着他了,反正现在李素素也要出嫁了,他的念想也该断了。

  街道两旁,梨树沉影,曲流成溪,红絮绸缎堆云,彩灯接连蔽日,好一场风风火火的喜庆场景。

  “老李头,你咋来了?”梨花村老村长一边疾走,见一中年男子问道,“你不是病了吗,咋给爬起来了……”

  “今早,李家那闺女敲门敲得紧,孤零零地一人,挨家挨户给人鞠躬,求村里的人给帮忙,她要出闺了。”一个老妇人正是老李头婆姨便走便说道,“这闺女也可怜,出闺之时,竟没个姐妹娘亲地照料一下,先生有病重,只有我们这些邻里帮忙了……”

  王家男人一脸痛惜地说道:“这闺女也是孝顺啊,李先生快不行了,那闺女硬生生将婚期提前,想让李先生高高兴兴地走了……”

  李惊羽沉默不语地走在路上,跟着行人匆匆走着,直走到李素素家中,勉强挤出一丝起笑容,才抬起头,跨门进去。

  院内,繁花似锦,红绸锦缎,灯烛案台,一一俱全,人来人往,各司其职,各安其位,井井有条。

  红庆“囍”字挂中堂,鸳鸯戏水剪纸贴窗棂。一幅幅的喜庆欢乐,一张张的满面笑容,李惊羽看着这喜庆的场面,听着喜乐,心中隐隐地疼痛,她要嫁人了,可是新郎却不是我。

  李惊羽勉强装出一副笑脸,与众人合力将那大大的红灯笼挂在了门崖上。

  屋内,陈秀秀坐在床前,一脸的无奈,看着一枯瘦如柴千疮百孔地李文轩,手指间,他的脉象赢弱,似有似无。

  李素素与易白站在陈秀秀身后,一脸紧张地看着李文轩。

  “全凭着精神支撑着,只怕撑不了多久了……”陈秀秀将李文轩的胳臂放进被窝,眼中噙着泪,怜惜地看着李素素说道,“素素,你爹爹他就是为了能等到今天,你是个孝顺孩子,终于让他如愿以偿,能安心的去了。”

  李素素看着躺在床上的瘦若枯柴的爹爹,看着紧紧闭着眼睛的爹爹,将陈秀秀拉倒一旁,一脸坚定地说道:“陈阿姨,这里全凭你给素素做主,今日,我出嫁给爹爹冲冲晦气,让爹爹安心地上路。”

  陈秀秀看着眼前坚强地李素素,心中暗暗地佩服地说道:“素素放心吧,阿姨肯定让你风风光光地出嫁,让先生高高兴兴地走。”

  “只是男婚女嫁自古有个规矩,”陈秀秀有点为难地看着不远处忙碌的易白说道,“易公子不是本地人,双亲也不在场,这是要往哪里迎娶你啊?”

  李素素听到陈秀秀的话,心中紧张,一心只想着爹爹的病情,却忘记了婚礼的章程,时间仓促,也没来得及与易公子商量。这村里老人都是守规矩的,没有男方家的人,只怕这婚礼也是不完美的。

  易白远远看见李素素脸色苍白,便心中疼惜地走上前来,眼神温柔地看着李素素,关切地问道:“素素,你咋了,别太累了,一切有我呢!”

  “你家人还没有到来……”李素素一脸紧张地看着易白,有些惭愧地说道,“对不起,我太着急了,一心只想着爹爹的病情。”

  易白伸手轻轻按住素素的嫣红嘴唇,柔声说道:“放心吧,我已经通知他们了,我出去看看他们到了吗?”

  “恩……”李素素听到易白的话,不由地心中一暖,轻轻点头,眼中微微潮湿。

  “咳咳……”床上的李文轩猛烈地咳嗽着,李素素匆忙走上前,轻轻扶起李文轩,抚顺他喘不上来的气息。

  李文轩睁开迷糊的眼睛,虚弱地说道:“爹爹刚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坐着花轿出闺了。”

  “爹爹,素素马上就要上花轿了。”李素素看着虚弱的李文轩,眼中含泪,微笑地着说道,“爹爹一定要好好的,爹爹还的送女儿呢!”

  “易公子?”李文轩虚弱地睁着眼睛,疑惑地看着李素素,此刻的李文轩已经变得有点糊涂,全凭着一口气吊着。

  李文轩想了半天,虚弱地说道,“哦,小白,小白是个好孩子,只是小白的双亲来了吗,路途遥远,这迎亲的走好一段的路啊,闺女的受累啊!”

  “爹爹,易公子早早通知了家人,这个时辰也快到了。”李素素听到李文轩的话,再也忍不住地掉下了眼泪,看着精神萎靡的爹爹,心中疼痛地说道,“爹爹,女儿不怕累,只要你好好的,你得送女儿上花轿。”

  李文轩强睁开眼睛,一脸温柔笑容地看着李素素说道:“素素放心,爹爹会好好的,你也快快去装扮一下吧,迎亲的队伍也快到了。”

  陈秀秀看着眼前这对苦命父女,看着李文轩那萎靡的精神,只怕是撑不住了,心中担忧不已,便拉着李素素出了门。

  “素素,你的尽快打扮一下,先生恐怕撑不住了。”陈秀秀一脸沉重地说道,“你先去装扮一下,我去看看易公子的迎亲队伍到那了。”

  陈秀秀说完便转身向院门外走去,走到门外,只见易白站在门口,目光沉重地看着远方。

  “还没有到吗?”陈秀秀走到易白的身旁,一脸地焦急地看着街道的尽头说道,“只怕先生快撑不住了。”

  易白看着那街道的尽头,只见那街道尽头不见一人,心想只怕爹爹是不来了,转身看着陈秀秀说道,“我先去换衣服,陈阿姨帮忙再找几个会敲鼓奏乐的人来接亲。”

  陈秀秀看着那离开的易白的背影,心中安慰,李素素也算是找了一个如意郎君,只是这婚姻却是委屈了李素素。

  李素素身着一袭红色繁花长袖,外披一件秀云凤披,头戴繁花锦绣凤冠,大红的繁花飞凤衬托着雪白透晰的脸庞,显得十分迷人,她坐在李文轩的床边,一脸的清冷微笑,眼中含泪。

  “素素……”李文轩一脸地欣喜地看着素素虚弱地说道,“你真的长大了……”

  窗外喜乐正浓,鼓声锣声混成一片。陈秀秀推门进来,满脸笑容地说道:“恭喜先生,新娘要出嫁了……”

  李文轩勉强起身,在陈秀秀的帮助下,颤颤抖抖地站起身,将红盖头盖于李素素头上。

  “新娘子出闺哦!”陈秀秀鼓起嗓子大声吆喝道,“一走公婆爱,二走爹娘疼,三走哥哥送……”

  房门推开,李惊羽看着眼前这美若天仙的女子,如雪的肌肤透亮,三千发丝散落于肩膀,真是美极了。

  李惊羽心中虽隐隐疼痛,却还是走到李素素身前蹲下身子,将李素素托上背,向门外走去……

  陈秀秀扶着李文轩跟随在身后,用劲力气喊道:“四走送子来,五走福满堂……”

  李惊羽背着李素素,一步一步地向那凤顶花轿走去,眼中微微湿润,心中疼痛,李素素出嫁了,她终是嫁于他人了。

  李素素坐于凤顶花轿中,红色的盖头下,眼睛湿润泪流不止,滴落下来。

  李素素的花轿慢慢地向着远方走去,易白身着红色状元服,骑着高头大马随行……

  “先生驾鹤而去了……”不知何时,一道悲苦的声音,响彻了梨花村的天空。

继续阅读:第19章 葬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凤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