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待嫁
孟静川2017-04-13 21:343,893

  阳光明艳,万里无云,庆城楼宇林立,行人熙熙攘攘,摩肩擦踵,商户林立,好是热闹非凡。

  此时,那胭脂粉之地满香楼走出一人,只见那人白衫花扇一副书生装扮,身后跟着一个随从,正是二公子与他的师爷。

  师爷紧跟在二公子身后,看着眼前的夜夜箫歌,步伐漂浮的的二公子,低声劝导说道:“二公子,你还得节省精力,图大业者,不可沉迷酒色的。”

  “师爷说的极是!”二公子一脸笑容,并未对师爷的劝解上心,只是应付地说道,“你找我有何急事啊?”

  “城主大人唤回去。”师爷一脸担忧地说道,“这么久了,只怕城主也着急了。”

  “老家伙,这点耐心都没有了。”二公子摆出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嘲讽地说道,“宝贝儿子失踪半月之久,现在只怕他已是热锅上的蚂蚁了。对了,昨天让你暗中调查的事情如何了?”

  师爷与二公子两人双双走进一座茶楼,直奔楼上的雅间,关好门窗,两人压低声音低声密谈。

  师爷从衣袖掏出一叠资料递给了二公子说道,“这就是那男子的全部资料。”

  二公子看着眼前的资料,越看越皱眉,本来还想着能找到些什么线索的,可眼下真是穷途末路了:“李惊羽?这是何人,为何就这点资料?”

  “公子,老夫已经尽力了,可是只能调查到这些信息。”师爷一脸紧张地看着二公子,心中却无比鄙夷,低声说道,“但属下打听到于道清进入梨花村时,李惊羽与一个女的遇见过于道清……”

  二公子一听煞是欢喜,就好像又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切的说:“快……快细细道来……”

  “是……”师爷清了清嗓子说道,“半月前,于道清追踪少宗主,谁知进入梨花村时,见到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此人李惊羽,女的便是梨花村的李素素……”

  “哈哈,天助我也……”二公子听到师爷的汇报,欣喜地笑出声道,“这样的话,有这点资料,即使不是他们动的手,那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到时拿老东西也并不会怪我们办事不利,要怪也只能怪他那个不争气的宝贝儿子了……”

  师爷看着二公子,会意的点点头,一脸阴谋地说道,“属下明白二公子的意思了。”

  城主府内,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好似一座人间仙界福地。

  正堂中央,城主于战一脸阴沉地坐在太师椅上,看着跪在下面的二公子与师爷。

  “爹爹,孩儿乔装成乞丐,潜入梨花村,暗中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调查清楚了。”二公子一脸地恭敬孝顺,将早已想好的说辞,谦卑地说道,“大哥已经被梨花村的李惊羽给杀害了……”

  “什么?”城主听到二公子的话,脸色酱红直接呆坐在太师椅上,眼神空洞,即使当初他一听到大儿子于道清失踪,便已知晓可能于道清已经遇害,但当此事从他人口中说出,他还是觉得无法接受。

  城主于战阴森着脸,双目冰寒,眯成一条细缝,肥肿的身躯随着急切的呼吸不断起伏,声音冰冷地说道:“细细道来!”

  二公子看着城主那被气红的脸色,心中暗暗地欣喜,但还是一脸的悲痛欲绝地说道:“半月之前,大哥暗中调查少主易白的行踪,追查直至梨花村,巧遇李惊羽与李素素两个贱人,大哥只不过是想把那小娘带回来玩玩罢了,谁知那贱蹄子还不识抬举,竟敢让她那相好的暗中埋伏,将大哥杀害并且毁尸灭迹……”

  “放肆!”城主脸上青筋突兀,面红耳赤,紧握拳头,手中滴血暴喝道,“这俩下贱之人咋会将道清杀害?”

  二公子于道天被这一声暴喝,顿时吓得颤抖,直接伏在地上,脸上不断地冒着冷汗,声音悲苦,颤抖地说道:“大哥率兵进入梨花村之时,便只遇到过这两人,再回来的路上大哥遇害,定是他们动得手脚!”

  二公子于道天的一番话本是胡诌乱说,一心想将于道清遇害的事情尽快解决,便于师爷商议了这段经过,只是瞎猫却碰上了死耗子,无意间讲出了事情的真相。

  “来人……”城主于战一声怒吼地喊道,“给我召集城主府兵马,我要屠了梨花村……”

  “爹爹,爹爹,消消气……”二公子一脸关切地跪在城主面前,声泪俱下地说道,“大哥待我恩重,恳求爹爹让我带领人马替大哥报仇……”

  “好……好……”城主看着二公子,心中倍感欣慰,没想到这个时候老二于道天愿意站出来,此时于战年老丧子,膝下也只有小妾生的这个盒子了,不由地面色一暖,关切地说道,“爹爹相信你啊,你一定要亲手杀了那对贱人,给我屠了梨花村。”

  “孩儿,一定完成!”二公子眼中含泪,一脸仇深似海地说道,“让他们尝尝这种失去亲人的痛……”

  二公子看着城主于战离开的背影,面色顿时阴冷,双目尽是嘲讽心中冷笑道:“老东西,你真是精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于道清,这混蛋还不知是谁杀的呢……”

  夏初,正午,烈日当空,不甚毒辣,却也是炎热。

  李素素等候着爹爹午休已睡,便急匆匆地独自出门,向着李惊羽家中走去。

  院内,陈秀秀正在为小花做新衣,小花趴在陈秀秀的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陈秀秀手中即将完工的新衣。

  “陈阿姨……”李素素推开院门便走了进去,坐在陈秀秀地面前,面色坚毅地说道,“我想嫁人了!”

  “嫁人?”陈秀秀放下手中的衣服,一脸温柔笑容地问道,“素素,你是不是糊涂了?”

  “我没有糊涂,爹爹之所以服用九天续命丸,就是想为我找一个归宿。他不愿告诉我,只怕我会委屈了自己。”李素素一脸坚定地看着陈秀秀说道,“只要陈阿姨问问爹爹心中的如意人是什么样子,我便就嫁了。”

  陈秀秀看着眼前倔强的素素,心中隐隐地疼惜,微微叹息,心中暗道,这世上的男子能有几个可以入他眼的?

  “素素,阿姨答应你,一定帮你问。”陈秀秀看着李素素,心中怜惜地说道。

  李惊羽躲在屋子听着素素与陈秀秀的谈话,心中倍感难受,想到过去种种,如时光倒流重现,如今她要嫁人了,自己却成了她的哥哥。

  李素素与陈秀秀闲聊了几句,便匆匆离去。陈秀秀看着那李素素离去的背影,心中叹息地道,眼前的女孩变化真大,她不再是昔日的李素素了,她不再哭哭啼啼地了,看来真的长大了。

  小花一脸希冀地看着陈秀秀手中的新衣,有点害羞地问道:“阿姨,小花的新衣服什么时候能做好啊?”

  “马上好,还差几针。”陈秀秀笑着看着小花说道,“这么爱新衣服,看来小花长大一定是一个大美人……”

  小花害羞地低下头说道:“阿姨,你也是大美人呢!”

  陈秀秀笑着将手中的线头掐断,看着小花说道:“来来来,别害羞了,快来试试你的新衣服……”

  陈秀秀手巧心灵,给小花做的新衣刚刚合适,不肥不瘦,正合小花身体。

  陈秀秀伸手将小花拉倒怀里,一脸温柔地看着小花,想起那莫名死去了小花爹,不由地心中一动,问问小花,也许她知道什么。

  “小花,昨晚谁去过你家?”陈秀秀一边给小花整理衣服,一便温柔地问道。

  小花睁着清澈的眼睛,眼珠转动了几下,想到大叔叔说过不能将他来过的事告诉别人,不由地摇了摇头怯生生地说道:“没有!”

  陈秀秀一直低头给小花整理衣服,并未注意小花的异样,想到小花年幼,也未抱多大希望,听闻并未有人去过小花家,便也作罢,未再深究。

  小花一脸欣喜地看着穿在自己身上的新衣服,原地转了几个圈,见李惊羽的房门开着,便慌慌张张地向李惊羽的房间跑去。

  小花兴奋地奔到李惊羽的面前,一脸地欢喜说道:“哥哥,快看看小花的新衣服漂亮吗?”

  “漂亮,小花最漂亮了。”李惊羽看着眼前一身新衣服的小花,微笑地说道,“咱家的小花最漂亮了。”

  小花听到李惊羽的赞美,不由地羞红地低下头,声音弱弱地问道:“等爹爹回来以后,小花也长大了,到时就嫁给哥哥好吗?”

  “额……”李惊羽看着只有自己半身之高的小花,不由地一笑说道,“等你长大了再说好吗,傻孩子!”

  小花抬起头,一脸欣喜地看着李惊羽说道:“那我长大后,就嫁给你做你的妻子!”,小花说完便转身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陈秀秀来到李文轩的家中时,李文轩已醒,正坐在庭院里喝茶。

  李文轩见陈秀秀来访,不由地起身相迎,但还未站起身,已是头晕眼花了。

  “先生,不必客气了……”陈秀秀扶着李文轩坐定,便坐在他的对面的石凳上,看着眼前这个枯瘦若柴的男子,关切地说道,“好好养着身子,怕这几日有喜事临门了”

  “何来的喜事?”李文轩一脸的疑惑地看着陈秀秀问道。

  陈秀秀笑着说道:“邻村王家长子,前日托我说媒,这不我就来问问先生的意见……”

  “我的意见?”李文轩毕竟是读书人,很快便明白了,不有微怒地说道,“他家一个庄稼户,我家素素嫁人,必须文武双全,能让素素依靠的贴心人。”

  “那先生,心中可有中意的人……”陈秀秀微笑地看着李文轩问道。

  “本来我一直看好惊羽,可是惊羽已有婚约。”李文轩心中为难地说道,“恐怕这世很难有人配的上素素了……”

  院门推开,易白提着两条鱼走了进来,看见李文轩与邻人聊天,便未上前叨扰,只是远远地微笑,便转身走进了厨房,帮李素素做饭了。

  陈秀秀心中暗喜,细细打量着那白衫少年,一脸书生气息,眼神清明,俱如日月之明,辉辉皎皎,自然可爱,好一个翩翩公子。

  李文轩看着易白,看着这个白衫小生,微微一笑地看着陈秀秀说道:“只要有人能及此人半分,我便可以放心将素素托付给他了。”

  陈秀秀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易白,心中顿悟:原来是他想把素素托于此人啊。

  陈秀秀起身告辞,李素素相送,直至走到远离房屋的地方,两人才停下脚步。

  “陈阿姨问到了吗?”李素素急切地看着陈秀秀问道。

  “问到了!”陈秀秀看着李素素说道,“他中意的人是你家里的白衫少年,觉得只有他才可以配的上你……”

  李素素回来后,便一直低着头吃饭,不言不语,脑海里回响着陈秀秀的话,他中意的人是那个白衫少年——易白。

继续阅读:第17章 杀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凤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