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兄妹
孟静川2018-04-03 16:313,282

  漆黑的夜晚,残月凄凉,星辰半隐。梨花村的西偶处,一荒草丛生院门破落的庭院里,传出一阵女孩的哭声。

  二公子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地瘦弱的小女孩,听着那哭哭啼啼的声音,想到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不由厌烦地低声吼道:“别哭了,再哭老子杀了你……”

  小女孩的被吓的一脸惊恐,浑身瑟瑟地发抖,哭声也戛然而止。

  师爷一脸微笑着谄媚地走到二公子的身边,低声说道:“公子,我们可以问问这个小女孩,或许她知道些什么?”

  二公子看了看师爷那阴险狡猾的目光,便走到小花的身边,蹲下身子,强装出一脸温柔看着小花问道:“小花,刚刚凶你,叔叔是不对,那你告诉叔叔,爹爹是如何疯的?”

  小花双眼红肿地怯生生地看着二公子,一脸坚定地哽咽地说道:“爹爹没有疯,他只是病了……”

  二公子一脸不耐烦地看着小花,但是还是保持着最后的一点耐心问道:“那你告诉叔叔,爹爹是如何得病的?”

  “爹爹去田地做活,回来就病了。”小花颤颤抖抖地看着二公子说道。

  “田地?”二公子觉得似乎抓住了一根稻草,一脸急切地问道,“那天,爹爹只去过田地,他还去过其他地方吗?”

  小花一脸恐惧地看着二公子怯生生回答道,“小花不知道……”

  “田地?”二公子一脸欣喜地看着小花,似乎线索马上涌现出来……

  “去田地!”二公子满脸笑容地,急切地说道,“带上这个女孩。”

  黑夜里一队人马,消失于这间荒草丛生的庭院。此刻,屋子中央正躺着一个人,浑身的伤痕,但尚有气息……

  梨花村,夜色深沉。

  李惊羽从小花家中出来,便一直躺在村外梨花树下,闭着眼睛,想着小花的面孔,脏兮兮地瘦弱的身子,还有那对未知世界的恐惧的眼神,以及对自己的信任的目光,这些目光似乎比生硬的铁块还重,压着自己喘不上来气……

  李惊羽一脸地沉重,心中隐隐作痛,也许自己谨慎一点,或许结果就会不一样了。

  时间流转,光影重演,心中的自责,灵魂的拷问,也许这就是自我的惩罚。

  那天,城主府大公子于道清,追查青云宗逃犯,一直追寻到梨花村,偶遇李素素和李惊羽,见山间野村竟然有这等美人,不由*上心,便低声命令手下——想暗中&将李素素掳走,谁知这些低声密语却被李惊羽听到。

  李惊羽将李素素安全送回家中,便暗中跟随城主府的兵马,一直跟随到梨花村外,谁知半途却被那个刀疤脸察觉,只好痛下杀手。

  只是天不遂人愿,李惊羽结果于道清时,却被小花他爹凑巧看到。当李惊羽转身便见小花他爹一脸惊恐,眼神空洞,双目无神,裤腿早已湿透。

  李惊羽心想杀人灭口,以绝后患;只是心中一想到小花还年幼,母亲已经不在了,就下不了手;不由心底一软,小花他爹便已疯疯癫癫地大吼大叫地喊着:“鬼……鬼……”,跑向村中。

  如今,村人只知道,小花他爹是被鬼怪缠身,却不知一直平静祥和的梨花村,却发生过一场血腥的杀人事件。

  残月半隐,李惊羽一脸失落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便向家中走去。

  李惊羽回到家中时,陈秀秀正坐在门口的板凳上,闭着眼睛等着他。

  “回来了。”陈秀秀看着李惊羽关切地问道,“这么晚去哪了?”

  李惊羽微微皱眉地看着陈秀秀说道:“出去转转。”

  “你爹爹刚从庆城回来,他说看到通缉令,城主府大公子失踪了,悬赏万金只求一条线索……”陈秀秀看着李惊羽的,不由地担心地说道,“只怕城主府的人会很快查到这里……”

  李惊羽一脸不耐烦地说道:“他们来查啊,来一个我杀一个。”

  “惊羽,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到时只怕是城主府的供奉也会来……”陈秀秀看着李惊羽担忧地问道,“当时,你处理的干净吗?”

  李惊羽听着陈秀秀的话,不由地想起小花爹,有点担忧地说道,“只有小花他爹…”

  “小花他爹?”陈秀秀一脸紧张地看着李惊羽问道,“当时,他也在场?”

  “恩”

  陈秀秀一脸死灰地看着李惊羽,声音低沉地说道:“你呆在家里,我去看看……”

  陈秀秀说完便匆忙离家而去……

  天色灰暗,启明星甚亮,有是一天的黎明,村里的一片鸡鸣狗吠。

  李素素一脸担忧地盯着李文轩的房间,房间里传出一阵阵压抑的吼声。

  此时屋内,光线灰暗,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血腥与汗液的味道。

  易白一脸冷汗地看着那躺在床上的臃肿血人,只见一股股粗粗的黑线,全身地乱窜,透红的皮肤下似有千万只虫子游动。

  李文轩浑身动弹不得,躺在床上,眼睛睁圆,瞳孔外凸,眼角崩裂,鲜血直流,嘴里咬着木棍,只见那木棍一杯咬出深深的牙印……

  屋子外面,李素素一脸的紧张地看着李文轩的房间,由于李文轩不让李素素进屋,她只能眼泪直流,别无它法。

  突然,屋子里传来易白的慌张的喊声:“素素,大叔快不行了,你快进来!”

  顿时,李素素觉得天昏地暗,只觉得天翻地覆生生地向后倒去,却被一只大手给扶住,回头只见李惊羽那一俊秀的脸庞……

  “爹爹不行了!”李素素看着李惊羽不由地哭出了声来。

  李惊羽扶着秀秀匆忙走进屋子里,只见屋里站着一个年轻白色长衫的男子站在床头,一脸紧张地看着床上,只见床上躺着一个臃肿的人,细看正是李文轩。

  此时,李文轩早已是面部全非,脸上生生地露着血洞,那洞里趴着几只黝黑的半尺之长的虫子。

  “蛊虫繁殖了!”易白满脸冷汗地看着素素地说道,“它已经开始繁殖了……”

  李素素看到床上那臃肿的血人,看着那扭曲着的黝黑虫子,只觉得天旋地转,已是昏了过去……

  “素素……”

  一片的黑暗,素素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一个地狱中,也许只有地狱才有这样的黑暗,没有一丝的亮光,无际无边的黑暗,李素素想向着声音的方向跑去,可是使劲全力却迈不开脚步,两个腿沉重的好似灌了铅,但又好像跑了很远,只是看起来在原地……

  突然,李素素脖间间亮起一道红光,一颗血珠从李素素的脖间飘出,紧紧地围着李素素周身旋转,低沉拗口的梵音响起,李素素却浑身动弹不得……

  李素素醒来后,便见屋内无一人,心中担忧爹爹,便起身走了出去,只见庭院里,李惊羽与易白坐在梨花树下的石桌前,两人相对而视,却沉默地未说话……

  “素素,你醒了……”李惊羽见李素素站在门口,一脸关切地问道,“感觉咋样,好点没有?”

  “爹爹如何?”李素素浑身无力地依靠在门栏上,一脸急切地看着李惊羽问道。

  “大叔,他无碍。”易白微笑地走了过来,看着李素素关切地说道,“你还好吧!要不再休息一会。”

  “不了……”李素素略显疲惫,弱弱的说道,“我想看看爹爹……”

  “我扶你去吧!”李惊羽走上前来,小心翼翼地扶着素素向着李文轩的卧室走去。

  李素素走进卧室时,便见陈秀秀坐在床边与李文轩相谈。

  “素素……”陈秀秀见李素素进屋,便一脸笑容地说道,“身体无大碍吧?”

  “恩,谢谢陈阿姨……”李素素看着陈秀秀,一脸地急切地说道,“陈阿姨,你擅长医术,快帮爹爹把那些虫子弄走,别让它们咬爹爹了!”

  “素素……”李文轩不知何时已挣扎着坐起身子,气息微弱地看着素素说道,“别为难……陈阿姨……”

  李素素走到李文轩的身边,只见李文轩枯瘦的脸颊,皱纹凸显,瞳孔深陷,头发稀疏,只剩一副骨架被皮肉包着……

  李素素看着看着不由躲进李文轩的怀中,暗暗流下了眼泪。

  “素素,不哭……”李文轩无力地抬起枯萎的手,抚摸着素素的头说道,“爹爹可能活不久不了,我走了,你就跟着哥哥吧……”

  “惊羽,过来……”陈秀秀看着站在屋中的李惊羽说道,“过来……”

  “从今日起,你与素素义结金兰,你要好好照顾素素,护她一生平安无恙!”陈秀秀看着李惊羽说道,“给你李叔磕个头,算是礼成了。”

  李惊羽一脸平静地看了看陈秀秀,双膝一曲,便已下跪磕头。

  李素素有些迷糊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看着李惊羽成为自己的哥哥,看着他跪下磕头,看着爹爹微笑地唤他起身……

  这一切好像做梦一样,好像那么地梦幻不真实,但当听到李惊羽还是一脸微笑地唤道:“妹妹……”

  李素素觉得自己坠落到现实里,那个与自己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那个自己总爱微笑的男子,真的成了自己的哥哥。

  “哥哥……”李素素看着李惊羽轻声唤道。

继续阅读:第14章 和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凤逆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