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以后不许这么穿
浅浅一笑2017-04-14 15:173,065

  苏暖在回来时,木然继续拉着她喝酒,丝毫不提刚才电话的事情。

  只是电话这头的男人不淡定了,莫存夏锐利的黑瞳如刀一般射向手机,该死的,居然敢挂他电话。

  想着刚刚麦子说的话,莫存夏阴冷的俊彦更多了几分寒意,额头上青筋爆出,可见他有多愤怒。

  “该死的,居然跟别的男人鬼混,当他是死人吗?”莫存夏阴森的声音,像是地狱里爬出来一般,带着嗜血寒霜。

  明明不喜欢,不在乎,可听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莫存夏的胸口莫名的烦躁,气愤,不悦。

  他给自己的解释就是,虽然不承认,可苏暖的名字毕竟在他的户口本上,所以她不能让莫家蒙羞。

  莫存夏想都没想,直接拨通许峰的电话:“给我查出那个女人在哪里?”

  许峰一愣,跟了莫存夏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只那冰冷的声音,就让他不寒而栗,赶紧去查。

  半个小时后,莫存夏接到电话,说苏夏在油轮派对,俊彦更是阴冷的气愤。这个该死的女人,玩的倒是挺H,看来自己是对她太好了。

  莫存夏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萧局,帮我扣下东郊的一艘油轮。”挂了电话,莫存夏看向窗外漆黑的夜色,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这边,正玩得兴奋的麦子,左拥右抱,那叫一个享受。

  木然和苏暖靠在沙发上,两个小女人悠闲的喝着,说着,很是开心。

  突然油轮猛地一个急刹,所有人惯性的向前倒去,苏暖刚好拿着高脚杯,往前一冲,泼了麦子一身。

  “啊,死丫头你干嘛泼小爷。”麦子顿时不悦,这可是他特意为今晚的派对定做的新西装。

  “我又不是故意的,至于吗?”苏暖白了他一眼。

  “该死的,麦子你去哪里请的开船师傅,到底会不会开啊?”木然气愤的怒瞪着,头撞到沙发上,疼的不行。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麦子,听到这话更来气:“该死的游艇师傅,小爷给了他那么多钱,就把游艇开成这样,小爷现在就去教训他。”气愤的哼着,转身就走。

  只是麦子刚到游艇舱门,看到外面围过来的十几艘军舰,不由一愣。

  “我们接到举报,怀疑你的游艇上藏有毒品,所有人请配合去警局接受调查。”一个穿警服的人,拿着大喇叭喊道。

  “什么,私藏毒品,怎么可能,你们有没有搞错,这可是小爷的接风派对?”麦子气愤的大喊着。

  可他哪里敌得过上百个海警,没骂几句,连人带游艇,直接被海警带走。

  本来兴奋地接风派对,这下办到了警局。

  看守所。

  木然和苏暖都喝了不少,两个人早就站不住了,直接坐在地上。

  “我说,你小子到底有没有谱啊,办个派对都能办到警察局,真是前无古人啊。”木然冷笑道。

  “行了,你就别挖苦小爷了,你当我愿意啊。根本就是栽赃陷害,肯定是犯了小人。”麦子骂骂咧咧的哼道。

  苏暖靠着冰冷的墙壁,脑袋迷糊的不行:“好了,不要吵了,反正都进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回头你小子在请我们好好吃一顿。”

  “没问题,别说一顿,十顿都行。该死的,要是让小爷知道谁陷害小爷,我绝对饶不了他。”麦子气愤的哼道。

  “苏暖,谁是苏暖?”门外一个警察大喊着。

  苏暖迷糊的看过来:“我就是。”

  “出来,有人要见你。”警察说道。

  木然一把拉住她:“是谁要见她?”

  “就是,不会是你们故意带走人吧,要去小爷也跟着一起去。”麦子挡在苏暖面前。

  “是莫总。”

  一句莫总,苏暖顿时明白过来,除了莫存夏不会在有别人。

  “莫总谁啊,老子不认识,让他来见我。”麦子不在意的哼道。

  木然自然清楚,看向苏暖:“暖暖你?”

  “我没事,放心吧。”苏暖给了她一记安慰的浅笑,扶着墙走了出去。

  “该死的,丫头你一个人可以吗,赶紧把小爷放了,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麦子大吼着,那人丝毫不把他当回事,拉着苏暖走出去。

  探监室。

  莫存夏冰冷的俊彦没有一丝温度,在看到苏暖时,锐利的黑瞳微微眯了下。闻着她一身的酒气,顿时俊眉微蹙,很是不悦。

  下一秒,苏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莫存夏一把抓住胳膊,拉着就走。

  “喂,你干嘛,放手?”苏暖小脸绷紧,很是不满。

  “你丢的是莫家的脸。”莫存夏冰冷一句,堵住苏暖所有的气愤很不满。

  小女人怒瞪一眼身前的男人:“木然和麦子还在里面?”

  莫存夏权当没听到,眉头更皱紧几分,亏她这个时候还想着别人,拉着苏暖直奔车子:“以后别出来丢人现眼。”

  听到这话,苏暖气愤的不行:“我哪里丢人现眼了,不过是来参加个派对。”

  瞥一眼苏暖身上那件吊带包身短裙,莫存夏阴冷的俊彦更多了几分寒意,直接脱下外套丢到苏暖头上:“以后不许这么穿。”

  苏暖感受着那件外套上熟悉的气息,想要反驳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外套上还有莫存夏的气息和温度,小女人的心底一丝温暖划过。

  还记得以前,她最喜欢下雨天出来,明明带了伞,却总是故意让自己淋湿。每一次莫存夏看到自己淋雨,都会将外套脱下来,披在自己身上。

  “傻丫头,淋雨会感冒的。”那时的莫存夏总是温柔的说同样的话,嗔怪的声音更带着几分无奈。

  苏暖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的,每一次披着他的外套,她就好开心,好幸福。

  收起思绪,苏暖拿过外套,盖在了自己身上。瞥一眼驾驶座上的男人,刚毅的侧颜,线条坚硬,卷长的睫毛比女人还要浓密,在男人的眼睑下投下一小片疏密的暗影。

  几分冰冷,几分漠然,几分邪魅,看的苏暖不由失神,

  感受着身旁的那道目光,莫存夏俊彦绷紧,不屑的看过来:“我只是不想,你丢莫家的脸。”

  冰冷一句,瞬间将苏暖心底的那一抹温暖狠狠击碎,不留一丝痕迹。

  听到这话,苏暖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是啊,他虽然不承认自己,可毕竟自己是他的妻子,他只是为了莫家的脸面考虑,而不是真的关心自己。

  从嫁给他的那天,苏暖就知道,他的温柔早就不属于自己。既然如此,她还奢望什么,现在的他对自己有的只是厌恶和嫌弃。

  或许是心里的委屈压抑的太久,亦或者喝多了就真的能壮胆,苏暖深吸几口气,鼓起勇气看向身旁的人:“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小女人压抑的声音,更带着几分哽咽和小心。这是她一直想问,却不敢问出口的,这一刻,苏暖却鼓起勇气问出了来。

  听到这话,莫存夏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幽深冰冷的黑瞳微微眯了下。

  是啊,以前他们关系很好。她总是喜欢追在自己身后,花样百出,只为了逗自己开心。每一次莫存夏都被她的无奈加天真还有一点点的傻气所打败。

  那个时候,他对她,是温柔的,是宠溺的,是呵护的。

  苏暖是第一个走近他心里的人,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如果她后来没有消失,或许他们真的会在一起。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一想到那个娇弱的身影,眉清目秀的小脸,莫存夏的心底更多了几分愧疚。

  “对于一个用了手段嫁给我的女人,你觉得我该怎么对她。”莫存夏冰冷的声音,犹如地狱里的魔音般,一句话判了苏暖死刑。

  “嫁给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怕失去你,所以才会让爷爷同意的。以前你也喜欢我的,你总是宠着我,对温柔备至,为什么现在不可以,为什么?”苏暖大喊着。

  心里的痛和殇太疼了,如果在不问出来,她会被憋疯的。

  莫存夏看向苏暖气愤的小脸,薄唇勾起一抹冷嘲:“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的我不喜欢你,对你只有厌恶和嫌弃。识趣的赶紧离婚,否则我会让你后悔的。”

  一句话,犹如锋利的刀刃,刨开苏暖的心,一道一道凌迟般,她听到了自己心脏在滴血的声音。痛,蔓延四肢百骸,撕心裂肺。

  小女人捂着胸口的位置,那里,好痛,好痛。

  莫存夏只是冷冷的瞥一眼,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扬长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老公爱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老公爱上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