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战(二)
克鲁查加路口2017-04-14 18:572,546

  统治官之一高可立举着一柄金背砍山刀在马上大喊“弟兄们,宋军已经杀到咱们门口了,要是被他们抓到咱们谁也活不了,为今之计只有拼死一战,将他们全都赶进长江去!”

  这些人全都是是叛军,和朝廷早就势不两立了,也都知道自己这是在造反,一旦被抓住必然要落得个凌迟处死的下场,谁还敢不拼命?顿时都红了眼珠,跟着高可立等四个统治官一起大喊“杀官军!”于是纷纷冲出了树林,冲向江边。

  这个时候岸边只有李逵这一只船上的人,刚才损了至少两百人,现在不过五百左右,高可立都觉得只要是一个冲锋就完全可以将对手全都赶到长江里喂王八去,所以才这么不顾一切的反攻。

  李逵一见这个阵势,立即就要跳出去厮杀,却被晁节一把拦住“李大哥,现在他们士气正盛咱们还是求稳的好,等挫了他们的锐气再厮杀不迟!”

  “这有这几个鸟人,怕他作甚!老子一斧子一个,一会就把他们全都打发了!”

  晁节一听这话不禁一咧嘴,果然是天杀星,天不怕地不怕,面对两千多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南兵,他想的竟然只是一顿斧子,看来这种人就是人家常说的那种天生的先锋,不但有一夫当关的勇气更有以一当百的能力,宋江有这种人死心塌地的帮忙,难怪他能成就大事了!唯一可惜的是这个人是宋江的铁杆,就算最后被宋江毒死也没有一句怨言,这是绝不可能被自己所用的人了。

  就在晁节胡思乱想的时候,南兵已经涌了上来,冲到了盾墙的前面,当先一员大将正是高可立。他早就看到了对方摆出来的盾墙,心想凭着自己的马快刀急,一刀劈出来一个缺口,所以还没有到目的地就已经高高的举起了手里的金背砍山刀,刚一到达差不多的距离刀已经恶狠狠的劈了下来。

  宋军这一战是突袭,根本就没有人配备弓箭,所以就任凭对手冲击到近前却一点反应也没有,要不是高可立坐在马上能看到后面有人的话,真的会以为自己面前的只是一片盾牌,而宋军却早就没有了。

  可就在他的刀刚一落下的时候,一直都寂然无声的盾墙后面忽然刺出了无数的长矛。这些并不是普通战士使用的长枪,而是特意加长的白蜡杆子,只不过在前端加了一个粗糙的铁制枪头,如果在战场上这东西的威力根本不值一提,但此时这东西却显示出无比的杀伤力。

  几条长矛直接刺进了高可立的战马身上,战马疼痛难忍猛的抬起了身体想要摆脱长矛,可这么一来高可立的重心失去了,连人带刀直接从马背上翻落下来,金背砍山刀甩出去十几米远。

  高可立是一员马上/将军,上阵之前早就披挂整齐,一身重甲在马上看非常实用好看,可一旦摔到地上就变成了噩梦,别说躲开从盾墙缝隙中再次刺出的长矛,就是想要站起来都不可能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手的长矛疯狂的刺进了自己的身体。

  后面的南兵/运气并不比高可立好多少,他们一口气冲到了盾墙边上,忽然看到自己的主将被人刺成了一团烂泥,再想停住脚步已然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顶在了盾墙上面,然后眼看着从后面刺出的长矛轻易地刺穿自己的身体。

  几乎就在呼吸之间,冲在最前面的两百多南兵就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后面的南兵也都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向前还是应该向后面撤退,就在这个时候早就耐不住性子的李逵已经领着人再次冲出了盾墙,一对板斧挥舞如风,一头钻进了南兵的队伍当中,南兵的反击立时被消灭的干干净净了。

  晁节也随着放下了手里的长矛,他看着面前的一堆尸体不禁皱了皱眉头,好在这个场面看得多了也不觉得有多么恶心,但毕竟以前看到的都是假的,等会只有人喊一声“放盒饭了!”大家就会自动自觉地站起来,可如今这些却已经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种情绪只是在他的脑子里面一闪而过,现在还是身处战场,你不杀死别人别人就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你,所以怜悯这种东西是不存在于这个时刻的。

  虽说自己这个战术在最短时间之内就杀伤了对手两百多人,可晁节还是不甚满意。他可是亲身参与过赤壁拍摄的,对里面那个用盾牌和长矛组成的钢铁刺猬阵早就心驰神往,可惜自己的时间太短了,还不足以让自己的手下掌握诀窍。不过也算是不错了,至少可以证明现代人的智慧在古代战场上一样可以发挥出超级的功效,晁节对自己的未来更有把握了。

  “少爷,咱们是不是跟着一起追击?”晁义也跑了过来,这一次他是服了,别看少爷以前好像缺根弦似地,可现在看来真的恢复了,不但恢复了而且好像比正常人还要好得多。

  “放火烧林!密林当中还应该有南军,不能让他们再反击出来!”晁节当机立断,这也是他早就想好的战术。

  晁义应了一声,带着人就往岸上跑,此战之前晁节就吩咐他们准备了不少硫磺烟硝等引火之物,此时正好排的上用场!而就在此时身后两万多宋军也都纷纷登陆,涌上了岸边,大家跟着李逵等人朝着润州方向冲去。谁也没有时间在管这个地方有什么了。

  晁义带着人冲到密林边上,将引火之物洒在树上,一个火把扔上去,霎时间火鸽子乱飞浓烟直冒,密林燃起了冲天大火,风助火势眨眼间整座山都好像被点燃了似地。

  晁节却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身后,此时岸边全是尸体,江水也都染成了红色,有被射死的宋军也有被杀的南兵,他们随着浪花在水面上漂浮着,头上万里无云碧空如洗,眼前却是尸山血海,看着就是一副地狱的景象,古代的战争实在太可怕了!南兵的战斗素质一点也不弱于梁山,这不过是第一战而已,以后还有多少更可怕的战斗在等着自己呢?想想都不寒而栗。

  就在他正回头感慨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晁义大喊“少爷,小心!”这才猛地回过神来,也几乎就在同时他的余光看到了一匹战马正朝着自己冲了过来,马上的人正举着一条大棍朝自己砸来。

  晁节吓了一跳,还记得自己当初在剧组的时候,曾经就有一次遇到战马受惊,当时马上还有个棒槌被吓懵了,十几个骑师都拦不住它,还被踩伤了好几个,最后还是一个老骑师出手才终于制服了那匹战马,后来晁节还和那个老骑师学了很久。

  对了,就用这个办法!

  刹那间晁节已经尽量弓起身体朝马的胯下钻了进去,这一招非常凶险,一个弄不好就会被马踩中,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可以躲开骑士的攻击,而且只要用法得当几乎后面就是完全占据上风了。

  马上的将官也没有想到对手会用这种招数,他也是实在不想被烧死所以才从树林中拼命突围的,本来想一棍子干掉眼前这个人,可眨眼之间这个人就消失了,他的棍子也不知道应该朝哪个方向下手,不禁愣在了马上!

继续阅读:第5章 第一战(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最强匪二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