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余韵
克鲁查加路口2017-04-14 18:572,583

  “少爷,您没有事吧?”晁义已经跑了过来,他看到晁节半天没有反应,不禁有点担忧。

  晁节呵呵一笑,晃了一下手里的军刺“有这个东西在,我能有什么事?”

  “大部队已经冲向润州了,咱们是不是也跟着一起向那里进攻?”

  晁节冷冷一笑,润州被攻陷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自己上不上去都没有太大的意义,还不如趁此机会干点别的事情“不需要了,马上组织人开始搜山,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咱们就是炮灰的命,不管在努力也没有人会在意的。与其和他们争功,还不如找点值钱的东西补充一下咱们的损失。”

  晁义他们当然明白这个道理,脸上全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自己的少爷终于开窍了,于是急忙蹲下来一刀砍下了潘文德的脑袋挂在腰间,然后带着人涌进了树林当中。

  不一会工夫晁义就带着人满载而归了,密林当中还很有不少敌人,甚至还有一个不小的军械所,里面放着很多军械,不过一场大火烧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东西不多了,可就算是剩下的东西也足够这三百来人挑的了。

  晁节让晁义他们尽量只携带值钱的东西,他也琢磨了,如果自己真的想要在这个乱世做点什么,那么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持自己的财力,只有身边有钱才有可能完成自己想到的那些东西,毕竟炸/药也好、其他军械也罢都是烧钱的玩应,现在不做好积累到时候可就抓瞎了。

  一切都准备停当晁节才带着队伍往润州城赶去,东门距离这里不到五里地,一会也就到了。此时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有不少宋军正在扑火救人,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南兵此时除了尸体就是跪在路边的俘虏了,城里也早就安静下来,晁节知道此时吕师囊应该已经带着自己的大队人么逃出润州了。

  吕师囊这个人实在让人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说他没能耐,他自幼熟读兵书手下功夫也不错,可要是说他有本事也是胡说八道。手里五万人马,防守天险润州,最后连一天都没有坚持住就被人攻下来了,这不是笨蛋又是什么?纵观这个人这一生,他一直都是坚定的反抗宋军者,很多人在和宋军的战斗中都起了投降的念头,可偏偏这个吕师囊却从来也没有有过这个念头,不但没有过这个念头,反而还一直都奋战在第一线,唯一可惜的就是他有雄心万丈却没有和雄心相匹配的能力,所以只能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还死于阵前,除了能说这是个奇人之外好像还真不好有别的评价。

  宋江将自己的中军设置在吕师囊的帅府,晁节刚一进门一眼就看到在大堂地上放着三具尸体,全都用白麻布盖着,不过晁节还是想起这三个人的身份。这就是梁山一百单八将中最先死去的将领,而这也开启了梁山损失十之七八的序幕。

  三个人就是九尾龟陶宗旺、没面目焦挺和云里金刚宋万了,不过此时晁节心里一点也不觉得难过,甚至还在心里连连冷笑。自己和这三个人都不认识,以前看水浒的时候也没有对他们留下什么更深的印象,最重要的是这三个人都是宋江的亲枝近派,他们死不死的对于自己来说谈不上有什么可悲伤的。

  梁山一百零八位好汉,名义上说是好汉,其实不是地痞流氓就是被俘官员,真正算得上好汉两个字的实在少之又少,至少在晁节心里能评得上好汉的不超过十五个人,而能为自己所用的不超过十个了。

  焦挺是李逵带上梁山的,平时又和李逵、鲍旭等人关系莫逆。陶宗旺本来就是奔着宋江上的梁山,一听他的名字倒头就拜,这种人也是死心塌地的铁杆。至于宋万倒不算是宋江的鹰犬,可他本身要本事没本事,要号召力没有号召力,为人胆小怕事根本就不堪重用。但凡他有一点能耐,就不会看着自己的老大白衣秀士王伦被杀而无动于衷了,这种人死于战场也算是求仁得仁了。

  不过这些都只能在心里琢磨,表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悲痛的样子,毕竟这是梁山第一次死将领,谁都会觉得兔死狐悲,更何况还有一些平时和他们关系不错的人了,现在就有不少人围在他们身边掉泪。

  晁节也混过去祭拜了一下,然后就想要进去交令,却被站在门口的一员大将一把拦住了“三郎,你要干什么去?”晁节在家里排行老三,晁盖在世的时候总叫他三郎,所以大家也都这么叫他。这正是宋江的贴身护卫之一赛仁贵郭盛,此时他也是一脸的落寞。

  “进去给宋哥哥交令,我们斩下了潘文德和高可立的人头,怎么也算是一件功劳吧。”见门口拦住自己的是郭盛,晁节马上故意装的缺根弦的样子,讲话就像不经过大脑一般直愣。

  郭盛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宋哥哥刚才听说这一战折了三个兄弟,一时心痛竟然昏了过去,才被人送到后面去了,现在你还是不要进去找他了。”

  晁节点点头“那就麻烦郭哥哥给宋哥哥说,要他保重身体,等他好了,三郎再来看他。”说着转身就走。

  郭盛和晁盖也曾经有过接触,对晁盖的尊敬之情并不亚于对宋江,对晁节也有一些感情,一见他就这么走了也不禁心里有点难过,于是再次伸手拉住他“你着什么急呀?你现在不是已经砍下了他们将领的人头么,现在不拿去请功,还要扔了怎样?宋哥哥病了不能管事,你就不会去找柴大官人么?至少让他记住你的功劳也是好事。”

  晁节哦了一声,向郭盛拱了拱手,然后大步离开了,直到出了院子,嘴角才微微一歪在心里哼了一声,猫哭耗子假慈悲!

  柴进他们也刚才经过战斗才安定下来,本来记录军官的事情不应该在由他来做了,可宋江这么一病倒,吴用等人全都跑到哪里忙前忙后,所以这些事情就又交给了他,好在身边还有个扑天雕李英再帮忙,要不然可真忙不过来。

  晁节也是第一次见到柴进,一见之下倒真是觉得这个人和自己的想象没有什么差别,在这么一个地方绝对显得鹤立鸡群,身上的气质就和那些没知识没文化的粗人不一样,一身的贵族气质绝对不是能够装出来的。

  柴进和李英都没有和晁盖共事过,所以平时和晁节也没有什么交集,最多不过是认识而已,见里面也就是点点头,很随意的将晁节的功劳记录下来,然后又勉励了几句便要他离开了。

  晁节可不是过来扯淡的,这一次来见他们两个就是为了下一战做准备,当然不会被人记在本上之后就自动离开,更何况记录在本上有个屁用,宋江根本就不会在意的。

  “柴大官人,我还有件事想要求您。”

  柴进也很挂念宋江的病情,本是急着去看看的,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很温和对晁节一笑“三郎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做主的,我自然给你做主。”

  “这一次我的弟兄损失很大,还有大量的军械都损坏了,能不能给我们调拨一批新的军械呢?”

  柴进微微一笑“原来就是这回事,我还当什么大事呢?你现在就可以去汤龙那里领东西去了。”

继续阅读:第7章 惊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最强匪二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