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巷战(下)
克鲁查加路口2018-03-22 11:182,592

  霎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无数个站在墙头上面的南兵被直接射了下去,有几个人眼疾手快,一见不好立即服下身体,这才勉强躲过一劫,可是谁都觉得蹊跷无比,甚至还有更多的人都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敌人用的是什么武器?就算是死里逃生,也让他们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庆幸,反而都互相惊愕的看着自己人。

  谁也没有见过如此的武器,甚至没有听说过宋军有这样的东西,到此时他们还处在震惊当中,完全弄不清楚究竟敌人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看着也就两三百人,却能射出像雨点一样的利箭,不过没有一个人敢于再抬头看看,大家都被刚才的场面吓呆了。

  趁这个机会晁节他们已经冲到了大门旁边,但到了这个时候晁节又开始头疼了。战前他做了很多准备,就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面对这么一扇紧紧关闭的大门,他竟然束手无策了。他不禁连连嘬牙花子,早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就带上点炸/药了,也好过现在一点办法也没有。

  晁义一把拔出自己背在背后的砍刀,连续照着大门砍了几下,可坚固的大门上只出现了几道刀痕而已“少爷,不行的话,咱们爬进去吧。”

  晁节也是皱了一下眉,要是爬进去的话,那么自己就会暴露在对方的箭雨当中,那会增加伤亡的,这可不是一笔划算的好买卖。但如果不爬进去那就只能呆在这个地方,进退不得,实在太被动了。

  可是没想到就在他举棋不定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大门一阵响动,好像是有人在打开门闩,他立即喊道:“全体注意,准备战斗!”话音未落大门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然后从院子里冲出了一群状若疯魔的南兵,这群人手里都举着刀枪,嗷嗷怪叫着冲向了晁节他们。

  其实这也是里面的人做出的无奈之举,他们不知道晁节在门口进退维谷,只是坚定的认为自己这边的防守已经没有作用了。如果让敌人就这么冲进大门,那所有人都变成了瓮中之鳖,所以便带着所有人孤注一掷,看看能不能从正面突出来。

  八扇大门同时被打开,南兵像是开闸的潮水涌了出来,不过处于他们面前的还是那个金属球,不过南兵此时早就红了眼睛,只想着要杀开一条血路闯出去,刚才的恐惧转眼间都变成了愤怒,我弄死你!

  这一次金属球没有再打开,里面也没有在射出雨点一般的箭支,它只是很平静的呆在那个地方,就好像忽然失去灵魂的怪物一般,眼看着他们冲到了自己的眼前。

  忽然从金属球的缝隙当中刺出一杆长枪,那长枪像是一条毒蛇闪电般的刺进了一个南兵的胸膛,那名南兵眼看着那条长枪轻易的刺穿了他的盔甲,然后快速的退了回去,这个速度实在太快,几乎没有让他感到痛苦,不过当长枪从他体内拔出的时候,竟然带出来一股血箭,那名南兵还从来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实在太恐惧而大声的惨叫起来。

  他的惨叫声音瞬间就传遍了战场,不少跟着他一起冲锋的人都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但这也没有阻止那个金属球后面再次闪电般刺出的长枪。那些长枪的枪尖很明显是特制的,每一条都有一尺多长,形状特殊,最显眼的还是上面那三条血槽,每一刺都可以造成巨大的伤害。

  那枪尖刺入人体以后,通过血槽迅速将空气引入,空气在体内形成空气栓阻塞住血管,只需刺入人体任何部几厘米就可以致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这简直太逆天了。

  呆在里面的南兵实在太多了,这府门也并不很宽敞,所以后面的人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情况,光听到惨叫也不能让他们判断出究竟什么原因造成的,所以只想着要向前冲锋,于是更多的南兵冲了出来。

  不过等着他们的依然只是死亡,无数的长枪从盾墙的缝隙里面不停的刺出,只要刺到他们的身上就会带出一连串的血花,霎时间整个战场像是无数鲜花开放,只不过每一朵都是生命之花罢了。

  只短短的几分钟,盾墙前面就堆了几百具尸体,晁节看到时机合适了大叫一声“动!”整个金属球就动了起来,无数的长枪也都顺在外面,刚刚还处于静止的金属球马上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金属刺猬,它快速的转动起来,这一次是它冲进了敌人的阵营。

  战场的形势实在太混乱了,上千人被人压在一个院子里,他们无处可逃也无处可躲,只有迎着那个无法打败无法战胜的死神,小小的院子变成了一座修罗场,鲜血将院子的泥土染的暗红,踩在上面像是踩在淤泥上面一般。

  “降了!降了!”终于南军中有人再也坚持不住了,他们纷纷扔下了手里的兵器,跪在地上啊啊的大叫着。

  可是面对这种情况,晁节却一点也没有想要停手的意思,他再次阴冷的叫了起来“有我无敌!斩尽诛绝!”随着他的喊声他的手下完全没有放松,只要见到敌人,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已经放下武器,依然还是不停的刺出长枪。不过那些南兵好像已经彻底放弃了,他们虽然已经听到了晁节的命令,却还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再次站起来作战,完全听天由命的状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院子里面的南兵都已经变成了死尸,这个时候晁节才听到外面一阵混乱,他知道卢俊义已经到了,这才让所有人撤盾,然后派出手下开始在院子里面搜索起来。

  果然宋军的大部队到了,不过当他们看到院子里面待的是晁节的时候,也没有人进来打扰,只不过很多人看到院子里面修罗地狱一般场面的时候,有几个人甚至忍不住呕吐起来。

  当天晚上刘唐又派人来找晁节,说是摆了酒席给他庆功,晁节欣然前往。屋里面坐了好几个人,不但有刘唐、白胜和他们手下的亲近人之外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那人长得豹头环眼燕额虎须,四十岁上下的年纪,一脸的不怒自威,不是林冲又是哪一个?

  林冲这个人比较自闭,平时和梁山上的其他人来往不多,朋友就更少了,可他此时偏偏就出现在这里。晁节心里好笑,自然知道原因,还不是因为白天自己救了他唯一的徒弟,所以他才愿意出现在这种场合,要不然就照着他古怪的脾气,恐怕谁也请不动他。

  晁节急忙向林冲抱拳道:“林教头也在这里,小弟有礼了。”

  看到晁节走进来,林冲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贯严肃的脸上也带出了几分笑容“三郎来了,我也是过来蹭一杯水酒的,不要见怪。”大家打了几句哈哈,就入席开吃,林冲又说了几句感谢的话之后就好像忽然没有什么话可说的样子了。

  倒是刘唐和白胜和晁节说个没完,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说着就转到了今天白天的事情上面“三郎,你是怎么救得曹正兄弟?我们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有这样的能耐呢?”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多人都非常感兴趣的,毕竟现在这种局势之下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和曹正一个样子,到时候有晁节在的话,自然就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机会大得多了。

继续阅读:第13章 鬼故事(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水浒之最强匪二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