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酒吧
缘分02016-07-17 16:513,381

等待的日子总是很无聊。

阿布罗狄号距离完成大修还需要很长时间。

雷诺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窘境。

这让他羡慕起自己的那些士兵来:万恶的官兵分离政策让他无法和自己士兵在一起,从阿布罗狄号下来的军官一共只有两人和他一起在这个疗养院中。

一个叫亚历克·达维尔,阿布罗狄上的舰炮主管,绰号“开瓶器”,人们以此来形容他的炮总是打得很准,就象是开瓶器一般,每一次开炮,对面的舰船上就会象是被开塞的红酒般发出扑的声响,然后流出鲜红色的液体。

当然并不是每个绰号都有意义的。

伊比·福克纳,阿布罗狄号上另一位住在这里的客人,随舰科学家,负责舰上的科研工作,是个典型的宅男,绰号“啄木鸟”。他之所以被取这个绰号仅仅是因为有一天他拿着自己的试验锤好奇地对着一块来自阿里比亚星的木头不断敲击,发出邦邦的声响……

来到疗养院后,这两个人很快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乐子。开瓶器每天会抗着一管老式猎枪上山打猎,偶尔打到一些山鸡,他会跑来找雷诺一起享用;啄木鸟则对地球上的一些原生植物产生了浓厚兴趣,正在做他的研究。

无所事事的雷诺不得不依靠打游戏度日。

克拉丽丝偶尔会过来,与雷诺说些话,大多是些没什么营养的闲聊,偶尔也会感兴趣的问一下舰上的生活。

有一次她带了瓶红酒过来,当晚两个人喝得大醉。

但只是喝醉,其他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克莱尔被安排在距离圣胡安山疗养院八百公里外的地方。

她每天会给雷诺打一个电话。

那位罗素·希尔先生到是好些天未再出现,这让雷诺松了口气。

今天雷诺决定出喝一杯。

圣胡安山疗养院坐落于新达尔文城城郊,距离市中心大约三十公里,开飞行车十分钟就能到。

将车子开进坎堤纳大街,尽头有间酒吧叫黑玫,就是雷诺没事常来的地方。

酒吧是用一截废弃的车厢做成,经过简单的内部装修后,变得别有趣味。

停下车,雷诺推门进入。

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栀子酒香气。

酒吧很安静,几位客人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喝着酒,空中盘旋着用钢琴演奏的轻音乐。

一只长着一对翅膀,身高不足一米的美丽小蓝灵朝着雷诺飞过来,对着雷诺鞠了一躬说:“欢迎您的再次光临,雷诺先生,米兰达很高兴能再次为您服务。”

“我也是,可爱的米粒儿。”雷诺用手摸了摸小蓝灵头顶的触角,这是蓝灵族最喜欢的接触方式。

在广袤的宇宙里,生命从来不限于人类一种。

当人们开始真正走出星球,驶位星空时,越来越多的生命种族也随之进入他们的视界。

从4988年人类接触第一类外星浮游生物开始,在接下来的两千年时间里,人类接触到的外星生命很快就突破四百万种以上。其中复杂生命三十万种,高等智慧生命三千余种,形成文明社会的智慧种族一千余种——按惯例,对于非人类的高等外星智慧生命,人们会在星球后缀加上族以作为区分。比如蓝灵星人,就意味着这是移居到蓝灵星的人类,而蓝灵族才代表这是蓝灵星上已经形成社会结构的本土高等智慧生命——通常这类生命在一个星球上只有一种。

蓝灵族就是一千多种已经形成自己社群的智慧种族之一。

至于能够走出本星球形成星系文明的生命,无。

也就是说,在过去三千多年的时光中,人类还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智慧种族的文明程度高于自身,这使得所有被他们发现的智慧种族最终都成为人类的附庸。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人类永远也不会遇到比自己高等的生命——事实上已经出现了。

蓝灵是生理结构最接近人类的外星生命之一,这使她们可以不用发声器,直接发出人类语言。

在得到雷诺的赞扬后,小蓝灵米粒儿高兴的在空中飞翔了一圈,然后飞到吧台前大声说:“一杯猩红玛瑙加橄榄,奥克塔维亚。”

吧台前坐着一个有着棕色头发,小麦色皮肤的年轻女人,她的左手夹着一根粗大雪茄,右手无意识地敲着台面,眼神中流露着桀骜与不易驯服的狂野。

她叫奥克塔维亚·比西尔,黑玫酒吧的老板娘,一朵有名的带刺玫瑰,黑玫的名字正是因为她而来。

在看到雷诺进来后,奥克塔维亚·比西尔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用不满的口吻说:“雷诺不是什么大客户,你大可不必如此殷勤,米兰。”

“可他是我喜欢的客人,还有,我叫米粒儿,不叫米兰。”小米粒叉起腰,气鼓鼓的说,显然是对奥克塔维亚的说法感到很不满意。

“我喜欢叫你米兰,我就是要这么叫。米兰,米兰,米兰!”奥克塔维亚大笑着回答,然后对自己的酒保说:“巴尔伯,把酒给他。”

酒保巴尔伯是个辛克坦维亚族。一种六肢发达——他们有四支手臂,头脑简单的外星种族,光头,绿色皮肤,脾气暴躁。在人类到达辛克坦维亚星之前,他们是那座星球的主宰,而在人类来到之后,他们成为战败者,俘虏以及附庸。

正因为这个原因,辛克坦维亚们从不掩饰他们对人类的憎恨。

尤其是军人。

吧台后的酒保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走过来的雷诺,一边熟练的从酒桶中倒酒。猩红的酒液灌满水晶杯,重重搁到雷诺身前,一边用奇特的令人听不懂的发音大声咒骂道:“给你,你这该死的龟儿子。愿辛克神把这东西从你的屁/眼里倒进去,并让你的身体开满同样的颜色……”雷诺接过酒杯,说:“谢谢你的问候,巴尔伯。顺便说一句,在你骂人前,你应该先摘下发声器。”

雷诺指指酒保的颈边。

酒保低头看了看,果然自己没有把发声器解下。

“该死的!”酒保巴尔伯愤怒大吼。

旁边的客人已大笑道:“嘿,巴尔伯,这是你这个月第十二次忘记摘下那玩意了。我说你们辛可坦维亚就不长脑子的吗?总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错误。”

“最有趣的是,尽管它们如此愚蠢,但在生物分类上,它们却依然属于高等智慧种族。”有人接口。

酒吧里掀起了一阵大笑。

巴尔伯很不满的摇晃了一下头颅,却没说什么。

辛克坦维亚虽然脾气暴躁,但有个优点,就是他们勇于承认错误——尽管他们从不改进。

端着酒杯,雷诺找了个靠窗的地方坐下。

绝大多数人喝酒,冲的是女人与放纵而来。

但雷诺喝酒,却只是为了喝酒本身。

他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静静地喝酒,看着窗外绚烂的灯火,看着天空中飞行车划过的空气轨迹,看不同种族的人们在街头聚集,徜徉,感受浓烈的酒意冲进脑中,带给人微微的眩晕感,仿佛精神都为之升华。

这使喝酒时的雷诺显得格外安静,看起来就象个羞涩的大男孩。

“嘿,瞧啊,来了个娘们。”有人指着雷诺大声说道。

雷诺抬了下头,看到那是一名光头壮汉。他的身体很强壮,身上长满了黑毛,在胸前和手臂上还纹着大片的刺青,不过雷诺知道这些都只是用来吓唬人的。真正有威胁的是他的左手,那是一只合金假臂,只是一下就可以把人的脑壳砸开花。尽管看起来象真的,但雷诺还是从那僵硬的姿态中看了出来——不值钱的劣质品。

光头此刻正挥舞着他的假手大声笑着,笑得肆意,张扬,不可一世。

雷诺摇了摇头,没理他。

但是光头可能是酒喝多了,已经摇摇晃晃走了过来。

他来到雷诺的身前坐下,大声说:“嘿,伙计,知道吗,你喝酒的样子真象个娘们。我是说,也许你真的是娘们伪装的呢?为什么不把裤子脱下来让我们看看你下面。”

这话引起了一片哄笑声。

看得出来,光头并不是一个人,在他来的方向,还有几个混混正坐在那里,正肆无忌惮的看着雷诺,那眼神充满邪恶,甚至还有个该死的混蛋在对雷诺吹口号,大喊“美人儿!”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最好别惹他,波克。”

是奥克塔维亚·比西尔,那朵黑色玫瑰。

她的手里转动着酒杯,用傲慢而带了些随意的语调说:“你惹不起。”

雷诺皱起眉头。

奥克塔维亚的说话看似劝架,其实却充满了浓浓的挑拨意味。

这该死的女人,她想赚钱想疯了吗?

所有的地球酒吧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客人们可以自由打架,只要别忘了赔钱。

通过赔偿被损坏的桌椅获得好处,已经成为酒吧重要的额外收入来源,人们称这为:海盗吧规。

酒吧老板们并不担心这会导致客人离开,因为当人人都如此做的时候,客人们也就没了挑选的余地,何况地球上的客人,总是走了一波再来一波,永远不用担心没有新的客人加入。

意识到奥克塔维亚的不良动机,雷诺已经有了抽身离开的打算。

但是已经晚了,在听到奥克塔维亚的说话后,光头波克的眼珠果然瞪了起来。

他粗着声音说:“你在说什么?奥克塔维亚宝贝。”

“我说你惹不起他,因为他是个军人。”奥克塔维亚·比西尔道:“联邦军人,你不可能是军人的对手。”

“联邦军人?”波克先是楞了楞,随即大笑起来:“一群废物,被神灵族打的屁滚尿流,一场战役就送葬三百万将士,就算派只猪去,都能打得比他们更出色!”

刚刚起身准备离开的雷诺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际传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