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杂种,不受宠?
帘霜2017-04-14 14:311,701

  逸王在明氏灵前祭拜了一番,也没等宁祖安回来,就径自带着人离开,等到他这边离开,宁灵云才敢从躲着的厢房里出来。

  方才宁灵云躲进厢房里,宁祖安就带着人过来了,厢房门口被两个冷冰冰的侍卫守着,她和丫环都无法再回到灵堂那里去,所以灵堂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一概不知。

  这时见人走了,急忙出来打探消息。

  看到宁雪烟在青玉的服侍下,用了一丸药,以为她吓得犯了病,心里讥嘲,真是没用,目光鄙夷的看着宁雪烟,却忘记自己方才躲在一边,连手脚也不敢乱动的模样。

  “喂,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父亲,来了又走?”现在没有人在面前,宁灵云还真不愿意叫宁雪烟妹妹,下巴微扬不客气的对宁雪烟道。

  “来了一位贵客祭拜娘。”宁雪烟淡淡的道,琉璃瓶中未用完的药让青玉收起来,这是方才那个太医留下的,只说可以消退体内的毒性,至于能不能根除,却不一定,得把这一瓶用完再看情况。

  “贵客来祭拜你娘!”宁灵云愕然了一下,看向当中的棺木,随既不屑的撇了撇嘴,尖酸的道,“不会是你瞎说吧,你娘是什么身份,还能有什么贵客过来亲自拜祭,派个管家来,己经不错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侯府正室!”

  “一会父亲和祖母过来,我会跟他们说,不用你在这里守灵,若不是诚心诚意的在灵前侍奉,娘也不需要。”

  宁雪烟脸色沉了下来,抬起眼眸撇了她一眼,冷冷的道,宁灵云以一个庶女的身份,一再的蹬鼻子上脸,还不就是以为宁雪烟好欺负么!

  宁灵云想不到宁雪烟敢顶撞自己。

  又被宁雪烟的那一撇看的怒火中烧,冲到宁雪烟面前,指着宁雪烟的鼻子骂着!

  “宁雪烟,你以为自己是谁?竟敢对我指手画脚!你以为你真的是这府里的嫡女么!你不过就是个不受宠的女人,生的小杂种!在我面前摆什么嫡女的架子!”

  杂种?不受宠?

  被宁灵云的一番话激怒,宁雪烟的一双乌眸突然变得凌厉起来,看的宁灵云心里一紧,刚才的盛气凌人立刻弱了不少。

  看着宁灵云气焰收敛,却又梗着脖子强撑气场的可笑样子,宁雪烟冷笑一声,轻抬手拨开宁灵云指着自己的手。

  “母亲是这家里的嫡母,与凌氏的地位平齐。这府里所有的小姐少爷,都要尊称其为母亲。你在母亲的灵堂里口出恶言,是为不孝!”

  一句话说的宁灵云变了脸色,刚想开口反驳,却听到宁灵云又说道:“家中平妻的地位,早在开国先帝时就曾经昭告天下,‘平妻之位,视为主母’,你刚才的那些话,不但否认母亲地位,更是蔑视先帝遗训,是为不忠!”

  宁雪烟话音一落,宁灵云已经脸色苍

  而立在一旁的下人们,也是神色各异。

  不忠不孝的罪名,就连男子就忌惮,更何况是她一个还未出阁的姑娘!

  将宁灵云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里,宁雪烟心中冷笑,一个说话都不经过大脑的蠢女人,她也不需要花费太多心思。这样想着,宁雪烟重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继续说道:“况且,四姐的生母也只是凌氏身边的丫鬟,四姐出身庶女,竟然对嫡女颐指气昂,实在是让雪烟长了见识。”

  宁灵云一直觉得宁雪烟懦弱好欺,这会听宁雪烟提及自己的生母,只是一个丫环提的姨娘,一时恼羞成怒,立既泼口大骂道:“我姨娘是个丫环又如何,总好过你娘是个叛逆之女,保不定什么时候事情被揭发出来,你就是一个死字!”

  “你姨娘就是这么教你的,竟然敢说这种话!”威严的怒斥声传自背后,门口背光处,宁祖安脸色阴沉,冷冷的盯着宁灵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宁灵云一看,吓得脸色立时蓦的刷白。

  宁雪烟慢慢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情绪,她当然知道宁祖安这次不会真的处治凌氏,这种事查起来并不难,管理内院的是凌氏,晴蕊那几个全是凌氏派到明霜院的,若是这府里还有谁会嫉恨明氏,要置她于死地,除了凌氏,还有谁。

  只是,她对宁祖安能查出真相,并不抱半点希望,这个便宜爹若是心里若还记挂着明氏,又不会对此事一无所知。

  但今天此事被揭了出来,明氏中毒而死,已经在宁祖安的心上扎了一根刺。

  也许现在还小,还不能让他对凌氏百分百的厌恶,但是一旦有了猜忌,宁祖安对凌氏的信任便会慢慢土崩瓦解。

  宁雪烟轻咳几声,借以掩住嘴角的笑意,以后这府里,多了一个监视凌氏的人,凌氏在想对自己做什么,可就要先三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