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灵堂
帘霜2017-04-14 14:311,714

  这里是哪里?

  看到身上的白色麻衣和屋子里简陋的灵堂布置,宁紫盈突然晕眩阵阵,大段陌生的记忆一股脑的涌入她的脑海。

  宁紫烟,十四岁,护国侯府的五姑娘,胆小懦弱,生母是护国侯府不得宠的平妻明氏,于昨天咽下最后一口气,宁雪烟因为悲痛,体弱,硬生生的哭死在母亲的灵位前。

  而她也因此在宁雪烟的身体里重生,再也不是那个投奔到护国侯府的族女宁紫盈了!

  屋外传来前院里喜乐和人们欢笑的声音!让她恍然若梦……

  是了,根据宁雪烟的记忆,现在在前面成亲的就是夏宇航和宁紫燕!

  她们以为,宁紫盈己经死了!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现在的她,己经不再是从前的她,这一次,轮到她送他们下地狱去了……

  “五姑娘,五姑娘。”门口传来奶娘韩嬷嬷的声音。

  “韩嬷嬷,我在这里。”喉咙里发出暗哑的声音,她一个哭得昏过去,又饿了一天的人能发出这样的声音己是不错。

  听得宁雪烟的声音,韩嬷嬷急忙跑过来:“五姑娘,老奴给您带了些水来,您先喝口水,休息一下。”

  “嬷嬷,夫人那里还没有安排下人送饭么?”喝了点水,喉咙不再火辣辣的烧痛,她稍稍恢复了些音色,眸底露出几分沉凝,这个时候新娘己抬上花轿离开,但是听外面的喧哗,宾客应当都还在,事情闹出来,看的人应当不少。

  “老奴问了几个,他们说……”韩嬷嬷困难的咽了口口水,看了看宁雪烟,“他们说大夫人一会派人送来,让姑娘别急。”

  “嬷嬷,走,我们自己去取!”宁雪烟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冷意,猛的站起身来,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她如果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在护国侯府的长辈,除了那位重面子的太夫人,还有一个客居于护国侯府的柳太夫人,极是重规矩。

  这位柳太夫人是护国侯宁祖安的亲姑姑,己死的夫婿曾是江南一带的名士,她嫁到柳家只生了一个女儿,夫死后女儿出嫁,孤零零一个人,宁祖安特意去江南把她接来孝敬在家,当时满朝上下,无不说宁祖安为人孝道。

  “什么,我们……我们自己去?”韩嬷嬷震惊的张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一向柔弱的被自己护在怀里的姑娘。

  “是,我们自己去拿,他们不是说我母丧,晦气,让我不要到前面去吗!”

  宁雪烟冷冷的道,漆黑的眼眸流动着凌厉和恨意!

  宁紫燕不要以为花轿进了夏府的门,就算没事了,今天就算是股清水,她也会搅浑了,更何况,护国侯府,何曾清过!

  “五姑娘,您不能去前面,老夫人和大夫人知道,都不会饶了你的。”韩嬷嬷被宁雪烟突如其来的决定吓的一哆嗦,死死的拉住宁雪烟的衣袖,生怕她莽撞的真就这么冲出去。

  “韩嬷嬷,放心,我不会莽撞的。”宁雪烟双眼深幽莫名。

  见自家姑娘坚持,韩嬷嬷只得拿起放在地上的灯笼,伸手扶着宁雪烟。

  一路向着前院热闹之处走去,来往下人都穿的喜气,更显得她的白色麻衣格外刺目。

  丧事按住不发,府里的大多数下人并不知道有人去世,而宁雪烟那么多年因胆懦,没出过明霜院,那些新来的下人也不清楚她的身份,纷纷三三两两的偷偷猜测着她是谁!

  “这是谁啊,怎么穿成这样?弄的好象谁死了似的。”

  “这好象是那边的五姑娘,看看这样子,哪有侯府姑娘的气势。”

  “是那边那个啊,真是没规矩,大姑娘今天成亲,她却穿成这个样子,弄什么妖娥子。”

  人群里忽然冲出了一个婆子,伸手拦住她的去路,不客气的道:“五姑娘,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身子不好,就别出来折腾,大夫人让你回去歇着。”

  侯府里的人都管侯夫人凌氏为大夫人,平妻明氏为二夫人,来人正是凌氏的贴身婆子云嬷嬷,宁雪烟认出,昨天晚上溺死宁紫盈的几个恶仆中就有她,眼眸中蓦的射出无法控制的冰冷恨意。

  “云嬷嬷,五姑娘都一天没吃饭了,怎么还没人送饭过去。”韩嬷嬷上前接口道。

  “这前边乱成一团,来往的全是贵客,夫人、太夫人都还吃上饭,五姑娘这里着什么急,等弄妥当了,自然会给五姑娘送饭。”云嬷嬷不耐烦的道。

  “弄妥当了?要等到什么时候,难不成母亲和祖母和我一样,今儿一天没用膳了?”收敛起眸底的恨意,宁雪烟抬起头,颇为惊异的问道。

  一向懦弱不高声说话的五姑娘,今天竟然这么伶牙俐齿的驳斥自己,云嬷嬷一愕,抬头正对上宁雪烟幽冷的眼眸,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寒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