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黑锅,谁来背
帘霜2017-04-14 14:301,744

  听到太夫人的责问,凌氏忙叫起屈来!

  “母亲,媳妇是让人送的啊,可能是那起子奴才忙晕了,所以忘记了明霜院的事,方才府里来了那么多的宾客,媳妇总不能一直守着五姑娘!至于那些个下人,都是偷懒自己跑出去的,跟媳妇实在是没什么关系。”

  “这府里你管了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还有那起子欺主的恶奴!五丫头虽然住的偏了点,但也是我侯府的嫡女,怎么容得了人欺负,你一会就让人再给明霜院添几个人,别让五丫头受委屈。”太夫人盯着凌氏看了半响,眸色荫翳,半响才沉声道。

  “是,全听母亲的,方才也是媳妇忙乱中晕了头,才让雪烟委屈了,雪烟,母亲这里给你陪不是了。”

  凌氏这回错认的很快,转过来到宁雪烟面前,竟然真的准备给她陪礼。

  这一礼要是陪下来,宁雪烟少不得多个不尊敬长辈,傲骄拿大的罪名!

  硬的不行来软的了!

  宁雪烟心中冷笑,目光扫过脸色沉郁的宁祖安,对这个便宜爹,她也没抱半点希望,却在柳太夫人脸上多停留了几分。

  太夫人和凌氏为了达到目地,可真是软硬皆施,一再的让自己明白,一荣俱荣的意思。

  可惜这次她们打错了算盘,她这里早有应对之策。

  唇角笑意寒冷,宁雪烟侧过退开两步,避过凌氏的礼,抬首间,眼底凌厉的寒洌己尽消,带着几分讶然:“母亲,您可是一品侯夫人,又是女儿的长辈,女儿怎么敢受您的礼,母亲这是要折杀女儿了。”

  “凌氏,你就不要为难五丫头了,现在要问的是接下来怎么办,堂堂一个侯夫人,难道不知道丧事办成喜事,是件多大的丑事!”

  看着宁雪烟虽然讶然,话语却是婉转得体,越发显得凌氏浮燥不知礼,竟然还不顾自己的身份,要给小辈行礼,柳太夫人皱了皱眉,也没给凌氏好脸色,直接问道。

  “我……”

  凌氏一时答不上话来,转向太夫人。

  太夫人咳嗽了一声,还没说话,柳太夫人就转首问她:“嫂子,你不会也知道这件事吧?”

  这话一下子把太夫人堵得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半响在丫环手中喝过茶,才一脸恨色的道:“这事全是凌氏瞒下的,我哪里知道。”

  说起这事,太夫人看凌氏越发的厌恶起来。

  明氏是昨天晚上死的,但她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夏府那边花轿都己起行,总不能让人家花轿原地打回,换个棺材来抬吧!

  弄的现在事临头上,这么被动,还不是因为凌氏!

  “事到如今总要想办法弥补才是,侯府名声被毁,对谁也没好处!五丫头,你就说是你娘临死的时候叮嘱你,让你等大丫头成了亲后再报丧,特意避开大丫头的婚事,这也是你娘体恤晚辈的一番慈爱之心。”

  话说的这份上,太夫人也不想再瞒着,开门见山直接对宁雪烟说出了目的。

  家里死了人,不办丧事办喜事,却要宁雪烟和明氏背黑锅,如此歪曲事实,太夫人和凌氏,居然还觉得理所应当!

  唯有坐在一边的宁祖安不自在的收回目光,脸上难得的多了几分愧意。

  果然,这才是太夫人和宁祖安、凌氏,这时候唤自己过来的目的!

  笼在袖中的双手紧握,眼底一片森寒的冰冷怒意!用力敛了敛才压下窜起的怒火。

  想让自己和娘背黑锅,这主意打的太圆满了,可惜,有自己在这儿,你们的如意算盘,只怕打不成了!

  宁雪烟点头淡笑,说道:“祖母,烟儿知道祖母一番苦心,也愿意按祖母所说的去办!”

  太夫人听了宁雪烟的话,心中一颗石头落了地,觉得这个孙女,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丫头。

  发现太夫人的表情变化,宁雪烟又笑笑,话头一转。

  “只是,如今全城皆己知晓侯府隐瞒丧事,大办喜事的丑闻,若是现在再换个说法,只怕会给人觉得护国侯府要遮掩丑事,不惜把脏水泼到己经去世的人身上,这要是有心之人胡乱说些什么,再给闹到皇上那里去,只怕……”

  话到这里,宁雪烟已知道达到了效果,只见太夫人已是面色铁青,目光游移。

  凌氏一看太夫人的样子竟是要退让,大急,忙上前干笑道:“皇上怎么会知道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雪烟你不要乱说,夸大其辞吓到你祖母了!”

  言语之间的意思,就是宁雪烟自己不愿意帮府里担责任,才故意吓唬太夫人的。

  “母亲是以为皇上不知道?还是以为这种事不能直达圣听?莫不是母亲怀疑皇上的能力,若是这种话传到皇上耳中……”

  宁雪烟幽幽的看着凌氏,半响唇角绽放出幽冷的笑容,看的凌氏头皮不由的一阵发麻,才又缓缓的道:“欺君之罪,罪不可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嫡女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