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招纳人才(求票)
豆角爱地瓜2015-12-16 02:332,632

  常山郡的世家大族们总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那个整垮了黄番的毛小伙最终没有坚持执行自己的新政。不过,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们怎么会看不出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至少,徐振锋给了他们喘息的时间。

  这些天,各大家族的头头们都呼朋唤友,聚集了自己平日里交好的一班子人商量对策。在这些人眼里,根本就没有用钱摆不平的事情,他们认为,徐振锋此前的一系列动作也只不过是想要多捞些好处而已。不少家世稍弱的小家族已经开始盘算是不是多花些钱财,打好与这位新任常山领导人的关系。

  不过,那些势力不俗的大家族可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了。钱财要给,但必须是满足了他们的某些条件之后。虽然自古民不与官斗,但这些家族与官府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保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当官府强势,世家会有所收缩,但一旦这种强势超出了他们的底线,他们便会群起而攻,扶植另一个代理人。所以,一般来讲,官府都不敢过分的压迫这些世家。

  这些道理,古代的君王都明白,但徐振锋不明白啊!他心中,这些家族是导致人民贫穷的最大的外因。这些家族囤积土地,占据大量的生产资料。而那些平民百姓,真正的社会财富创造者却得不到应有的报酬。

  这几日,他正埋头于一件事情,广招贤士,聚拢人才,特别是能够充任一县之长的基层行政长官。

  但是,这样的人才还真不好找,这几日流连于招贤馆的人虽多,却没有几个有真才实学。一来,招贤馆成立不久,于广大的学子匠人吸引力并不是太大;二来,便是那些才子们所谓的风骨了,他们宁愿在考场上展露自己的才华,争取高中以光宗耀祖。

  当然世事无绝对,人与人的想法是不同的。就拿两天前来说,徐振锋和田丰到招贤馆视察出来,到一家酒楼吃饭。理他们不远处的几个衣着光鲜的士子故意装作不漫不经心,高声谈论自己的政见,大斥新政动摇统治根基。说什么世家名门才是真正值得依靠的对象,平民百姓低贱卑微……

  徐振锋冷冷一笑,这些人几乎都是常山各个世家大族中的落魄子弟。想讨要官职装点自己不说,肚子里也没有真才实学,更不是徐振锋期待的人选。当然,他们当中也不乏各个家族派出来试探徐振锋的探子。这样的情况他们还不知一次遇见。

  刚开始的时候徐振锋还有些恼怒,但是经过田丰的一番分析,他彻底的冷静下来。这些人,便是那秋后的蚂蚱,一旦自己手中有了足够的筹码,绝对是第一批受到打压的对象。

  士子文人虽然招揽不多,但工匠方面还算是颇有收获,招贤馆前的榜文写的很清楚。这里不但招收有理想有抱负的文士,还招收自认为有一技之长的匠人。只要你认为手里的活计还过得去,就可以前来应征。只要通过了考核,直接送往常山城不远的工匠所。

  而且,徐振锋对待工匠的态度好得出奇,不但在薪酬上加以提高,更是许诺,如其手艺出众,便会将其家人接到还在修建当中的工匠家属区当中。所以,这些天倒是有不少手艺人前来应征。当然,徐振锋现阶段最看重的铁匠和冶炼类工匠并没有太出众的人选,大多数只是合格而已。

  即便如此,徐振锋依旧客气的将它们招纳到自己的工匠所。他要做的就是先将工匠所的各项工作慢慢开展起来,人才嘛,继续慢慢搜寻便是了。

  抛开工匠的问题不谈,这次的考试徐振锋也相当重视。本来按照他的想法,这次考试的命题就直接定为论一县之治。但是遇到了田丰和赵棕的拼命阻拦,最终,他不得不妥协,考试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考察士子们的文字基础和人品性格。当然,这个人品性格是徐振锋刻意加上去的。田丰赵棕在这个问题上都保持了缄默,或许是作为徐振锋妥协的交换,他们也没有反对。

  第二部分就是所有人都重视的政治策论,经商讨,题目有三,考生可任选其一作答。题目一赫然便是徐振锋先前提出的论一县之治,题目二是论一郡之治,题目三嘛,是论一洲之治。

  之所以这样命题,徐振锋也是借了后世的东风。这样的三个命题刻意确保考生不会因为命题太小而施展不开,同时也是考验考生人品性格的一个坑。

  三个命题都在考卷的开头,并注明:考生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符合自己的命题作答。如果有才学不足者为了充面子而选择论一洲之治,相信田丰赵棕是不会放行的。当然,如果你有意识隐藏自身才能,田丰赵棕到还真不好说什么。

  眨眼,大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前往常山城参加考试的士子们纷纷怀揣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最后的结果。毕竟,考试这种形式的取士手段,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徐振锋的新政在百姓当中反响极好,所以,赶来常山应考的士子居然达到了千人之多。这让手底下文人本就紧缺的徐振锋苦不堪言,对于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他向来都不感冒。田丰赵棕忙不迭的找到徐振锋诉苦,可徐振锋有什么办法。他倒是反过来跟这两人大倒苦水,并且恶狠狠的威胁到,“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反正六日之后,我需要看到参加第二场考试的士子名单。”

  田丰赵棕两人气的直翻白眼,哇哇大叫,说什么“主上失德,堕于政事。”

  徐振锋才不管这两人的气话,哈哈笑道:“两位,你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为主上分忧还不应当?况且,以两位之才,结交的向来不是泛泛之辈,请过来帮忙便是了。”

  田丰和赵棕这才明白过来,感情这个主公是在打他们那些朋友的主意。虽然两人都在心中大呼“无耻”,但眼中那一抹神光却是将他们出卖个干净,毕竟,这一千多份试卷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赵棕还好点,毕竟他可以从赵家庄找来几个合格的人选,田丰可就苦了,他的那些至交好友都不在常山境内,就算能赶过来,这试卷的审核也早就结束了。

  无奈何,只得由赵棕出马,将赵家庄的几个学问稍好的人叫过来。几人磕磕碰碰,总算在第六日日落之前确定了两百个参加第二场考试的士子名单。

  没有进入名单的士子当然心情失落,不过徐振锋也早有打算。这些人虽然在政务上不行,但至少是认识字的,他准备借鉴后世的九年制义务教育,让常山郡所有学龄儿童免费入学。学校的建设和教师的薪资均由政府承担。

  那些没被选上的士子们一听,大多数表示愿意。一些不愿意的,徐振锋统统发了路费,让他们回家。但是,学校一事,他虽有打算,毕竟还没有征得大家的同意,而且,学校也还没有架设起来。所以,这些愿意担当教师的寒门士子们被徐振锋先行送到各个地方的军营,先教那些士兵们读书习字。

  准备成立学校,对于纸张的要求就迫切起来。徐振锋暗自懊恼,他虽然知道纸张是由木浆制造而成,但具体的过程他也不甚明了,而且,他手中也没有擅长造纸一术的匠人。

  果然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徐振锋对于他心中的改造之路又一次有了全新的认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造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改造三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