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阴 谋
笑尔不语2017-04-14 22:383,571

  “唔——”季云初缓缓睁开眼睛,头好沉啊!眼前的淡雅的纱帐,古典的摆设,主人一定是有钱人。

  啊呸!重点错了!

  她最近怎么老是晕倒啊,貌似从遇见无之后就开始了。

  “哼!那么简单的小妖术都对付不了,废材。”无发现季云初的思维越来越向诡异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不由得出言讽刺,明明是她没用别扯到他的头上来。

  季云初本来就对接二连三的晕倒很不爽了,无居然还说她没用,有本事自己出来啊。

  心里刚想到这,季云初突然觉得脑海一阵疼痛传来。紧跟而来的是无阴恻恻的声音,“做仆人的要谨守本分。”

  季云初顿时想起来他们之间还有个见鬼的契约在,只有紧咬住嘴唇忍耐着疼痛过去,现在是他厉害,她忍。

  “吱——”雕花门被推开,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走了进来。

  “您醒过来了,您已经睡了三天了。”女主恭敬的说,“奴婢是少主派来伺候您的侍女。”

  “你叫什么?”季云初看着她问道。

  “奴婢叫蜜柑。”侍女静静的跪在地上,恭敬的回答。

  云初看到跪在地上的人微不可见的皱皱眉,跪礼这种礼节在未来早就没有用了,看到别人跪她还是很不习惯的。

  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在强者为尊的世界,她没办法改变什么,也不想去改变。每个世界都有它的规则,她没想过去打破规则,这是要付出代价的。除非你能强大到无人能够左右你。

  很快蜜柑在做完她该做的事情后就退到门外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云初一个人。

  她在等!

  等那个带她来的妖,既然带她来到这,那么他一定会再次出现。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外面传来蜜柑的声音:“小姐,少主有请。”

  ************************************************

  季云初跟着管家在转过好几个弯,进到一个大院子里之后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管家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亭子停下脚步“小姐,请沿着这条路上去,我只能送你到这了。”说完就转身走向院门口。

  季云初顺着小路走上去,来到一个小亭子中,发现那天在珍馐楼的那个蓝发银眸的男子坐在石桌前喝酒。他身穿蓝色的带有一种特别花纹长衫蓝发银眸,狭长妖异的银眸,眼底凝结着冰寒,俊俏的鼻子和艳色的薄唇带着奇异的吸引力。

  季云初看着眼前的男子俊美的脸,银白的眼眸配上那锐利的眼神似乎能刺穿别人一样。真是冷冰冰的,云初在心里嘀咕着。

  “你来了。”冰冷冷的话语从红唇中溢出,一点也不客气。

  “你是?”季云初看着眼前的男子疑惑的问,“为什么打晕我?”她好像还没得罪过什么人诶。

  “夜飒,你是白虎族的嫡系。”夜飒依旧小口的饮着酒回答,“白虎族都是纯正的银发。除了白虎族根本没有其它的妖族是纯银发的……”

  “是你。”季云初听到他的解释,淡淡的打断他。

  夜飒看着她的文不对题的回答眼底闪过一丝赞赏,“没错是我。”

  “在珍馐楼大庭广众下故意害我跌倒,然后打散我的头巾,就是为了露出我的头发。”云初听着夜飒承认的话语喃喃自语的说道,“然后在那个男子接近我的时候打晕我。”

  “那么,”季云初抬头直视夜飒的眼睛坚定的说:“和你一起的那个男子是什么人?”

  没错,当时季云初在跌倒的前感觉到有一股外力作用,然后她的头巾散开是她始料未及的,她当时就感觉到是有人故意的,在什么障碍都没有的地方跌倒,她还不是不会走路的小孩子。

  而且在那么巧的情况下头巾散开,她可是记得她绑得很结实。

  那么,他一定是早有预谋。

  只是没想到银发居然是白虎族嫡系的证明,难道他们要送她回去,她根本连妖都不是,哪来的家。要是真的被送回去反而才叫危险!

  而且她听说过妖界几大家族的事,那么大的家族暗地里没什么龌龊事才叫奇怪。她嫡系血脉要是回去了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

  “果然聪明。”夜飒毫不吝啬的夸奖,可是面上还是一片冷冰冰的,“他是白虎族的嫡系,是当家少主。也是你未来的哥哥。”

  “你是白虎族的人,也只能是白虎族的人。还是是白虎族几百年前被驱逐出组内的白锦璃的女儿。”夜飒银眸中不带情绪的望着她冷静的说。

  “什么意思?”季云初觉得他的话越来越不对。

  “其实从你进这个山岸界我就知道了,那天也是我特地把穆带去珍馐楼。”夜飒一反常态的话多的开始解释,“我需要一个能够接近,不,是进入白虎族内部的妖。而你的价值就是帮我,又或者死。”

  季云初听到死字,瞳孔蓦然扩大。又是死,难道她在这个地方只能受人威胁么。

  既然想利用我,那么我就让你利用个够。至于后果,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平缓下自己的情绪,现在的情况也就是说她对他有利用价值这样她就可以利用这点活下来并且达到她的目的,现在关键是要看怎么增加筹码和谈判了。

  “我有什么好处?”季云初想着想着就开口问道。

  夜飒听到她大胆的问题,终于放下酒杯转头冷冷的看着她,“你要什么?”还从没妖敢这样跟他提条件,敢跟他提条件的都死了。不过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留她一命。

  “紫镜石。”在季云初还在思索要个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时,无的声音从脑海中传来。

  “我要紫镜石。”季云初连忙回答。既然无要她要来,那么一定是好东西。

  夜飒沉吟片刻,颔首,“我答应你。”

  “我需要做什么?”

  “什么都不需要,”夜飒又转过头去继续喝他的小酒,“等时机到了,我自会派妖去通知你。”

  季云初听到这话微微的扬了扬嘴角,看来他一点都不相信她呵。不过她的确也没什么可以让他相信的地方。

  在云初离开后,管家走进凉亭恭敬的说:“我查过那位小姐身份了,是第一次从山中出现。”

  夜飒,点点头,“继续查。”她除了身份不明这点之外,的确是个很好的棋子。

  “可是,”管家有些踌躇的说道:“她的能力……真的可以吗?”

  “我自有安排。”夜飒说。

  “是。下人知道了。”管家静静退下。

  夜飒静静的立在亭子中蓝发随着风飘舞,俊逸的脸庞神色不明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低低声音伴随微风荡漾开来,渐渐的消散在空气中。

  离去的管家脚步一顿,又复没听见一样离开。主子的事情不是他能管的,他只是管家而已听命令行事就可以了。

  *********************************************

  早在那天谈话回去后管家就亲自来告诉了她“她的身世”。夜飒让她装作几百年前对外宣称已死的白家嫡系的小小姐白锦璃的女儿。

  据他调查白锦璃并不是死掉而是犯了族规被逐出家族,家族对于被驱赶出家族的白锦璃,始终觉得她是个污点,才说她死了。不过,如果白锦璃生下的女儿是纯血的后代白虎族肯定是要接回去的。

  而云初一头银白的头发则是纯血的最好证明。

  不过季云初现在最好奇的是她的哥哥,那个那天出现在她面前的银发黑眸的男子白然穆。当时虽然她站在她面前,但是她只顾着膝盖疼了,根本就没有好好看他。至于后来他和她讲话,她还没讲两句话就晕了。

  想起有关那个“紫镜石”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问无,于是就决定去找无。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宫殿,不过她一进来就在站在宫殿之中了,无依旧是那副样子慵懒的靠在座位上。

  “紫镜石有什么用?”季云初看到他开门见山的问。

  “妖族修的是神识,而紫镜石传说可以增强神识,使妖的识海扩大一倍。”无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而且万年难得一见。这样一来你说呢?”

  “唔——”季云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样是很珍贵。”

  “不过你要来干嘛?”话题一转云初问道。

  “不是我用。”无金色的眼睛落在季云初身上,上下打量着她,继而悠然的说:“是你用。”

  “我!”季云初嘴角抽了抽,她是人不是妖,这家伙不是忘了吧,疑惑的眯着眼看着他。

  “我没忘记你是人。”无说完眯着眼看着她,嘴角一点的上翘。

  季云初一僵,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虽然没有人开过这个先例,但是试试也无妨。”

  无俯身探向前方,右手支起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季云初,“可以一试。”

  “如果,我是说如果失败了呢?”季云初突然觉得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无歪了歪头,金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她,一边思索一边自言自语,“失败?应该会死掉吧。”

  “我不干。”季云初听到“死”字立即炸毛,“这么危险。”

  “可是,”无的狭长的双眸再次的眯起眼神锐利如刀,一刀刀刺在季云初身上,慵懒的语气,“你不觉得我住的地方太小了么?”

  这是威胁!季云初的脑海里瞬间闪过这个念头。

  “东西还没到手,现在想也没用。”她只想暂时稳住他就好了,她没必要一定得扩大什么识海。

  先稳住他再想办法好了。这么想着的云初迅速的退出识海,避免无又想起什么来。

  无看见她逃跑了身影冷笑了一下,这么怕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订立契约的时候要不是拿死来威胁她,恐怕她也不会答应。

继续阅读:第005章 白虎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