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白虎族
笑尔不语2015-12-21 21:153,641

  没多久就收到了白然穆明天将来到夜飒府邸的消息。而夜飒这几天也派管家大人明里暗里的来警告她不许做多余的事。

  只是,管家大人的警告不够么,还要请人叫她过去?

  当季云初再次的站在那个隐蔽的亭子里,上次来她都没有好好看过这,这个亭子除了一条出去的小路淹没在一片绿意中,其余两边都是树丛,高大得几乎盖住亭子。还有一面正对着水,哗哗的流水声正好可以盖住讲话的声音。真是好设计!除了亭子里的人外面是听不到里面的人讲话的。西南方还可以看到来时的小路,有人经过的话一定可以看见。

  和上次一样,夜飒已经等候在这了。

  “明天阿穆就要到了,我不希望出什么差错。”夜飒背对着季云初说。

  “既然答应你了,我自然会办到。”季云初敷衍的回答。

  “是么?”夜飒淡淡的反问语句中带着怀疑,转头一个光球丢向季云初。

  轰的一下云初感觉她的脑海好像要炸开一样。

  “这是给你的禁制,等到交易完成后自然会解开,但是如果你有心背叛的话……”夜飒冷冷的说道,未完的话语不言而喻。

  季云初紧咬着下唇,眼睛蓦的睁大,不甘和愤怒的情绪在眼中流转。

  她怕死不代表她会为了活下来甘愿做任何事。

  夜飒居然给她下禁制!这次她记住了!

  ****************************************

  第二天

  季云初坐在梳妆台边,旁边站着正为她梳头的蜜柑。

  “蜜柑,拿刀来。”季云初看着镜中的自己,漆黑的大眼睛里满满的冷冽。

  “是。”蜜柑不知道从哪找出一把小匕首递给云初,这是她防身用的。

  接过那把匕首,不理会蜜柑惊愕的表情,季云初三下两下的削出一个齐刘海来,齐齐的刘海正到眼睛上分,微微低下头变可以掩住眼睛。

  再次看着镜子中的人,挡住半个脸的刘海,甜甜一笑眼底的冷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见底的清澈。她点点头满意的笑了,甜美的笑容也立刻浮现在镜子中。

  虽然这张脸她一直不太喜欢,但是现在用于装天真可爱再适合不过了,不是么。

  要玩,我们就玩到底好了!

  没一会儿,云初就在大厅看到了白穆然。

  依旧是白衣白发,温文尔雅的气质,如同谦谦君子一般。

  但是——虚伪。

  她不是花痴,谦谦君子是不可能坐得上少家主的位子的,能够身居高位恐怕双手早以沾满血腥。

  而同时夜飒和白然穆也观察着季云初。不同的是,夜飒看到季云初那遮住半边脸的刘海微不可见的点点头,而白然穆则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季云初。

  云初见到白穆在打量她,装作害羞的样子微微低下头,额前长长的头发刚好掩住了双眸,也遮挡住那双探视的眼睛,怕被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

  “你就是哥哥么?”季云初扬起脸甜甜的问道。

  “是的。”白然穆点点头,“我是来接你一起回家的。”

  “回家?”季云初不解的问,天真的表情,瞪大的眼睛。

  “你失散多年,这次好不容找到你,当然要接你回去。”白然穆解释着,轻柔的语气让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季云初听到这番话心底不由得冷笑,“失散多年”,是被赶出家族多年,如今又想起“我”的存在来了。

  随后白然穆和夜飒客套几句,然后就带着季云初离开了。

  *******************************************

  群山连绵,半空中一架飞行着的马车在空中遨游,前面带着飞行的是白鹤,而车身做工精美,檐角都悬着流苏随风飘荡着。

  季云初坐在车中,眼神时不时的往白然穆身上飘去,她很好奇呢?这个人隐藏在这温柔下的另外一面。

  不知道夜飒动了什么手脚使得白然穆认定了,也证明了她的身份是白锦璃的女儿。也不知道真正的白锦璃是不是又个女儿,但这些都不是主要的。

  主要的是,她到了白虎族该怎么办?被去驱逐出家族的罪人的女儿,这个身份可真不好。

  何况夜飒要她办的事,她该怎么办?

  突然云初心里就不可抑制的冒出一个念头来,听下人说夜飒和白然穆两人是很好的朋友。不过当他知道他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卖,被自己最好朋友利用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呢?

  不知道他那副谦谦君子的形象还装不装得下去。

  也好!既然我已经加入了这个局,那么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现在首要的是和无这厮谈判!

  该死的,她根本猜不出无在想什么。这样下去只能被他压制住,她要拿回主动权。

  闭上眼她再次来到识海,无依旧是那副慵懒的样子,只是这次他是专程在等她。

  “你还是来了。”无狭长的眸子悠悠的看向她,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对季云初的出现很满意。

  “你有办法去掉这个禁制?”季云初怀疑的问。

  “也不是不可以。”无话语一转,“但是……”

  “说!”季云初瞬间有点咬牙切齿,明知道她只能依靠他。

  “这个禁制得你自己破除。”无双手摊开在胸前表示无能为力。

  “哈?”季云初瞪大了眼睛,“我?”

  “这种禁制是石妖特有的一种天赋,除非施放禁制的妖帮你解除。”无边说边回忆着什么“算你运气好遇到我。我刚好研究过这种禁制的解除方法,只是这种禁制只能由本人自行解除。”

  “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学会这个禁制的解除方法?”季云初不可思议的说,“你觉得可能么?”

  “可能,”无思索了片刻,“只是——”

  “失败的话你会被禁制反噬掉。”妖艳的红唇吐出如毒蛇搬的话语。

  无歪着头看着她,一如她刚刚见到他时候的表情,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答应。”季云初毫不犹豫的点头,黝黑的眼睛中满是坚定。

  还不知道夜飒要她去白虎族做什么,但是那对她来说肯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况且她不喜欢被束缚,她宁愿鱼死网破也不要被束缚。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白虎族,有了这个禁制她离开肯定不方便。

  况且最重要的是谁知道她做完一切事情之后会不会被杀人灭口。

  无看着她很快就答应下来眼神里准过一丝兴味,他对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满意了。当初一眼就看出她的性格吃软不吃硬,如果强迫的用契约命令她,恐怕她会来个鱼死网破吧。

  无抬抬手一个黑色的球飘落到季云初面前。

  “这是【引神诀】,你先拿去学吧。”

  云初好奇的伸手接过,霎那间光球从她手中融入,无数的字符涌进脑海中。

  “先试试。”听着无这话,季云初就退出了识海。

  ************************************

  在又一次用传送阵而带来的眩晕中,她终于到了。真不知道再过几次传送阵她会不会直接晕掉,有幸成为第一个过传送阵而晕过去的妖。

  传送阵是每界面的必经之路,所以每个界面的传送阵都由这个界面的某个势力派妖把守,过去的妖都要交一定的费用。

  但是白虎族的少主估计没几个人敢收钱吧。

  云初撩开车帘向外看,发现她们出现的地方正是传送阵中央,而两边站着的妖正忙着收钱,附近倒是和古代没什么两样,看到他们的车驾出现,恭敬的低头道:“少主!”。走来走去的妖听到这声“少主”都会往这边看一眼,然后再用附带的眼神瞟眼伸出头的她。

  然后那位大少爷回过头来看着她脸色苍白,温柔的说:“马上就到家了,身体如果有些不适,请七妹暂时忍耐下就好了。”

  “多谢大哥关心。”云初看着周围投来的鄙夷的视线,心里翻了个白眼,实力弱又不是我的错,但是出口的声音却是怯怯的回答。

  随后云初就被带到了白虎族的正厅,只见大厅两边凳子上都坐着妖,然而他们的背后站着更多的妖。云初看了一眼,估计是照辈分排的。这算什么?三堂会审?云初不由得觉得好笑。为了她这么“弱”的妖有必要搞这么大的场面么。

  而白穆在带她到大厅后,向上面的妖低头行了个礼就站到左上角的妖后面去了。看来那个便是家主了啊!云初在心里揣度他们的身份和性格以便等下出了什么刁难,她也好应对些。

  白虎族的众妖在看到云初呆呆的站着没有给任何人行礼露出了讽刺的表情。云初当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这时候装傻也好过自作聪明好多了,她不行礼大家最多觉得她是山野的小妖没家教而已。

  白虎族的各位大人物看到云初的表现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其他站在旁边的妖沉不住气了,又或许想在各位长老面前表现一番,立刻就有妖大喊:“果然是山野来的,见到家主还不下跪!”

  季云初看到终于有妖跳出来打破僵局了,不由得歪歪头显出单纯无辜的样子:“大哥哥你是族长么?”

  那个妖听到云初这么问,想到家主还在身边,立刻大声的否认:“当然不是!我怎么能和家主比呢!”

  只见季云初撇撇嘴说:“我还以为你是家主呢!”接着摆出一副真失望的表情,然后又困惑的说道:“可是家主大人并没有让我跪啊?”

  只见那个插嘴的妖瞬间脸涨得通红,这话摆明了是说家主都没有说话他有什么资格说。而他偏偏还不能还嘴,不然就是真正的藐视家主的权威了。苍天啊!他明明只是想拍下家主的马屁,让家主注意到他而已。现在,家主不要怪罪他就最好了。都是那个小丫头害的,那名弟子像她投去恨恨的眼光。

  “你叫无。”坐在上首的家主大人终于开口讲话了。虽然是疑问句但语气却是十分的肯定。

继续阅读:第006章 五 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材药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